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 2016年度第四期在行走中寻找自己
 

在行走中寻找自己

闻章

从石家庄到赵县柏林寺,徒步,当天打来回,170华里,可能吗?临行前,有几个人来探讨,我这样说:靠自己是走不回来的。众人一愣。我又说:不靠自己更走不回来。这是句不明不白的话,即便听明白了,也不管用。因为此不仅仅是一句话,或者一个道理,而是要在走的过程中慢慢体会。

为什么来与我探讨?一则我年纪大,二则我走过。说走过,是2013年8月,18个人身背行囊,从石家庄行脚到五台山,500华里,走了5天。走出来好多故事,或者还有境界。我为此写了一本书《走到莲花开》。再有就是2015年9月,在新疆天山脚下的大草原行走,曾经弓着身子在大风中一步不停地走了六十华里。走过了这些,是不是有资格呢?若说是就错了,若说不是也不对。走过毕竟强过没走过,但若是当作经验就错了,经验是包袱,凡包袱皆沉重,而行脚恰恰需要轻松,特别是心理上的轻松。

2016年3月23日,农历二月十五,早晨七点从翟营南大街空中花园附近出发,开始了行脚柏林寺的行程。事情发端于崔松岩,4个月前,他突生一念:决定每逢农历的初一、十五,背上行囊,行脚到柏林寺,朝谒真际塔,表示对赵州古佛从谂禅师的敬意。1100多年前,从谂禅师80岁的时候犹在行脚,并在80岁的时候驻锡赵州观音院(柏林寺前身)。老禅师在赵州行化40年,度人无数。如今还有歌唱他:“赵州八十犹行脚,只因心头未悄然。及至归来无一事,始知空费草鞋钱。”第一次,是崔松岩一个人走的,第二次,他的夫人陪着他走,到第三次,就有相识的不相识的人来参与,后来人就多起来了。但这些人只是走到柏林寺,然后坐车回来。当然,这也已经非常不简单。二月初一,田鹏也跟着走了,他不但走到,而且走了往返。回来之后,仍是满身的轻松。他跟我说这件事,我便跟他说:我也走一次。

行脚是在走路,但走路却不一定是行脚。走路是向着外走,行脚是向着内走。或者这么说,走路的目标在远处,而行脚的目标在心间。

人活着,必须有目标,目标才能显示人生的意义。没有目标的人生定然是浪荡的甚或是委顿的,没有意思也没有意义。但目标有高低远近之别,目标的高低远近决定了人生的高低远近。但外在目标容易建立,内在目标不易发现。在一般情况下,人是把注意力集中到外在目标上的,并为之劳心劳力。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才知道内在目标比外在目标更重要。比如禅师,即是把内在目标作为一生的追求的。所谓内在目标,就是寻找到自己。活了一辈子,竟然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真的自己是个啥状况,难道说这不是人生最大的悲剧么?但是,要寻找自己却不是容易事,难道说这个身体不是自己?如果这个身体不是自己,那么还有个什么是自己?如果这个身体是自己,那么还要到哪里去找?这些都是问题。行脚有可能是解决这个问题的一个方式。

走308国道,共有30人左右,前边的在前边,后边的在后边。我是年龄最大的,65岁。一口气不歇脚,前边的人有的已经到了赵县县城,我们几个才到了新寨店,当然后边还有人。这里距县城还有十几公里,已经望得见赵县城里的高楼了,决定在这里吃点饭。一路上,没有故事,也没有风景。即便有风景,也无心看。行脚人的风景都在心里。比如亢奋,比如急躁,比如疲倦,比如懈怠,比如欣喜,比如宁静……有的人是奔着外在目标走的,看见了赵县的大楼,惊呼一声:啊呀到了!然后腿就会软下来,十多里地,却怎么走也走不到。这就叫“行百里者半九十”。当外在的目标远遁之后,内在的目标或许就出现了。实在走不动了,还得走,脚力不行了,不行到极致,如果还不放弃,绝处逢生也恰在此时,心力即开始启用。一旦心力启用,你就知道双腿之外,还有个更好的力量。

吃饭之前,没有感觉到累。饭后感觉到累了,但也很快就到了。绕真际塔的时候,相信老赵州会站在塔顶上冲我们微笑。

有人来问赵州禅师“祖师西来意”,老禅师摆手道:我去解个小手。禅师解手回来,对来人说:你看,连解手这样的小事,都得我亲自去。禅师的话,已经包含了全部的祖师意:一切都须靠自己。觉悟自己、成就自己这样的大事,更是靠自己。

我们是靠自己来的,当然得靠自己回去。

双腿已经疲极,靠腿力的人,终于知道,腿是靠不住的。腿已经靠不住了,但若不启用心力,则会有情绪生起。情绪是阻碍。人的失望、无望、挣扎、绝望等等的,都是在这时候显现。有的人已经坐车回去了,有的人正在考虑坐车。因为一些人准备了85华里的心力,而没有准备85公里的心力,所以不可能走到心力之外。

心力怎么启用?其实说启用时已经错了。心力不是启用的。比如说,我老婆说我:你显能吧,这么大岁数,何必呢?她是从身体上说我。但我是想在心力上证明我。证明个什么?证明从自己到自己之间,没有距离。没有距离,还累什么?从自己到自己之间,也没有时间。没有时间,还担心什么?

为什么我说,靠自己是走不回来的,因为体力是有极限的,超过了极限就会出问题。为什么我又说,不靠自己更走不回来,因为除了自己你还靠什么?这个自己,才是状态中的自己,才是身心合一的自己,才是真自己。

但我也累,因为我尚不能做到身心合一,我只能做到分分合合。一边走着,不断地提醒自己,自己跟自己在一起,目标远近不管它,谁在前谁在后也不管它,一边走,我一边观照自己,不停地与之对话,不住地在安抚着全身的每一个部位,特别是脚、腿、胯、腰……用心安慰,给予鼓励。因为脚、腿、胯、腰……是我的,但不是我。好比官员,为了自己的政绩,却天天晚上让下属加班,老这样,下属会有情绪的。我也是,脑袋想走回去,腿脚就得跟着,凭什么呀。我怕它们闹情绪,所以安抚了再安抚。“士为知己者死”,它们累一回也情愿。

因此我的脚也没有起泡,腿也没有出问题,哪儿哪儿都好。只是走得慢些,到石家庄,比田鹏等人晚了一个多小时,回来都半夜了。但是,如果终点不是石家庄,我还能继续走。

回来与大家分享:如果赶目标,是走不回来的;如果显能,是走不回来的;如果努力,是走不回来的。世界上有好多事没做好,恰是因为太努力了。为什么不努力反而行呢?因为努力是朝着外走,用的是力量或者谋划。若是用心,心恰是在宁静里,在干净里,在恭敬里。这即是古大德说的:恰恰用心时,恰恰无心用。无心恰恰用,常用恰恰无。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201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