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 2017年度第一期给自己一个高度
 

给自己一个高度

闻 章

1

给自己一个高度。无论地理上的高度还是心灵上的高度,都得到西藏来。

2 珠穆朗玛为世界最高峰,但还有一座山,比珠峰更高。只是这个高,不是指海拔,而是指心灵感受。珠峰有无数人已经攀登过了,这座山没有,不是说不可攀登,是没有人敢攀登,或者说你若想到“攀登”两字就已经是大不敬。为什么?因为庄严。

此山如父,不可冒犯,只能围着它恭敬绕行,顶礼膜拜。它的高,难可企及,不可测度,就像当年曾有人试图测量佛陀的高度,那是“丈六”了又“丈六”,“丈六”了又“丈六”。这座山便是冈底斯山脉主峰―冈仁波齐。
冈仁波齐很神秘,整个冈底斯也很神秘。之所以神秘,是因为神圣。佛教的密宗、显宗,苯教、耆那教、印度教都能在这里找到根据。至今,山上还遗有诸多修行洞。据说,当年孟加拉高僧阿底峡一行入藏传教,行至山脚下,依稀听到山上敲击檀板的声音。

因此,全世界每年来此朝山的人成千上万。

2016年9月27日傍晚,我们抵达冈仁波齐山脚下的塔尔钦小镇。

3

第二天一早,开始顺时针徒步绕山。小镇海拔4600米,沿着一条山谷,蜿蜒而行,步步登高,最高的垭口是5700米。翻过垭口,高度慢慢回落,再绕回小镇,全程60公里。

一切新鲜,空气、白云、藏民、外国人、马匹、马匹上的铃铎,都顺着山谷流动。在一开阔地,有搭好的棚子,好多人集结在此。这里算是正式出发点。却是各走各的,三三两两,骑马的多是西方的外国游客。相对于藏民或者东方朝圣者来说,他们的绕山大概只在好奇。

4

在前一天未到小镇之前,在车上已经望见冈仁波齐峰:金字塔状,上覆千年不化白雪,雪中显出黑色纹线。众山之中,唯有它高与天齐。今日走在山谷中,随时随地,或远或近,仰目便能见到它。有时也被山峦所掩,但峰回路转,那山仍在高处。它是不动的。除它之外,所有的都在动,风、云、鸟、河流、人流,甚至周围的山都在流动,只有它岿然屹立,无声无臭。虽是有形之相,感觉到的却是大象无形。别的山再高只是山,此山除了山形之外,更有个无尽意在,有个不可思议在。有藏民五体投地,在满是碎石的山道上匍匐,一起一伏的身躯,在解释着此山的与众不同,亦在证明着此山的与众不同。

5

我们不敢匍匐。背着简单的行囊走,已经气喘吁吁。山风很冷,却又浑身是汗。高原反应,有的人已经非常厉害,身上肿的,头疼的,头晕的……各种反应都有,说不出的难受。走走,停停,十几个人,前边后边,已经走散。不时有藏民跟上来,又超过去,或男或女,或老或少,他们都会冲着你笑一笑。那是人间最美的笑了,单纯到圣洁,没有一点染杂,因此有着非常大的力量,能够直击到心灵深处。小乔说,这是没有你我分别的笑,他的笑能在你的心灵中生根。

有位大概与我年龄相仿的老者,见我歇在路边,便躬身过来,对着我,手往袍子里掏。他不会汉语,我不会藏话,彼此相觑无言。终于他掏出一个塑料袋,从里面几次掏出三种不同的药:两粒胶囊、两粒圆药片、两粒椭圆药片,分为两组。他递给我,指指头。我明白,高原反应强烈时,吃下去管用。我很感激,不知怎么谢他,把衣囊中的几块糖送给他。他冲我笑,我冲他笑。彼此的真诚就这样对接成功。

不只我,每个人都遇到了感动,也都被感动了。我们其中的一位走不动了,一位藏民用手使劲拉着,走了老远,直到心结被融化,直到意志被激活。在走夜路时,一位四十多岁已经连续绕山六十多次的男人,他用古老的唱诵,高歌李白的《将进酒》,声音在星空中飘动,而脚侧却是深崖。我们的几位行者,即在这高歌之下,得到深深的慰藉。

6

走路还不怕,最怕停下来。夜间住藏民的帐篷。朱子、乔、松傲等,把有炉火的让给我们,他们住在没有炉火的帐篷里,差点冻死。不是冻死,是高原反应加上冷加上疲倦,一切到极致。有炉火的这边,几个人躺着,呻吟声、大口喘气声,这些声音在别人耳朵里,自己却已经感觉不到。爬起来找到老板娘,问:有医生吗?有药吗?回答:没有。再加上一句:没事。

说不出来的难受。这难受是花钱买来的。难受归难受,但肯定不会出问题。

为什么不出问题?不是不出问题,每年都有人出问题,且问题都与生死相关。据说抬下去的人,生还者少。所谓不出问题,是没有问题。在极端困难或者极端危险面前,无他,只有坚定意志,宁静心神。所谓绝处,只要人心不死,其实没绝处。绝处生处,全在一念。因此,到这样高的山,惧怕、怀疑、犹疑、算计,都会走不下来。只有将生死置之度外,才没有生死,这便是老子说的“外其身而身存”。王阳明说用兵胜负,也是这样:关键不在如何布阵,而在于心的定与不定之间。

我也不好受,但还能受。喉咙里只有半口气,特别上坡时,坡度并不高,却只能努力走十多步,最多坚持到20步,然后站着喘。

哪怕再喘不过气,也没有忘记念佛菩萨。我不迷信。但我相信。佛菩萨不是别个,而是人心灵的一个高度。人的心灵到了一定的高度,就会觉悟。觉悟的状态,就是佛菩萨。念他,等同念自己,方向中的自己。借此告诉自己,自己是可以超越的。超越中的自己,才是有意义的自己。

7

垭口处布满了彩色经幡,壮观之极。不远处,冈仁波齐在微笑。十几个人,先后翻过了垭口,走完了全程。

给自己一个高度,给了吗?应该说给了,每个人程度不同地给了。我的体悟是:纯洁是高度,微笑是高度,大爱是高度,自信也是高度。还有个特别的感受:高度恰在低处。人在极高处,各种欲望顿然泯失,显出了生命的本然状态。心灵若有了高度,反而消了傲慢,弥了虚假,只剩下真诚。真诚在虔敬里,真诚在谦逊里,真诚在自信里。把自己放得低低的,也不是放,而是本来如此。只有自卑者才用得着傲慢,只有贫乏者才愿意显摆,只有虚假者才装作真诚。

冈仁波齐,没有觉得自己高,所以它才真高。我们总觉得自己高,这样一高,恰便低了。

2016年12月28日于石门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201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