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 2015年度第二期柏林寺的雪
 

柏林寺的雪

明意

18年前,我有幸与师父净慧长老结缘,他约我去赵州看看柏林禅寺,我正求之不得,欣然应允。早春三月,乍暖还寒,我如约来到古城赵州。到了寺院已是傍晚,吃过晚饭,师父安排我住在他对面的房间,一天的旅途颠簸让我很快入眠。

次日清晨,寺院的钟声将我叫醒。我看看窗外,天还没亮,听见师父的脚步声下楼远去;看看表才五点,困意犹在,于是蒙头重睡。再醒来时,天已大亮,我起身下楼来到户外,眼前的景色让我瞠目,钟楼上、塔身上、屋顶上……整个寺院被一层白雪覆盖。昨夜竟然下了一场如此美丽的雪!我被这雪吸引着,信步来到庭院。此时,早课未下,庭院一片寂静。我站在庭院中央环顾四周,那身披白雪、威武苍劲的二十余株唐柏如二十多个罗汉把我围在其中,他们仿佛一群巨人在打量着我,似乎在问:“你这小子,来此何干?”想着他们跨越千年、阅尽沧桑,有多少人间悲喜从他们眼前掠过,我仿佛踯躅在古今的时空中……

太阳从赵州塔的背后升起,雪悄然地融化了,庭院如雨过水洗一般清新盎然,这一番景象让我恍如隔世,亦如梦醒时分般愣在那里。

“去吃饭吧。” 不知何时,师父已站在我身后。

我回头看去,阳光从赵州塔的上方投射在师父的身上,逆光中我看不清师父的面庞,但他身披袈裟站在晨光中如一尊雕像立在那里。这一刻,深深印在我的记忆里。

早饭过后,师父带着我在寺院转了一遍。对我说:“若不急可在寺院多住几日。”

我对寺院的生活心生好奇,就问师父“我能跟着您去上早课吗?”

“可以。”师父说。

“可我不会念经啊?”我说。

师父说:“先听。”

于是,早晨学着师兄们的样子磕头,跪拜,转佛堂。晚上跟在师兄们的后面上香,点灯,进禅房。早上还好,虽滥竽充数却也能装模作样,到晚上可就难了,磬声一响,腿子盘起,前十分钟还能静坐如钟,再往后就如坐针毡。我刚要松动一下,旁边的师兄轻咳一声,我只好又直起腰,咬着牙挺着,忍着……就在我忍无可忍的那一刻,“叮!”清脆的引磬声把我解放了。

就这样,怀着好奇和恭谨的心,我自由自在地在寺院中过了一个礼拜的丛林生活。回家前的晚上,我去向师父辞行,对师父说:

“师父,我想明天回去了。”

师父没抬头,轻轻地说:“好。”

我忽然心中闪出一个念头,问道:“师父,我能皈依吗?”

师父抬头看看我,微微地一笑,说:“明天正好要为一些信众举行一个皈依的仪式,你也来参加吧。”
我又说:“那您得给我起个法号啊。”

师父微微一笑,想了想,用一种哄孩子的口气对我说:“就叫明意吧。”

第二天,皈依仪式结束后,我告别师父,步出寺院重新踏入红尘。但从此以后,读经和禅修再也无法离开我的生活。多年之后,我后知后觉—那是师父在我心中播下了菩提。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201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