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15年度第六期正念与感恩——首届赵州茶席禅修开示
 

正念与感恩

——首届赵州茶席禅修开示

明海

(2015年10月6日下午于柏林禅寺万佛楼前)

各位茶人、各位道友:

我们因为禅茶的因缘在赵州祖师传禅的古道场相聚。刚才主持人讲,我们这一聚是一期一会。一期一会,是说它是唯一的,此时、此地、此人、此景、此心……这一切的一切是不可重复的。我们现在要做的是一个短时间的禅修。你们听我讲和禅修是连成一片的。所以,希望各位在位置上坐好,找到一个你能比较舒适、持久的姿势坐好。在外围站着的朋友们也不要再走动了,不要讲话。

我们本届茶席的主题是“正念与感恩”。什么是正念?在昨天论坛上,我不经意间看到汉语“正念”下面的那个英文翻译,翻译成“positive”。从佛教禅修在世界范围内这些年的弘传看,“正念”这个词在英文里面通常会翻译成“mindfulness”。如果作名词用,叫“mind”,就是英语里面的“心”。昨天看到这个“positive”的翻译,也让我非常受启发。通常现在在世界范围内说“正念”,都是用“mindful”。“mind”就是“心”,“ful”是什么呢?可以说“ful”就是“很”心。“很”心是什么?“很”心是说,你的心没有分裂,你的心是统一的。你的心跟你的身体是统一的,你的心跟外在的环境是统一的,你的心里没有分裂的因素。令我们的内心分裂的因素有很多。我们内心种种的挂碍,种种的牵挂、压力、焦虑、担忧、渴求……这都是令我们的心分裂的因素,而这些分裂的因素使我们的心不能统一。所以,这个英文翻译“mindful”也很有意思,就是说你的心思“很”心思。当我们的心没有分裂而是统一的时候,我们的生命就会表现出一种状态。这种状态是什么?这种状态可以说是自由感。什么是自由感?自由感其实就有一点像昨天那个论坛上翻译“正念”的英文词“positive”所说的,就是主动。用“positive”翻译“正念”,我觉得它有点妙处就在于,当我们的心统一的时候,我们有自由感。这种自由感,其实就是我们觉得我们是主人,我们有一种主动感,有一种操之在我的感觉。正念就是这样。正念并不神秘。

在茶事活动中,在茶文化中,我认为,正念的修习是很容易的。因为茶是我们生活中的一个元素。大家想一想,我们生活中有很多事情,我们每天吃饭、穿衣、走路。在这些活动里面,你修习佛教的正念往往不容易。为什么呢?我们每个人回忆一下,自己每天早上起来,我们穿衣,我们洗漱,我们走路。你会发现,你的那些忙碌都是没有平衡感的。因为当你忙碌这些事情的时候,你的心里在惦记着下一件事,好像你所有这些忙碌都只是为了下面的一个目标,为了远处的一个目标。引申开来,包括我们的说话,甚至包括我们想成就很多听起来很伟大的事业,其实都是为一个未来的目标在忙碌、在奔波。你的心不平衡,你的心是倾斜的,你的心没有统一,心没有整合。你觉得,有一个更重要的东西在远处,而眼前的不重要。在你的心中,有分别出重要、次重要。在你的心中,有很多这样的思维模式。说:“等到……就好了。”等到的后面是省略号。等到什么什么就好了。还有说:“为了……”这一种思维模式和正念是不相应的。正念是什么?正念是没有等,就在当下;也不为什么,就为当下;现在就是,你已经到了,这就是目的。而这一点在茶事活动中是最容易体验的。所以,在本届茶席,我特别希望各位茶人去体验。我知道,你们有很多人有过很深的禅修的修为。如果还刚开始接触,你可以在所有的茶事活动中体验正念。就在此时,就在此刻,不为什么,你已经到达了。你现在所做的一切就是最好的、最完美的。那么,在这个时候,我们的心就能到达一种统一。当它统一的时候,它其实就是禅心,统一里面有专注。

在茶事活动的每一个动作中,由于你的内心并没有一个远方的目标,没有一个外在的期待,所以你是专注的。同时,你对自己的每一个动作,包括对茶的性状,你又是很觉察的、很觉知的。所以,英文翻译“正念”叫“mindful”,它里面包含一个意思就是觉察—“很”觉知、“很”觉察。如果你的心“很”心,这个“很”就是十分的意思。如果你的这个心就在此时,就在此刻,不分裂,它就“很”觉察,那种觉察的光就会出来。这是我们所有众生心性本具的能力,甚至都不需要去训练它,一直就有,只是你一直以来没有运用它,没有享受它。那么,在茶事活动中,我们做每一个工作,做每一个环节的事情,乃至把茶喝到嘴里,我们的感官和外在境界的每一刹那的接触—注意,每一刹那的接触,你都保持清醒的觉知。由于你的心没有倾斜,没有失去平衡,没有分裂,这种觉知是自然的,你知道一切。释迦牟尼佛讲禅,就是要让我们明白,其实每个众生的生命本来就有这种潜能。你已经具足一切了,为什么要向外去找呢?向外去追求呢?你总是在规划你的人生,说:我一定要等到某个时候,我才会快乐。即使是出家人,即使是修行人,他的心也经常在倾斜中。他也在规划,等到某一个时候才好。而在这以前,他在期盼中。现在呢,你充分地把自己放松下来,你已经到达,你不需要期待外面的什么,你也不需要去追逐远方的某个东西,让它们给你带来一个转机。转机就在当下,在当下你的心念的觉察中。在这个时候,如前面我讲的,我们的心会有一种自由感,或者说有一种主动性。这个主动性其实有时候会表现为一种创造力。在茶事活动中的创造力、你们摆布茶席的创意,来自于什么?来自于你要很自由地把你的心呈现出来。这里面就有艺术。你知道这样做,让你的心很安住,让你的身心很愉悦,它一定也有美感。所以,这里面有艺术。

昨天,我们讲茶文化有非常丰富的文化内涵。立足于禅,它有非常严谨的禅的内核。但是,当它引申开来,可以覆盖三千大千世界,包罗万象,我们生活的每个方面都可以在这一茶席中体现出来。现在,我们要做正念的禅修。我们现在在柏林寺,坐在万佛楼前,不缺什么,我们不需要期盼什么,把一切杂念放下,找到一个舒适的姿势。往往在这个时候,你的内心会油然而生感恩。感恩不是感恩外在的什么,不是感恩外在的一个对象。真正的感恩是对生命自己、对生命本身发出感恩。那个感恩才是恒久的,有力量的。现在我们来做正念的禅修。盘腿是个最好的姿势,但是也不一定非要盘。为了训练我们心的统一、专注,我们可以先把注意力收摄在鼻端,收摄在鼻端,但是也不要闭眼睛,你只是把目光很松弛地放在鼻端。我们先以呼吸作为对象,来让我们回到自己。

泡茶的时候,如果你要摄心,也可以呼吸为对象来摄心。但是注意,其实你泡茶,你的茶具、你的每一个动作本身也都是你把你的心收摄的一个方便。现在我们在静坐,所以把注意力收摄于鼻端的呼吸,让我们回到自己。正念也可以说就是回到自己。当你回到自己,你觉得你变得强大,你成为你自己的依靠,你成为你自己的洲渚、你自己的岛屿,你回到你自己,成为自己的港湾。现在,我们把注意力收摄到鼻端,注意呼吸的进出。呼吸是我们生命最重要的元素。也许你平时忙,都没有注意它。现在我们注意它进出。把所有关于过去、现在、未来的牵挂放下,感知呼吸。如果有的人觉得呼吸有点僵硬,不好感觉,那么你也可以不感觉呼吸,你可以感觉现在的阳光照在你的身上—那个温暖的感觉。但是,不要换目标,不要换,你就这一种感觉。此时此刻,当下,你已经到了。很清晰地感觉呼吸或者现在的阳光。你不需要什么。等一下我敲磬就结束。现在我们开始。

(禅修……)

你们在泡茶以前都能有这样短暂的禅修,在等待出汤之前都能这样摄心,在茶事活动的过程中都能有正念,那么这就是禅修,就是禅。“禅”这个字可以用一个汉字把它替换。什么字呢?“心”。所以,“茶禅一味”相当于“茶心一味”。用正念的心,那么茶里面的一切环节都可以是禅修。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13 5005 593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