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 2016年度第三期净慧长老三周年祭——“译经僧”与“遗身僧”的净慧长老
 

净慧长老三周年祭

——“译经僧”与“遗身僧”的净慧长老

黄夏年

净慧长老离开我们已经三周年了,时间过得真快,现在又到了长老的祭日,今天我们聚会在柏林禅寺纪念长老,抚今追昔,不胜感慨。

记得长老在圆寂前一周,还与我通过电话,讨论四祖寺召开学术研讨会的事情,但是没有多久就传来长老圆寂的消息。当时我正在普陀山开会,闻讯,当天下午赶到了四祖寺。长老依然安祥,走得安心。我曾在长老的祭日分别写过几篇文章,表达我的怀念与尊重。今天在三周年的日子里,我仍然以笔表达对长老深深的感情。

一、“译经僧”净慧长老

《高僧传》说高僧十大类是:“一曰译经。二曰义解。三曰神异。四曰习禅。五曰明律。六曰遗身。七曰诵经。八曰兴福。九曰经师。十曰唱导。” [1] 《高僧传》是印度佛教正在传入中国时所写,当时中国佛教需要大量的经典,提供佛教僧人学习了解印度佛教的知识,于是译经成为中国佛教最重要工作,译经僧亦成为中国高僧的第一大类僧人,“盖由传译之勋,或踰越沙险,或泛漾洪波,皆忘形殉道,委命弘法,震旦开明,一焉是赖。兹德可崇,故列之篇首。”现在中国佛教已经成为中国化的佛教,印度佛教在印度也衰亡了,翻译印度佛教经典的工作已经停止,《高僧传》所说的“译经”僧人大类已是过去时了。今天,中国的佛教正在向外走出去,既要走出去,就需要把中国佛教的情况介绍出去,要把中国的经典介绍出去,要把中国的汉文经典译成其他文字,所以当代不仅需要译经僧,而且越多越好。

我在《净慧长老与“三僧”》里,曾经将慧老的学问僧、解义僧、兴福僧特点做了介绍,又在《习禅僧与明律僧净慧长老》里面,叙述了习禅僧与明律僧的慧老。慧老大概不通外语,他不应是属于《高僧传》所说的译经僧的高僧,但是他的《生活禅钥》却被学者们译成了日语,已在日本发行。现代中国佛教界高僧的著作被译成日语,为数极少,慧老是其中的一人。如果我们有现代“高僧传”的话,那么慧老则是译经僧工作目标的来源之一,所以慧老虽不是译经僧,却与译经工作有重要的联系。

慧老生前一直在做弘法宣传的工作,他给我们留下了数十本著作和上千万字的法宝。生活禅是慧老留给我们的宝贵精神文化遗产。在这个庞大体系里面,《生活禅钥》是慧老生活禅理论与实践的总结和总纲,记录了慧老探索佛法与禅在当代传播过程中如何面对时代、贴近生活、觉悟人生、奉献人生的思想轨迹,是了解生活禅的一把钥匙,因而得名。慧老重视海外弘法的工作,曾经在欧洲等地建立了生活禅的基地,传播生活禅理念。但是我们从印度佛教与中国佛教的发展史来看,文字的工作则是更重要的,没有文本,佛教的思想理论不可能久存,所以中国译经僧最重要的贡献就是为我们留下了完整的印度佛教经典,让后人能够在佛法的大海中不断吸取营养,乃至提升了中国佛教文化,促使中国佛教文化成为传统文化的组成部分。

二十讲的《生活禅钥》,系统而明晰地阐述了禅的理论与实践,更重要的是融会贯通,契入当下、从不同层面和角度揭示了中国当代禅门的新理论,将禅与生活落实在一起,开启了中国禅宗思想的新篇章,把握了禅在当代的“当下一念”。我们现在正在落实习主席提出的一带一路的发展战略,中国佛教已经走向世界,慧老是一位先知先觉者,他的《生活禅钥》被译成日文,在东亚佛教中流传,这是中国佛教走向世界的重要标志之一,走在了中国佛教界的前面。慧老虽不是译经高僧,但是他的著作被翻译,践行了中国佛教爱国爱教的传统,引领了中国佛教走出去,其现代意义可鉴。他对译经的工作居功至伟,让我们永远怀念。

二、“遗身僧”净慧长老

《高僧传》记载,以德为业,分为十科。其中第六是“遗身”。所谓“遗身”,是指僧人圆寂以后留下的舍利。如《高僧传》载:“(于法)兰公遗身,高尚妙迹。”《续高僧传》载:“仁寿置塔,勅令送舍利于越州大禹寺,民庶欢跃欣见遗身,未及出间光自涌现,青黄赤白四色,昭彰流溢于外,七众嗟庆胜心屡动。”又“有天竺沙门,以一颗舍利授之。云:此大觉遗身也。檀越当盛兴显,则来福无疆。”历代高僧通过修行,寂后荼毗得到了舍利,验证了佛法不虚,供后人瞻拜。佛教之所以能够传入中国,遗身舍利的信仰起到过重要的作用,故古人云:“遗身为物,处难能夷,传法宣经初化东土,后学闻盖其力也。”

2013年4月20日6时26分,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净慧长老在湖北四祖寺安详示寂。世寿81岁,僧腊67载,戒腊63夏。4月25日净慧长老荼毗,来自全国各地的各级领导、大德高僧诸山长老、法师、净慧长老弟子、著名学者、护法居士、信众等近万人前来送行。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传印长老主法,拈香、诵经、宣读法语之后,长杖点火,化身窑燃起了五彩烟雾。5月1日,净慧长老荼毗化身窑开窑,长老生前弟子、嗣法门人及信众居士千余人共同见证了这一庄严时刻。据现场记录,长老的呈红蓝白色、晶莹透明,大小如粟米之血舍利约四十多粒;如豆菽形呈青色、白色,坚密光亮之骨舍利愈多;顶骨坚硬不坏呈莲花状;牙齿不坏者二十多颗,下颌骨完整不坏,牙床上之小孔历历可见;胫骨不坏、坚密如瓷,击之铿锵如钢铁,有多节指骨完整不坏……。最难得的是有一颗很大的舍利,驼色,形如蚕豆,体积比蚕豆大两三倍,完整光滑。据统计,长老舍利总数计4000余颗。

《高僧传》云:“忘形遗体,则矜吝革心。”这是说高僧用自己的遗身启发了信众的坚定信心。凡是高僧,必有修行,舍利是高僧留给信众的见证。佛祖释迦牟尼的真身舍利经过二千五百余年,一直在佛教徒中珍藏,成为广大信众的直接信物,激励着佛教徒去勇猛修行,获得解脱涅槃。早于净慧长老一年圆寂的当代佛门泰斗本焕长老在荼毗后留下了上万颗舍利,净慧长老跟随他的法兄和法侣,也为我们留下数千颗舍利。

据记载:“闻佛有舍利八斛用表遗身。”净慧长老舍利当止八斛,与佛看齐,所以“言遗身者,必委弃全躯如萨埵王子是欤。”净慧长老悲心住世,本着佛教“未结法缘,先结人缘”的理念,经常利用各种因缘,组织信众,开展多种形式的慈善救济活动,或赈灾,或创办希望学校,或救济孤贫,或修路,或打井等等,将佛教的慈悲洒向人间,“利益一方,服务一方,和谐一方,教化一方”,为更多的人带来了利益,践行了生活禅的“觉悟人生,奉献人生”宗旨。他将整个身心投入到弘法利生的伟大事业之中,是大乘菩萨精神的具体体现,身后留下的舍利就是示现不忍众生苦的悲愿。

净慧长老是中国佛教的当代高僧,他修行谨严,用功不辍,向佛虔诚,创新教门,圆寂荼毗,遗身现世。按《高僧传》的标准,他就是一位得道的“遗身僧”。他用行为证明了他的良好修为与高尚的情操,没有空过此生,种下了好因。见舍利者如见佛,楼宇烈教授说净慧长老是一位当代佛陀,他的舍利供信众瞻仰,如见长老在世,慈悲依在。法身当在,长老愿在。祈请长老再回人间,继续阐扬生活禅,为广大信众提供更多的资粮,趣向涅槃,增上信心。
(黄夏年,中国社会科学院编审、 《世界宗教文化》原主编)

[1] 梁会稽嘉祥寺沙门释慧皎撰《高僧传序录》卷第十四。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201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