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 2015年度第四期 / 庭前牡丹花犹在
 

庭前牡丹花犹在

崇悲 讲述 褚亚玲.执笔

踏踏实实地从小事做起

1990年我就皈依了。

大学毕业后,我在广州工作了几年,但我一心想出家,就趁工作的机会四处去寺院考察,寻找适合自己的道场。东林寺、云门寺、南华寺等道场都去过,最后觉得还是禅宗最适合自己。我的家乡辽宁千山的一位法师向我推荐说:中国最好的禅宗道场是柏林禅寺,并给了我一张“古佛道场”的光碟,就是介绍柏林禅寺的。我看了光碟,那么庄严,非常好。这时候读到《法音》杂志,净慧长老是主编,人们评价他是“文采最好的高僧”。当时就发愿一定要追随这样的师父,于是就不顾千里之遥,踏上了去往心中的圣地—柏林禅寺的路。

那是2003年的秋天,我到柏林禅寺拜见了师父净慧老和尚。第一次见到师父时,我不敢抬头看师父,有点紧张,非常崇敬。但师父是非常慈悲的,关心我们,教我们修行就是要踏踏实实地从小事做起。

师父的教诲我一直记在心中。要在柏林禅寺出家,都要经过常住的考察。我刚到柏林禅寺的一段时间,天天在大寮切菜,我都按要求把菜切好。因为我知道这虽然是小事,但师父说了,这也是修行。

无处不在的慈悲

师父对我们总是循循善诱。我刚出家那几年,每隔一段时间,师父就会打电话,询问我的生活和修学情况。有问题就可以请教师父,得到师父的教诲很多。

接触过师父的人,无一不折服于师父的威德、摄受力。师父待人热情,有如菩萨般的慈悲。有一次我去火车站送师父,一路上师父总在细细叮嘱,关心我们的修行,关心我们的思想与情绪,非常慈悲。

明憨法师主持真际禅林的时候,我是禅林的知客师。师父经常到禅林来讲经。师父讲经,不管时间多长,从来不打草稿,他的讲话直接整理出来就是非常好的文章,我整理后再给师父看,师父修改过的文章,就连一个标点符号也不用改动了。

师父每次在真际禅林讲经,我都会用录像机录下来。然后我自己琢磨着,整理剪辑这些视频资料,自己加上字幕,再刻成光碟,常常工作到半夜。这是一个细致的过程,每一个字都不能有错误,这对我的修行有很大的帮助。记得有一次在给视频资料加字幕的时候,师父讲经用到两个词:“水过鸭背”,“功德法财”,因为录音设备的原因,这两个词我怎么也听不清,我就打电话问师父,师父特别耐心地给我讲。

我跟着师父在四祖寺,有客人来见师父,我给倒茶。通常我们会先给师父倒茶,再给法师倒茶,最后再给客人倒茶。师父告诉我:可以依俗礼,先给客人倒茶。师父的慈悲心,无时无处不在。

有一次,我准备往外邮寄东西,把东西先装进盒子,然后打包装,师父一看我打的包装说:这样不行。然后师父手把手地教我怎么做包装,怎么系绳子,怎么打结才好看,不厌其烦。

师父的引领与鼓励

我曾经想刻一枚“释崇悲”印章,恰巧被师父知道了。他就告诉我,你刻“释子崇悲”,这其中,有深意。

2009年始,我到古佛禅林任监院,师父去过古佛禅林两次。初到古佛禅林的时候,那里破败不堪,法务活动也不正规,经过我们的努力,一切都大大改观。师父去看过后很欣慰,便鼓励我说:“这可算是走上正轨了。”

后来师父又去了一次,他很细心,每个地方都细细地看,看过法师们住的地方后,师父都满意,但是师父不愿意法师住的地方好,而居士们住的不好。他说:我们去看看居士住的地方。师父拉着我的手,走上四楼,一间间认真地看,看过之后,师父也非常满意。说:“这样可以,这样好。”

后来,我想在古佛禅林给师父装修一个房间,考虑到他老人家年纪大了,想给他装修一个卫生间,用起来也方便。电话里我跟师父说起此事,师父的思路特别敏捷,他说,那个房子的结构,做上下水很难,不要做了。师父很少来古佛禅林,可他对房子的结构还能这么熟悉,对工程方面的专业问题,师父都非常精通,而且记得清清楚楚。

师父给我一根杖教我独立

修建寺庙的过程中,师父不厌其烦地教给我工程方面的知识。他告诉我说,建一座寺院,一定遵循好看好用的原则。设计平面图的时候,就要想到寺院的格局、细节,设计某个大殿的时候,就要考虑到殿里供奉什么佛像。工程图纸落实到实际中,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心里要有数。

做法事方面师父是全才,所有的法器唱念他全精通,我们上殿打法器的一招一式,都是师父亲自教的。比如拿鼓的方法,他都会教我们怎么拿。唱诵方面,我们不会的,师父也点点滴滴地教给我们。

师父对弟子的培养方式很独特。不论做什么,师父不会做一个现成的给我们。事实上如果他自己来做,可能一下子就能做成了,但他就是要让我们自己动手慢慢提高、慢慢掌握。我们一开始做不好的时候,师父从不会不耐烦,他会让我们试着去思考去动手做,我们不会的地方,他都教给我们。师父在培养我们能力的时候,他不是拉着我们走,而是锻炼我们,让我们能够独立前行。

在规划冀州道安寺万佛楼的时候,我曾向师父建议:能否把五方佛的佛像放到中间,这样就可以避免人们参观二楼时,从佛像头顶走过。师父当时没说什么。可是第二天一大早,师父就给我打电话,说:“崇悲啊,你那个想法不行。”为什么不行呢?师父再细致地从殿堂的空间利用和建筑格局等方面来剖析原因,这样的教导,我学到很多。

师父才思敏捷,文化根基深厚,诗文言简义深,下笔又快又好。我有时也会学着写点东西向师父请教,师父都会指导。但师父不会具体改什么,而是告诉我,应该怎么样改,然后告诉我:“回去自己琢磨怎么改去。”师父教给我方法,如同给我一根杖,让我独立自己往前走。

建寺安塔大智慧

师父在建寺安塔、安僧办道方面的贡献,有目共睹。

师父修建寺庙有自己独特的视角。师父尊重传统,设计寺庙的格局都是遵循传统的。但他又不拘泥于传统,每一座寺庙都有不同之处,都有独特的地方。邢台大开元寺大雄宝殿供奉的法身、报身、化身三尊佛像,包括后面的千佛绕毗卢—一千尊小的毗卢遮那佛像围绕着中间那尊大毗卢遮那佛像,在其他寺庙,都很少能见到。

柏林禅寺的万佛楼,不是只有财力、物力就能建成的,是需要有大智慧才能完成的。

师父这一生,修建、恢复了十几座道场、祖庭。筹建佛学院,安僧办道,续佛慧命。我现在住持的冀州道安寺应该是师父最后规划的寺院了,仅平面规划图师父就看了几十遍,对每一个细节都作了详尽的指导。

悲智双运生活禅

随师学佛的日子,分分秒秒都受益。

我跟师父学的,最重要的,还是佛法方面,师父所提倡的“生活禅”,贯穿我的生命,从这里,我明白佛法是怎么一回事:觉悟人生大智慧,奉献人生即慈悲。

修建柏林禅寺的时候,出现许多瑞相,但师父从不让我们说太多,不让我们过分宣传,不让过分强调神通与瑞相。告诫我们修行人更应从正信、正见上启发初学者的信心,才能更加具有说服力,才能让佛法更加长久地住世。

师父是高僧。说师父是高僧是因为师父能够将佛陀的教法,用现代最直白的语言阐述出来;说师父是高僧也是因为师父用自己的全部生命来实践佛陀的教法,并且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佛法教我们要悲智双运,师父提倡生活禅,要我们觉悟人生,奉献人生。纵观他的一生,悲智双运,正是大智慧的一生,大慈悲的一生。大智慧即是觉悟,大慈悲即是奉献,师父用自己的一生为佛法作了圆满的注释。

师父在我心中一直是充满智慧的老人,师父永远是我心中的一座丰碑。“人身难得今已得,佛法难闻今已闻”,此生能转生为人,能够听闻佛法,我已经很幸运了。更为幸运的是,能在师父座下披剃出家为僧,在修行的路上有了依靠,有了榜样。累生累劫,此恩难报。

牡丹花也伤悲

我在柏林禅寺的时候,住在问禅寮的一楼。师父每次回柏林禅寺都会在那里接待客人。师父始终是干净整洁的,所以那段时间总会将那里收拾得干干净净。2013年的谷雨,师父离开了我们,但我还是习惯性地把问禅寮收拾得整整洁洁,总觉得师父还会回来,总盼着师父回来。

师父走的时候,正是牡丹花盛开的时候,而那一场大雪,冰住了盛开的牡丹花。现在,一看到牡丹花,我就不由自主地想到师父。那种黯然与伤痛,用语言无法描述。

来年牡丹花开的时候,再等师父。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201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