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 2017年度第二期无言的电话
 

无言的电话

李明慧

又是一年谷雨日,清晨,我折下一枝黄菊奉在您的像前,俯身拜下。起身时,透过泪水,您高大的身影重现眼前,分外清晰,是那样慈祥、亲切和熟稔。

我坐在办公桌前,整理着上净下慧长老文史资料组采访湖北鄂州华严寺一真尼师的录音。这个只有一师一徒的女众寺院原本不在采访计划之内,是湖北芦花庵宏用尼师推荐给我们的。

华严寺地处鄂州市郊,老寺院因修建城际高铁已被拆掉,新寺院还未建好。我们在旧址的一栋小楼内见到了一真尼师和她的一位徒弟,当她知道我们是为老和尚年谱收集资料时,激动的声音有些颤抖。

一真尼师对我们讲,师太(已经圆寂的恒严尼师)说老和尚是菩萨,是人间的大菩萨。

恒严尼师1919年出生,1949年离开大陆到台湾,后经台湾去了美国,在美国万佛城剃度出家,修禅宗法门。她发愿如果能在修行上取得一点成就,就要回到祖国、回到家乡弘法利生。1995年七十几岁高龄的老尼师第一次回到家乡。1999年,爱国爱教的老师太经过一番周折,终于实现回国定居,起初住在亲戚家或者是居士家。

那时,一真尼师还未剃度,与老尼师结缘后,侍奉左右。

一真尼师回忆说―

我和师太在家乡没有道场,修行弘法很不方便。2000年的秋天,黄梅四祖寺重辉,本老来到了四祖寺。有个居士说送我们去四祖寺见见本老,说不定会有办法,不用再过这种漂泊不定的生活。我们就去了四祖寺,本老坐在一间屋子里,大家排着队让他摩顶,屋里挤得水泄不通,我们进不去就坐在外面。

这时,有人走到我们面前叫我们到净慧老和尚那里去,我扶着师太在丈室见到了老和尚。老和尚先问了师太是哪里人,在哪里出的家。师太对老和尚说了一句:“楞严大定是真的!”老和尚合掌:“阿弥陀佛!”然后对我说:“你好好跟着师太修。”

见了那一次面,事情就有了转机。当时净慧老和尚对师太说,你没有地方住,干脆到我那边的寺院去住吧,准备接师太去虚云禅林。刚好我想出家又不想去别的寺院,经老和尚同意,我跟着师太去了虚云禅林。我们是2001年的三月初一早晨到的虚云禅林,那一天老和尚也在虚云禅林,我们中午和老和尚还有常宏师父一起吃的饭,从此结束漂泊,安定了下来。老和尚对师太说:“女众中能做禅修导师的人很少。”

我剃度出家前给老和尚打电话,他老人家为我选定的日子是2002年的二月初十。我记得,那一天老和尚去台湾迎请佛指舍利,长途电话里还慈悲地问我有没有衣服。我刚出家时想读佛学院,老和尚说你缺的不是佛学院,一个教授教一个学生,这比佛学院不好?老和尚让我好好跟着师太学习、修行,所以我不敢离开,一直跟着师太。

老和尚回到湖北就在搞建设,担子很重,很辛苦。在老和尚的过问和护法居士的帮助下,师太和我于2003年从虚云禅林回到鄂州入住华严寺,老和尚派人为我们送来了《大藏经》。回到鄂州后,我经常去看望老人家,但并不跟他说我们的困难。可老人家对我们的一切都了如指掌,每逢有过不去的坎儿,他总是及时赶到,要么化险为夷,要么扭转乾坤。

2007年师太病危,是送往生还是送医院,我慌得没了主意,这里民俗是八九十岁的老人病重了,一般都不送医院抢救,就念佛送往生了。我给老和尚拨通了电话,老和尚闻讯没有午休立刻就赶过来了。那时候情况非常危急,周围站了很多念佛的人,要送师太往生,我年轻压不住阵,做不了主呀。师太极度衰弱,严重贫血,血色素只剩3克。有人说不能送医院,不能输血,这么大年纪了输血会对她修行不利,说在家人吃荤那血就是荤的。老和尚来后杵着拐杖站在那里,一字一句地大声说道:“哪个人的血不是荤的!”还有人说老人要在路上走了怎么办呢?老和尚又说:“哪里不是路!”这两句话把现场人们的错误知见全部澄清了。老和尚叮嘱我,快送你师太去医院!我就赶紧收拾东西跟着救护车送师太去了医院。老和尚又给我打电话,嘱咐说:“输血要慢慢、慢慢地输,一次不要输多了。照顾师太你要细心,要耐心。”师太病得那么厉害,在医院住了一个月就恢复出院了,又多住世四年。

如果师太当时就圆寂的话,我肯定在这里住不下去。一个是偏,再一个我也没有师兄弟,离着四祖寺、柏林寺都那么远,可能会守不住这一块阵地的。所以说这四年对我和华严寺是至关重要的。我们人员虽然没有增加,但修城际高铁把旧庙拆了,给了一笔补偿款。

2011年的正月,我请老和尚过来帮我们挑选新庙基。有三个地方作备选,老和尚沿途去了我们对面的龟山附近的东佛林场,那里的树蛮多,要拨开小树杂草才能往上走,我对师父说不想在这里,离铁路太近了。我在前面带路,师父就跟着我继续看别的地方。他老人家好慈悲呀,因为那个地方刚下过雨,路还很泥泞,师父那么大年纪啊,下山的地方他都跑到底下去看,看完了以后就跟我说,这个地方的山不成山形,就接着再看下一个地点。当时我们一些人跟着老和尚一块走,老和尚走路快,我们都被他落在后面了。他沿着周围仔细察看,脚上踩满了泥巴,为我们选中了现在这个庙基。老和尚拉着一同选址的村支部书记的手:“你要多多支持啊。”又拉着宗教局局长的手:“你要多多地提携、多多地帮助,关怀一下啊。”

华严寺奠基是2011年的农历十月十五,十月初五我跑到四祖寺请老和尚定日子。老和尚开始故意不告诉我,等我走到大雄宝殿的门口,手机响了,老和尚电话里对我说:“一真,十月十五你那奠基。”我觉得老和尚说的每一句话,乃至哪个时间、哪个地点都那么不可思议。那一天雨下个不停,我有些忐忑,担心奠基会不顺利,老和尚一来,天突然就放晴了,佛光普照,大家可欢喜了。老和尚为湖北鄂州华严寺易址重建宣说了奠基法语:“仙山佛地华严境,众宝庄严愿力成。选得新基兴梵刹,顺风顺水顺人心……”

奠基一个月后的腊月初一,师太圆寂。老和尚赶过来亲自给师太主持后事。我没有经历过,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老和尚告诉我先成立治丧小组,然后把我叫到一边去,让我指挥大家干事情,他老人家坐在旁边坐阵,等着我把各项事情都处理好。送师太去殡仪馆时,我们跟在灵车后面走,老和尚他腿痛,大家不让他走路他坚持要走,一直徒步把师太送到殡仪馆去。腊月的天气,老和尚冻得直流鼻涕,他老人家也是快八十岁啊。师太荼毗时,老和尚把宏用师、养立师也都叫过来了,还有常宏师父两个徒弟耀寂师、耀悟师;芦花庵的一个比丘尼僧团全部过来了,来送师太一程。老和尚在追悼会上说,师太是一代高尼,还亲笔撰写挽联:“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灭已寂灭为乐。”

送走了师太,老和尚对我说:“一真,今天就这样,我先回去了。建庙的事情以后再说。”老和尚他说这句话就是安慰我,鼓励我,给我勇气。因为当时那一幕很凄凉,庙拆了,师太又走了,还有人打补偿款的主意,经常找各种名目来要款,感觉非常无助。师太走了“三个七”后就要过年了,我没有心思再吃什么年饭,什么都没有准备。腊月二十八,四祖寺吃年饭,那天老和尚打来电话:“一真,过来吃年饭,好好过个年。”而老和尚为了众生还在奔波、忙碌着。那个大年三十的晚上,他跟明钵师俩人是在火车上度过的。

后来,老和尚怕我心情不好,让我到北京散心。我和老和尚同一班车到的北京,在法华精舍喝到了老和尚亲手冲泡的金骏眉。几天后本老圆寂,老和尚马上赶赴深圳给本老办理后事,本老和师太的后事相差不足百天。我也赶到了深圳,见到师父穿的是黑色海青,因过度操劳满脸憔悴,还不停地咳嗽。

从深圳回来,我要面对现实着手修建寺院了。从定施工图纸到选施工队,还有相关的一些规划,都要去落实。我心里没底,大小事都跑去问师父,遇到障碍都是师父化解。有一次正在谈判桌上,人家跟我谈条件,我很气馁,马上就顶不住要妥协了。关键时刻师父打来电话,我叫师父,师父不吭声,我再叫师父,仍不吭声,连叫三声,师父都没吭声。我对着电话说,师父我懂了,我自己做主。这样,按照我们的心愿达成协议,把大雄宝殿基本上修成了。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幸亏有老和尚的无言电话加持。大雄宝殿是寺院的心脏,后面的法堂陆续也都起来了。老和尚他怕节外生枝,让包工头组织人把大雄宝殿和法堂同时做。告诉他们多上些人,上六十个人一块做,这样他们利润也大一点,他们的模板、旧的工具,或者什么脚手架可以同时用,这样成本就节约了。修建寺院中有师父掌舵,冲破了道道难关。

最悬的一件事情,是我跟乙方签合同。谁来修庙,都难过他那一关,扬言收保护费。施工队一个个都知难而退。

一直到过了2012年的农历七月,都还没有开工,我急得要死,跑去问师父这怎么办呢。师父知道其中的因缘,师父做我的工作,让我给他修。老和尚视众生平等,没有分别。我仗着老和尚给我们壮胆把工程给他做了,开始一个多月都没敢跟他签合同。他自己请了一个古建队,那古建队私自修改了我们的图纸,结果做的斗拱配不上去。

他回过头再来求我们给他推荐工程队,这次用了老和尚审定的图纸。我当时不懂老和尚的善巧啊。我在修庙的过程当中就尽量劝导他,给他讲因果。希望他能通过建庙改变自己。有一天,他说他也想去找老和尚皈依,老和尚答应了,我把他带到老和尚那里去了。老和尚没有马上见他,让他在那里住了一个晚上,他等急了,说:“算了,这么难不皈依了。”他刚要提鞋准备起身走人的时候,老和尚打来电话叫他去皈依。老和尚的电话再晚一分钟他就走了。他说这真是神了,这老和尚是有神力,是有功夫的人。老和尚为他皈依:“你从此以后要改过自新,弃恶从善,给你取个法名叫明善。”

老和尚的事迹在当地成为传奇,人们广为传说,感召了很多人信仰佛教。2013年的正月初五,我去给师父拜年,后面跟了六车人,大家都是自发跟去的。

2013年的谷雨日(农历三月十一)老和尚圆寂,三月初七我还去看望过师父,当时他盘腿坐在病床上,从门缝看见我,就向我招手让我进去。问我修庙进展的情况。在生命的最后关头,师父还惦记着我们。

一真尼师恳切地说:“我多想再叫一声师父,多想对师父说,您就是我心中的观世音菩萨。”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201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