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 2016年度第四期塑缘·宿缘——访净慧长老铜像塑造者
 

塑缘·宿缘

——访净慧长老铜像塑造者

郭爱霞

癸巳暮春,恩师慧公上人溘然示寂,人天眼灭,苦海舟沉,爰有善男张振奇,沾师法乳,感念无已,发心捐资,造师德像,以志追思。旋因王国斌徐冰伉俪介绍,请雕塑家马树尧女士玉成斯愿。期间,寤寐思服,数易其稿,终至形神兼备,恍若再来矣。因为赞曰:

哲人逝矣.德泽汪洋

音容宛在.见羹见墙

瞻斯像者.如洒恩光

福缘无尽.祖道绵长

佛历二五五九年岁次乙未夏月

赵州沙门明海敬题

在“禅者的足迹—‘净慧长老在河北’”图片事迹展上,净慧长老的铜像首次展出。

4月12日上午9时30分开展,8时52分铜像才放置到位。是太仓促吗?不是。为长老制作塑像的马树尧女士是国内知名的雕塑家,经验丰富,她的作品以细腻、传神著称。但此次,与以往不同的是,这尊塑像制作时间最长,倾注感情最深,曲折似乎也最多。

笔者于4月17日见到了河北师范大学教授马树尧和塑像的捐资人张振奇。

张振奇居士佛缘甚深,可以上溯到他的祖辈。

清代嘉庆初年,河北藁城遇水灾,水中冲来一尊观音像,张振奇的先祖父、一个以经营豆腐为业的老人,便将佛像请回家中,虔敬供奉。同时,立下祖训:初一、十五不沾荤腥。

张振奇的家乡藁城区朱家庄有两株古槐,槐树下有一观音老母庙。2009年,张振奇发愿重建老母庙,原定名观音寺,后改名双槐寺。他想为家乡的寺庙请几位常住法师,于是,张振奇找到了净慧长老,“长老德高望重,他培养的法师肯定也很优秀。”

这是张振奇第二次见到长老,2002年万佛楼初建之时他与长老相识。时隔7年,再次见面,也许是过于劳累的缘故,感觉长老衰老很多,但依然随和、亲切、智慧,令人折服。张振奇请求长老为双槐寺派驻法师。不久,果然有两位年轻法师前往双槐寺。

时光荏苒,到了今年的开春,张振奇去邢台大开元寺拜访明憨大和尚。憨和尚说起了净慧长老曾经召集僧众开会,专门商议派驻僧人长驻双槐寺一事。张振奇心中非常感动,顿时流下眼泪,“双槐寺占地仅有2.8亩,竟让长老在百忙之中如此挂心!长老专门给我打过电话,我不知道长老为此事还专门开了会。”

决心为长老塑像,是2014年的事。郑标居士提议,张振奇当即拍板决定,并马上付诸实施。经著名画家王国斌、徐冰伉俪介绍,他认识了河北师范大学马树尧老师。

“为师父塑像,最初只是对一代高僧的礼敬。两年后的今天,这种感情已经升华。这是对师父德性的折服,对他为河北佛教事业做出的卓越贡献和无私操劳的致敬!”马树尧老师说。

时间再回到2014年夏天。当张振奇慕名找到马树尧老师时,马老师“很轻松地接了这个活儿”。

马树尧,65岁,河北师范大学美术与设计学院教授,擅战争、民俗、宗教等题材的雕塑。“我做过佛教题材的塑像,所以,虽然没有见过净慧长老,我还是凭借经验,很爽快地答应了。”但是,当小稿出来后,张振奇请来了明海大和尚,大和尚轻声说了一句话,马树尧立刻感觉到了压力,“大和尚看后说,‘感觉肚子大了一点。’按说普通的雕塑不会提得那么具体,但是,大和尚每天都能看到长老,他了解他的师父,而且,能看出来,他对师父的感情极其真挚、深厚。”马树尧说。

明海大和尚带来了净慧长老的光盘、书籍,马树尧放下了手中的其他琐事,像个小学生一样细细地研读,“每天体会净慧长老的精神,时间越长越觉得长老了不起。”

一开始,马树尧为净慧长老做的塑像威严又高大,后来,才知道长老不是这样的人,“他知识渊博,又特别地平易近人,很慈悲,很欢喜,让人没有距离感,像亲人一样!”于是,塑像的风格有了一个极大的转弯。

一个人打动另一个人,有时,是因为他对他人的虔敬心。明海大和尚对长老的深情,张振奇对长老的虔敬,都在打动着马树尧!不仅如此,在制作雕塑时,小区里学佛的老人们逐渐“认”出了这尊塑像的主人,她们每天都过来询问,“您这么忙,我们也插不上手,请您来我家吃顿饭吧?”语气中有敬意,也有感激。

做了那么多的雕塑,比这个规模大得多的铜像,也没有用过这么长时间!助手不解,马老师这是怎么了?“这一年来,我始终是这样的感觉:温暖、友善、欢喜。我只有倾注全部精力与感情,才能表达我的景仰。”马树尧说。
在这期间,马树尧摔伤了,肋骨骨折。医生让她住院养伤,但她忍着疼痛拒绝了,因为,这尊铜像牵着她的心。

马树尧的工作室,明海大和尚去过几次,张振奇去过几次,徐冰夫妇去过几次,八十多岁的老画家阿菊也去过几次,这尊塑像承载了很多人的期望。做完一点,修改,再把塑像包裹起来,再沉淀,思索,再打开,修改。哪怕是一点点的改动,她都那么地小心翼翼、一丝不苟。正如明海大和尚说的那样,“寤寐思服,数易其稿”。

这一天,常宏法师也来了,“法师说,她一看到老和尚的像,就说,简直太像了……我的心也一下子落地了。”铜像塑好后,有人问马树尧老师,“您对您的作品满意吗?”马老师摇头,“不,这不是一部‘作品’!”
春天,真是一个深情的季节。采访结束时,马老师侧转身子轻声问道,“我想皈依,不知道够资格吗?”

阳光柔和,她的身影充满了光辉。年逾花甲的马老师,仿佛真正的人生从今日开始。

4月19日,净慧长老示寂三周年诵经回向法会上,再与马树尧老师相逢。她拉着笔者的手,轻声说:“我忘了告诉你,长老头上的戒疤不是我点的,是明海大和尚亲自点上去的。”

呵,这一段塑缘,何尝不是甚深的宿缘、法缘?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201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