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 2017年度第二期你有明珠一颗
 

你有明珠一颗

明 源

我有明珠一颗,久被尘劳关锁。

今朝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

——(宋)茶陵郁禅师

你听到沉默之声了吗?

每次上课,很喜欢分享《楞严经》中,佛陀让罗睺罗敲钟,以验证大众真心的例子。在这个游戏里,包含着佛陀广大深远的智慧与慈悲。

“现在,假设一下,这世界上,只有我和你,还有这部古琴,没有其他任何声音。”

随后,我轻轻拨弄一下琴弦,问:“现在,有声音吗?”

大家说:“有声音。”

声音消失,复归宁静,再问:“现在,有声音吗?”

大家摇头:“没有声音了。”

我再拨弄一下:“现在,能听到吗?”

大家点头:“能听到。”

声音消失,再问:“现在,能听到吗?”

大家摇头:“不能。”

我轻轻笑了:“请大家注意,我第一次,问的是,有没有声音。第二次,我问的是,你能不能听到。

如果,声音消失了,就不能听到了,那第一次,‘谁’听到‘没有声音’啊?

难道声音一消失,我们耳根听闻的功能就消失了吗?

无声、静默—难道,就不是你所听到的?

耳根听闻的功能,也就是闻性,不管有声无声,它一直都在啊。”

有人恍然颔首,有人仍是一脸茫然。

我笑了,继续说:“请大家想象一下,现在是深夜了,这个房间亮着灯,室外无光源。当我关了灯,你还能看到吗?”

有同学答:“可以,可以看到黑暗。”

我笑了,点头称许:“嗯,非常好,是的,我们常说‘眼前一片黑暗’,黑暗,也是你所见到的呀。

这个能见的见性,一直都在,它不受有光明和没有光明的限制。

推而广之,除了眼根的见性、耳根的闻性,鼻根的嗅性、舌根的尝性、身根的触觉性、意根的知觉性,都是如此。

这个意根呢,特别要小心。我们有很多念头,好的、坏的、不好不坏的,还有,脑中空白的时候,但觉知一直都在。

不要太认同于念头,只是看着念头,不排斥、也不助力,只是看着它经过,温柔而慈悲。

当念头升起,知道,这只是一个念头。不再把这些心念执著为‘我’,不再与它搅在一起,跳出来,把心念作为对象来观察。别忘了反观:是谁,能看到这些念头?

慢慢的,觉照越来越强,不再随着念头流转,心也自然安定了。”

反观能观之心

有能观,有所观,还是对待法,还没有究竟。能与所,互为因缘,并非实有。而真心,是没有对待的。能观之心,也非真心,但为真心之用,也不离真如本体。

初知能观之心与所观之心念,还需深入持续用功。这么多年,我们习惯了跟着念头跑,被念头主宰,能观的心,很容易与所观的心念搅在一起,进行分别取舍。比如,喜欢安静,不喜欢吵闹,喜欢定心,不喜欢散乱心,喜欢清明,不喜欢昏沉,而这也是另一种更细微的取舍心。想进入清净境界,与对财色名食睡的贪著,同一根源。这种取舍心,也需放下,最后,“放下”也放下。

所以,初知能观之心,此时,仅为修行起点,难发大用,外境现前,还是极易为之所转。

参禅、念佛、数息……,种种法门,都为平息思维心,放下分别取舍,同时保持觉照。任何一种法门,都可送我们回家。

达磨祖师提倡“凝住壁观”,反观能观之心。能观之心如何被观?如果有一个能观“能观之心”的,那又是什么呢?这简直就是一个悖论,如“蚊子上铁牛”,无处下口。心,就凝住了。

有道理可讲,六识―思维心就有住处;没道理时,思维无处用心。当下,正好对治这讲道理的六识。

参禅,就是让六识停下,当下凝住六识。

在无立锥之处,心凝住,轻轻的,柔和的,保持这种状态,使之相续。此时,心安住于宁静的力量中,觉照明明朗朗,这不是贪著,是注意力与内心的宁静相统一,时间越长越好,没有了,再提起疑情。

如上净下慧长老所说的“专注、清明、绵密”,如是用功,久而久之,能所双亡,身心世界顿失。打开本心,用纯粹的觉性,真实准确、圆满照见万象世界。而后,当下大放光明,运水搬柴、上堂说法,随缘应化,无一不是真心灼灼妙用。

那些禅师们的怒目与低眉

为止息学人的思维心,那些禅师们观机逗教,或大喝一声,或指天指地,或顾左右而言它,甚至直接夹断你腿,或推下山去,当下创造一个让你目瞪口呆的场景。

若会得心,当下即会,“狂心顿歇,歇即菩提”。若不会,辗转更入思量,“这是什么意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当下早已错过了也!

马祖大喝一声,百丈耳聋三日,大彻大悟。药山禅师说:“我有一句子,未曾向人说。”临济去参黄檗禅师,一开口问道,就被连打三次,还被赶出去参大愚和尚,等到开悟后回来,师徒二人,更是打来打去。

夹山去参船子和尚,几句话不到,船子两篙将他打入水中,就在这时,夹山大悟了,在水中点了三个头拜师。夹山爬上船后,船子对他说:“你今天悟道了,从今往后,要住到深山,以后,找一个半个接续的人,不要让道法断绝了。”夹山依依不舍告别,频频回头。为令夹山全盘担当,船子大喝一声:“你以为还有别的吗?快走快走!”说完,把船打翻,覆水而逝。

怒目与低眉,小残与小酷,都是大慈大悲。

猜猜我有多爱你

这是两只兔子的故事,作者是山姆·麦克布雷尼。

小兔子该上床睡觉了,可是它紧紧抓住大兔子的长耳朵,它要大兔子好好地听。

它说:“猜猜我有多爱你?”大兔子说:“哦,我大概猜不出来。”

小兔子说:“有这么多。”它伸开双臂,拼命往两边张。

可是,大兔子的手臂更长,它也张开双臂:“我爱你,有这么多。”

“嗯,是很多。”小兔子想。

小兔子举起胳膊说:“我爱你,有我够到的那么高。”

大兔子也举起胳膊:“我爱你,有我够到的那么高。”小兔子想,这真是够高的,真希望,我的手臂也有那么长。

接着,小兔子又有了一个好主意。它朝下倒立,把脚伸向树干:“我爱你,一直到我的脚趾头。”

大兔子把小兔子抛过头顶:“我爱你,一直到你的脚趾头。”

小兔子哈哈大笑,跳上又跳下:“我爱你,有我跳的那么高。”

大兔子笑了,说:“我爱你,也有我跳的那么高。”它跳得真高,耳朵都碰到树枝了。小兔子想,这真是太高了,真希望我也能跳得这么高。

小兔子大叫:“我爱你,从这条小路,一直伸到河那边。”

大兔子说:“我爱你,过了那条河,再翻过那座山。”

这实在太远了,小兔子想。它太困了,实在想不出什么来了。这时,它抬头,朝高高的灌木丛上望去,一直望到一大片黑夜,没有什么,比天空更远了。

“我爱你,一直到月亮那里。”它说,然后闭上了眼睛。

“哦,这真远。”大兔子微笑着说,“真的非常远,非常远。”

大兔子把小兔子轻轻放到了树叶铺成的床上,低下头来,亲亲它,祝它晚安。然后,它躺在小兔子的身边,小声地微笑着说:“我爱你,一直到月亮那里,再从月亮那里,回到这里。”

当时,读到最后一句,心内热流滚滚,不禁泪下。母亲的爱,从不言语,却显于每一个行动与眼神。

当下契入,当下出。明了真心,仍然是做好当下每一件小事。善能禅师说:“不可以一朝风月,昧却万古长空。不可以万古长空,不明一朝风月。”师父也曾说过:“明白空性后,马上装入可利益大众的东西,比如,中医、古琴、写作、画画、煮饭……,无一不可。这些都是自利利他的载体。”

在“这里”,还能看到“那里”。最后,还能从“那里”,回到“这里”,回到当下的人,当下的物,当下的事。

倾我一生,老实用功

能观、所观、反观能观之心、能所双亡、身心脱落……这些,于初学人,只是一个个名词。一份地图,若不亲自去行,怎能妄言证得?

禅门有三关,小悟无数次,也做不得主,破了末后牢关,才算真正明心见性。60°的水,99°的水,都不叫开水。100°的水,冷了,也叫凉开水。

禅门大德上虚下云和尚,18岁出家,56岁于高旻寺禅堂彻悟,期间,三十八年如一日,孜孜以求,持续用功。彻悟后,依然终生精进不懈。

药山惟俨禅师,二十多岁时,在马祖座下悟道,依然默默锤炼,不断纯熟,直到四十多岁,才出来度生。

智者大师说,如果有人,不想成与不成,只管每日精进,持续用功,终生精进,终生用功,即使临终之时,空无所获,也无一念灰心。这样的人,才好学止观。

深入经藏,亲近明眼善知识,明白理路。有信心,还有耐心、恒心,老老实实做功夫,终会重见心内明珠,照破山河万朵。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201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