禅刊主页 2017年度第四期云岩昙晟禅师
 

云岩昙晟禅师

戒 毓

云岩昙晟禅师(782-841),药山惟俨禅师之法嗣,俗姓王,钟陵建昌(今江西省进贤境内)人。《宋高僧传》记载,昙晟禅师在出生时,“始生有自然胎衣,右袒犹缁服焉”,示不可思议显现。童真入道于石门,与惟俨的药山道场相去不远。昙晟成年时接受了具足戒。其出家之后,首先去参谒了百丈怀海禅师,并在百丈那里事师二十年之久。其在怀海禅师那里尚未领悟玄旨,决定从江西折回湖南,来到药山门下参学,才了却心疑。

当昙晟来到药山会下时,药山问他何处来,昙晟向药山说明了他的来历之后,药山便一一询问他在百丈处所学,由是遂有以下接机语句:

山曰:“百丈有何言句示徒?”师曰:“寻常道:‘有一句子,百味具足’。”山曰:“咸则咸味,淡则淡味,不咸不淡是常味。作么生是‘百味具足’底句?”师无对。山曰:“争奈目前生死何!”师曰:“目前无生死。”山曰:“在百丈多少时?”师曰:“二十年。”山曰:“二十年在百丈,俗气也不除。”他日,侍立次,山又问:“百丈更说甚么法?”师曰:“有时道‘三句外省去,六句内会取’。”山曰:“三千里外,且喜没交涉。”山又问:“更说甚么法?”师曰:“有时上堂,大众立定,以拄杖一时趁散。复召大众,众回首。丈曰:‘是甚么?’”山曰:“何不早恁么道?今日因子得见海兄!”师于言下顿省,便礼拜。

在药山这里,云岩昙晟将在百丈门下参学的知见说出来,最后才从怀海散众后又召集大众回来叩问“是甚么”的机缘中,首肯了怀海的作略。 

昙晟圆寂于会昌元年(841)。昙晟圆寂后荼毗得舍利千余颗,瘗于石坟,此后李唐王朝还给他敕谥“无住大师”,而《宋高僧传·昙晟传》则谓圆寂于太和三年(829),谥“无相”,塔名净胜。

昙晟所著《宝镜三昧》为曹洞宗重要文献之一,在他的“宝镜三昧”法门中明确首倡“偏正回互”说。不但得到药山惟俨心印,而且直追乃祖石头希迁。石头希迁《参同契》道“即事而真”之理。由洞山良价转述昙晟心义《宝镜三昧》词云:“羿以巧力,射中百步,箭锋相直,巧力何予?”均谓以事相上而显见理体,犹如盖与盒、箭与的,触目见道,自然契合,道出昙晟拈出的“偏正回互”说。

“偏正回互”禅法的根本宗旨,开禅门五宗曹洞一宗。相传云岩还作有《宝镜三昧歌》,付嘱给了他的门人洞山良价。昙晟妙用“宝镜”这一譬喻,用以体现禅法的本体,以“影”来譬喻禅法的“用”,世间的万事万物皆是真如之体的变现。这便如同那善鉴万物的宝镜一样,万物虽然同为一镜之所鉴,而万物之间又各自住位,互不相涉。昙晟的门人洞山良价因过水睹影,大悟前旨。偈曰:切忌从他觅,迢迢与我疏,我今独自往,处处得逢渠,渠今正是我,我今不是渠,应须恁么会,方得契如如。其中的“渠今正是我,我今不是渠”两句,印证了体(人)与用(人影)之间的偏正回互关系。

昙晟禅师发扬其师百丈怀海的农禅精神。在昙晟的云岩道场,即使是日常的作务,也可以给门人提供开悟印心的因缘。例如,昙晟有一次在煎茶,其师兄道吾问他煎给谁吃,昙晟说“有一人要”,道吾则问他“何不教伊自煎”,昙晟说:“幸有某甲在。”道吾与昙晟是师兄弟,但在面对禅机勘辩时,就是师父也无须迁就。

昙晟一方面在吸收百丈的农禅作风,而另一方面在禅法上则承嗣了石头这一系体用圆融的禅学思想。从日常的细行中以见出禅法的本体来,至于他去勘问那个添香的僧人,也无非是属于这一类型的机辩例子了。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201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