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15年度第六期药山法嗣(下)
 

药山法嗣(下)

张志军

【接上期】

三、船子和尚 

唐代大禅师药山惟俨门下,出了三个禅门巨匠,他们是德诚、道吾和云岩。三人得法后,奉师命各自去住山弘法。离开药山时,德诚对两个师兄弟说,你们应该各据一方,建立药山宗旨。我这个人率性散淡,惟好山水,没什么能力。分别后你们知道了我在什么地方,如果遇上伶俐的参学僧,指示一个来,也许可以雕琢,我将平生所得传授给他,报答先师恩德。

德诚到了秀州华亭,在江上来回摆渡,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但称他为船子和尚。

“嗨,船子和尚,请渡我到对岸。”

船子和尚只是随缘摆渡人们到彼岸。一天,无人过渡舟自横,和尚清闲坐岸边。一位时常在江边漫步的行人,见这船子和尚,甚是逍遥,问道:“如何是和尚的日常事物?”

船子和尚竖起船桨,问:“领会吗?”

行人摇头。船子说:“桨儿拨清波,难遇金鳞鱼。”

船子和尚在华亭摆渡的时间比较长,大约有三十年。在这漫长的三十年中,他一边摆渡,一边等待适合于自己的接法者。他曾写过几首诗偈,表达了他的禅悟境界。

三十年来坐钓台,钩头往往得黄能。

金鳞不遇空劳力,收取丝纶归去来。

 

千尺丝纶直下垂,一波才动万波随。

夜静水寒鱼不食,满船空载明月归。

 

别人只看采芙蓉,香气长粘绕指风。

两岸映,一船红,何曾解染得虚空!

 

问我生涯只是船,子孙各自睹机缘。

不由地,不由天,除却蓑衣无可传。

莫说惆怅无人晓,千里尚有知心人。一贯以提携同门、帮助他人为己任的道吾宗智禅师,一直在为船子师弟物色传人。他听说善会禅师是个大根器,便顺长江而下,不远千里来到润州(今镇江)。

善会九岁出家,聪明异常,学习经论十多年,精通戒、定、慧三学,年纪轻轻,便被众人请为鹤林寺住持。

道吾来到鹤林寺时,正逢善会上堂说法。一位僧人问:“如何是法身?”

善会答:“法身无相。”

“如何是法眼?”僧人再问。善会不假思索:“法眼无瑕。”

道吾听到这里不觉失笑。善会于是下座,请问道吾:“某甲适来只对这僧话必有不是,致令上座失笑。望上座不吝慈悲!”吾曰:“和尚一等是出世未有师在?”善会曰:“某甲甚处不是,望为说破。”吾曰:“某甲终不说,请和尚却往华亭船子处去。”善会曰:“此人如何?”吾曰:“此人上无片瓦,下无卓锥。和尚若去,须易服而往。”
于是,善会解散徒众,辞去鹤林寺丈席,收拾行装,直奔华亭而去。

船子德诚见一位禅僧奔他的系船处而来,问道:“大德,你住在哪个寺院?”

善会一语双关说道:“寺即不住,住即不似。”

船子听他话语中有“是即不住”之意,追问说:“不似,不似个什么?”

善会说:“不是眼前所见到的。”

船子问:“你是从什么地方学来的?”

善会道:“非耳朵、眼睛所能到的地方。”

善会是说,法身、佛性,耳不能闻,眼无法见。理论上虽然不错,但是,你必须亲自证到,才是自家的珍宝。否则,人云亦云,反而被所知的理论所迷惑,就像被拴在木橛子上的驴马,万世难以挣脱。因此船子说:“一句合头语,万劫系驴橛!”

一阵发自灵魂的寒颤,电波一样传遍善会的全身—的确,他以上所说的“似即不住”、“不是目前法”等等话语,都是书本上的知解,并非自己切实的契悟。说得再好,也不是真正的解脱。他不由自主地向船子德诚深深礼拜。
船子将船桨放入水中说:“垂丝千尺,意在深潭;离钩三寸,子何不道?”

善会当然听得出来,船子禅师的意思是说,他在等待一个可以传授禅法的人,并且表明自己已经离他的要求很近了。在这节骨眼上,他何曾不想说一转语?但是,他心中仅仅是朦朦胧胧、模模糊糊感受到了禅的真谛,却有口难言,无法准确阐述出来。他疑疑迟迟之时,冷不防,船子一桨打了过来,把他打入江中。

骤然落水,善会扒住船舷,刚要爬上去,船子禅师用船桨抵住他的脑袋,厉声说:“说,快说!”

善会正思量怎样开口,那无情的船桨又落了下来……

就在这有口难开,有理难申,马上就要跌落水中丧身失命的刹那,善会豁然大悟了!他不再开口,因为他已经切实契悟到,法身超越语言知解,不可言说,所以,他冲着船子点头三下。

船子说道:“竿头丝线从君弄,不犯清波意自殊。”善会于是反问:“抛纶掷钓,师意如何?”船子答:“丝悬绿水,浮定有无之意。”善会也便说道:“语带玄而无路,舌头谈而不谈。”船子听到这里终于满意,于是说了一句:“钓尽江波,金鳞始遇。”善会此时的反应只是用手掩住耳朵。船子见此点了点头,称道:“如是!如是!”于是叮嘱善会道:“汝向去,直须藏身处没踪迹,没踪迹处莫藏身。吾三十年在药山,只明斯事。汝今既得,他后莫住城隍聚落,但向深山里,镢头边,觅取一个半个接续,无令断绝。”

后来,善会溯澧水而上,在夹山安身,实现了师父的叮嘱—这是后话。

船子将自己这一叶随风漂流的扁舟靠到岸边,示意善会登岸离去。

十年寻寻觅觅,方找到自己投缘的师父。见面不过一时半刻就要分别,善会有些不情愿地从师父的渡船跳上码头,磕头辞去。他对师父恋恋不舍,三步一回头,五步一停留。船子高声喊了他一声,善会急忙转回身,莫非,师父还有相授?

船子说:“你以为还有别的吗?”
说完,船子德诚禅师蹬翻小船,扑通一声,一头栽入江中……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13 5005 593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