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 2016年度第一期只想离玄奘大师更近一点儿
 

只想离玄奘大师更近一点儿

马明博

现在依然记忆犹新。那天下午,去日月潭边的玄奘寺时,山路盘旋令我胃部不适,恶心欲吐。越想不吐,越是难耐。我取出宝哥送的茶饼,凑向鼻前,猛吸茶气。不知道是不是分散了注意力,过了一会儿,呕吐感减轻了。

车到玄奘寺外停下,我把茶饼放回行囊时,对它充满了感恩。茶饼之圆,如禅家之圆融;它的沉默,似禅家之“止语”;它的香味若有若无,像禅家之淡泊;无论身居茶架或是行囊,它都安稳,好比禅家之随缘。古德说“茶禅一味”,禅与茶都能帮助人解脱烦恼。

玄奘寺建于1965年,位于青龙山的半山腰,她前临光华岛(又名拉鲁岛),后依青龙山,在风水上,属于“青龙戏珠”宝地。

风水与占卜,佛教均不提倡。佛陀不提倡的原因,是因为世间一切变化无常,没有什么法(事物)是固定不变的,包括风水。以历代皇帝为例,他们都注重风水,可无论刘家、李家、赵家、朱家哪一个传承了百代?然而,众生执著,执取一法,忽略其余,如一叶障目不见森林。佛陀不提倡,也没有反对,他指出,在成就修道的助缘中,有“处成就”,即好的地理环境有积极的能量场,有助于修道者静心,是悟道的殊胜因缘。

佛说“一切唯心造”。从一心具足十法界的角度看,最好的风水,就是人心存善念、众善奉行。

下车后,首先进入眼帘的,是以玄奘大师西域行迹图为背景的石雕玄奘取经像。这几乎是玄奘大师的标准像。在各种有关玄奘的书籍中,几乎都会看见这一幅画像。画中的玄奘大师,赤足芒履,身负满载佛经的行笈,不远万里跋涉着。玄奘寺以供有玄奘大师的顶骨舍利著称。这座只有40多年历史的寺院,怎么会拥有玄奘大师的顶骨舍利呢?

玄奘大师,俗称唐僧。他十三岁为僧,27岁(唐贞观元年,公元627年)只身西行,到佛国印度取经,经十余年返国,得经书六百五十余部,回国后与弟子潜心译经十九年,共译七十五部,一千三百三十五卷。玄奘大师撰述的《大唐西域记》成为研究中亚、西亚及印度次大陆极为重要的历史文献。他对世界文化、尤其佛教文化作出的巨大贡献,影响至今。梁启超称他是“千古一人”,鲁迅称他为“民族的脊梁”。

唐高宗麟德元年(公元664年)二月五日夜半,玄奘大师圆寂于长安玉华寺。唐高宗悲痛万分,长叹曰:“朕失国宝矣!”下令举行国葬,安葬大师遗骨于陕西樊川兴教寺。

唐僖宗广明元年(公元880年),黄巢起义,兴教寺的三藏舍利塔被毁。一个僧人发现玄奘大师的顶骨暴露于荒野,遂将其背至终南山紫阁寺,建塔供奉,刻下碑文,说明原委。

北宋太宗端拱元年(公元988年),南京僧人可政到紫阁寺参访时,发现了大师的顶骨舍利、金钵及部分衣物,遂将大师顶骨与石碑千里迢迢地背回南京,供奉于天禧寺。

公元1408年,天禧寺毁于大火。后,在天禧寺的原址上建造大报恩寺,继续供奉玄奘顶骨。太平天国时期,太平军的一把大火,把大报恩寺烧毁了。

1942年11月初,驻防在南京的侵华日军,在大报恩寺三藏殿遗址上建造“神社”,挖地基时挖出一个石函。石函上的文字,记载了玄奘大师顶骨辗转来宁的经过。1943年2月3日,《国民日报》率先披露此事。日军迫于舆论压力,承认玄奘大师顶骨出土的事实,将文物移交给“汪伪政府”。移交文物前,日方将玄奘大师部分顶骨运回日本,供奉于日本琦玉县慈恩寺。

抗日战争结束后,台湾佛教界派代表与日本琦玉县慈恩寺商谈,几经交涉,日本同意将大师部分顶骨给台湾。1955年11月25日,玄奘顶骨舍利迎至台湾,由蒋中正先生拍板决定于日月潭建寺供奉。1965年11月,玄奘寺建成后,大师顶骨舍利入寺安奉。

玄奘寺是一座仿唐建筑,风格典雅简朴,无豪华装饰,内部布置落落大方,充满圣洁肃穆之风。

走进玄奘寺,人们放轻了脚步。

玄奘寺的主殿共有三层,一层正殿建筑结构采用中西合璧的方式,但不失佛寺予人的亲切感,此殿门楣上悬有“玄奘殿”匾,殿内正中供奉玄奘法师负笈像。塑像上方的“国之瑰宝”匾额,为蒋中正亲题。玄奘寺的僧众即将开始晚课,当家师慈悲,派一位尼师引领我们上楼礼敬玄奘大师的顶骨舍利。

玄奘大师与赵州柏林禅寺有缘。在去西域取经之前,他曾到赵州古观音院,师从道深法师学习《成实论》。想来,一千多年前,大师也曾在柏林寺柏树间行走过。如今,这些来自赵州古观音院的后来者,来向这位前辈问讯顶礼了!

尼师打开视频,让我们看玄奘大师顶骨舍利的放大相。

我们想到舍利塔前,觐见大师灵骨。尼师有些为难。她说:“其实,就算凑近了,也看不到的。”

我与尼师交涉,“我们也知道看不到,但只是想离玄奘大师更近一点儿。”

尼师笑了,略一思忖,“那好,你们去吧,但不要越过舍利塔前的警戒线,那里有安保的红外线,一进入就会报警的。”

离开玄奘寺时,远处的山岚已染暮色。孤身一人行走于旷野沙碛之中的玄奘大师,在无边的夜幕落下之时,他怎样安顿自己的身心呢?

据《人天宝鉴》记载,“(大师)自秦兰凉三州而行至瓜州,出玉门关。关外有候望者居之,渐至沙河,恶鬼异类不可胜数。始念观音,犹未远去,及诵《心经》,发声皆散。”

取经路上,大师艰难面对的,不仅是黑夜,还有强盗!

“至竞伽河畔,遇群贼。贼相谓曰:‘此沙门形貌端美,若以祭神得非吉也!’令上坛欲挥刀,法师语曰:‘吾己知不免,愿待少时,令我安心取灭。’师乃想念慈氏,‘愿得生彼,闻诸妙法,成就通慧,还来下生,先度此人,令修胜行。’想念未毕,惊雷掣电,飘风折木。贼大惧,谢罪而散。”

有信仰,即是有福。像玄奘大师,在面对困难时,他的心依然是安顿的。因为他知道,诸佛菩萨就在他身边,从未离开过。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201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