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 2015年度第四期 / “伏虎和尚”与“黑道法师”
 

“伏虎和尚”与“黑道法师”

马明博

无来亦无去,无有事

在去土城承天禅寺的路上,游教授要过话筒:“中台山正在打禅七、灵鹫山心道法师在闭关、世界宗教博物馆每周一休馆,接下来的参访行程略有调整。今天,我们先去土城承天寺,参访广钦老和尚创建的道场,然后再去参访法鼓山系的天南寺……净慧长老教导我们,学禅的人要以平常心面对当下。既要做好计划,也要欢喜地应对变化。或许有出乎意料的精彩等着我们!”

多年前,我翻阅《广钦老和尚事略》时,对老和尚深厚的禅功颇多敬佩,也知道老和尚一生有许多的不可思议。
广钦老和尚生于1892年,福建惠安人,俗姓黄。因家境清寒,长兄无钱娶妻,4岁时,父母将他卖给晋江一李姓人家作养子。稍长,养父母相继离世。他深感世事无常,顿萌出家之念,将田地分送近亲,自投泉州承天寺出家,法号广钦。

广钦法师自思自己不曾读书、不认识字,既不能讲经说法,又不会敲打唱念,便专心在寺中砍柴、煮饭、搬砖、运瓦。出坡劳动时,他抢在别人前面做。每日过斋时,他为大众盛饭,等大众吃饱,他吃剩饭。

1933年,广钦法师受具足戒后,决心潜修,在转尘老和尚应允后,他携带着简单衣物及十余斤米,来到泉州城北,在清源山上选择了一个人迹罕至的山洞,每日坐禅念佛。十多斤米吃完之后,他以树薯、野果充饥。日久天长,成为习惯,他便断了人间烟火,专吃蔬果,被信众称为“水果法师”。

一天,法师在山洞中打坐时,突然听到老虎吼叫的声音。这只老虎没有直接进洞,而是站在洞口看着洞里的人,先把尾巴伸进来扫一扫,然后大叫一声,好像说:“这是我的地方,你为什么坐在这里?”老虎的意思,是叫广钦法师离开。

法师虽然瘦小,但他毫无畏惧,还把老虎叫住:“阿弥陀佛,老虎莫嗔!冤冤相报,终无了期;你这个地方让给我修行,以后我成就了,必当度你。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法师讲完,老虎又大叫一声,转身离开了。

然而,老虎并没有到别处去,而是把它的“虎太太”、“虎小孩”集合起来,蹲在广钦法师禅坐的山洞口,为他“看门”。因此,当时泉州人称广钦和尚为“伏虎和尚”。

广钦法师在洞中经常入定。有一阵子,入山打柴的樵夫,因久不见“伏虎师”的踪迹,就寻到洞中来探视,见他跏趺而坐,状甚安然,不敢打扰,悄悄地离开了。过了些时日,再来瞧瞧,见他依然故我。然而摸摸看,却没有呼吸,没有脉搏,也没有心跳。

广钦法师一动不动,身上落满灰尘,樵夫认为他必是死了,跑去承天禅寺,禀告转尘老和尚。转尘老和尚差人去请弘一大师,请他来鉴定生死。

弘一大师与转尘老和尚登上清源山,寻到广钦法师修行的山洞。弘一大师认为法师在定中,遂于其耳边轻轻弹指三响,法师即刻出定。弘一大师赞叹道:“这样甚深的禅定,实在难得稀有!”

据法师回忆,此次入定,大约四月有余。

在山中住了十三年后,广钦法师回到承天寺里。他不住寮房,要求守大殿。大殿不能安床铺,他天天晚上在大雄宝殿打坐。

他到承天禅寺守大殿不久,大殿里的功德箱被盗。这个功德箱,是寺院的主要收入来源,过去夜里没有人守,也没有发生这种事。

当时大家怀疑广钦法师,认为你夜里在大殿打坐,即使你没有偷,别人偷,你也应该知道。法师没有申明“我没有偷,也没有看到别人偷”,好像此事与他无关。别人指责他,他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大家认为此人号称坐山洞十三年、能降伏老虎,却干出这等事,令人鄙视。

过了一周,监院师、香灯师站出来揭开了谜底。原来,香火钱并没有丢。他们只是想借这件事考验一下广钦法师,想看看这位住山十三年的禅者,到底历练出什么样的人格!

经监院、香灯这一表白,大众都自觉惭愧。这一周来,天天怒目所向的,竟是一个人格完美、超然物外的禅者。大家除了心生愧疚不安之外,还增加了一份敬佩赞叹,而广钦法师依然故我,不为毁誉得失动容。

广钦老和尚的最后十七年,常住土城承天寺。他深居简出,不欲人知,附近有些捣乱的人,给老和尚一些委屈。有人建言:“这些无法无天的坏人,应该绳之以法,接受法律的制裁。”老和尚说:“好人要度,坏人也要度。我们应该惭愧,自己德能不足,无法感化他们,不应以嗔恨对嗔恨。”

老和尚是禅净双修的苦行僧,他以一身示佛典范,除雨天外,夜均露坐,数十年如一日。破晓时,满山林木草丛之上,露珠晶莹亮丽,唯独老和尚坐处周围,数尺直径内全是干燥的。由于老和尚慈悲方便,加上定慧禅功高深莫测,每日来访者甚众。有虔诚皈依、求师开示法要者,有好奇凑热闹者,有自视非凡来比试禅定功夫者,各式各样的人物皆有,老和尚虽一字不识,却能应付自如。

有一教授自认精于禅定,一日撞进禅堂,一语不道,自个儿坐将下来,老和尚也默默静坐以对。过了一两个小时,教授开口了:“老和尚!您看我这是第几禅?”老和尚说:“我看不出来。”对曰:“听说您禅定功夫很高,我已到了第四禅,您怎么看不出来?”老和尚答说:“我三餐吃饱没事干。”说着,随手拿一团纸巾,嘴巴动几下子,转过头来问:“纸巾在跟我讲话,你听到没有?”教授犹如丈二金刚摸不着头,默然而退。

承天寺一僧自觉我执太重,一直突不破,跑到老和尚面前,跪着恳求师父,想个办法帮他破解。老和尚满口答应。某日,正逢法会,大众忙东忙西之际,忽闻老和尚在大众面前喝斥那位僧人,大家不明所以,只觉得有些不同往昔。因为老和尚从来不曾喝斥常住,即便有事,也是私下和颜相劝。过不多时,那位僧人整装捆包,跪在老和尚跟前,眼泪汪汪地辞行。老和尚笑着说:“你不是要我帮你破我执吗?怎么才下了一针就要走啊?”该僧如梦初醒,破涕为笑,叩首而退。

某僧找老和尚倾诉人事烦恼,老和尚说:“别人行为好,我们心里不起欢喜贪著心;行为不好,也不起憎恶心。要好好按捺这个心,不起烦恼。别人不好,是别人的习气,那是别人的事,如果我们拿来起烦恼,就是自己愚痴。能保持这个心不动,便是忍辱。能够冲破这一关,以后无论什么事都不会起烦恼。这一点切要好好学,好好磨练,业障自然消除。”

1986年,老和尚95岁。正月初五,老和尚瞻视清澈,定静安祥,全无异状,仅嘱弟子们同声念佛。午后二时,老和尚对大众说:“无来亦无去,无有事。”向徒众颔首莞尔,闭目安坐。少顷,众人见他不动,趋前细察,老和尚已于念佛声中安然圆寂!

默想着这些旧事,不知不觉间,车已开到承天寺门前。

“黑道法师”

在承天寺住持道等法师的引领下,参访团一行参观了广钦长老纪念堂,观瞻长老铜像及生前弘法利生的一些照片,礼敬长老舍利。堂中有不少名人题赠,其中有蒋经国先生题写的“大慈大悲”。在长老铜像旁,有一木牌,上有墨写 “六句赞”:“苦行度众,真净真禅,不食烟火六十年,道德范利人天,建寺安僧,恩泽遍尘寰。”这六句话,概括了广钦长老的一生。

中华国际供佛斋僧功德会理事长净耀法师赶到承天寺,与海和尚、基和尚会面。

游教授笑着介绍:“这位净耀法师,是台湾佛教界著名的‘黑道法师’。当然,这个称谓就像‘感冒药’一样,是专门治感冒的,不是传染感冒的……”

台湾佛教的弘法事业遍及社会每个角落,就连常人闻之色变的监狱,也是法师们大展手脚的舞台。净耀法师,除担任三四座寺院的住持之外,还在多所监狱里兼任教化职务,他服务的监狱有台湾土城看守所、土城少年观护所、台中少年观护所、板桥地方法院等。他十几年如一日地在监狱里弘法,成绩已为社会认可,知名度很高。

矢志“以佛法净化人间”的净耀法师,也曾有过不堪回首的“鸯掘摩罗”一样的过去。

鸯掘摩罗,是佛陀时代的一个善根深厚的年轻人。有邪师教唆他,一周之内,杀一千个人取其指骨做饰物,便可成道。他变成了“杀人魔王”。

佛典记载,当时,鸯掘摩罗已经杀了999人,他在等待最后一个人时,母亲为他送来午餐。虽是生身的母亲,为尽快凑足一千人数,使自己得道,他毫不犹豫地提剑迎了上去!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佛陀出现在鸯掘摩罗面前。佛陀知道,那些由业力使然的999人,已被鸯掘摩罗全数杀尽,鸯掘摩罗接受感化的时机成熟了。

鸯掘摩罗见到一个出家人走来,心生欢喜,他毕竟不想杀自己的母亲啊!他追了上去。但他没想到,佛陀缓步而行,他却一直追不上。

鸯掘摩罗说:“出家人,停下来!”

“醒醒吧!可怜的青年。”佛陀说,“你不停止残杀的心,永远追不上我!”

鸯掘摩罗听到佛陀的话,竟然真的清醒了,当下扔下手中的剑,惭愧地、惶恐地、懊丧地、忏悔地、虔敬地,向佛陀伏地接足,请求恕罪、请求拔济、请求剃度出家。

这就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故事的由来。

净耀法师,嘉义县人,1954年出生。他年轻时,参加帮派,打架生事,毕业后,变成地方流氓。年少生活的写照,就是好勇斗狠,无恶不作,甚至还染上了毒瘾。退伍后到报社上班,虽然脱离了黑道、毒瘾,但做新闻记者时,“只想追求名利,也不知什么叫无明,什么叫造业,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造了许多恶业。”

遭遇一场车祸的他,躺在床上好几天,望着天花板,重新思考人生,心念大大转变。这场车祸,就像一把钥匙打开了他宿世的因缘!他开始接触佛法,甚至只要一听到梵呗,心就会静下来。他感觉到,这才是他应该做的!

27岁时,他依止广化老和尚出家为僧。之后,又跟随佛学泰斗印顺法师习修三年,树立起“推广人间佛教为己任”的正念。1986年起,净耀法师开始到监狱里从事导善的工作,教化难以调伏的众生。

27年来,净耀法师进出监狱千百回,也让五万多位受刑人员接受了皈依。净耀法师说:“你不去包容、关心、教化他们,他们怎么会改变,怎么能从杀人魔,变成证果的罗汉呢?我们唯有用爱去关怀,让他们忏悔改过。如果不帮他们一把,他们就会沉沦下去,到头来坏事干尽,伤害到的还是我们。”

“杀人魔”鸯掘摩罗接受佛陀教化,成为比丘后,每日入城乞食时,百姓仍忘不了他过去杀人的恶行,不断朝他丢投石块,谩骂羞辱。鸯掘摩罗每天乞食回来,总是衣衫破碎,血迹斑斑。佛陀对他说:“鸯掘摩罗!你必须安忍不动,欢喜接受。因为这是你先前造下的恶业……”

或许是那段过去毁人名誉的因果感应,净耀法师的监狱教化工作,也招来了许多毁谤与非议。就像鸯掘摩罗一般,他安忍不动,欢喜地接受下无数的谩骂与攻击。“很多人不了解我,对我有所非议,但我也会听听这样的非议、批评,因为这可以让自己成长、提起正念……”

净耀法师发现,或许是“好事多磨”,有时想要帮助这些为恶的“鸯掘摩罗”们,但他们福德不足或障碍很深,自然也会发生很多的障碍,所谓“帮助善人容易,帮助恶人困难”!然而,愈是难行愈要行,净耀法师师法地藏菩萨,为度化地狱众生而发起大愿:“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因为有佛法,他说:“虽然我很容易与众生打成一片,但我也有所坚持,要一起向上提升,而不是一起向下沉沦。”

佛陀告诉鸯掘摩罗:“今日勤修的善法,就像突破云层遮掩的月光,将照亮你的心,使你走向正道。以前种下的罪业,要以洁净的善业偿还,就像乌云散尽,将看到光芒四射的月光,照亮自己,也照亮别人。”

净耀法师立下慈悲的弘愿,走进大小监狱和看守所,用佛法与自己的人生故事,教化、净化受刑人的心灵。他坚信,只要有爱,必定能够像月光一样,照亮自己,也照亮别人,更能净耀众生。

告别承天寺,净耀法师陪同参访团一行参访法鼓山天南寺。在“四个轮子的道场”上,海和尚问同行的法师们:“大家愿不愿意像净耀法师那样,到监狱里去弘法?如果让你去,你怎样开展弘法工作?这些问题,不要急着回答,接下来的这几天,可以仔细思考。”

净耀法师跟净慧长老曾一同出席在韩国召开的国际佛教会议。说起净慧长老,他感慨地说:“长老有无碍的智慧与慈悲,他能照顾到身边的每个人。只要有他在,就不会出现冷场的局面。可惜,他老人家走得太突然了!”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201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