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15年度第六期心香一瓣诸佛闻
 

心香一瓣诸佛闻

马明博

迷路是为了看花

下一站要参访位于中坜的圆光佛学院。

圆光佛学院与柏林禅寺,被一条无线的线相牵。1995年7月,圆光佛学院教务长惠空法师应邀到柏林禅寺,在生活禅夏令营上作讲座。当时,我恰在寺中,有幸亲近惠空法师。

车窗外是开满鲜花的原野,车在乡间公路绕来绕去,窗外的风景总是似曾相识。司机大哥是不是迷路了?游夫人甚至打趣地说:“我们迷路是为了看花。”

在鲜花遍布的原野上,如果走错了路,何妨欣赏一下身边的花朵呢?佛陀的智慧,是中观的智慧,是动中的智慧,是安住当下的智慧。与其计较当下的烦恼,不如低首向花。你看,它正朝着你微笑呢!走错了路也不要怕,人长着两条腿,会走对路,也会走错路,不必为之烦恼,能迷途知返就好。

原野上的花,让我想到明洁居士翻译的法国一行禅师的《吾人如花》。在生命的原野上,每个人都是一朵美丽的花。“我们的眼睑恰似那玫瑰花瓣,尤其当眼睛闭着的时候;我们的耳朵就像那牵牛花,正倾听着鸟儿的啼鸣;每当我们微笑的时候,我们的嘴唇就绽放成一朵美丽的花;而我们的两只手,正是那五瓣荷花……”

车终于停泊在圆光寺外。

寺院山门附近的绿树下,或立或卧,有数只流浪犬。见车停下来,有人下来,它们马上警觉地躲向另一侧。

眼前这几只流浪犬,让我想到《史记·孔子世家》中记载的孔子。

有一年,孔子周游到郑国。他与弟子们走散了,一个人站在外城的东门。子贡向郑国人打听他们是否见到过孔子时,有人说:“东门外有个人,额头像唐尧,脖子像皋陶,肩膀像郑子产,腰部以下比禹短了三寸。他一副狼狈不堪、没精打采的样子,像条丧家狗。”子贡找到孔子后,转告了那人的原话。孔子高兴地说:“他形容我的相貌不一定对,但他说我像条丧家狗,对极了!”

孔子的精神家园是“周礼”。为了恢复周礼,孔子四处游说,不免颠沛流离,有时甚至被人视为“丧家之犬”。孔子大度地接受这个比喻,固然是不乏幽默的自嘲,更是他漂泊在精神家园之外的自况。

如诗人杨炼所说:“当人类只剩下金钱这唯一的意识形态,自私这唯一的人生哲学,玩世这唯一的处世态度,我们都在徘徊,既流离失所,更走投无路。”在心灵物化、失去观照的时代,幸亏还有布衣蔬食的禅者,坚定地托钵行走于世间。

1948年,慈航法师应邀来此创办台湾佛学院时,是不是和今天的我们一样,走过这片开满鲜花的原野?

1945年,抗日战争获得最后的胜利。同年10月5日,台湾光复。受日本统治五十年的台湾,重新回到祖国母亲的怀抱。为培育佛门僧才,1948年圆光寺妙果老和尚筹建台湾光复后的第一所佛学院,邀约在南洋弘法的慈航法师主持其事。

当年10月,慈航法师来到台湾。当时的圆光寺,只是中坜乡下一个破旧的小寺院,仅有数十间一字形的平房,既没有巍峨雄伟的大雄宝殿,也没有前殿、后殿,更缺少广大的庭院。随侍慈航法师的幻生法师记述当时的情景:“从圆光寺的建筑形式来观看,它一点都不具有一个佛寺的特色,要不是中间佛殿门前悬挂着一块‘圆光寺’的匾额,我们还以为它是一座普通农民的居家民宅……”

办学环境简陋,并没有妨碍慈航法师、妙果老和尚的办学热忱,他们全力投入筹备及招生工作。慈航法师在《台湾佛学院宣言》中明确办学旨趣:“我台湾沦陷于异族之手,五十年来固堪疾首,然民众信仰佛教向未后人。虽一时曾为帝国主义者所利用,纯洁无瑕之佛教致蒙不白之冤,然亡羊补牢,犹未晚也……提倡佛学教育,实不可缓。同人等本此意旨,为国家计,为民族计,故有创办‘台湾佛学院’之举。所望爱国之士,凡有心提倡智育德育者,盍与乎来。”

虽然当年的招生情况并不乐观—女性出家众和在家众有二十人,男性出家众只有六七个,但是佛学院依然开课了,且赓续至今,并在宝岛赢得佛教“黄埔军校”之誉。如今的圆光佛学院已经建起恢宏的教学大楼,培养出众多僧才。慕名而来的学僧,远及新加坡、泰国、缅甸、越南等多个国家。

听说明海大和尚、明基大和尚率团来访,圆光寺方丈、佛学院副院长性尚大和尚率众出来迎接。

十方禅林的月亮 

去新竹县峨眉乡十方禅林的路上,我依然回味着,在圆光佛学院,大家列队依次以石斛兰的花朵供佛的那个瞬间。以花供佛,清净庄严,也比燃香安全、卫生。尤其是现在添加了化学助燃剂的香,燃烧中会散发出大量的有害气体,污染环境,伤人肺腑。古人更加素朴,有时甚至连花也不用,“合掌以为花,身为供养具。善言真实香,赞叹香云布”。虽是一瓣心香,诸佛却已悉闻。

车窗外,水田漠漠,白鹭闲飞,大片大片的田野中央,红瓦农舍寂静安然。路边的树是安静的,然而天上却有看不见的风在吹,因为云在不断变幻,一会儿是神话传说中象征祥瑞的凤凰,一会儿是佛教经典中所说的一身双头的共命之鸟,一会儿是体形硕大的金枪鱼,一会儿是次第盛开的白莲花……

台湾无论城市还是乡村,都非常干净,是一片难得的人间净土。车驶过一条宽广但干涸的河流。中途休息,有人去洗手间。集合上车时,发现少了两位男士。自大陆随团过去的导游子涵说:“别落下人,要不我去男厕喊他们一下?”我听了一乐,说:“这不妥,要喊还是我去替你喊吧。”她也意识到不妥,朝我吐了吐舌头,一脸赧然。还好,那两个落后的同行者终于慢悠悠地走过来了。

十方禅林在峨眉乡的山间。一路盘旋,车开到山高处。此时,夜色已深,四周都黑黢黢的。从下车处到十方禅林,要走一段山路。大家借用手机屏幕的微光,瞪大眼睛盯着脚下的路。星星在天上,灯火在人间;天上的星星让人感觉高远,人间的灯火让人感觉温暖。

住持首愚法师不在,开月法师热情地接待了大家。厨房开煮米粉,为大家准备晚餐。开月法师引领大家到大殿礼佛,然后逐次参观禅林的殿堂。

禅堂在十方禅林的最高处,由南怀瑾先生指导建成。

圆光佛学院具有后现代风格的大殿

禅堂是圆形的。一入门,迎面看到一尊汉白玉雕成的准提菩萨像。大众排班,顶礼三拜。准提菩萨与人道众生因缘殊胜,法融显密,在禅宗又被称为准提观音。准提菩萨是三世诸佛之母,她的福德智慧无量,功德广大,感应至深。她无微不至地守护众生,能够满足众生世间、出世间的愿望。修学准提咒,没有任何限制,不分年龄、身份、性别,只要肯发心学,都可以修持,由此可见准提菩萨的慈悲。

海和尚提议:“来,坐下来,我们在这里禅坐十分钟。”众人各就各位,坐在木地板上。

在大家禅坐的空隙,我来到禅堂外。禅堂门外有几副对联,其中有南怀瑾先生撰文并书写的,其文曰:“如是我闻信受奉行几个真能做得到?著衣持钵洗足敷座算来谁向此中修?”此真生活禅也!读过《金刚经》的人,看到这两句话,自然有所会心。

窗外,风吹万叶,溪流潺潺。禅坐的人静观自心,是否会听到这自然的声籁?我正乱想着,堂内响起一声轻磬,禅坐结束了。

海和尚说:“今天在这里禅坐,等于一次小参。考我们禅功的,是准提菩萨。大家可以给自己打打分。”

怎么打分呢?元代中峰和尚的一段话,是参考答案。

“坐禅别无用心处,只十二时中,放下一切尘劳妄想境,常令自心如虚空,毫发计使无他念。若得自心清净,还不思善不思恶,正当与么时,如何是我父母未生己前本来面目?如是看,若功夫一片成,自然得有悟入。何名坐禅?外于一切善恶境界心念不起,名为坐;内见自性不动,名为禅。如今学道人不悟此心体,便于心上生心,而向外求佛,看相修行,皆是恶法,非菩提道。”

当晚,在十方禅林的茶室,海和尚、基和尚与大众夜话。

海和尚说:“师父示寂是一大事因缘。师父示无常之法,促使我们深思汉传佛教的命运。师父一直有这样的忧患,在晚近的三十年,师父一直在思考、探索汉传佛教在新时代的发展道路与发展模式。这也是我们此行来宝岛问禅的目的。十方禅林的住持首愚法师,是位老修行,他曾到柏林禅寺参访过。今天借他的宝地,大家畅所欲言,谈谈这两天的感受,以便明确接下来的参访重点。”

明影法师说:“我对法鼓山印象深刻。以僧团教育为核心,义工组织为关键,建构起了完善的修学体系、弘法体系。尤其是居士教育、佛教文化事业的开展,可谓纲举目张,有条不紊,值得学习、研究、借鉴。”

游夫人陈玫槐居士说:“台湾佛教的发展,打个不恰当的比方,也无非是‘新瓶装旧酒’。中台山惟觉老和尚推销的是‘一枝开悟的香’,法鼓山圣严法师推销的是‘心灵环保’,证严法师推销的是‘慈悲济世’,十方禅林推销的是‘准提法’,一行禅师在法国推销的是‘念念分明’,净慧老和尚在大陆推销的是‘生活禅’…… 目的就是让佛陀所作的事业被这个时代的大众接受。台湾佛教界的经验,大陆可以很好地借鉴。要将‘生活禅’这篇文章做好,大家都要发心作净慧长老的‘化身’,光光相照。”

明勇法师说:“下一步,应该重点考虑生活禅推广的广度与深度。”

游教授说:“接触任何一个教团,都会有两个现象:近观—发现问题,见树不见林;远观—发现优点,见林不见树。台湾佛教四大道场发展到今天,经历了起步、起跑、起飞三个阶段,历时数十年。两位大和尚带着强烈的目的组织此次参访,可谓意义重大。至于下一步怎么把老和尚的生活禅贯彻下去,参访时间尚多,我们不妨先慢慢看,再议此事。”

海和尚说:“台湾佛教已经进入后现代社会,大陆佛教还没有完成传统向现代的转换,正处于历史的节点上。未来几天,我们不妨借历史的大视野,在当下这个特定的时空因缘中,思考一下大陆佛教如何做才能更好地谋求发展。只要不断地打问号,般若智慧就有可能被发掘出来……”

夜深人静时,大家与开月法师告别。这一天是农历十六,天上那轮饱满的月亮,极像准提菩萨圆圆的脸庞。它并没有与这些远道而来的参访者说再见,而是一路相伴,直到车抵当晚的下榻处—新竹福泰酒店。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13 5005 593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