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 2015年度第四期 / 开车上路好修行
 

开车上路好修行

肖社军

刚刚听说个新词叫“路怒症”,是说一些司机开车时,或因堵车和路况不佳,或因别人违章,影响到自己行车等而导致的愤怒情绪和攻击性行为。打开网络,几乎天天有因“路怒”而伤人害己的报道:有的躺病床,有的进牢房,有的甚至车毁命丧。最近几天,更是“车事”不断,先是轿车司机别电动车,致女车主丧命;轿车因蹭了行人的手,车主被行人捅死;后是成都女司机因违规变道,被暴打;奔驰插队,男追出数里,撞死老人,等等,令人痛惜。再加上网评如潮,一时成为人们茶余饭后议论的一个热点。其实,如果当事人稍学点佛法,能够依佛法如理思维和行事,这一切本来不是个事儿。

缘起性空

凡是发生的、呈现在我们面前的事儿,都是因缘和合而成的,缘聚则生,缘散则灭,偶然中有其必然。再大再难的事也是缘生的,自有其发生的因缘。既明此理,我们就完全没有必要对无故加之、猝然临之的任何事大动肝火,需要的只是正视、接受、处理、放下。

一女士骑电动车行驶在机动车道正中央,后边一轿车嘀嘀嘀……不停地按响喇叭,想超过去,电动车主无动于衷继续占中前行。后来电动车稍向边靠,轿车终于找到机会能超过去了,就在轿车与电动车并行时,轿车向右别了一下,电动车猛然倒地,电动车主重重摔倒,后经医院抢救无效,竟然去世。同为女性的轿车司机锒铛入狱,悔不当初。
一切现象都是因缘的和合。骑电动车的女士不让路,自有轿车司机所不了解的因缘:一则可能她耳背,听力本来就不好,无法听到轿车喇叭声;二来大街上市声嘈杂,她确实没听到轿车按喇叭的声音;三也可能她心中有急事,心无旁骛,听而不闻(这种心不在焉,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事儿,可能大家都经历过);再则也可能这位女士是带着点情绪出的门,为丈夫的事、子女的事、单位的事等等正烦着呢,你不停地嘀嘀,更让她如火浇油,于是赌气耍性子就是不让:开个破车,嘀嘀什么,越嘀嘀越不让你过,或许她就是这么个别扭脾气。这脾气固然不好,但你我他谁又能没有个脾气呢?都有。再者,一个人的脾气那是从小到大受父母影响、家庭熏陶、个人经历,甚至还有前生业力影响慢慢形成的,怎么能说改就改了呢?明了因缘法,如果能这样想,你还能生气吗?你会升起慈悲心,善意地提醒这位女士:骑电动车在机动车道上行驶,危险。

他非我不非

成都女司机被暴打案中,前车女司机突然违章变道,确实危险,后车男司机被惊出一身冷汗,一时气急也正常,善意提醒女司机也有必要,她随意变道是不对,那是她的因果,但你再开车追上去别人家,就对吗?也不对。一个男人这样以错止错,就显得睚眦必报,心量小了点。然后是言语冲突,女司机再别男司机,男司机再逼停女司机,怒不可遏,暴打女司机。

近日武汉一段行车记录仪画面曝光:一辆私家车和一辆出租车在马路当中来回S型行驶,短短80秒中,双方互别9次,惊险万分。最终,斗车以出租车撞向水泥护栏,车头撞毁告终。

既然知道他开车别我不对,我再去别他就对吗?明知故犯,错上加错。我们总是忍不住以暴制暴,以恶对恶,结果恶性循环,越来越糟。

据记载:佛陀驻锡王舍城竹林精舍的时候,一天,一个婆罗门来势汹汹地冲进竹林精舍,冲到佛陀面前,粗言恶语地大骂—因为他族中一个青年子弟皈依佛陀出了家,他忍不下这口气,找到竹林精舍向佛陀挑衅。佛陀默默无言听那婆罗门辱骂,一声也不响。直到那婆罗门骂累了、骂够了,停止下来,才平静地问他:“你送礼物给别人,如果别人不接受,那该怎么办?”“自己带回去啊!”那个人说。佛陀于是说:“同样的道理,我也不接受你的骂,请你自己带回去吧!”这时,佛陀又说了一首偈子:

无嗔何有嗔,正命以调伏,正智心解脱。

慧者无有嗔,以嗔报嗔者,则是为恶人。

不以嗔报嗔,临敌伏难伏,不嗔胜于嗔。

佛陀的意思是说:一个智者,是没有嗔恨之心的。如果以嗔报嗔,以骂还骂,那你也就成了恶人,根本就不能算是智者。唯有不以嗔报嗔,以骂还骂,不但调伏了对方,也调伏了自己。

六祖也有首偈子:“……若真修道人,不见世间过。若见他人非,自非却是左。他非我不非,我非自有过。但自却非心,打除烦恼破……”

如今在汽车时代,我们开车上路肯定会遇到不如意的事,就要学习佛陀的智慧与慈悲,学的就是佛陀的言行与人格。特别是在调伏我们的嗔恨心、启发我们的理智、使我们的感情与理智趋于平衡上,要痛下功夫。

忍则众恶无喧

“你咋开车的?”“你讲什么?”“路边停车!”“好!”5月25日,安徽两名司机因行车纠纷,相约将车停在路边厮打。突然,其中一名司机被打得踉踉跄跄冲向路中央,一辆过路车躲避不及,将其撞倒在地,碾压致死,另一司机目前被刑事拘留。惨遭碾压死亡的司机朱某年仅31岁,与之发生纠纷打斗的司机汪某更是只有21岁,后查明二人同是滁州市人。

凌晨时分,一轿车从人行道拐入机动车道时,可能蹭了年轻行人手臂一下,年轻人应该是口里骂了几声,轿车此时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一男人,撵上行人,照行人蹬了两脚,行人从身上掏出一把刀子刺向车主,车主跑出没几米远就倒地毙命。本来是虚惊一场的小事,人车都没什么损失,各自走人也就完了。谁知年轻人没忍住,爆了恶口,车主忍不住要下车理论,谁知遇上的是一个因抢劫服刑7年,刚出狱不久的刑满释放人员,因而命丧午夜。

《四十二章经》的一段话:沙门问佛,何者多力?佛言:“忍辱多力,不怀恶故,兼加安健,忍者无恶,必为人尊。”六祖慧能大师也说过“忍则众恶无喧”。真能忍辱者是有力量主宰自己、心不被境转,不让自心的贪嗔无明等诸恶生长,生长了也能及时灭除掉,能忍辱者才是真正心量大如海的人、才是自己心的主人、才是真正有力量能主宰自己命运的人。

色类自有道,各不相妨恼

治理社会需要国法,净化心灵需要佛法。

驾车上路属于高度危险作业,所谓“上路三分险”。相信开车的人大都有突遇险情,而瞬间头发直立、心脏狂跳、血压飙升、不觉惊出一身冷汗的情形。因此国家制定了交通规则,交通规则也是法,守法才能保安全,守规矩才是对自己真负责。因为每条交通规则都是由人们的血泪乃至生命的代价换来的,每条规则的背后都有惨烈的教训:多少人因闯红灯而命丧车轮,多少人因超速行驶而瞬间车毁人亡,又有多少人因酒后驾车而闯下大祸,逆转人生……

六祖偈云:“色类自有道,各不相妨恼。”

佛法在世间。开车上路,交通规则就是你保命的法。车祸多是因“不守道”,不守规矩,违章驾驶或行路而引发。近几年全国每年因交通事故死亡的人数都在10万人左右,这背后给多少家庭、给多少个人带来了无尽的伤痛。驾车人要守规矩,不开霸道车,不酒后驾车、不疲劳驾驶、不超速行驶,行人也要守规矩,各行各道,红灯停,绿灯行。司机和行人都要遵守交通规则。这不仅是对法律的尊重,也是能换位思考,也是对自己的家庭负责,对自己的父母负责,对自己的妻儿负责,对自己本人的生命安全负责。

成都女司机被暴打后,网民一度一边倒谴责男司机,但当大家得知真相后,舆论立即大反转,70%的网民都认为女司机该打。文章一开始提到的骑电动车的女士被别倒致死案,许多网民也发泄说:活该。这种暴戾之气绝对不对,要不得。但这两位女士的遭遇也确实是其过错在先的,如果她们行车守点规矩,悲剧完全可以避免。

万法唯心

路怒症,顾名思义就是带着愤怒在开车。汽车时代,“路怒症”早已是一个世界通病。2006年底,“路怒”这个词以“2006年度华语地区中文新词榜”的身份,第一次进入中国媒体的视线。

2007年10月,一名莫斯科司机,因为嫌过斑马线的行人步子太慢,并且对他的喊叫不加理睬,便异常愤怒地掏出手枪,一下就放倒了3名行人。路怒症开始受到关注。

2008年4月28日晚7时,江苏省宿迁市的宿邳公路,一辆黑色轿车撞死一男童并造成一成人重伤后,疯狂逃窜。开车的男子马某某被抓后,在自责速度过快、造成悲剧的同时,竟怪家长没有管好孩子,声称是“给横穿马路的人提个醒”。开车男子缺乏基本理智的现象,正是“路怒症”的极端表现。

调查结果显示,路怒症的起因主要是:因堵车和路况不佳导致动怒的有48.1%;因看到别人违章,影响到自己行车动怒的39.8%;因周边车辆加塞或者超车动怒的为29.7%;还有别人违章,即使没有影响到自己也动怒的有26.6%;因新手开车不懂规则动怒的有22.9%。

路上是否堵车我们无法左右,路况好坏有时我们也无法选择,别人怎么开车我们无法控制,别人是否加塞、是否违章开车我们也无法作主,新手开车不懂规矩我们更无法去一一指教,引起路怒的外在因素都是我们无法操控的(当然政府有管理的职责),我们唯一可能控制的是我们的一颗心:心生则种种法生,心灭则种种法灭。心不能作主,人就被境转;心能作主,人就能转境。

明海大和尚写过一篇文章《永远是自己错》,讲修行人应该具备的一个正见:凡遇到任何是非,永远是自己错。我们总是觉得自己有道理,自己是对的。从这个自己出发,遇到问题就会抱怨外部的环境,怨天尤人,把责任推到外境上。当我们把责任推到外境上的时候,把这个自我就保护下来了,自我就不需要改变,不需要动手术了。要改变的是别人,要改变的是外面的世界,要改变的是你面对的世界。那么,这种生活态度,会充满责备、充满抱怨、充满斗争、充满争论。别人是对还是错那是他的事,你是对还是错才是你自己的事。

你对了,一切就都对了。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201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