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16年度第五期编者小语
 

编者小语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佛学院和各地方佛学院,为佛教界培养了一大批优秀僧才—他们的世间文化水平和佛学专业素养都比较高,视野比较开阔,绝大多数人都有相当的管理能力和组织能力,他们已经成为各地重点寺院和佛协组织的骨干力量。佛学院教育似乎正在成为中国大陆汉传佛教培养僧才的主要模式。

相对而言,传统的“师父带徒弟”这种比较原始的育人方式,只是在丛林内部小范围内自发地进行着,几乎不被人们所注意。不被人注意并不意味着它不重要。就一个寺院的道风建设而言,这种传统的融“言传”、“身教”于一体的育人方式,其“润物细无声”的作用是现代佛学院教育所无法替代的。也就是说,传统丛林的育人方式,虽然显得有些“原始”,但仍有不少地方值得我们学习和继承。

我们都知道,佛学不纯粹是一种人生哲学,它是一种实践性和实证性很强的修学体系。在这个体系中,“学”是为“修”服务的,“修”是“学”的落脚点。“以学导修,以修促学,学修并重”,以及追求“学院丛林一体化”,在人们的心目中,是一种比较理想的办学理念。

但是,就目前各地佛学院的教育现状而言,要真正落实这一办学理念似乎并不容易。无论是从佛学院的组织结构,还是从教学内容的设置,以及教师的教学方法、学僧的学习态度来看,各地佛学院都或多或少存在着“学修脱节”的现象。

学与修的脱节,也就是“知”与“行”的脱节。这种脱节,就受教的学僧这一方面而言,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修行与生活的脱节—佛法的价值要在生活中体现出来,要通过修行变成一种生活方式和生活态度才能发挥效用。

但是,不少学佛的人只是停留在文字知见的层面上,并没有自觉地要把所学的佛教理论与现实生活结合在一起,其结果是生活与修行变成了两张皮。

二是佛法与人格的脱节—学佛的目的本来就是为了净化人们的身口意,改造人们的身心气质,但是,不少人只是把佛法当作一种知识来学习,并没有将佛法人格化,其结果是,学佛多年或者佛法装了一大肚皮,但是,性格、习气却一点也没有改善。

知与行的脱节,就施教的老师这一方面而言,主要表现为言传与身教的脱节。

现在佛学院的情形是,老师与学僧生活在不同的空间,老师上完课之后,夹着公文包走了,十天半月难得见一面,师生之间缺少共住、交流的机会,学生无法从老师那里得到活泼泼的“身教”。而传统丛林的育人方式则恰恰相反,师父与徒弟整天生活在一起,一同上殿、过堂、坐香、出坡、诵戒、读经,师父处处以身作则,徒弟则处处以师父为楷模。这种言传身教相统一的育人方式,特别有利于初出家的人养成僧格,融入僧团。现在的佛学院教育,在这一方面确确实实是一个短板。不少学僧毕业后,虽然佛法理论懂得很多,但是在僧仪、僧格上,有诸多不如法的地方。这与佛学院老师“言传身教”不能统一的教学方式有直接的关系。

知与行的脱节,就教学内容这一方面而言,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教与宗的脱节—现在各地佛学院的教学内容之安排,大多偏重于教下之义理,中观、唯识所占比例较大,而宗门的东西,尤其是祖师语录之原典,宗门的修证理路以及用功方法等,接触得非常少,更不要说系统地学习禅堂的法和仪轨了。离开了宗门之激扬,教下之义理很容易变成一种僵死的知识,不得活用。现在的情形是,不少学僧,对教下的义理很精通,但是,一旦涉及到修行和功夫上的问题,要么茫茫然、脚不点地,要么开口即落二边,在知见中打滚,隔靴搔痒,而且还浑然不觉,自以为是。这些都是缺乏宗门锻炼的结果。

二是慧与定的脱节—现在佛学院的教学内容之安排,大多偏重于文字智慧,对于禅定这一块重视非常不够。有相当一批佛学院,只设教室、不设禅堂,学僧每天除了上课之外,根本不坐香。名义上讲要三学齐修,而实际上“定”学并没有落到实处。不少学僧毕业之后,连腿子都不会盘,更不要说功夫了。不重视禅修,对于修行人而言,过患甚大。

一个修行人,如果没有禅定的功夫,在日常生活中,很容易被财色名食睡等境界所转,很容易陷入烦恼中而不能自拔;因为长时间得不到禅悦法喜的滋养,时间久了,道心就会退失。

上述佛学院教育中存在的这几个方面的脱节,应该说具有一定的普遍性。这些问题如果不能及时解决,我们是很难培养出真正的出众僧才的。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13 5005 593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