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 2016年度第三期《佛源老和尚年谱》及《生平》的一点补充
 

《佛源老和尚年谱》及《生平》的一点补充

净慧

[编者按]本文是净慧老和尚作于佛源长老圆寂三周年之际,具体时间是2012年2月16日(壬辰正月廿五)。老和尚在文末附记中谈到写作该文的因缘,“因读《佛源老和尚年谱》及《生平》等有关资料,均将1951年‘云门事件’与1952年土改‘减租退押’风波併为一事,与各种版本的《虚云和尚年谱》的记载不一致,与事件发生的时间也不一致”,为澄清史实、向后人作一个交待,故作此文。此文原来没有发表,今《禅》刊第一次公之于众。文中所谈到的“云门事件”及“减租退押”,乃净慧老和尚在虚老身边之亲自经历者,所谈史实弥足珍贵,可补《虚云和尚年谱》之语焉不详者。净慧老和尚生前非常注重佛教史实的资料收集和研究,此文可见其一斑。今于老和尚圆寂三周年之际,特刊此文,以志怀念。

1951年3月,由于乳源县地方当局将“镇压反革命运动”扩大化,使云门寺僧团及一代高僧虚云老和尚等都成了“镇反”的对象,云门寺僧团受到严重冲击,虚云老和尚的人身安全亦受到严重威胁,并将真空(佛源和尚)及妙云、证圆、明空(虚老未到云门时的守望者,时任监院)、惟心、体智、法云(虚老侍者)、悟云、宗樵(本人剃度师,俗名刘汉民)、无边、体圆(监院)等20余人押到乳源县关押刑讯,妙云、证圆、无边等三人致死,法云等受重伤。由于韶关大鉴寺当家天性法师联络,经多方斡旋,在上级领导部门过问下,一场震惊中外佛教界的“云门事件”才告结束。真空(佛源和尚)等多人,无罪释放回寺。真空法师有感于“云门事件”平息,在关押期间蒙佛菩萨慈佑平安,改名“佛佑”。数日后虚老得知此事,赐名“佛源”。六月传戒,白光、净慧、弥光等12名沙弥、沙弥尼及增戒人员共30余人受戒。戒期中,佛源和尚任第五单引礼,亦参加增戒。

1952年二月初八六祖诞辰,虚云老和尚在丈室楼上六祖、憨山大师真身像前(解放前夕,为安全保护计,遂将两祖师真身请至云门供养。1952年虚老离开云门后,南华寺即将两祖师真身请回南华),举行云门宗传法大典,佛源、法云、觉民、朗耀、宽度、得众、扬智、慈藏、净慧等9人得法,为云门宗第十三世传人。这一年国家开展土改运动,云门寺亦属“土改”对象,农历二月下旬,当地农民近百人在土改队干部带领下,涌入云门寺,强烈要求“减租退押”,即日必须交出“减租”稻谷数十担(每担100市斤)。旋由土改队干部带十余农民来到虚老卧室,态度蛮横,言词激烈,要“老大人”(对虚老的尊称)指定主管职事开会,让农民挑走“减租”稻谷。如无稻谷,折成现金亦可。经过约两小时“谈判”协商,最终达成协议,限期七天之后,必须交清“减租”粮款。中午时分,农民离开云门寺。云门寺在“事件”之后,僧团分炊而食,常住既无粮,更无钱。当天下午,虚老召集重要职事开会,研究如何解除“减租”困局,避免酿成第二次“云门事件”。当时佛源和尚适在农历二月十九燃指供佛,感染发炎,正在韶关就医,由印开当家师星夜将虚老致陈铭枢、李济深等人的求援信件送交佛源和尚,源师带病乘车赶往武汉,面晤陈铭枢,转交虚老的信函。源师仍回韶治病。在李济深副主席的斡旋下,周总理致电当时广东省省长叶剑英,指示乳源县政府对虚云老和尚要尊重,不可胡来。七日限期已过,土改队没有上门要粮要款,云门土改“减租退押”风波遂告平息。源师病愈回寺。鉴于当时运动频繁,为虚老安全计,遂由北京陈铭枢、李济深、叶恭绰、赵朴初、巨赞法师等发起,邀请虚老晋京静养。

同年阳历4月29日,佛源、觉民、宽度、法云、灵意(先期至京安排)等五人侍虚老北上。虚老由果妙、朗耀等人用椅子抬至韶关大鉴寺。5月1日,韶关各界举行庆祝“五·一”群众游行活动,邀虚老参加,由于步行时间较长,出汗过多,衣服湿透,又未及时换衣服,致遭风寒,引起感冒。5月4日乘车抵武昌,迎住三佛讲寺,虚老即染重病,在三佛寺淹留三个多月。净慧系三佛讲寺住持大鑫老和尚弟子,虚老染病期间,净慧亦回三佛讲寺侍候虚老,并随侍虚老晋京。虚老病愈,至阳历9月17日,虚老一行乘火车抵京。先住广化寺,旋移住广济寺西院。净慧、法云、宽度、灵意四人侍虚老抵京后,即离京前往山西大同云岗、五台山等地朝拜,经过20多天,回京后在广济寺稍事休息,虚老即命净慧回云门;法云、宽度不敢回云门,即去广州;灵意回大同。虚老由佛源和尚及觉民二人侍奉,于12月11日由京抵沪。旋于玉佛寺主持祈祷世界和平法会和二周禅七。

1953年春,虚老离沪,佛源和尚等侍师至杭州、苏州等地弘法。五月佛源和尚回云门,六月在云门升座。

附记:

因读《佛源老和尚年谱》及《生平》等有关资料,均将1951年“云门事件”与1952年土改“减租退押”风波併为一事,与各种版本的《虚云和尚年谱》的记载不一致,与事件发生的时间也不一致。虚老1952年在北京的活动,1952年末至1953年上半年在沪、杭、苏、京等处的活动,当时的佛教杂志《现代佛学》(北京)、《觉讯》、《弘化月刊》、《觉有情》(三刊均在上海)均有详细报道。

又:

佛源老和尚原法名“心恺”,非“心净”,得法法名妙心。虚老传法《示妙心禅人》表信偈:

妙心胜德不可量,恺志雄能振宗纲;

佛慈梵畅摩诃衍,源远流长法海康。

此偈即藏有“妙心”、“心恺”、“佛源”三名,可为佛老法名“心恺”之证。

“云门事件”的亲身经历者还健在的仅数人而已,南华寺的林得众(妙法)、北京的慈藏(妙常,萧兴林)及老朽(妙宗,剃度法名宗道),还有白光法师。光师1951年受戒后即离开云门,到终南山住茅蓬静修。还有云居山的慧通首座,云门寺的悟云师,就这几个人还活着,再过几年,什么是“云门事件”?就要由历史学家去考证了。

净慧记于佛老圆寂三周年之际

2012年2月16日(壬辰正月廿五)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13 5005 593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