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 2015年度第一期万松行秀禅师著述考
 

万松行秀禅师著述考

吴平.叶宪允

摘要:万松行秀禅师所撰《从容庵录》六卷、《请益录》二卷是禅宗重要文献,在禅宗史上影响很大。《从容庵录》与圆悟克勤禅师的《碧岩集》、林泉从伦禅师的《空谷集》、《虚堂集》号称四家评唱。万松行秀《请益录》与四家评唱被称为“五家纲宗”。万松行秀作为一代宗师,他在禅学理论上有精深造诣,且博通诸宗,著述宏富。这些著作是万松行秀佛法思想的集中体现,是研究万松行秀佛学思想的重要资料。

万松行秀禅师(1166-1246),河北邢台人,是金末元初北方佛教禅宗巨匠,对当时的宗教、政治都产生了重大的影响。他与金、元两朝都建立了密切的联系,为当时北方佛教的领袖,人称“两河三晋之人皆饮师名”,“门庭高广,四方尊之”[1]。受万松行秀禅法思想影响,俗家弟子耶律楚材成为著名政治家,位极人臣;嗣法弟子雪庭福裕担任僧官“释教总统”,统领佛教,“权天下僧”。当世著名文人赵秉文、元好问、李纯甫皆对其赞誉有加,有的还是其门下弟子。万松对禅学思想的发展也有较大贡献,他与其僧俗弟子耶律楚材、李纯甫、雪庭福裕等融合儒、释,提倡“以佛治心,以儒治国”,形成影响深远的“孔门禅”。万松本人“数迁巨刹,大振洞上宗风”,“师于孔老庄周百家之学,无不俱通”。[2]“独万松老人,全曹洞之血脉,具云门之善巧,备临济之机锋,诚宗门之大匠,四海之所式范。”[3]万松行秀禅师著述宏富,其《从容庵录》、《请益录》至今仍为禅宗重要典籍。本文拟对万松行秀的著述进行一些初步的考辨。

万松著述丰富,在历代高僧中可以说是比较突出的。统计之下,著有《祖灯录》六十二卷、《从容庵录》六卷、《请益录》二卷、《心经宗说》、《通玄百问》一卷、《糠禅赋》、《四会语录》、《鸣道集》、《辨宗说》、《心经风鸣》、《禅悦法喜集》等。《五灯全书》卷六十一记载万松“尝拈掇宏智百颂,曰《从容庵录》。又著《请益录》,踵《碧岩》后尘。有《祖灯录》、《释氏新闻》、《鸣道集》、《辨宗说》、《心经风鸣》、《禅悦法喜集》、《四会语录》行世”。[4]有关万松著述的记载又见于《续灯正统》卷三十五:“晚年幽居多暇,尝拈掇宏智百颂曰《从容庵录》。又著《请益录》,踵《碧岩》后尘,开宝镜重垢,甚有补于宗门。师天资敏利,百家之学,无不淹通。三阅大藏,首尾熟贯。有《祖灯录》六十二卷,《释氏新闻》、《鸣道集》、《辨宗说》、《心经风鸣》、《禅悦法喜集》若干卷。净土、仰山、洪济、万寿四刹,皆有录行世。”[5]《祖灯录》在其弟子从伦的《空谷集》卷三中有所引论,可见一斑。《四会语录》包括《净土》、《洪济》、《仰山》、《万寿》四种语录,分别为万松住持四所寺院所形成的说法记录。《通玄百问》一卷,乃答圆通之语,见《续藏经》第一一九册。具有重大影响且流传于世的主要是《从容庵录》、《请益录》。

一、《从容庵录》

1. 万松行秀应弟子耶律楚材所请作《从容庵录》
《从容庵录》全称为《万松老人评唱天童觉和尚颂古从容庵录》,是万松五十二岁(1217)时应弟子耶律楚材之请而作,前后七年始成。耶律楚材于甲申(1224)中元日作《万松老人评唱天童觉和尚颂古从容庵录序》,其中说“师平昔法语偈颂,皆法兄隆公所收,今不复得其稿。吾宗有天童者颂古百篇,号为绝唱。予坚请万松评唱是颂开发后学,前后九书,间关七年,方蒙见寄。予西域伶仃数载,忽受是书,如醉而醒,如死而苏,踊跃欢呼”。[6]可知《万松老人评唱天童觉和尚颂古从容庵录》大致始著于此年,距离1224年成书有七年时间。1217年,耶律楚材还在万松身边参禅。万松着手著《万松老人评唱天童觉和尚颂古从容庵录》之后,曾在“癸未金宣宗元光二年、元太祖十八年(1223)三月三日”撰写的《寄湛然居士书》一文中曰:“吾宗有雪窦、天童,犹孔门之有游、夏。二师之颂古,犹诗坛之李、杜。世谓雪窦有翰林之才,盖采我华,而不摭我实。又谓不行万里地,不读万卷书,毋阅工部诗,言其博赡也。拟诸天童老师颂古,片言只字,皆自佛祖渊源流出,学者罔测也。柏山大隐集,出其事迹,间有疏阔不类者。至于拈提,苟简但据款而已。万松昔尝评唱,兵革以来废其祖稿。迩来退居燕京报恩,旋筑蜗舍,榜曰‘从容庵’,图成旧绪。适值湛然居士劝请成之。老眼昏花,多出口占,门人笔受。其间繁载机缘事迹。一则旌天童学海波澜,附会巧便。二则省学人检讨之功。三则露万松述而不作非臆断也。窃比佛果《碧岩集》,则篇篇皆有示众为备。窃比圆通《觉海录》,则句句未尝支离为完。至于著语出眼笔削之际,亦临机不让。壬午岁杪,湛然居士书至,坚要拈出,不免家丑外扬,累吾累汝也。癸未年(1223)上已日,万松野老因风附寄。不宣。”(见《湛然居士文集》卷八)《佛祖纲目》卷第三十九对此事记载很详细:“(癸未)万松行秀禅师,评唱天童颂古。……晋卿扈从元帝至西域,因贻书松,请评唱天童颂古百篇,开发后学。间关七年,癸未始成。松名行秀,雪岩法瑞嗣,曹洞宗。”耶律楚材于西征途中回信,即《万松老人评唱天童觉和尚颂古从容庵录序》。

2. 《从容庵录》的内容与形式

《从容庵录》是万松行秀依照历代祖师的评唱方式,对天童觉和尚的颂古的再发挥,史称其堪比《碧岩录》。《卍续藏经》第 67 册有《茕绝老人天奇直注雪窦显和尚颂古》,其序《茕绝老人颂古直注序》对各种颂古评唱作了对比:“禅宗颂古有四家焉,天童、雪窦、投子、丹霞是已,而实嗣响于汾阳。夫古者,古德悟心之机缘也;颂者,鼓发心机使之宣流也。故其义或直敷其事,或引类况旨,或兴惑发悟。以心源为本,成声为节,而合契所修为要。然非机轮圆转,不昧现前,起后得智之亲境,不能作也。昔人以雪窦、天童,比之孔门游夏。拟为颂圣,有以也哉…… 释颂者,自柏山大隐圆通觉海二集外,不啻数十家。质野者旨近,支离者意疏。若佛果、万松、林泉诸尊宿,采经传之蕴,汇诸家之长,纂修成集,称四家评唱。佐四颂之盛,略该五宗之微言,而大隐觉海等集弗克并踪矣。”在数十家颂古评唱中,只有圆悟、万松、林泉等四家评唱并称于禅宗史。林泉即林泉从伦(1223-?)禅师,乃万松行秀弟子,撰成《林泉老人评唱投子青和尚颂古空谷集》(简称《空谷集》)和《林泉老人评唱丹霞淳禅师颂古虚堂集》(简称《虚堂集》)。林泉从伦禅师所撰两种评唱显然是受到万松行秀的影响。

《碧岩录》的具体结构为:一、垂示;二、列举公案;三、对该则公案加以解说性评唱;四、列举雪窦重显的颂古;五、对颂古作阐释性评述。《碧岩录》成书后,在禅林享有盛誉,向有“禅林第一书”之称。而雪窦重显的《颂古百则》,向来被认为是禅文学的典范之作。万松行秀评唱天童正觉和尚的《颂古百则》,显然受到《碧岩录》的影响。万松先后两次评唱《颂古百则》,第一次评唱的原稿由于金、蒙战争丢失,第二次是受弟子耶律楚材劝请之下再次评唱而成,由万松禅师口授,门下弟子记录。今可见《万松老人评唱天童觉和尚颂古从容庵录》,共六卷一百则。结构上先是“示众”、再是“举”、再是“师云”。“师云”部分分量最重,是其中的重点。

3. 《从容庵录》在禅宗史上的地位与影响

《万松老人评唱天童觉和尚颂古从容庵录》对后世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成为禅宗重要典籍。耶律楚材《评唱天童拈古请益后录序》:“雪窦拈颂、佛果评唱之击节《碧岩录》在焉,佛果颂古、圆通善国师评唱之《觉海轩录》在焉,是临济、云门互相发扬矣。”[7]《敬斋古今注》卷六:“近世万松和尚著《从容录》,以为达磨无胎息法,人谓达磨行胎息者,是其说出于曲学。”《续灯正统》卷三十五:“晚年幽居多暇,尝拈掇宏智百颂曰《从容庵录》。又著《请益录》,踵《碧岩》后尘,开宝镜重垢,甚有补于宗门。师天资敏利,百家之学,无不淹通。三阅大藏,首尾熟贯。”[8]林泉从伦《林泉老人评唱投子丹霞颂古总序》:“古今拈颂不为之少,藂林户知之者惟四家而已。窃窥先觉利物之心,假以古人公案诱进群迷,故设筌网令速获鱼兔于觉海性苑矣,正如达磨西来不立文字而不离文字者耶。近参随衲子殃及林泉,向空谷中刚要传声,于虚堂内强来习听,以无说之说而说其说,便不闻之闻而闻乎闻,非敢与佛果万松联罅并骛于世且傍邻舍,试效颦者欤。”《四家颂古序》:“古公案无颂,颂自汾阳始,阳之后雪窦继之,号称颂古之圣。嗣是诸家皆有颂。洞上颂名最著者三人:投子青、丹霞淳、天童觉是已。颂无评,评自圆悟始。悟之后,万松、林泉继之。悟评雪窦,松评天童,林泉评丹霞与投子是已。后人合之,目为四家颂古,禅者倚为指南。”(《为霖道霈禅师餐香录》卷二)

《从容庵录》于万松在世时就已经刊刻了。耶律楚材作《万松老人评唱天童觉和尚颂古从容庵录序》:“京城唯法弟从祥者,与仆为忘年交。谨致书,请刊行于世以贻来者。”耶律楚材逝于1244年,两年后万松才离世。实际上,《万松老人评唱天童觉和尚颂古从容庵录序》作于1224年。应该说《从容庵录》成书不久之后就有刻本。《从容庵录》在明万历丁未年(1607)由云南楚雄府知府华亭徐琳重刻。徐琳序曰:“旧刻四家语录,杀青者不甚工,规局隘陋,评注拘迫,阅者苦之。然已如登大宝山入华藏海,尽力摸索不恤也。帝京禅伯,挥尘谈宗,往往而是,近且磨糊莫辨矣。讲师觉虚,发大弘慈,欲重命枣人,而力不逮。谋于予。予实有夙愿,敢不毕力,于是鸠工梓其三,僧俗同志者梓其一。”

《从容庵录》是佛教重要典籍。明晁瑮的《晁氏宝文堂书目》、明朱睦 《万卷堂书目》卷三、清钱大昕《元史艺文志》卷三、清徐乾学《传是楼书目》、清魏源《元史新编》卷九十三、清张之洞《顺天府志》(光绪)卷一百二十四艺文志三等皆有著录。

二、 《万松老人评唱天童觉和尚拈古请益录》

1. 万松应耶律楚材之请作《请益录》

万松六十五岁(1230)时,作另一重要著作评唱天童觉和尚的《拈古请益录》,“庚寅(1230)九月旦请益,才廿七日”。耶律楚材《评唱天童拈古请益录序》中说:“评唱《拈古请益后录》时,(万松)老师已年六十有五矣。”六十五的万松行秀只用了二十七日就完成了《拈古请益录》。耶律楚材在《万松老人评唱天童觉和尚拈古请益录序》中记载说明了万松行秀完成此一评唱的过程与意义。“洞山之后,有无手人,上天童山顶,抛向九霄云外,下长芦岸边,沉在千寻海底,是可忍也。于是百般拈弄,遂成百则。百年之后,湛然居士,断送万松,再呈丑拙。万松曰:雪岩先师,亦曾于王山顶上,滏水岸边,举洞山示众。……万松忝授绪余,义无牢让,自庚寅九月旦请益,才廿七日,不觉伎俩已尽,撩人笑话,老不歇心。激我云,仍少当努力,他后失笑,无孔窍生铁团,几曾动着丝毫。方知万松野老,从来不犯手势。二十八日序。……万松请益百则,老骨董。其词源滚滚,放肆汪洋。开合卷舒,具大自在。”说明了评唱《天童拈古请益后录》的因缘与特点。《万松老人评唱天童觉和尚拈古请益录序》还说:“独洞下宗风未闻举唱,岂曲高和寡耶!抑亦待其人耶!必有通方明眼判断,尚未晚也。……果有天童觉和尚拈颂洞下宗风,为古今绝唱,迨今百年,尚无评唱者。予参承余暇,固请万松老师评唱之,欲成三宗鼎峙之势。”“今评唱《颂古从容庵录》已大播诸方。评唱《拈古请益后录》时,老师年已六十有五矣。循常首带佛事,人情晷隙之间,侍僧请益,旋举旋录,皆不思而对,应笔成文,凡二十七日。百则祥备,神锋颖利,于斯见矣。”可见万松作《拈古请益后录》,也是在耶律楚材的请求之下而作。耶律楚材认为“其词源滚滚,放肆汪洋。开合卷舒,具大自在”,而且万松“不思而对,应笔成文,凡二十七日。百则祥备,神锋颖利”。

2. 《请益录》的流传及其影响

《请益录》共两卷一百则,实际上是九十九则,分上下两卷。宋代正觉拈古,万松行秀评唱。《请益录》全名《万松老人评唱天童觉和尚拈古请益录》。收在《卍续藏经》第一一七册、《禅宗全书》第八十六册。内容系由正觉拈提九十九则公案,先举古则,次有天童之拈提,万松行秀加以著语及评唱而成。《天童觉和尚拈古请益录》一卷,万松评唱后成为二卷。《万松老人评唱天童觉和尚拈古请益录》初刊似在明万历三十五年(1607),由觉虚性一校订,生生道人徐琳刊行。

《请益录》也是禅宗的重要典籍。在明代,《请益录》已经很有影响。《补续高僧传》卷十八:“(万松)连住巨刹,道化不少衰。晚年退居从容庵,幽林多暇,评唱宏智百颂。又著《请益录》,踵《碧岩》之后尘,开宝镜之重垢,甚有补于宗门学者,至今传习。”[9]明李日华《味水轩日记》卷六:“六日至漏泽寺晤典藏僧省宗,购得万松老人《从容录》,林泉老人《空谷集》、《虚堂集》,圜晤(圆悟)禅师《碧岩集》,万松老人《请益录》,五家纲宗尽是矣。” [10]李日华所说万松行秀《从容录》,林泉从伦《空谷集》、《虚堂集》,圆悟禅师《碧岩集》号称四家评唱,闻名于世。万松行秀《请益录》与四家评唱被李日华并称为“五家纲宗”,可见《请益录》此时已经有很大的影响了。

清徐乾学《传是楼书目》记载:“《请益录》二卷,天童觉和尚(拈古),万松老人评,元释从隆录,二本。”记录者释从隆应该是万松弟子,《续灯正统》卷一记载报恩秀禅师法嗣有从伦禅师、从宽禅师、从祥禅师、从隆禅师、从瑀禅师、从仝禅师。还有从正、从檀禅师等,耶律楚材法名“从源”,可见万松弟子中有“从”字辈。《宗教律诸家演派》记载“洞山源流诀” 之“洞山下十四世顺德府净土寺万松行秀禅师演派二十字”,即为:“行从福智立,贯彻八环中,化统三千界,宏开洞上宗。”“从”字辈是万松之后的第二代。万松著《从容庵录》时,“侍者离知录”,时万松五十二岁,自称“老眼昏花,多出口占,门人笔受”。作《请益录》时,万松六十五岁,此时让弟子从隆做记录应该是可信的。

《请益录》作为禅宗的重要典籍,为历代藏书书目和艺文志所收录,明晁瑮《晁氏宝文堂书目》、明祁承爜《澹生堂藏书目》、清徐乾学《传是楼书目》皆有著录。

关于万松著述,《万松舍利塔塔铭》记载,“编《祖灯录》六十二卷,又《净土》、《仰山》、《洪济》、《万寿》、《从容》、《请益》等录及文集偈颂,《释氏新闻》、《药师金轮》、《观音道场》三本,《鸣道集》、《辨宗说》、《心经风鸣》、《禅悦法喜集》并行于世。”《宗统编年》卷二十五:“丙申三年(1236),曹洞第十九世万松祖示寂(万松实际上是1246年寂,乃丙午年)。祖于孔老庄周百家之学,无不俱通。三阅藏教,恒业华严。得法者一百二十人,束发执弟子礼者,不可胜记。编《祖灯录》三十二卷,又撰《净土》、《仰山》、《洪济》、《万寿》、《从容》、《请益》等录,及《文集偈颂》、《释氏新闻》、《鸣道集》、《辨宗说》、《心经风鸣》、《禅悦法喜集》,并行于世。” [11]

万松存世的著作主要有《从容庵录》和《请益录》,两书之成,据认为标志着曹洞宗在北方地区的完全成熟,时至今日仍被视为重要的佛教著作。《全辽金文》收录万松文三篇,分别是《寄湛然居士书》、《领中书省湛然居士文集序》、《圆通大师像赞》。《全辽金诗》收万松诗三首,《龙山迎驾诗》、《和节度陈公一绝句》、《中秋日为建州和长老圆寂上堂答问》。《宗鉴法林》卷七十记载有万松的公案语录拈颂等九则。净符《宗门拈古汇集》卷第四十五也记载有万松拈古数则,有与《宗鉴法林》相同处。

万松行秀作为一代宗师,他在禅学理论上有精深造诣,且博通诸宗,著述宏富。这些著作是万松佛法思想的集中体现,是研究万松佛学思想的重要资料。 (本文选自《第四届河北禅宗文化论坛论文集》,有删节)

【注释】

[1] (元)念常:《佛祖历代通载》卷二十二,《大正藏》第 49 册,第728页

[2] (清)纪荫:《宗统编年》卷二十五,《卍续藏经》第 86 册,第252页

[3] (元)耶律楚材:《湛然居士集》卷十三,《四部丛刊》景元钞本,第112页

[4] (清)超永:《五灯全书》卷六十一,《卍续藏经》第 82 册,第256页

[5] (清)性通:《续灯正统》卷三十五,《卍续藏经》第 84 册,第610页

[6] (元)耶律楚材:《湛然居士集》卷八,《四部丛刊》景元钞本,第68页

[7] (元)耶律楚材:《湛然居士集》卷八,《四部丛刊》景元钞本,第69页

[8] (清)性通:《续灯正统》卷三十五,《卍续藏经》第 84 册,第609页

[9] (明)释明河:《补续高僧传》卷十八护法篇,卍字续藏本,第231页

[10] (明)李日华:《味水轩日记》卷六,民国嘉业堂丛书本,第185页

[11] (清)纪荫:《宗统编年》卷二十五,《卍续藏经》第 86 册,第252页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201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