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 2015年度第一期四祖寺的月光
 

四祖寺的月光

樊明鸿

想到四祖寺看看由来已久,一直未能成行,那天忽然就接到电话,说寺里组织义工去四祖寺参学,适逢周末,因缘具足,就报了名。

车行黄梅时已是暮色苍茫,峰回路转中终于来到了四祖寺。过堂后很快被安置在延寿堂。进了寮房才发现,大通铺,十个人的被褥挤得那叫一个紧密。一瞬间的感觉不知该怎么形容,我想起了年少求学时住集体宿舍的情形,就是这么简陋的住宿条件,30年过去了,竟然在这里记忆重现。节气已是大雪。南方的房间里并无取暖设备,甚是阴冷,不由身心有些寒意。

更大的考验还在后头。这次寺里来的义工大多是常年在寺里从事保洁的老菩萨,年龄偏大,我一个都不熟悉。十个人的房间,整理行李的,吃东西的,洗漱的,嬉笑的,处在这么一个陌生嘈杂的环境中,很快被笼罩在一种浓重的烟火气息里,感觉很不自在。我茫然不知所措,无处可去,且又乏又冷,于是就想早早休息。偏偏她们又很善聊,家长里短,儿孙琐事,好容易没有人说话了,却鼾声四起。我缩在冰冷的被子里,怎么也睡不着,又不能动,因为翻身就会影响睡在两旁的人。看着自己心中的烦恼在一点点增长,甚至有些懊悔千里迢迢跑到这里来吃苦。

寒冷,困乏,烦恼,一直在清醒中熬到天亮。凌晨三点多钟,我悄悄起了床,穿好海青,来到大雄宝殿前开始拜佛。观音殿,伽蓝殿,祖师殿,地藏殿,一圈拜下来,觉得竟然没有昨晚那么寒冷。

正是农历十四,月朗星稀,夜空中一轮满月光明皎洁,沐浴在这如水的清辉里,心中也有些被澄清的感觉。反观一夜未眠的苦恼,突然发现了自己潜意识中的那种贡高我慢,虽然平时也是谦和地对待每一个人,可是在生活中衣食无忧,在单位在社会上受人尊敬,长期以来在内心形成了一种自我认同感,使自己的心被罩在养尊处优的温室中,容不得半点忽视和困苦。偶尔也参加公益活动去体验社会底层的疾苦和生计的艰难,却从没有朝夕相处锅边炕头去了解他们的冷暖和生活,一旦真实地混同在大众中感同身受,就起了分别,骨子里的我慢被一下子尖锐地触碰,这才知道自己所谓的菩提心和慈悲心原来如此不堪一击。仿佛瞬间从云朵跌落在地面,很痛,可是幸运的是,我回到了大地上。正是这次的四祖寺之行,让我看到了自己内心深处真实的习气,也体会了老和尚那句“将个人融化于大众”的真切含义,正是踏破铁鞋无处觅,原来佛法在心地。

不知什么时候,钟楼开始撞钟了,应该是位年轻的法师,唱一句撞一下,那钟声梵音仿佛是从天外穿透而来,悠长曼妙,响彻耳边,就这样站在冠如祥云的千年古柏下,就这样在月光下静静聆听着,我一时泪流满面。

按照行程我们当天参加了寺里的法会,晚上还是住在四祖寺。一样的房间,一样的环境,心中却是静静的安适和愉悦。坐在大通铺上,我一直拥着被子默默诵经。也是很晚才熄灯,可是那一夜,竟然睡得很踏实很香甜。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201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