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 2016年度第三期《生活禅语》启人心
 

《生活禅语》启人心

宗舜

我与慧公的结缘是在1999年,当时我在苏州西园寺召开佛教教理的研讨会。开完会之后,老和尚来到西园寺参观,专门走到了我住的小院,说要看一看我这个武汉老乡(湖北老乡)。他说:“我们是老乡啊。”这是我跟老和尚见面的时候,老和尚说的第一句话“我们是老乡”。现在新洲已经划到武汉,可以说就更是老乡了。这一句话,把我们的缘分生生世世的就沟通起来。有一些经历,我想在因缘成熟的时候陆续回忆起来。我今天在这里,只想拈其中的一小段来给大家做一个分享。

大家发现没有,在我的个人微博和微信中,一直坚持五年以来不懈地每天在发《生活禅语》。《生活禅语》是我2011年编辑之后,由慧公亲自定题。这段公案,可能有人知道。当时我在想,受了老和尚的法,就得要学习老和尚的思想。如果作为一个法子,连自己的师父在想什么说什么要做什么都不了解,那我们不是一个法的传承人,而是一个法的负恩人。所以我把老和尚的著作逐一进行了研读,把喜欢的句子随手在书上勾画下来。这样忽然就想到,历代禅宗的祖师有那么多的语录,那我们老和尚这么多的书,能不能也选编呢?于是尝试着在明道居士的帮助下编出了《生活禅语》。老和尚看过以后,让崇谛法师打来电话说,第一,“非常好。”他说:“这是我的第一部语录。”第二,“一定要请宗舜法师写一篇序在前面,介绍这件事情的原委。”第三,“就叫《生活禅语》。”所以这件事情成为我坚持不懈地编了五年《生活禅语》的一个动力。因为我觉得,老和尚这些对生活禅的点点滴滴法语,实在需要有人用各种善巧方便向大家推广和介绍,特别是五年前,各大门户网站微博是最火的时候。仅仅只是新浪一个平台,有的时候一天的《生活禅语》的阅读量最高达四五万,还不包括转载。现在新浪微博全年的阅读量即使按平均每日一万来匡算,一年也有三四百万。这实在是老和尚对我们的加持。

我要说的第二件事是,老和尚的《全集》要赶紧完成。对禅是什么,特别是对汉传佛教在说些什么,弘扬些什么,其实社会上的人并不是完全了解的。今天传老的这封信,这个讲话,可谓高屋建瓴,实在是太精妙了。我们一直也在想,要告诉大家,汉传佛教所说的禅宗之禅究竟是什么。我们非常遗憾地发现,关于禅是什么,近代以来,除了虚云老和尚的语录、来果和尚的语录,在当代能够用白话系统完整表达的除了圣严法师就是我们师父。圣严法师的著作《法鼓全集》,我们能够很方便地打开电子版,同时还可以拷贝复制,开放版权,传播极为方便。我觉得如果我们师父的著作也能够这样方便地让大家获得,大家一定会非常欢迎。所以我反复读,读老和尚的最基本的开示,我发现老和尚充满着智慧的语言和思想,是我们今天还要不懈地学习的。

《生活禅语》封面,净慧 著

比如说老和尚讲,观世音和观自在,是什么关系呢?他说:就是因为菩萨能观自在,所以他才会观世音。也就是说,菩萨因为能空观,所以才能够观世间一切苦难之声。这是净慧长老讲的观音菩萨的大智与大悲。观自在代表着大智,观世音代表着大悲。一下子就化解了争论不休的观自在翻译得对还是观世音翻译得对的问题。像这样精彩的段落,简直俯拾皆是。慧公讲山林佛教和都市佛教,在真际禅林的禅修开示,拈出八个字,叫做:“烟霞气象,大乘精神”。烟霞气象就代表着汉传佛教禅宗坚守传统(包括农禅的家风),大乘精神代表着生活禅的入世情怀。类似像这样的精妙之语,简直俯拾皆是。所以读老和尚的书,从来没有觉得他给普通人开示的浅,也从来没有觉得枯燥。若干本,一本本读下来,所以我们的《生活禅语》编了五年还没有编完。我跟师父见面的时候,特意掏出手机,让他老人家看大家对他的《生活禅语》日历的热情欢迎,老和尚非常开心地说,那我每天自己也亲自来写。我说:师父,这个每天一篇,看似简单,其实压力很大的。老和尚笑笑说:没事,我早上起来抽空就可以写写。于是有了各种平台(包括短信)发布的每天的《净慧禅语》,一直坚持到2013年3月31日(去世前不久),前后好像有两年多的时间。这些每天通过各种平台发布的禅语,都是师父晨起课诵之后,一一写成的。想到这些细节,总是忍不住眼中饱含的热泪。
今天大家在回忆慧公,我想,大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角度。我在去年海和尚倡导的生活禅的“赵州茶席”上,写了一首怀念老和尚的诗。我这个人略通一点点文墨,但是从不写应酬的文字。老和尚去世三年以来,我很惭愧,没有写只言片语悼念师父。到了去年,突然有了一个感受,就是在接到“赵州茶席”的“邀请函”的那一刹那,千言万语涌上心头,于是就写了这篇一百二十个字打油诗。请允许我把它作为我对恩师的缅怀,也是对大家的供养,在这里朗诵给大家:

忽得赵州简,邀吃赵州茶。

启笺见慧公,一笑若莲华。

怜我身单薄,慰我乡里话。

示我洞上迹,嘱我好还家。

乙酉启盛会,慧公传心法。

正清和雅气,喜舍慈悲花。

十年重盛会,百席献祖塔。

正念兼感恩,安顿于当下。

我来说三戒,奢俗与浮夸。

禅者茶之本,茶者禅之花。

庭前柏树子,无减亦无加。

初心不敢忘,稽首礼释迦。

(宗舜法师,净慧长老法子、中国佛学院教授、研究生导师)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201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