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 2017年度第三期观音自画像
 

观音自画像

马明博

说起观音菩萨,看过《西游记》的,几乎无人不知。但是,你知道观音菩萨曾经画过一幅自画像吗?

故事要从遥远的唐朝说起——唐文宗太和年间,长安有个名叫王仁的读书人,信佛非常虔诚。一天,有位僧人来到王仁家,对他说:“我擅长画观音菩萨像。你只要给我提供一间屋,七天内,我就能画好。不过,我也有个条件:这七天里,你要锁上门,不能让人来打扰我。”

僧人提出的要求,王仁一一照做。三天过后,王家的几个顽童觉得这件事有意思。他们想知道,这个被锁在屋子里的和尚,能够不吃不喝,难道还能不撒不拉吗?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们蹑手蹑脚地来在窗外,小心翼翼地用树枝将窗纸捅了个眼儿。

朝屋子里一瞅,里面空空荡荡,僧人根本不在其中。

孩子们跑到王仁跟前,争先恐后地讲说这件怪事。王仁马上赶过来。他打开门锁,走进屋里,僧人的确不在屋里,墙上却留下一幅未完成的观音像。菩萨胸部以上,已经画好;胸部以下,仓促的线条,勾勒出一团云雾。

这时,王仁方才醒悟到,这幅观音像,其实是菩萨化身为僧人亲手绘制的。

王仁请人将这幅“观音自画像”镂刻到木板上,翻印流传。从唐朝到今天,岁月虽有更迭,人世几多沧桑,这幅“观音自画像”却未曾湮没。

如莲的喜悦 梁建平绘

这个故事,记载于清代的桂林方志。原文大致为:

昔唐文宗太和年间,京都(长安)信士王仁奉佛甚笃。忽有僧至其家,曰:“吾善画观音像,可置一室,掩门七日,勿令人看。”仁遵其语。过三日,儿童无知,凿窗偷窥,僧即随隐,惟写圣容如许。仁始悟此为大士化身亲手所画也。于是镂板盛传于世。自唐迄今,岁月迭更,不可胜记。

农历丁酉年元日,我与家人赴禅门祖庭赵州柏林禅寺,给明海大和尚拜年。带个什么礼物供养大和尚呢?我想到了这张唐代的“观音自画像”。

数年前,我与友人同游桂林。漫步于七星公园时,在龙隐岩前的石壁上,我第一次看到这幅“观音自画像”的摩崖石刻。考之方志,观音自画像非唐代原刻,乃清代康熙四年新镌,像下有铭文,记载说“鲁国僧信晓寓桂林龙隐,构准提万象阁于其间。一日,有遗唐大士像者,阅之而瞿然,恐真迹不能传久,欲镌之石崖……不日而碑告成,庶几使后之人睹圣像之尊巍,普报四恩,同证佛道”。当时,菩萨的大丈夫气概,令我心感震撼。因缘成就,我有缘求得菩萨自画像朱砂拓片一纸。

柏林禅寺,古来即有“古观音院”之称;唐代时,赵州禅师驻锡于此。赵州禅师与临济禅师是唐末震古烁今的两位大禅师。临济有“文殊手段”,以“当头棒喝”为人印心破迷;赵州有“观音心肠”,以“平常心、本分事”示人归家正路。

走进方丈院,看到院中的那株腊梅忍冻耐寒,却含苞未放。再过几天,就要立春了,它真沉得住气!

走进不轻寮,给大和尚拜年后,一边品茗,一边听他做开示。

有人询及“本命年要注意什么”,大和尚说:“佛门里没有本命年这个说法。平时注意什么,这一年里同样要注意什么。不过分地强调它,就能心无挂碍。平常心是道。”

有人询及“如何在生活中修行”,大和尚说:“在生活中修行,就是要体会这样一个事实:要知道,每一件出现在面前的事物,都是修行的机会,看你的心如何应对。同一个事物,你欢喜地面对,它就带来欢喜;你烦恼地面对,它就带来烦恼。心做出不同的选择,事物就会体现出不同的价值。这也是空性的体现。”

“师父圆寂后的三年里,我没有写过春联。今年重新开始写,方丈寮外的对联,今年写的是:石上栽莲收成好,梦中说法听者稀。修行就是试着在石头上栽出花来。要想栽出花来,就要让心做主人,不能跟着身体跑,也不能跟着外在的境遇跑。佛说,人人都有佛性。讲的就是人人都可以做自己命运的主人。”

品茶间隙,大和尚招呼我们一行人里年纪最小的佑佑,“你过来,帮我做件事。”佑佑欢喜地走过去,大和尚指着茶几上的一沓红包说:“你把这些红包,放到外面的功德箱里,能放进的直接放进去,放不进去的,把里面的钱取出来放进去。”佑佑乐不颠儿颠儿地拿着红包跑了出去。

我站起身,拿过长长的画筒,“我想供养寺院一幅观音自画像。”大和尚说:“打开看看。”同行者合力将这幅观音自画像徐徐展开,菩萨法相出现在众人眼前。大和尚谛观再三,赞叹不已!

菩萨身著璎珞,耳戴耳珰耳环,色相端严;额上有一竖目,喻意菩萨之眼穷通三际,无论过去、现在、未来,都在他的法眼之中;唇上有蝌蚪状胡须,喻意菩萨如《华严经》中所说,为“勇猛丈夫观自在”;顶上有三个头,喻意菩萨示现的是密法中的“教化轮身”,以异于常人之相教化众生,令生觉悟;胸以下为云雾,与上面的故事暗合。

送古观音自画像回古观音院,不就是送观音回家吗?有缘成就这件善事,我心中充满欢喜。做佛事所得到的欢喜,应该算作“法喜”中的一种吧。

大和尚说:“感恩。先收起来,明年春节挂上吧。”

这时,佑佑回来了。他走到大和尚身边,“师父,你知道吗?有的红包很大,里面只有一张;有的红包里装得多,我都数不过来了。”

童言无忌。在座者听后都笑起来。

大和尚随机做开示:“十个阿拉伯数字中,哪个最大?”佑佑说“9”。大和尚说:“嗯,如果9后面再有个0,它是不是更大了?0虽然什么都没有,可无论哪个数字,只要后面有几个0,它就会变大。是不是?”

“所以,无论红包里装的是一元、一百元还是一万元,只要供养者的心是真诚的,他的功德都不可思议地大。”
大和尚智慧善巧,他总是能在不经意处,四两拨千斤。他勉励佑佑:“你要好好地读书!你读小学,只能帮师父办把红包放进功德箱的事,这些都是小事;等你读了大学后,就能帮师父办大事了,到时候我们可以一起做利益众生的事。”

佑佑好像听懂了,他点了点头。

又有拜年的人来,我们告辞而出。

同行者问,“石上栽莲收成好,梦中说法听者稀。这两句话,该怎么理解?”

禅家语,不可拿世俗的知识与见解来猜测。更何况,这副对联意境深远呢!面对朋友真诚地探问,我又无法以沉默作答,只好勉为其难,依文解意。

莲花本来生长在淤泥中,“石上栽莲”是为甚难,竟然还能“收成好”,这是禅者的难行能行啊!僧众的本分事是说法度众生,“梦中说法”,是禅者的醒梦一如;“听者稀”,则是对众生的无限祈愿:在如梦如幻的人生中,祈愿有更多的众生,一同踏上觉悟之道。

这个回答,就像上面对观音自画像的解读一样,只是我个人以蠡测海的一孔之见,也许未必是大和尚所要传达的意境。但是,今天客人多,大和尚太忙,无论我解读的妥与不妥,也只得等下次来时再向他求证了。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201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