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 2016年度第五期临济禅与世界和平
 

临济禅与世界和平

[日]山本.文匡

刘建.译

导.言

今年恰逢临济宗宗祖临济义玄禅师圆寂1150周年,以及日本临济宗中兴之祖白隐慧鹤禅师圆寂250周年。日本“临济宗黄檗宗合议所”计划发起组织一系列纪念活动。作为该项计划之一,今天我们有缘得以再次朝拜临济塔。在此,请允许我向妙心寺灵云院住持则竹秀南长老,并向河北省佛教协会、临济寺的各位高僧大德表示深挚的谢意!
值此第四届中日联合学术研讨会隆重召开之际,奉昙花室则竹秀南长老嘱托,请允许我以“临济禅与世界和平”为主题,阐述我的一管之见。

众所周知,2001年9月11日,美国发生了一系列恐怖袭击事件,整个国际形势从此呈现了新的局面。作为对上述暴力恐怖事件的报复手段,美国使用武力攻击了藏匿伊斯兰恐怖主义组织“基地”的领导人奥萨马·本·拉登的阿富汗塔利班地区,并进一步将战火扩大为伊拉克战争。此外,美国政府还宣布认定伊拉克、伊朗、北朝鲜为所谓“邪恶轴心”,并逮捕了萨达姆·侯赛因并将其处以极刑。其后,美国还发动军事袭击行动,暗杀了奥萨马·本·拉登。上述美国政府的所作所为究竟为世界带来了所谓和平吗?

否!战后的阿富汗及伊拉克新政府都没有能够切实地履行政府职能,从而导致国内各地暴力恐怖袭击事件至今接连不断。所谓“阿拉伯之春”逐渐蔓延并且发展,继而扩散到了埃及、利比亚、叙利亚等国。在整个阿拉伯社会陷于混乱之中,诞生了“伊斯兰国”(IS)这一新的恐怖主义组织。这一新兴的恐怖主义势力在欧美发动了一起起恐怖袭击事件,进一步加剧了整个世界的混乱局势。

至20世纪为止的战争,主要起因在于国与国之间的利害关系,然而21世纪的纷争并不局限于国与国之间。这种纷争以互联网为媒介,超越国家与民族的概念,由于价值观的对立而发生。近些年来,我们经常可以耳闻所谓“伊斯兰原理主义”这一新的概念。

一般来说,人们经常使用“十字军”或“极地圣战”等语言,将标榜自由主义及资本主义的西方诸国与阿拉伯世界的对立,单纯地称之为“基督教徒与伊斯兰教徒之间的宗教战争”。然而,客观事实并非如此。因为伊斯兰教属于倡导主张和平的世界宗教,绝大多数伊斯兰教徒属于热爱和平的普通民众。

我认为中东地区出现的纷争与冲突的根源,在于巴勒斯坦问题,以及贫困与人道等问题,然而欧美国家对全体伊斯兰教徒的偏见与歧视却日益表面化。近年来,欧洲国家内部在对待来自中东及非洲难民的问题上出现分歧,进而导致具有排斥异己倾向的民族主义及种族偏见主义高涨,极右政党的政治势力得以明显扩张。目前,这种社会倾向不仅仅在欧洲,在美国以及亚洲也有所显现;不少借助极端过激的言论捞取选票和蛊惑人心的政治家接踵登上政治舞台。(本发言稿撰写期间,英国通过所谓“国民投票”选择了脱离具有保守主义色彩的欧盟;在孟加拉,号称伊斯兰过激组织发动了以日本人及其他外国人为目标的恐怖袭击事件。)

当今社会,宗教日益被误解歪曲为导致战争的原因,或助长战争的重要因素。下面,为了使日本临济宗妙心寺派在过去的那场战争中犯下的过错不再重演,我基于临济宗的立场,就世界和平这一主题进行考察并阐述自身的见解。

一、关于妙心寺派的战争责任

(一)反战与和平宣言

2001年9月,临济宗妙心寺派在第100次定期宗议会上发表了如下议会宣言:

“美国同时多发恐怖袭击事件,使包括下落不明者在内的五千余名无辜生灵死于非命,我们耳闻目睹这一史无前例的悲惨事件,对于制造了这起恐怖袭击事件的恐怖主义分子表示强烈的愤慨,对于在恐怖袭击事件中丧生的无辜受害者表示深切的哀悼。

“我们衷心地祈愿牺牲的无辜受害者冥福,并祈愿身心遭受严重创伤的无辜受害者早日康复。

“我们认为无论出于任何原因理由,都绝不容忍肆意残暴地践踏人类的生命尊严。我们深切地体谅恐怖袭击受害者及受害国家的愤怒与悲哀,但是我们认为以所谓正义之名而实施的报复行为只能导致贬低自身的结果。为了不使恐怖袭击这一人类自导的悲剧重演,我们只有以共同生存于21世纪的人类应该持有的道义以及释尊所觉悟的睿智,寻求根本的解决办法,才有可能彻底铲除憎恶与恐怖的恶性循环。

“美国政府将当今世界的恐怖袭击称之为‘新型战争’,并将出于报复目的而发动的战争称为‘圣战’。面对这种现状,我们妙心寺门人决心广泛地倡导加深相互对话与相互理解,不遗余力地维护生命的尊严。

“回顾历史,日本也曾经打着所谓‘圣战’的旗号发动了侵略战争。那场战争不仅使日本人民,而且使其他国家的人民也蒙受了巨大的痛苦与灾害。虽然迫于当年的日本国策,我们妙心寺宗门非但没能在举国上下不断膨胀的国家舆论中坚持反战立场,反而充当了战争的合作者,我们对此深表遗憾。

“我们决心在忏悔反省以往过错的基础上,尊重各民族各自不同的生活方式、价值观念、政治信条、宗教信仰,在日常的教化活动中弘扬禅门宗旨,为促进世界和平而更加努力精进。……

“总而言之,我们妙心寺宗门的所有门人都要不折不扣地践行释尊的大慈大悲宏愿,为创建一个无人悲惨度日、无人无辜惨死的和平世界而不懈努力!” [1]

关于这份《宗议会反战与和平宣言》的成文背景,当年的妙心寺宗务总长细川景一曾经论述道:

“在第100次定期宗议会上,我们一致通过了这份宣言。下面,我简单地归纳一下这份宣言成文的背景。

“最近,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大学的副教授布莱恩维多利亚先生撰著的《禅与战争》一书在美国、英国、法国、意大利等国家出版发行了。著者在本书中实名举出了身置日本禅宗教团上层禅僧的战争责任,并加以严厉的抨击,成为日本禅门轰动一时的话题。

“今年6月,该书的日文版在日本出版发行了。今年7月,妙心寺派龙泽寺住持水田全一引用《正法轮》期刊上有关战争期间,临济宗禅僧为日军举行‘必胜祈祷’,召开有关讲演会,以及派遣随军僧侣,积极参与协助提高日军士气;以及创建以‘圣域报国会’为宗旨的‘临济宗报国会’组织,通过‘炼成会’及捐款捐物运动等形式,在精神与物质两方面,站在维护战争体制的前列,积极从事‘教化报国’等历史资料,撰著了《通往捐献战斗机之路》一书,揭露临济宗协助侵略战争的所作所为。

“上述两本专著出版发行之后,一位照顾丈夫在战争期间被日军强制征兵而罹患后遗症的女性,皈依了禅门‘三宝教团’,并积极参禅问道,这位女性后通过上述《禅与战争》一书得知,自己迄今为止尊崇的教团大德在战争期间曾积极倡导‘协助战争’言论,因此,这位女性将自己由此感受的无限悲哀,通过信函形式对妙心寺派管长倾述了衷肠。这位女性在信函中不仅倾诉了自身内心的悲哀,而且指出:日本传统佛教教团中只有四个教团表示过忏悔战争责任,临济宗各派都一直对此表示沉默。

“这位女性还指出:‘如果不正视以往的过错,不认识理解曾经蒙受过战争创伤者的悲痛,就不可能实现持久的和平。’她还要求临济宗门研究‘由临济宗门发表有关这一问题的公开见解的可能性’。

“我个人认为,临济宗门应该充分地重视这一问题,将有关历史事实公诸于众,并以世人能够理解认同的方式加以妥善处理。

“2001年9月11日,美国发生了多发恐怖袭击事件。美国在事件发生后立即着手报复战争,并于10月8日开始了报复性军事攻击,因此夺走了大量无辜民众的宝贵生命。

“身为临济宗门人难道可以对此袖手旁观吗?我们应该高声疾呼:停止武力解决手段!我们应该不断地呼吁:停止报复性攻击!同时,我们要致力于根绝恐怖主义以及相互威胁、相互憎恶的恶性循环。即使这一切都只不过属于理想,但是我们宗教者必须永远高擎理想的火炬。

“当下,我认为身为宗教者应该认真地思考自身应该担负的社会责任。我们思考自身应该担负的历史使命之际必须清醒地认识到,日本通过发动侵略战争,对台湾地区、朝鲜、中国等亚洲近邻各国实施了殖民统治,使上述地区和国家蒙受了不可估量的惨痛伤害;我们佛教教团曾经对此加以协助,这是一个不可回避的历史事实。

“宗教作为联系民众与社会共同体及国家之间的纽带,在当时的日本发挥着极大的作用。我们讨论反省这一历史问题之际,当然不可忽视宗教本身所担负的社会职能,如果丧失了这一社会职能,今日的佛教教团也将不复存在。

“因此,佛教教团曾经在国家统治机器的支配下协助了战争这一历史事实,或许可以归咎于佛教教团本身的社会职能,但是这是一段不可推卸的历史事实。换而言之,如果佛教教团坚持贯彻基于当今所认识到的正确言行,而导致教团或寺院走向消亡,对于广大佛教信徒乃至作为宗教家的僧侣来说是否属于正确的选择?我认为即使在当今社会也属于较为复杂的课题。我认为作为宗教家应该通过反省过错及展开自我批判而提高自身的思想境界,但是决不应该贬低自身的社会职能。

“反省忏悔过去,既不意味着有损先师的遗德,也不意味着否定宗教家的人格。但是,如果我们不去反省迄今为止的教团本身的组织结构,或缺乏隶属于教团的每一个僧侣的意识变革,我们的教团就不会有未来。对于致力于未来发展的妙心寺宗门来说,有必要反省忏悔包括麻风病问题等历史遗留问题。

“对于上述历史问题,妙心寺下属的各专门道场的各位长老曾经强烈要求:‘临济禅所倡导的对于自性清净之心的自觉,必然关系到人权平等及尊重生命尊严,妙心寺教团应该及早地表示忏悔。’这也是本次宣言的诞生原因之一。

“我认为本宣言只不过迈出了第一步,妙心寺宗门之人应该共同关注这一问题,集思广益,通过实践进一步推进宗门宗务的发展。

“据我所知,妙心寺宗门中不少人反省忏悔自身在战争期间的言行过失,积极从事实践收集遗骨、举行慰灵法会、救济战争灾害遗孤等社会活动。

“本次宣言,对于每一位妙心寺宗门之人来说虽然过于延迟,但是我们终于迈出了面向未来的第一步。” [2]
根据以上引用的妙心寺宗务总长的介绍文章可以了解,以美国9·11多发恐怖袭击事件为机缘,妙心寺教团承认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历史责任并表示忏悔。有关其详细内容,可参照《禅与战争》和《通往捐献战斗机“临济号”之路》二书。上述二书所论述的有关内容,存在着一种共同的理论。

(二)战争期间的言论及问题之所在

例如《通往捐献战斗机“临济号”之路》一书,综合概述了妙心寺派的机关刊物《正法轮》中的论说及问题之所在。

首先,关于佛教各宗派的教义,《正法轮》中将其称为“以天照大神为中心之崇敬神

及皈依无我精神,顺应与民众一视同仁、和合不二之心。”“明确平等即毫无差别之佛教根本宗旨,倡导一切平等,此乃摄取我国传统氏族、家族精神,以及无我与整体精神所酿就之结果。”“该精神继而成为神佛儒三教合一等理论。” [3]

当时,学术界的有关学说也与此相同。例如“明治维新时代以后,明治政府施行神佛分离,分离开来的仅为神天
。”“如果从佛教的立场出发,现今尚未达到神佛分离状态,而将神与佛一分为二之本身有违佛教精神。”“佛教主张,世间之物皆为二而不二,因此我国既为神国又为佛教国家。” [4]

禅宗“为了融合真理,通过十年乃至二十年的修行,继承正念;为抵达宇宙唯一佛之境地,以行业纯一之精神而修行,觉悟法身佛之境地。”“此即为彰显天皇之道。”“所谓身心脱落即为见性,即为大悟,是为皈依天皇。”“本来无一物、无所得,只管皈依天皇即归命。此为国民大悟之境界。” [5]

此外,《禅与战争》一书,还指出了妙心寺以外的禅僧及其周围国人的若干值得点评的言论,例如:

“武之真正意义在于止才,无论任何战争皆以和平为预期目标而战。所谓修习斩人之术,必定以不斩而终为理想目标。所谓刀不出鞘而使人折服,不战而能克胜,乃武道之精髓;禅门称之为活人剑。持有杀人剑者,也必须持有活人剑。

“文殊以利剑截断一切无明烦恼,而立于禅门境地言之,则为天下无敌。与其修习克敌制胜之术,莫如修习天下无敌之术,此乃武道之上乘。至今,剑与禅同为一味,武士道与禅道浑然一致,皆为社会崇高的社会指导精神。

“值此圣战第六年之时局重大时期,诸君须奉闻天皇谕旨,忠勇而有节,坚实而刚健,修炼精神与肉体,不辱帝国军人之称。诸君须炼就如古代武士般雄浑精神,为切实完成东亚建设事业,为世界和平而克己奉公。” [6]

“所谓武士道之世界观,与禅一脉相通。通过禅门之修行可以修得如下哲理”即“所谓禅,乃遵循既定路线义无反顾之宗教。禅,如果从哲学角度而论,禅视死如生。” [7]

“禅之修行极为简素、直接,富于自立之心,属于否定自我之宗教。所谓禅的禁欲主义倾向,与争战或斗志极为一致。善战之人常一往直前而不瞻前顾后,集中精力于所向目标。对于禅人而言,勇往直前摧毁敌手为其首要使命。” [8]

“如欲秉持大义,则须先深入禅境,祛除我执。”“道元禅师曰:佛法即为修习自身,修习自身即为忘却自身。—所谓忘却自身,即放下自身,尽然放下。宛如一切皆无的大虚廓然洞豁之境界,即抵达大彻不疑之大道。此乃宇宙之大法则、至正至纯之精神显现于自身,此即君臣一如之谓,天皇信仰之根基。” [9]

“日本人不存在牺牲。所谓牺牲即为君为国而捐躯,日本人原本与天皇陛下同为一体,因此不存在牺牲。日本的天皇陛下与国民之间并非相对关系,而为绝对关系。” [10]

“日本的国体与佛教甚为一致。佛教各宗派中尤以禅宗极力强调身心一如精神,倡导为实现身心一如境界而舍身修行。所谓身心一如之极致即无我。日本系君臣一体之国,身为臣民只有将自身与忠君相融合之时,方能尽现自身本来面目之光辉。君臣一如之极致即无我与灭私,而无我与灭私并非相异不同,必须将其视为完全一致之境地。”[11]

本节所论,并非主张批判某一特定人物,所以没有记载发表以上言论者的姓名身份,都属于当时的禅僧、学者、居士等的言论。

我本人结合当时的日本社会状况,重新回顾上述有关言论,深感恐惧。虽然任何人都不可能逃脱当时的征兵制度,但是在上述言论的蛊惑推动下,一定有为数众多的青年情绪激昂地走上了战场。我本人不禁深感包括自身在内的日本禅宗的重大社会责任。

为了不再重犯上述过错,正如原妙心寺宗务总长在“关于宗议会反战与和平宣言的谈话”中所言:“我们必须对相承至今的宗门基本构造进行反省,宗门的所有僧侣必须进行自身的意识变革。”我认为作为必须加以反省的宗门基本构造之一,我们必须对禅思想也毫无例外地进行检验。

我认为以上例举的有关言论具有一个共同的思想背景,这一思想背景的关键在于“不二”、“一如”,或“无心”、“无我”等概念。上述诸如此类的概念可以简单地否定多样化与个性,并且具有导向停止思考、停止判断的精神状态之倾向。

一般来说,禅脱离相对的二元思维,以觉悟绝对的真实自我为宗旨。因此,并非追求基于理性理解的“分别知”,而以开发基于体验的智慧为目标,所以在修行过程中一旦脱离了基于理性的价值判断,则有可能将显现于自身眼前的事物现象全部接受。然而,如果我们不论是非曲直而将所有一切都荒谬地视为“烦恼即菩提”、“生死一如”,而加以无条件吸收接受的话,其本身即使基于临济禅所标榜的“大疑之下必有大悟” [12] 这一立场,也绝非属于所谓禅的立场见解。

释尊开悟成道后,在鹿野苑初转法轮,阐述了“四谛八正道”。毋庸赘言,虽为禅门,然而“正”这一字当然重要。

但是,我如果使用以上刚刚谈到“不二”、“一如”概念,将“善恶”、“正邪”这两个截然相反的价值观均等为一,将使世人产生对于禅的错觉。此外,所谓“无心”、“无我”概念则属于对上述禅宗理论概念的补充完善。

在日本禅宗的修行道场中,修行僧经常被灌输“甘当痴呆”这一教化理念。禅门历来强调:“舍弃自我意识,无条件地忠实执行身处指导地位的禅师之言。只有事事以无心而行,才有可能抵达觉悟的境界。”不难想像,这种修道的姿态以及厌恶二元的思想构造,与战争期间的各种言论曾交织一处。

我认为自身觉悟禅思想中存在的将思维导向整体主义的思想构造尤为重要。毋庸赘言,抵达“无心”境地本身无可非议,我本人也无意对“不二”、“一如”的世界观加以全盘否定。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们应该顺应其时其地等客观条件,采取与之相适应的行为方式。

那么,佛教徒行为方式的是非准则何在呢?这一价值判断准则似乎难以界定,但是实际上并非需要每一个佛教徒自身作出判断,因为释尊早已为佛教徒规定了这一准则―《律藏》。然而甚为遗憾的是日本佛教自从传入伊始就没有采用《律藏》。 [13]或许正是由于这一原因,日本佛教才出现了如此混乱的现状。

综上所述,我认为战争期间日本佛教教团的有关人士所发表的言论要点在于:利用“不二”、“一如”等禅门概念,混淆战争的是非;利用“无心”、“无我”等佛教教义将个人收敛于整体主义之内。然而,上述有关言论之中并不存在临济所倡导的生气活泼的个人主体性。

我们应该自觉而充分地意识并引起足够的注意,上述的思想构造及修道姿态至今依然存在于日本禅林;绝不可将有关修行教化方式与现实社会的政治问题混为一谈。

二、临济禅的和平观念

(一)无事

今年,恰逢临济禅师圆寂1150周年,日本临济宗与黄檗宗计划举行各种形式的纪念活动。因此,小衲有缘时隔25年之久再次参拜临济塔。为了报答宗祖洪恩,下面我将通过《临济录》来考察临济禅有关和平的主张。

所谓“和平”这一词语及概念系现代社会的产物,在《大正大藏经》中几乎未有所见,而仅可散见“泰平”、“和乐”。可以认为这是源于较之国家及社会状态,佛教专以个人的精神状态为其救济对象之故。但是,“和平”的近义词“安宁”一词多见于禅宗典籍,这一现象当与中国佛教多受历代皇帝庇护这一历史事实有关。然而,在《临济录》中未见上述有关词语。因此,本章论述的“和平”并非以国家及国土为对象,而仅以个人之“心”为论述对象。
众所周知,“一无位真人”、“心法无形”、“平常心” [14] 等,被称为代表临济思想的词语。“无事”一语与上述词语具有同等重要的涵义,“无事是贵人”一语甚为有名。在《临济录》中,“无事”一语反复出现了19次之多;与“无位真人”出现过4次、“平常”出现过6次相比,可知出现次数颇多。因此,我认为所谓“无事之心”应该等同于临济禅的“和平之心”。

那么,所谓“无事”究竟具有何等涵义呢?《临济录》中可见如下论述:

“求心歇处即无事。” [15]

“无事是贵人;但莫造作,只是平常。你拟向外傍家求过、觅脚手,错了也!” [16]

“师示众云:道流,佛法无用功处,只是平常无事,屙屎送尿,着衣吃饭,困来即卧。愚人笑我,智乃知焉。古人云:‘向外作工夫,总是痴顽汉。’你且随处作主,立处皆真,境来回换不得。纵有从来习气,五无间业,自为解脱大海。” [17]

“道流,大丈夫儿,今日方知本来无事,只为信不及,念念驰求,抬头觅头,不能自歇。” [18]

“尔若有求皆苦,不如无事。” [19]

限于篇幅关系,难以全部引用介绍。一言以蔽之,临济主张不向“外求”即所谓“无事”。不以外界环境作为谋求幸福的条件之心,就是临济所倡导的平稳无事之心,就是和平之心。

在现代社会,人们借助于科学技术改善我们的居住环境,依靠改变外界环境而追求幸福。但是这种毫无止境的欲望势必演变为产生争斗的根源。当今,感谢眼前现状,涵养知足之心,是维护世界和平的首要条件。

(二)菩萨道

众所周知,所谓菩萨专指并非只是为了自身的幸福,而且谋求与世间众生共同幸福的大乘佛教徒。我认为实现当今世界的和平需要发菩萨之心,行菩萨之道。

明治时代(1868-1912),日僧川口慧海(1866-1945,黄檗宗僧侣、佛教学者、探险家。为破解平素对汉译经典的疑问,寻求梵文及藏文经典而入藏―译注)只身两次前往与日本尚无邦交关系的西藏地区。他历经艰难困苦,携回大量的经典和佛像,其中含有寂天所撰《入菩萨行论》。该经典的汉译本名为《菩提行经》,部分内容流传后世,其中至为有名的一段经文如下:

“大地量无边,何皮而能盖?履用皮少分,随行处处覆。外我性亦然,所有谁能劝?但劝于自心,外我而自伏。” [20]

这段经文向我们揭示了谋求和平环境的重要意义。但是令人十分遗憾的是,当今世界纷争不息,地球的某一角落正在发生战争。然而如果我们每一个人都秉持和平之心,即等同于整个世界实现了和平。

身为禅僧,我们所追求的和平当为心之和平、平稳无事。毋庸赘言,身处“行动佛教”盛行的当今,佛教应该发挥自身的社会功能,然而所谓社会活动的源泉当为各自调整身心,以及自身的禅修体验。

我认为如果脱离了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的心灵平稳,世界和平则不可能得以实现。如果我们生活着的这个世界依然属于弱者遭受欺凌、贫者抱有不满的社会,那么除非动用武力压制,所谓和平的环境将不可能获得保障。

此外,虽然身处优裕恩惠的外界环境,但是放任私欲毫无休止地膨胀下去的话,则不可能期待纷争得以消失。

我们不应该依据自身的个人意愿来改变生活环境,而应该调整自身的心灵抵达和平的状态。我认为这就是禅僧为了实现世界和平而应该向整个世界高声疾呼的首要之举,这就是大乘佛教所倡导的菩萨道之实践。

结.论

1962年,临济宗妙心寺派作为佛教活动的一环,发表了《生活信条》。 [21] 该《生活信条》的第二项内容为“觉悟人类的尊严,珍惜自身与他人的生活。”

我认为反思妙心寺派的战争责任之际,我们应该铭记并努力实践这一信条。

世间众生觉悟为人本来所具尊严的自身生命,觉悟本来所具的佛心与佛性,这就是临济禅的本来宗旨。

为了时刻铭记这一本来宗旨,我们首先应该遵循该《生活信条》第一条所示“一日静坐一次,调整身体姿态、呼吸、心境”,养成静观己心的习惯。我们通过这一实践将会觉察:自身生活在一个蒙受各种各样恩惠的环境之中,形形色色的有形或无形的存在支撑着自己的生命。换而言之,我们应该清醒地觉悟:生命虽然属于自身,但是生命绝不属于自身一人,这就是为人的尊严。

进而言之,如果我们觉悟了人生在世所蒙受的形形色色的恩惠,则将萌生知恩报恩之心,并将感谢受惠于如此环境中的自身,而主动地积累报恩利他之行。

我认为所谓社会和谐与世界和平,并非依靠个人奋不顾身的牺牲方可实现。社会和谐与世界和平,需要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涵养自身的宽大襟怀。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我们首先提倡每一个人静默而坐,彻见己心。
―这就是临济禅倡导的和平运动!

参考文献

(1)小原克博·中田孝·手岛勋矢合著《由原理主义可知世界动向》,PHP新书出版社,1996年。

(2)布莱恩维多利亚著,辻本荣美译新装版《禅与战争》,ENISI书房出版社,2015年。

(3)水田全一著《通往捐献战斗机之路》,KAMOGAWA出版社,2001年。

(4)佐佐木闲著《何谓出家?》,大藏出版社,1999年。

(5)中村文峰著《现代日语版临济录》,大藏出版社,1990年。

(6)寂天著《入菩萨行论》,寺西信子译《生为菩萨》,翻译出版社,2011年。

(7)《愿心》,妙心寺派宗务本所,2004年。

(作者为日本临济宗妙心寺派教学部长)

[1] 2001年9月27日临济宗妙心寺派第100次定期宗议会《宗议会反战与和平宣言》。

[2] 临济宗妙心寺派宗务总长关于《宗议会反战与和平宣言》的谈话。

[3]《通往捐献战斗机“临济号”之路》70页。

[4]《通往捐献战斗机“临济号”之路》72页。

[5]《通往捐献战斗机“临济号”之路》74页。

[6]《禅与战争》182页。

[7]《禅与战争》173页。

[8]《禅与战争》174页。

[9]《禅与战争》180-190页。

[10]《禅与战争》192页。

[11]《禅与战争》192页。

[12]大慧宗杲《大慧普觉禅师普说卷第十七》。

[13]《何谓出家?》35-37页。

[14]“平常心是道”一语见于《马祖语录》,《无门关》中为南泉所言。

[15]《镇州临济慧照禅师语录》,T47,No.1985,502c。

[16]《镇州临济慧照禅师语录》,T47,No.1985,497c。

[17]《镇州临济慧照禅师语录》,T47,No.1985,498a。

[18]《镇州临济慧照禅师语录》,T47,No.1985,498b。

[19]《镇州临济慧照禅师语录》,T47,No.1985,499c。

[20]《菩提行经》,T32,No.1662,545a。

[21]《顽心—花园会活动》8页。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13 5005 593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