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 2017年度第三期洗碗的“乞士”
 

洗碗的“乞士”

耀 融

自己发心洗碗是在半个月前。起初觉得洗碗总不需要学吧。在寺庙里也洗过碗,只不过那都是流水作业,几个人洗第一遍,几个人洗第二遍,几个人洗第三遍。然后有人把洗好的碗放到该放的地方。

所以,在我的概念中,“洗碗”就是洗碗。但自己洗了几次碗后,彭彭才开始告诉我:“洗完碗之后,要记得把水池滤网里的饭菜渣子倒掉。”我努力地记下来,因为知道自己很健忘。下一次洗碗时,果不其然就忘记了。事后记起来,发现彭彭已经帮我倒掉了。再下次洗碗时,终于没忘。但之后,还是有忘的时候,需要非常下功夫地去强化记性。这就是“生处转熟”吧。越是细微末节,越容易忽略。直到现在,自己才把清理水池滤网培养成一种习惯,不需要那么费劲地记它了。

而这之间,彭彭会时不时地告诉我一些别的注意事项。才知道,洗碗不只要洗碗,还要洗砧板,还要把电饭煲的外壳擦干净,把桌子擦干净,把地板拖干净,并要看看厨房里的垃圾是不是需要倒了。倒垃圾这个环节比清理水池更难记住,因为它不是每天都需要做。所以,自己洗了半个月的碗,从来没倒过一次垃圾,我没想过那些垃圾都上哪儿去了。好像只管扔就可以了。所以到现在都没有养成倒垃圾的习惯。

今天吃午饭时,又蒙耀耕大德给我讲解了很多关于洗碗的学问,再一次地让我“瞠目结舌”。才发现,生活中,哪怕如洗碗这样的小事都是“洋洋乎与造物者游,而不知其所穷”。

耀耕大德高屋建瓴地讲述了“洗碗”所具有的内涵和引申意义。他说:“洗碗是厨房里最重要的一件事。”听到这里,我着实心下狐疑,但马上就被他洗脑了,果然如此!因为“洗碗”其实是“整理厨房”的代名词。而民以食为天,所以,不管到哪里,伙食都是最重要的,连佛教里亦有“法轮未转,食轮先转”的说法。那么搞伙食的厨房就必然是“重地”了。

其实,这个道理一般人都知道,只是遇到像我这样的“根器”才需要特别嘱咐。而怎样对待洗碗这件事,就直接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品格修为。有些人,在吃完饭后,会先把剩下的菜腾到合适的小碗里,整齐地放进冰箱。但像我这样的懒人就不会想到这么多,而是直接把剩菜往厨案上一摆。也不会想哪些菜需要往冰箱里放,哪些菜可以放外面。其实这种细心和用心就是一种修行。就像师父说的,过程里的那部分业是最重要的。因为我们在做每件事情的时候,都会产生两种业:一种是结果上的业,比如说把碗洗好了,把剩菜处理了。而另一种业则是在做事情的过程中所养成的习惯价值观和成见。对待一盘剩菜的不同用心,不同行为,直接带来我们下一刻做别的事情的不同习惯和态度。

而佛弟子不是要善待一切吗?用心地对待每一事,每一物,哪怕是一盘剩菜,如果都精心地选择好一件适合它的容器,把它细心地腾出来,再放在合适的地方。这是多么美妙的事啊!

腾好剩菜后呢,再把要洗的锅碗瓢盆大体归类,从最难清理的,油多的,又不能用钢丝球的,到只需要用清水冲一下子的……各种不同的类型,就像面对着不同根器,不同心性的众生一样,真是非常有意思!

然后呢,洗完这一堆需要清洗的厨具之后,一一让它们各就其位。有些需要把水擦干净再收起来,有些可以放在那里自然晾干。在给它们归位的同时,看看有哪些地方需要收拾一下,哪些东西需要重新摆放,包装袋里的食品有没有忘记封口的,包括还要关心一下那些香菇、黄花菜之类的干货有没有长毛,还剩多少,因为一转眼就进入梅雨季节了,如果有太多这些东西(很多是朋友们送的),需要赶紧吃,或者送人。其实听到这里时,我都愣了,自己可以提高的空间简直太大了……

但真的非常感恩这些善知识,感恩这所有的缘法,让我有机会从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废物点心”,一步步地脚踏实地地去改变,因为既然要做出家人,就不可以为一己的小我而活着。重此轻彼而形成的独特“个性”在世间来说,是一种光辉,但于修行者而言,是一种障碍。如果在世间,我不用学习洗碗,照样可以衣食无忧,甚至在某些领域可能成名成家,但我更愿意做一个会洗碗的“乞士”。像诸佛菩萨一样,在广大无碍的菩提心中,对任何众生,都能“种种承事,种种供养。如敬父母,如奉师长”。这是我从师父那里得到的传承,也是自己最大的快乐。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201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