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15年度第六期在法舫大师舍利回乡安奉纪念大会上的讲话
 

在法舫大师舍利回乡安奉纪念大会上的讲话

[斯里兰卡]马尔瓦那

(2015年11月7日)

尊敬的以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河北省佛教协会会长明海法师为首的河北省僧团,

尊敬的中国佛教协会驻会副会长演觉大和尚,

尊敬的斯里兰卡凯拉尼亚智严佛学院诸位法师,

尊敬的河北省人民政府领导,

尊敬的中国河北省井陉县人民政府,

尊敬的法舫文化研究会会长、秘书长,

尊敬的中国河北省井陉县法舫大师故乡的父老乡亲们、朋友们:

在这个庄严的仪式上讲话的本来不是我本人,而是护送法舫大师舍利回乡的护送团团长、我们敬爱的斯里兰卡科伦坡地区大僧正、凯拉尼亚大学校长、智严佛学院院长善法长老。原本是由大长老率团一起前来此地的。他非常热望前来和法舫大师故乡的人民见面,他精心地安排了各方面的工作,然而由于临行前的一周里,长老痰盛胸闷,咳嗽比较剧烈,因此担心两地天气的温度差别大而使病情加重,所以就委托我在今天这样庄严的仪式上,代表他本人和智严佛学院的全体教师和佛学院的学僧,向出席今天仪式的各位领导、各位僧团领袖和法舫大师故乡的父老乡亲们表示他最诚挚的敬意和热诚的问候。

大家知道,斯里兰卡和中国佛教文化关系源远流长,自古以来,中国高僧法显、玄奘那样大师级的僧人就在我们国家游学参访,留下了光辉的游记,为我国和印度历史填补了空白。法显回到自己的祖国以后不久,我们国家以铁萨罗为首的两批比丘尼僧团来到了中国,完成了比丘尼二部受戒的仪式,在两国佛教文化交流史上又增添了精彩的篇章。

到了近代,继承和发扬两国这一交流关系,推动两国佛教文化交往的砥柱和桥梁的不是别人,正是贵国、贵省、贵故乡的法舫大师。

法舫大师是1945年来到斯里兰卡的。在将近六年的时间里,法舫大师居住、工作和学习在斯里兰卡智严学院。智严学院是在世界佛教传播运动史上载入史册的著名佛教院校。这所院校培养了大批国际弘法人才。在我们佛学院居住、研修过的世界级的佛教领袖人物也有不少。法舫大师在我们佛学院居住期间,担任了当时唯一的一所大学—锡兰大学的佛学教学工作,同一时期,法舫大师还参与了1950年成立的世界佛教徒联谊会大会的起草、组织、运作这样世界级的佛教大会的整个过程。

智严学院的高僧们和年轻的僧人们在我国独立运动史上以及在我们国家实行全民义务教育的宣传运动过程中,均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在此,我要对法舫大师故乡的父老乡亲们说的是,在那样的时代,法舫大师在我们学院里还跟高僧们和学僧们参与了这样独立运动,成为实行全民义务教育运动的推动者之一。

在这个仪式上还要提及的一点是,我们智严佛学院在斯里兰卡举办了第五次上座部佛教大结集。这样的结集之后,缅甸政府总理看到了这样的一个业绩,随后在自己的国家举办了第六次大结集。那么,我在此要说的是,在我们佛学院举办的全国性的三藏经典大结集当中,法舫大师也亲自参与了结集工作。那次大结集发生在1950年,但在此之前是做了大量的精心准备的。

法舫大师在我们佛学院以及在锡兰这一岛国的佛教界是一个非常熟悉的名字。我想借此机会说一下,我们国家的一位非常有名望的高僧智耀大长老在我们佛学院任教期间,写了很多文学著作,在他的一部非常重要的文学著作的扉页里,他写道:“赠给伟大的、戒律严明、博学多才的佛教弘法大师法舫存念。”由此可以看出我们国家的高僧对当时在我们国家学习、工作的法舫大师的敬仰之情。

我还要向法舫故乡的父老乡亲们说的是,法舫大师在我们佛学院居住期间,以他非常微少的薪水,向我们佛学院修建的学僧宿舍捐款。这个捐款的名单里,法舫大师名列其中,反映了当时法舫大师对我们佛学院的关爱。

在这个迎送法舫大师骨舍利来故乡安奉的法会仪式上,我还要郑重地提及的是,我们佛学院已经有了140年的历史。在历史上,我们学院的舍利塔仅仅安奉存放我们佛学院前六位圆寂的高僧院长的骨舍利。法舫大师的骨舍利是安奉在这样的舍利塔中的唯一例外。

敬爱的佛陀曾经用巴利文说过,世上真正懂得感恩的人是为数不多的。我在此要说的是,故乡的人民和人民政府,以及法舫研究会都是佛陀所提及的为数极少的懂得感恩的人。现如今大师的舍利返乡安奉,完成了故乡人民的一桩心愿,因此,我愿借此机会,向河北省井陉县的人民政府和人民致以崇高的敬意。

我看到我们智严佛学院的年轻的讲师们在法会仪式上就坐。我们代表他们向为这次举办舍利返乡仪式,以及筹备法舫文化园、纪念园的大施主们,以及做出如此精心准备的当地政府和人民祝福。

我在此不得不提及的是,在这样的文化交流和这样的关系缔结方面,在我们国家大学任教的我们非常亲密的郝唯民教授,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做了大量的联络和推动工作,做出了自己的积极贡献。为此表达我们的感激之情。但我不知道,他会不会把这样的原话翻译给大家。

最后我还要说的是,我们相信并祝愿智严佛学院和井陉县的法舫文化研究会以及文化园、纪念园和法舫故乡的人民政府和父老乡亲们今后会更进一步地巩固和加强这种关系。我们感觉到我们前生就像是有了这样的佛缘,我们会经常像走亲戚一样进行文化交流。可以说,这是中斯两国当代佛教文化交流的一个缩影。我借此机会,代表斯里兰卡智严佛学院全体教师和佛学院的学僧,再次向大会表示祝福,同时也祝愿法舫大师转世为当代菩萨。 (郝唯民先生现场口译)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13 5005 593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