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 2015年度第二期南宫佛界最当忆
 

南宫佛界最当忆

张范津

净慧长老圆寂的消息,我是在网上偶然发现的,尽管那时已过去很长时间了,但我心依然怅怅焉。

我深知长老对于南宫的恩德,如春雨润物,无形希声,道无可道。若用“恢复了一座道场,揭秘了一桩公案,推动了一场讨论”三句话概括是否可以,确无可知,然而以此表述长老在南宫的显绩应该是毫无疑义的。没有长老,就不会有南宫佛教的今天。我们这一方水土、一方百姓,因长老、因长老缘建的普彤寺而得沐福荫。

长老祖籍湖北新洲,生于1933年,次年冬,刚刚一岁半就被送入尼庵。1948年于武昌卓刀泉普度寺礼宗樵和尚为师,得法号净慧。1951年赴广东乳源云门山大觉禅寺,得以亲侍中国现代禅门泰斗虚云老和尚。他朝参夕扣,亲奉法炙,饱受钳锤。因敏悟过人,深得器重,蒙虚云老和尚付嘱,一身兼承临济宗、曹洞宗、沩仰宗、云门宗、法眼宗五宗法脉。1956年,中国佛学院成立,长老为首届学僧,先后就读本科和研究生班,成为中国佛学院首批佛学研究生。“文革”期间蒙冤患难。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随着宗教政策的恢复落实,在原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居士和正果法师的关怀下,长老于1979年初得以重返北京,任职于中国佛教协会,参与创办会刊《法音》杂志,并担任主编达二十年之久,使他成为我国最具学术识见的一位法师。1988年,长老应河北省民族宗教厅之请,负责筹备组建河北省佛教协会,并当选为首任会长,同时主持柏林禅寺的恢复重建工作。还应特别提及的是,在京期间,长老与赵朴老、弘川法师建立的深厚法谊,成为后来恢复重建普彤寺的重要机缘。

弘川法师,河南偃师人,生于1928年。抗战末期从军,1949年随军到台湾。1954年在台北市十普寺剃度出家。1984年由香港辗转回到祖国内地,到北京机场接机的两位法师即有时任《法音》杂志主编的净慧长老。弘川法师是“文革”后第一位回大陆的僧人,因此,被赵朴老誉为“中国第一爱国僧人”。在赵朴老的关怀下,中国佛协推荐其任白马寺首座,之后改任正定临济寺首座。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正是中国大陆佛教百废俱兴的年代,如何给“中国第一爱国僧人”一个施展才能的广阔平台,使他的作用得到更好发挥?赵朴老和弘川法师的挚友净慧长老都在积极寻找着机缘。

随着党的宗教政策的落实,在南宫广大佛教信众中恢复重建普彤寺的呼声逐渐高涨。遵从信众意愿,1992年南宫市政府向省民族宗教厅、省佛协提出了恢复重建普彤寺的请求。净慧长老深知普彤寺在中国佛教史上的地位,南宫的想法与省佛协不谋而合,恢复重建的申请很快得到了省民宗厅和省佛协的回应,并完成了相关审批手续。

普彤寺是中国汉传佛教开山鼻祖天竺法师摄摩腾、竺法兰最早的驻锡之地,普彤塔、普彤寺是佛法东来的第一塔、第一寺。近年来在佛教界、佛学研究界和信众中几近共识。然而在普彤寺恢复重建之前,人们普遍不予认可,对这一史实甚至集体失忆。多数人认为白马寺及白马寺的齐云塔才是中国汉传佛教的第一寺、第一塔。匡正误识,还历史本来面目,作为法海砥石的净慧长老,既感责无旁贷,更是当之无愧,恢复重建普彤寺,是他弘法事业中的的重要内容。

普彤寺恢复重建工作复杂,任务繁重,非德能双全之人无以相托。净慧长老与赵朴老充分沟通后,决定盛邀弘川法师到南宫住持建寺。为切实搞好普彤寺重建,长老亲自陪同弘川法师赴南宫踏勘寺址,规划建设蓝图,并捐资1万元以示关心支持。弘川法师驻锡南宫后,普彤寺恢复重建工作开始正式启动。经过一年多的筹备,1993年11月奠基,1996年9月26日隆重举行了普彤寺大雄宝殿落成暨佛像开光大典,佛教高僧、各界人士及信众数万人参加了庆典。在庆典大会上,净慧长老朗声宣布:“在这个地方,我想强调一点,这个寺应该说是佛教东来的第一寺,因为这个寺比白马寺还早一年。这么多年,我们没有宣传这个历史事实,因为规模还没起来。现在这个地方规模已具,四众云集,管理有序,在这里我们可以郑重地向各界宣布:中国真正的第一寺是在河北省南宫市,也就是我们的普彤寺。”法语开示,振聋发聩,以长老在佛教界崇高的地位、渊博的学识以及出家人特有的真诚,矫正了人们误解已久的历史,疗治了佛教文化史上对“释源”之地集体失忆的顽症。一石激起千层浪,从此揭开了南宫乃至全国对“释源”为何处的研究热潮。因为人们知道“佛教传入中国,是中国历史中最重大的事件之一。从它传入以后,它就是中国文化的重要因素,在宗教、哲学、文学、艺术方面有其特殊影响。”(冯友兰《中国哲学简史》)

为了给佛教文化研究热潮再助力,2007年,南宫市以中国汉传佛教开山鼻祖摄摩腾、竺法兰驻锡南宫及中国最早的佛教建筑—普彤塔寺肇建1940周年为契机,策划由河北省佛教协会、河北师范大学、南宫市人民政府联合举办一个纪念研讨活动。长老作为最具学术识见的高僧,顺机应缘,再次给予了极大支持,不但特派河北省佛教协会常务副会长、自己的高徒明海法师和省佛协秘书长肖占军居士前往赴会,还请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一诚长老为南宫亲笔题辞“法喜充满”,中国佛教协会副秘书长遽俊忠先生莅会宣读了中国佛协对这次纪念研讨活动的贺辞,国家宗教局、省民族宗教厅领导专程与会,共襄盛举。国内外上百名学者、高僧、企业界知名人士参加了纪念研讨活动。与会学者、高僧对南宫在佛教文化传播发展过程中发挥的巨大作用给予了充分肯定和极高评价,进而形成了政府、教界、学者、民间四力互动,重构普彤塔、普彤寺中国第一佛塔寺记忆的新格局。各种媒体的宣传,提升了普彤寺作为“释源”、“祖庭”在四众心目中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净慧长老对普彤寺一直情有独钟,2012年5月16日在河北省佛教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肖占军居士陪同下再次专程来南宫,视察普彤寺扩建情况,从远景规划到寺庙走向、建筑梯度安排,都一一进行了详细指示,同时还视察了观音禅寺。没想到此后不到一年,长老就安详往生。这一次南宫之行,竟成了长老到南宫、到普彤寺的最后一次。

长老乃尘世慈航,流水行云,该担当时担当,该放下时放下,“觉悟人生,奉献人生”,尽现禅者本色。如今禅海波息,佛心未泯功果满,缘尽道成莲花身。祈愿长老不舍众生,早日乘愿再来。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201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