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 2016年度第一期与梅村法师“谈禅”
 

与梅村法师“谈禅”

兰溪.采写

快乐是此时此地,我已放下烦恼,

没处要去,无事要做,

再不需要匆忙。

快乐是此时此地,我已放下烦恼,

有地方去,有事要做,

但不再急忙。

在梅村,每次禅修开始之前,都会唱歌,歌词是梅村的法师所写,曲子也是他们所作。

在梅村,参加禅营的营员和义工们,大多都是年轻人,他们脸上充满快乐的笑容,他们会互相拥抱表示彼此的支持和友爱,有一项专门的修习叫“拥抱禅”。他们会很耐心地倾听彼此的困境和痛苦,这个修习叫“深度聆听”。他们用行动告诉你,你可以爱,你可以很快乐幸福。

由一行禅师倡导的这种禅法,居士们称它为“梅村禅法”。

与现代人的苦恼相应

兰溪:一行禅师的禅法在西方很受欢迎,也很适合现代的年轻人,请介绍一下这个禅法的基本特点?

法钦法师:西方人非常实际,他们需要找一些东西帮到他们。梅村的修行可以帮助他们转化内在的恐惧、悲伤等情绪。他们去梅村的禅修就好像去看医生一样,去过梅村的禅营之后,他们会觉得好一些。即使他们没有生病(有痛苦),去过梅村之后,也会变得更快乐一些。禅修可以让人内心更健康,就好像在还没有生病的时候,就去做运动,锻炼身体,之后就不容易生病了。

庄严法师:修行要跟我们的苦相应。作为一个出家人,我们要张开眼睛、打开耳朵,去深深地聆听,听清楚别人,特别是年轻人的苦痛。作为出家人,无论是比丘还是比丘尼,我们一定要看见生活里面的苦,要为别人提供一个方法,让他们从痛苦中解脱出来。

年轻人就是我们的未来,我们的未来由他们带领。所以我们的老师(一行禅师)特别关注年轻人。西方的年轻人特别喜欢这种修行方法,因为我们会对他们的痛苦做出回应。

兰溪:有些寺庙的居士多为白发苍苍的老人,你们如何吸引年轻人呢?

庄严法师:就像上面所说的,深深地倾听现在年轻人的苦痛。如果他们发现这个修行对他们有帮助,就很乐意修行。所有人都在追求幸福,但是没有人告诉他们怎么去做,好多年轻人被误导了。如果我们指出一个正确的方向让他们去修习,让他们得到幸福快乐,他们自然会来的。特别是我们对他们有足够的慈悲和爱,因为我们爱他们,所以会找到方法帮助他们。

兰溪:一行禅师被称为宗教改革家,那么梅村的禅法对佛法主要有哪些改革?

法钦法师:就是将传统的禅法转变得更适应现代人。就像是说,以前的佛法都是用梵文、巴利文写的,能看懂的人很少,所以就需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我们就是用现代语言讲给大家听。

庄严法师:其实,我们所有的修习内容都是原始佛教传下来的。如果说我们的修行有什么特点,就是一定要和现代人的苦恼相对应,就是要针对现代生活中人的苦痛来修行。比如,现代人压力很大,所以我们会提供深度放松的练习,帮他们减轻压力,让习惯于追逐外物的现代人,注意力重回到自己的身体,照顾好自己的身体。这其实不是我们新发明出来的,是在以前的修行基础上发展出来的。(见延伸阅读:五项正念修习、拥抱禅)

兰溪:比如,一行禅师把传统的“戒、定、慧”,改为“念、定、慧”,这也是方便法门吧?

法钦法师:当修习正念的时候也是在修习定。比如,开车的时候你会看到一些标语“酒后不要开车”,这是一个“戒”的用语。戒是告诉你不能这样做,好像一个禁令。但,另外一个标语说“为了你爱的人,请安全驾车”。这是真理,可能人们比较喜欢后者,也更容易接受。

禅修不一定在坐下来的时候

兰溪:现代人禅修好像更困难,因为太忙,有很大的压力而且浮躁,很难坐下来。你对此有什么建议?

法钦法师:禅修不一定在坐下来的时候。比如,在去上班的路上,坐电梯的时候,不忙着看手机,观照呼吸,就是在修习了。

庄严法师:好多年轻人觉得时间就是金钱,所以把时间都用来追逐金钱。其实我们没有爱不会幸福,所以我们需要时间去爱。如果我们没有时间跟所爱的人在一起,又怎么去爱呢?所以要深观,我们究竟需要的是爱还是钱。赚钱不是坏事,但在赚钱的过程中,有没有伤害别人和自己,有没有伤害环境?我们自己,他人和环境是一体的,认识这些需要佛法的智慧。

兰溪:法师有没有碰到过这样的病人?他有很多痛苦,试图接近佛法,但是他的脑袋里已经有一套理论,对佛法很排斥,也无法接受你教给他的办法。遇到这样的病人你怎么办呢?

法钦法师:佛陀说苦,很多人都在受苦,佛陀的角色像医生一样,所以要有药师佛。有些人病了,可是他还不知道休息,没调节的办法,因为机缘还没成熟。他不能接受新的东西,只能说条件还没成熟。比如,关于无常,无常是说所有事物都是变化的。如果一个人没有体验到,这就只是个概念。如果一个人没有体验过突然之间失去工作,失去爱的人,他就会以为工作和爱人一直都在。如果他忽然失去工作或爱人,那时候就知道什么是无常。

兰溪:中国现在很流行一个词,叫“心灵鸡汤”,很多人把佛法也当成心灵鸡汤。但二者其实根本不同,因为心灵鸡汤像止痛药,只是暂时缓解痛苦,而佛法是究竟之法。去梅村的那些人,会不会也把禅修当成止痛药一样的心灵鸡汤?

法钦法师:是不是知道佛法究竟不是问题。因为疗愈和转化,只有那些完全投入的人才会体验到。我们说这个很好,有人不相信,我们说也没用,佛教不会勉强别人。

快乐就在此时此地

兰溪:很多人感觉在梅村的出家众给人的感觉与其他寺院不太一样,为什么?

法钦法师:来梅村你会感到快乐,主要是因为我们修行的方法,修行是非常快乐的事情。我们强调在当下你就可以很快乐,不需要等待。反过来,当放松快乐的时候,也更容易修行。比如,如果父母逼孩子学习,孩子感到很苦,很难学到东西;如果他觉得学习很快乐,自然就会学好。

庄严法师:在当下,我们已经有足够的条件快乐幸福,真正的快乐在每一个当下之中。如果我们懂得好好照顾当下,那么我们的未来一定是好的,因为未来是由现在去创造的。我们不能把将来和现在分割出来,也不能把过去和现在分割出来。现在、将来、过去,其实都是一体的,我们不用等到下个月或者明年才快乐。

兰溪:佛法里说人生是苦的,沉溺于快乐本身也是苦。但梅村的禅法却让人追求快乐,这会不会有一点冲突?

法钦法师:并没有冲突。因为痛苦,才会有幸福的存在,没有痛苦就没有幸福快乐。外面有风雨,你去外面走就会觉得很辛苦,来到室内,温暖安全让你觉得快乐。但如果没有在外面受苦就不会感受到室内的幸福。生命不是完全的苦,生命就是生命,有苦也有乐。

兰溪:佛法的修习应该是有次第的,一个台阶一个台阶走上去。若要觉悟,只有快乐是不够的,还需要智慧。

法钦法师:是的。那个智慧就是知道生命是无常的。比如,一朵玫瑰花在一星期之后,就会枯萎变成垃圾。我们的生命也一样无常,我们会变老。知道这些,当我们老的时候就不会痛苦。这就是智慧。空,其实是相互依存。你看到这朵花是哪里来的?如果没有太阳、没有水,它能存在吗?花需要水、需要阳光、需要土壤。这朵花,我们说它是空的,因为它不能独立存在,这朵花需要其他元素才能存在,这就是空。空的意思就是没有独立存在的我。

我们坐禅、行禅,这些智慧就会出现,因为我们内在已经有这些智慧,它会自然而然生起,你会体验到。这可能需要时间,但是它会来的。

一行禅师,当代享有国际盛誉的佛教禅宗僧侣、诗人、学者及和平主义者。1926年出生于越南,为越南临济法脉第四十二代传人。1967年,一行禅师被美国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提名为当年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1982年,在法国南部建立了“梅村”禅修道场,并经常在世界各地弘法。一行禅师通晓越南文、英文、法文及中文,著有《正念的奇迹》、《你可以爱》、《生生基督世世佛》等上百本著作。

法钦法师,亚洲应用佛法学院院长、香港正念学院院长,一行禅师弟子,比丘。

庄严法师,一行禅师僧团比丘尼。

延伸阅读

五项正念修习 

(梅村的五项正念修习对应的是“杀、盗、淫、妄、酒”五戒)

五项正念修习代表了佛教对于灵性和道德的全球性视野,具体表达了佛陀所教导的四圣谛、八正道、真爱以及正确的了解之道,为我们和世界带来疗愈、转化和幸福。实践五项正念修习,培养相即的智慧,即正确的见解,能够消除分别心、固执、歧视、愤怒、恐惧和绝望。依据五项正念修习来生活,我们就是走在菩萨道上。走在这条路上,我们不会迷失于现前的生活中,也不会对未来感到恐惧。

第一项正念修习:尊重生命

觉知到杀害生命所带来的痛苦,我承诺培养相即的智慧和慈悲心,学习保护人、动物、植物和矿物的生命。我决不杀生,不让他人杀生,也不会在思想或生活方式上,支持世上任何杀生的行为。我知道暴力行为是由恐惧、贪婪和缺乏包容所引起,源自于二元思想和分别心。我愿学习对于任何观点、主张和见解,保持开放、不歧视和不执著的态度,借以转化我内心和世界上的暴力、盲从和对教条的执著。

第二项正念修习:真正的幸福

觉知到社会不公义、剥削、偷窃和压迫所带来的痛苦,我承诺在思想、说话和行为上,修习慷慨分享。我绝不偷取或占有任何属于他人的东西。我会和有需要的人分享我的时间、能量和财物。我会深入观察,以了解他人的幸福、痛苦和我的幸福、痛苦之间紧密相连;没有了解和慈悲,不会有真正的幸福;追逐财富、名望、权力和感官上的快乐会带来许多痛苦和绝望。我知道真正的幸福取决于我的心态和对事物的看法,而不是外在的条件。如果能够回到当下此刻,我们会觉察到快乐的条件已然具足;懂得知足,就能幸福地生活于当下。我愿修习正命,即正确的生活方式,藉以帮助减轻众生的痛苦和逆转地球暖化。

第三项正念修习:真爱

觉知到不正当的性行为所带来的痛苦,我承诺培养责任感,学习保护个人、家庭和社会的诚信和安全。我知道性欲并不等于爱,基于贪欲的性行为会为自己和他人带来伤害。如果没有真爱,没有长久和公开的承诺,我不会和任何人发生性行为。我会尽力保护儿童免受性侵犯,同时防止伴侣和家庭因不正当的性行为而遭受伤害与破坏。认识到身心一体,我承诺学习用适当的方法照顾我的性能量,培养慈、悲、喜、舍这四个真爱的基本元素,藉以令自己和他人更加幸福。修习真爱,我知道生命将会快乐、美丽地延续到未来。

第四项正念修习:爱语和聆听

觉知到说话缺少正念和不懂得细心聆听所带来的痛苦,我承诺学习使用爱语和慈悲聆听,为自己和他人带来快乐,减轻痛苦,以及为个人、种族、宗教和国家带来平安,促进和解。我知道说话能带来快乐,也能带来痛苦。我承诺真诚地说话,使用能够滋养信心、喜悦和希望的话语。当我感到愤怒时,我绝不说话。我将修习正念呼吸和正念步行,深观愤怒的根源,觉察我的错误认识,设法了解自己和他人的痛苦。我愿学习使用爱语和细心聆听,帮助自己和他人转化痛苦,找到走出困境的路。我绝不散播不确实的消息,也不会说引起家庭和团体不和的话。我将修习正精进,滋养爱、了解、喜悦和包容,逐渐转化深藏我心识之内的愤怒、暴力和恐惧。

第五项正念修习:滋养和疗愈

觉知到没有正念的消费所带来的痛苦,我承诺修习正念饮食和消费、学习方法以转化身心和保持身体健康。我将深入观察包括饮食、感官、意志和心识的四种食粮,避免摄取有毒的食粮。我绝不投机或赌博,也不饮酒、使用麻醉品或其他含有毒素的产品,例如某些网站、电子游戏、电视节目、电影、书刊和谈话。我愿意学习回到当下此刻,接触在我之内和周围清新、疗愈和滋养的元素。我不会让后悔和悲伤把我带回过去,也不会让忧虑和恐惧把我从当下此刻拉走。我不会用消费来逃避孤单、忧虑或痛苦。我将修习观照万物相即的本性,学习正念消费,藉以保持自己、家庭、社会和地球上众生的身心平安和喜悦。

拥抱禅

一行禅师开示:“所谓的‘拥抱禅’是我发明的。我第一次学习拥抱,是1966年,在亚特兰大。一位女诗人把我送到机场,而后问:“拥抱一位比丘师父应该可以吧?”在我的祖国,人们不习惯于在公众场合用这种方式来表达感情,但我想:“我是个禅师,对我来说应该没有问题。”于是我说:“那有什么不可以?”于是她拥抱了我,但我实际上很紧张,很僵硬。在飞机上,我想到,如果我想与西方朋友共事的话,就得学习西方文化。这就是我发明拥抱禅的背景。”

当我们拥抱的时候,我们的心连在一起,我们知道自己并非孤独的存在。有觉醒及正定的拥抱可以为我们带来修和、疗愈、了解和幸福。拥抱禅的练习曾帮助很多人彼此修和—父子、母女、朋友和很多其他的关系。

我们可与朋友、女儿、父亲、伴侣或甚至于一棵树进行拥抱禅。修习时,我们首先互相鞠躬(合掌问讯),意识到彼此的存在,然后,可以进行三次深入而有觉察的呼吸,使自己整个人都真切感受到存在;接下来,我们可以张开双臂开始拥抱,彼此相拥持续三个吸气和呼气之长。第一次呼吸时,我们意识到此时此刻自己的存在,我们感到很高兴;第二次呼吸时,我们意识到对方此时此刻的存在而感到高兴;第三次呼吸时,我们意识到此时此刻在地球上,我们在一起,为此,我们深深地感到谢意与幸福。最后,我们可以放开对方,彼此鞠躬(合掌问讯)以示谢意。

以此方法拥抱的时候,对方会变得真切而鲜明。我们可以立即拥抱,无须等到我们其中的一位准备出门远行的时候才拥抱,就在此时此刻去接受来自朋友的温暖与安定吧。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201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