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 2015年度第一期洛阳托钵记
 

洛阳托钵记

清.韵

离开柏林禅寺已经整整一年了,可这颗心却时常会飞回去,会经常关注一下柏林禅寺的动态,且亦会随喜随忧。偶然读到了明海大和尚的《京华托钵记》,蓦然间生出一种由衷的赞叹:真乃大丈夫也!赞叹的同时,也生出了一个效仿一下的念头,毕竟对任何人来说, 这都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举措。考虑之后,当下即决定下周一出去,因为每一个周一是白马寺的放香日,杂务少一些……

天空灰蒙蒙的,透露出一丝丝凉意。托钵乞食,我之前也有过两次经历,一次是在柏林禅寺上学时,生活禅夏令营期间专门举行的一次活动,其实都是提前给护法居士们打好招呼的,沿途都有供养,不算什么;另外一次是去泰国时,上座部的比丘带我们出去的,托钵乞食是他们每日的必修课。在泰国,比丘们都是托钵乞食,所以也比较容易有供养。可这一次情况就不一样了,在中国,在很随机的情况下,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呢?下这个决定并不难,但要准备出门了,又生出一丝犹豫。清韵啊清韵,你可不能这样啊!难道你连这一点勇气都没有?一不做二不休,大不了讨不到饭吃再赚一顿骂,有什么了不起,去!

一件穿了七个冬天的棉袍还算旧些,袖子蛮长的,所以我就没有考虑摘去手表,平常也不喜欢带手机,所以就只带上钵、袈裟、来回三块钱的路费,便走出了白马寺的山门。不过说实话,去哪里,我心里一点也没有底,我对洛阳不熟,又不好专门去打听,所以,走到哪里算哪里吧!

在车站等了一会儿,发现有一股人流向一辆车的背后涌动,我攥着那一块五毛钱,便也绕过去了,也没有看是几路车,毕竟这不是很重要,先上车先走,后上车后走,反正也没有目标……一位常来听我讲课的居士比我先上车,她发现了我,很积极地过来替我刷卡付了车费,权且算我今天托钵收到的第一份供养。

车子开到洛阳正骨医院附近,突然发现“平乐正骨”,这是白马寺一位护法居士开的诊所,在中原一带还小有名气。原来乘公交车就可以到啊。她曾几次邀我来看一下我这痛了大半年的左胳膊,却一直没有机会,就在这里下吧,下午顺便来看看胳膊。车子到了下一站,我下了车。路上没有几个行人,或许是天气比较冷的缘故吧?我不断地打着妄想,为什么这颗心就静不下来呢?唉!业障太重了!我披上袈裟,护着钵前行,边走边盘算着,是到住户家还是去饭店,去住户家估计行不通,这里又不是乡下,毕竟大多数人上班,在家吃饭的没有多少人,并且人家也会提防我是否有歹意,还是到饭店去吧!

一路走一路观察,始终没有发现合适的去处,有的规模过大,有的是专营肉食的饭店。向前走着,偶尔几个路人也会以异样的眼光看我一眼,这么多年来我已经习惯了这种眼神,谁让咱们是“异类”呢?一直走到正骨医院附近,才发现有一个小胡同,里面有几个小饭店,硬着头皮走进一家,鼓起勇气张开口,“阿弥陀佛!老板,能否给一点吃的东西?”(我都不知道我是如何说出来的)店家的表情不是很热情,看着我不说话,不知道是因为我的到来而使她感到太突兀还是怎么了?厨房里面仿佛是问了一声,他们就彼此言语了几句,听不清说什么,感觉不太有戏,就不打算自讨没趣了,道了一声“阿弥陀佛!打扰了!”便离开了,没想什么,碰壁是意料之中的,如果不碰壁才会有遗憾呢!走进第二家的门,“阿弥陀佛!老板,能否给一点吃的东西?”老板迟疑了一下,然后进门给我拿出一个热馒头,刚才大概是考虑该给我什么吃吧?我还是打着妄想,打开钵盖,示意她放进钵内,道一声“阿弥陀佛!吉祥如意!”便走出来继续前行。走了一段,我才发现,今天可能是来错了地段,因为从商家的着装以及附近的建筑样式上看,这一带应该是回民区。只能这样了,又能有什么办法呢?抬头发现前面没有店铺了,便又折了回来,走出小胡同,上了正街,来到一个稍大一点的饭店门前推门进去,“阿弥陀佛!能否给一点吃的东西?”我重复着同样的话,或许是走了几户之后有经验了吧。走过来一个女服务员说:“对不起,我们说了也不算,都是打工的!”“阿弥陀佛!打扰了!”惭愧啊,只能感叹自己的福报太浅,走得身上都发热了,却只讨了一个馒头,真是有些可怜!抱怨又有何用呢?只有继续走了。这一家仍然是一张不太热情的面孔,“哎呀!这个时候还没做饭呢!”里面一个男人的声音:“和尚化缘啊?”然后女人说:“哎呀!我这里都是肉,没有你能吃的。”必须选择离开,还能做什么呢?又走进一个大一点的门面,几个年轻人在收银台处聊天,整齐的餐桌,白白的桌布。“阿弥陀佛!老板,能不能给我一点吃的东西?”一个年长一点的女士坐在门口附近,可能是管事的,很热情地招呼了我一句:“你好!你想吃点什么?”呵呵……有一点专业的招呼客人的感觉,“要不然给你一点米饭或馒头吧?”她接着说道,一个男孩子接过去说:“馒头是凉的!”她微笑着打量了我一下,问道:“你是带走吗?”“是的!”“那就打一点米饭,不要忘记拿一双筷子啊!”然后笑一笑对我说:“你先坐下吧!”说话间,那个男孩子就送过来一快餐盒米饭,我打开钵盖,让他装进去,他却表现出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年长的女士说了一句“看人家还自己带的东西呢。那你倒到里面吧,慢一点啊!”她很热心地提醒着。“阿弥陀佛!吉祥如意!”已经有了前面的话,就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了,只好走出来。不能光吃这些吧,得有口菜呀!我是不是有一些挑剔啊?再走一家吧?前面一个菜馆,不太大,进去之后,两边摆了大概有十几张桔黄色的快餐桌,有一对年轻男女在吃饭,见我进来并没有理我,这令我比较诧异。道明来意后,老板面露难色,半天才说(我以为她不会给我东西呢):“哎呀!这给你点什么吃呀?要不给你一点米饭或馍中不?”比较地道的河南话。“这个我有了,给一点菜吧,咸菜也可以,能就饭吃就可以!”“那要不然给你炒个青菜中吧?”“好的,只是不要放葱和蒜就好了。”“好的,不放葱姜蒜!”“姜可以放!”我纠正道,“好好,姜可以放!”她给厨房里的年轻男子说了一下,然后对我说:“你先坐来等等,你带走吗?”呵呵……怎么又是这一句,我取出钵来说:“我带走,麻烦你帮我装在这里面可以吗?”她过来一看,发现里面还有米饭和一个馒头,说道:“呀!这怎么吃啊?”“没关系的,就装在里面吧!”“那我就直接给你装进去了哦!”她把我的钵取走,送到厨房,没有几分钟,热气腾腾的炒油菜连同钵就送到我的手里。阿弥陀佛,随喜功德!其实心里也盘算着是不是该坐下来吃完再走,可是又惟恐我这身装束妨碍人家做生意,反正这里距“平乐正骨”又不远,去那里吃吧。将钵装进钵囊,道了句“阿弥陀佛!吉祥如意!”便出了门,穿过马路,一大群放学的小学生从我身边嬉戏地穿过,我独自一人,护着钵,走在城市的马路上,迎面吹来的瑟瑟寒风,撩起身上的袈裟……

天空中依旧是灰蒙蒙的,令人觉得很压抑,但我的心里却是一种无比的释怀……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201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