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 2017年度第二期当阳玉泉寺的回声
 

当阳玉泉寺的回声

李明慧

2015年8月,柏林禅寺净慧长老文史资料组一行,寻着长老建寺弘法的足迹,到河南、湖北、湖南、云南等地寺院进行采访,旨在为编纂长老年谱提供客观、翔实的资料,从而真实再现长老的一生,彰显长老振兴佛教、普度众生的悲心大愿,以入史册,供后人缅怀。

南方的秋天比北方晚到些。不时见到鹅黄色的橘和橙子点缀在夏季的色泽之间,传递着秋天要到来的讯息。随着采访的进行,我们完全没有了欣赏南国风景的逸致闲情。这一路上听到了无数至今依然鲜活的故事,见到了许多岁月无法抹去的印迹。

长老为振兴中国佛教事业披肝沥胆、无私奉献的一生,点点滴滴震撼着我们的心灵,巨大的感动直逼胸臆,几次提笔欲写还休。

今夜,观音殿前借来三分胆,以松枝作笔,心声为墨,写出此文—当阳玉泉寺的回声。

五宗竞秀的玉泉寺

我们到达湖北省当阳市玉泉寺后,知客宏圣法师向我们介绍了寺院的历史由来。自唐以来,当阳玉泉寺教、律、密、禅、净兼修,诸宗竞秀,各派流光,高僧辈出。

智顗大师在此创立天台宗,是中国佛教天台宗祖庭之一;禅宗北宗神秀禅师自黄梅五祖寺来到玉泉寺,在寺东开辟道场驻锡二十余年;弘景律师兼通天台与南山律;一行大师为中国古代著名文学家和密宗一代宗师;弥陀承远,24岁礼慧真出家,后受命住锡南岳衡山,为净土宗三祖,其弟子有净土宗四祖法照等。当阳玉泉寺还是伽蓝菩萨道场,关公信仰的发源地。见诸记载的有一百二十多位大德高僧,可见玉泉寺在中国佛教史上的重要地位。

寺院是依山势而建的,宏圣法师带领我们顺着青石甬道拾阶而上参观寺院。重点去瞻仰堪称荆楚第一的大雄宝殿。在距大殿10米开外,殿上檐悬挂的出自中国佛教协会原会长赵朴初手笔“智者道场”的匾额跃入眼帘。

大雄宝殿的格局是古代宫廷式建筑风格。宏圣师父介绍说大殿72根立柱全部使用金丝楠木,采用穿斗与抬梁相结合的手法,榫卯结构。在净慧长老主持修复之前,大殿地基很低,与外面地面是平的,每到夏季满地泥泞,因长期潮湿滋生出大量白蚁,很多立柱里面都被蛀空了,大殿危机重重,随时都有坍塌的危险。

2003年10月,应当阳玉泉寺当家师宽祥法师及当地政府的礼请,净慧长老驻锡玉泉寺。

看到寺院年久失修,破败不堪,雨水的浸泡及白蚁的侵害,致使大部分殿宇成为危房,长老遂发愿不畏艰难中兴祖庭。

修复大雄宝殿的工程中,长老以他过人的胆识和智慧制定出整体抬升大殿的施工方案。从地基处用专业设备每天向上抬高5公分,再回填地基,现在看到的大殿比当时整体升高了1.2米,从根本上解决了潮湿的问题。

又用经过防腐处理的本地木头替换掉被白蚁蛀空的金丝楠木立柱。在对治白蚁的难题上,长老以他的博学多闻,巧妙地利用了动物习性的相克,

在地板上打了一个洞,地板和下面的香樟木之间是空的,这个洞可以把蜜蜂引来,用蜜蜂来克制白蚁,成为人工的蜜蜂巢。

每到傍晚时分,特别多、特别多的蜜蜂在门外飞,它们不蜇人,嗡嗡的声音驱赶走了喜欢安静的白蚁,剩余数量占总数70%的金丝楠木立柱从此远离了白蚁蛀咬的伤害。明朝时期修建的大雄宝殿得以原貌保全。

宏梵法师

正在讲解中,宏圣师父的手机响了,接了来电之后,他转告我们,曾亲近过长老多年的玉泉寺原当家师宏梵法师叫我们过去,他出家前是当地著名的书法家。

宏梵师父刚刚去慧公塔院拜祭长老舍利塔回来,宏梵师父一边为我们倒茶一边讲老和尚曾手把手的教怎么倒茶,老和尚说,壶嘴不能对着人,要对着空处;给坐在自己左手边客人要用右手倒茶,坐在右手边的客人要用左手倒茶。
每逢有人去丈室,老和尚总是穿上长衫,走路又轻又快,穿得整整齐齐出来跟大家见面,哪怕是对自己的徒子徒孙也非常周到,毫不怠慢,中规中矩。

接着宏梵法师讲述了他和长老相识的殊胜因缘—我在这里出家也是因缘,那一年是过来帮忙,来了就碰见老和尚了。老和尚一看说,“你是和尚。”我说我不是和尚,“我说你是和尚你就是和尚。”我说打死不做和尚,老和尚一笑,“打死不做和尚,这是你说的?”我说是我说的。“好,看你打死不做和尚。”后来在玉泉寺短期出家又遇到老和尚,我师父对老和尚说,张老师在这里短期出家,老和尚一听,说:“什么他要短期出家,他要落发就给他落了吧。”那时候我不信佛,从来没信过。第三次在四祖寺见到老和尚,老和尚把我留在身边好几个月的时间,天天给我讲禅宗。慢慢就建立起了佛教信仰,放弃了原本收入较高的职业和温馨的家庭。我出家受了戒到柏林禅寺去见老和尚,老和尚说:“嗨!你终于出家了。”还笑着打趣我:“你师父真狠哪,硬把你搞得妻离子散哪。”

艰难的修建

回忆长老修复玉泉寺时所遭遇的鲜为人知的艰难,宏梵师父说到:修建前,我们寺院大雄宝殿所有堂子屋檐都是用很粗的柱子撑着,要坍塌掉了,外面下雨里面也下雨,外面不下里面还在下。

当时有的主管部门的人对修复寺院有抵触情绪,建一点马上来人拆掉,墙是砌一点推一点,阻力非常大,所以工程持续了几年的时间。

从2003年老和尚进来,一直到2008年大雄宝殿全部落架,用了五年时间,按老和尚计划速度应该是很快,那个时候老和尚以他的德力感召,工程款已经在外面募化到位了。当时工程停了一年多。

老和尚说:“干脆这样,他不让修,我们就先把度门寺修起来。”用了一年多的时间,率先修复了度门寺。

修复玉泉寺则经历了白天停工,晚上再建,推倒了再建,再推,再建,直到墙砌到推不着的高度对方才算罢手。

宏梵师父语调深沉地继续说到:当时很多人不理解,老和尚背负着巨大压力也要坚持修复玉泉寺,现在才知道老和尚是具有深远的战略眼光啊!

老和尚的风范

老和尚在当阳玉泉寺五年,没有拿过单金。但在四祖寺开生活会时,老和尚说到:“我在玉泉寺这五年,用了一千元钱,在这做方丈啊,一个是常住给了五百元的单金,一个是报了五百元的票据。按规定,我没有给常住做事情,不应该报这个单据,我感到惭愧。”

老和尚离开玉泉寺的时候,为留个纪念,把大雄宝殿立柱上替换下来的一个小榫头带走了。捧着那个小榫头在那闻了又闻,不停地闻,他说:“这也是一个贪哪,这是我的贪心。”

老和尚在玉泉寺待了整整五年,把整个荒废的寺院振兴起来,是中兴我们玉泉寺的祖师,这是多大的功劳啊,一个小榫头就是老和尚从玉泉寺带走的全部,他老人家还感到惭愧!

在生活会上老和尚还讲到:“玉泉寺是子孙丛林,我不在那设一兵一卒,收一徒半孙,我不能侵占常住的利益,要尊重常住。”言行一致,老和尚在玉泉寺做了五年方丈,尽了修庙的责任,把庙修好原封不动地交给常住。

我经常对师兄们这样讲,老和尚给我们栽了这么大一棵树,让我们在树荫下安心办道。饮水思源,记住老和尚的恩,老和尚是我们玉泉寺的一代祖师,老人家两袖清风,一辈子说到做到,老和尚说他多吃多占了一千元钱,还充满愧疚。

他老人家过来时已是70岁的高龄,多少事等着他操心哪,他把整个的精力花在这,他怎么没给常住做事情?没有老和尚,哪有我们玉泉寺?哪有这么好的修行环境?没有老和尚亲自过问主持修复,这里就见不到文化的传承了。
不仅玉泉寺,整个当阳市都沾了老和尚多少光啊,把这个千年古刹修好了以后,旅游一年比一年兴旺,每逢旺季,人山人海进都进不来,山门口停车场收的停车费一年就是几百万。

我们现在秉承老和尚的家风不收门票,僧众非常和谐,在这么好的条件下安心办道,全都是老和尚给带来的啊。
宏梵师父和我们讲了太多太多—老和尚的慈悲,老和尚的威仪,老和尚的幽默,老和尚平日接人待物的点点滴滴。他说:“老和尚改变了我的人生,与他相处时小小的回忆都特别温馨,慢慢想是一种享受,是一种回味。僧人的品格就是从言谈举止中积累的,什么叫高僧大德?不是非要做一番惊天动地的事情呀,就是一点一点把品格示现出来了。老和尚毫不做作,是一种自然而然的风范,就像弘一大师一样。”

回.声

老和尚在湖北省修建的其他几家寺院我们还要去走访,该启程了。

回首古朴庄严的殿宇,听着大殿内的佛号唱赞,清净正觉的法音融入每个人的心田。望着玉泉寺的一草一木,再次感受着老和尚宠辱不惊的淡定与安详,那份圆融与无碍,那份忘我与慈悲。

敬爱的长老啊:您是万古长空的四月天,岁月轮转,永留大爱温暖着人间!您是厚重淳朴的黑土地,遭受损辱,却奉献出花朵来报答!

当阳玉泉寺内千年的银杏树、飘香的丹桂、千瓣并蒂莲见证了您的辛劳与汗水,摇曳着枝干汇成一个声音—玉泉不会忘记!寺院背后的覆船山、

山门前清澈的溪水、湖北当阳的苍天大地共同见证了您的丰功与伟绩,仿佛齐声涌出动人的回声—当阳不会忘记!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201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