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 2015年度第三期 / 荷香入瓯
 

荷香入瓯

南山如济

经过几场豪雨,天气变得阴晴不定。早起礼佛毕,洒扫庭院,修补篱笆,又将通往茶庭的踏步石整理一番。天色阴沉,空气湿热,干了一会儿活,身上汗衫都能拧下半碗水来。早斋毕,换过衣服,开始烧水煎茶。

荷花已残。捡拾了几瓣残荷,撒在竹林前石桌上,青石红花,颇有雅趣。又剪得荷花枝叶一茎,插在竹筒里,配以数茎竹叶草,顿有婷婷如盖之意。抬头看看天色,依然阴郁无绪,远山近岭笼罩在沉沉雾气里,只显露出浅淡廓痕。

“这样的天气倒是和峨眉山很相似呢!”我喃喃自语着,开始煎水备茶。

茶叶来自四川峨眉山,是成都一位茶友特意寄来的,虽然属新创茶品,却喜茶色秀润,香气清雅,很适宜山居品饮。拈起一枚花瓣作茶荷,又折了一茎竹枝作茶则,轻轻将茶叶拨在花瓣上。茶形如剑,花颜如玉,未曾品饮,饮茶人的心已经微醉了。

水已沸。投茶入铫,略略煎煮片刻,即可出汤品饮。

茶汤绿亮,色泽儒雅,又将几枚茶叶放进茶碗里,一缕清香立刻夺盏而出,袭人鼻端。第一盏茶汤奉佛,第二盏奉远方茶友,第三盏自奉。茶汤入口,甘爽滑润,香气清雅,似乎还有股淡淡的荷香呢。

蜀茶寄到但惊新,渭水煎来始觉珍。

满瓯似乳堪持玩,况是春深酒渴人。

这是唐代诗人白居易的《萧员外寄新蜀茶》七言绝句,抒写了诗人爱茶惜茶的高雅情怀。茶笺远递,茶谊珍重。然而蜀地的茶叶虽然清新,只有用终南山泉水烹煎,茶汤的香气、滋味、气韵才能达到最佳,也才愈显珍贵。

故情周匝向交亲,新茗分张及病身。

红纸一封书后信,绿芽十片火前春。

汤添勺水煎鱼眼,末下刀圭搅曲尘。

不寄他人先寄我,应缘我是别茶人。

这是白居易的《谢李六郎中寄新蜀茶》七言律诗,读来感慨深沉,雅致有味。人生一世,交游虽广,但真正能不忘旧情的有几个呢?却喜蜀地李郎中不忘故交,分享新茗,不寄他人而先寄我,大概也知道我是爱茶惜茶之人吧?如今老病在身,俗务尽脱,正好可以汲清泉,起泥炉,坐蒲团,阅茶汤,在水声茶香中消磨生命,谁能说这不是一种大解脱的人生境界呢?

他的另一首《琴茶》诗我也非常喜欢,不妨一并录在这里,供大家欣赏:

兀兀寄形群动内,陶陶任性一生间。

自抛官后春多醉,不读书来老更闲。

琴里知音唯渌水,茶中故旧是蒙山。

穷通行止常相伴,谁道吾今无往还。

蒙顶山位于四川成都平原西部,山势巍峨,峰峦挺秀,以盛产蒙顶茶而闻名天下。古人曾有“扬子江中水,蒙山顶上茶”的说法,足见其珍贵程度了。诗人抛官离职,纵情山水,或饮酒,或烹茶,或抚琴,或焚香,过着逍遥世外的隐居生活。如果说脱弃尘累、隐迹山林也是人生的一种选择,谁能说我如今不是与大道相往还呢?

唐人顾况有诗句道:“煎以文烟细火,煮以小鼎长泉。”读来颇觉亲切。宋人苏轼有诗句道:“雪乳已翻煎处脚,松风忽作泄时声。”读罢最为有味。今人粗疏,于烧水煎茶之事不能细究,只知以沸水冲瀹茶叶之法,令人感慨。清人震钧在《煎茶说》一文中写道:“煎茶之法失传久矣,士夫风雅自命者,固多嗜茶,然止于以水瀹生茗而饮之,未有解煎茶如《茶经》、《茶录》之所云者。”读来为之一叹。所幸古人典籍尚在,如果我们真的有志于茶道修习,不妨多读诵一些古人有关诗文,或许对归复中华传统茶道能有所帮助。

这是今天因为品饮这款来自蜀地的茶叶,所联想到古人的几首诗歌,并引发的一些感想。其实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人世间的一切,包括饮茶在内,莫非时节因缘所成就,非人力所可勉强。所谓“浮沉千古事,谁与问东流”,原是无可奈何之事。然而“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冥冥中或者真有一种力量,使我中华民族高雅文化以及传统人文精神得以薪火传承,不致断灭。真能如此,则不愧对古人矣。

《老子》曰:“多言数穷,不如守中。”如济如今老病交加,唯以念佛往生为念。闲暇时烧水煎茶,以领略古人的风雅情怀。如果说饮茶有道的话,这大概也是茶道的一种追求吧。

不知什么时候天色已然放晴,茶汤已冷,香韵犹在。荷花瓣上有点点珠泪,是昨夜清露?是洒落茶汤?不得而知。鸟鸣声声,虫声四起,我抬头望着远方隐匿在云雾里的终南山峰,目光不觉有些黯然。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201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