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 2014年度第五期赵州禅茶香未尽 不见提壶泡茶人
 

赵州禅茶香未尽 不见提壶泡茶人

[韩]崔锡焕

我和净慧长老第一次见面是2000年春天。在明海法师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方丈室,见到了净慧长老。当我接过一杯热茶时,挂在墙上的赵州禅师的“吃茶去”的画像赫然映入我的眼帘。于是,我向长老请教起“吃茶去”公案的内涵。净慧长老微微一笑道:“还是喝茶吧。”

从那以后,我与净慧长老结下了不解之缘……

2012年,韩国首尔举办第七届世界禅茶文化交流大会,净慧长老因故不能参加,特意让柏林禅寺监院明影法师送来了亲笔信,信文如下:

崔锡焕先生及第七届世界禅茶文化交流大会:

承邀出席第七届世界禅茶文化交流大会,不胜感谢!因法务鞅掌,不能抽身参与盛会,深感抱歉!谨致芜笺,预祝此次世界禅茶文化交流盛会取得丰硕成果,为发扬禅茶、和谐文化传统,构建和谐世界作出应有的贡献!

遥祝大会圆满成功!

与会诸位善知识禅悦法喜,六时吉祥!

但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封信竟然成了长老予我的绝笔。

2013年1月29日,净慧长老写出了一首《自赞》,字里行间预见了自己的寂灭:

早岁参禅悦,截流识此心。

云门蒙授记,赵州作主人。

生活禅风立,修行不择根。

把握在当下,电光石火顷。

七旬承道信,八旬侍弘忍。

五载当阳道,玉泉度门兴。

宝掌千年寿,虚公百廿春。

同参东西祖,道绝去来今。

在净慧长老留下《自赞》三个月之后,2013年4月20日,凌晨6时26分,净慧长老在湖北省黄梅县四祖寺圆寂,世寿81岁,僧腊67载,戒腊63夏。

通过海外报道得知这一噩耗的我,仿佛觉得天塌下来一样,心情无比沉重,当天通过联系四祖寺,证实了长老圆寂的消息。

当天下午,中国佛教协会发布了净慧长老的讣音,并且表示了深深的哀悼。

与净慧长老相交的往事历历在目,是长老为中韩禅茶文化架起了交流的桥梁,是长老提出了“正、清、和、雅”的禅茶精神,长老为推动世界禅茶文化交流作出了巨大贡献。

在这里,我们先回顾一下净慧长老的人生轨迹:

净慧长老1933年8月27日出生于湖北省新洲,2013年4月20日以世寿81岁成满涅槃。一生中,他积极献身于佛教事业,践行所提出的“生活禅”。

长老在他14岁的时候正式进入佛门,并且历经了中国现代的大战乱、大变革时代。

净慧长老从偏僻乡村的小尼庵来到十方丛林,从一个小沙弥成长为禅门巨匠。长老做过禅门泰斗虚云老和尚的侍者,承接虚公禅宗法脉,自此长老的一生就投入禅的世界。之后在虚老的推荐下进入中国佛学院深造。他曾被错划为“右派”,先后十多年在北京、广东、湖北参加劳动,历尽了苦难。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他亲身经历了祖国的大转变、大飞跃、大发展。他与赵朴初居士、巨赞法师、正果法师等大德长老一起,参与了“文化大革命”之后中国佛教协会的复兴事业。对净慧长老来说,振兴佛教几乎是他的全部。他还编辑杂志,整顿寺院,倡导“生活禅”。长老将付出了自己大量精力复兴起来的柏林禅寺传给了弟子明海和尙之后,晚年他又身兼四祖寺、五祖寺和邢台大开元寺方丈,重振祖庭禅风。净慧长老经常说:“‘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要让佛法延续,为众生提供精神的港湾。”

净慧长老历经了80年的风雨人生,于2013年4月20日在生命复苏的谷雨天圆寂。在他的世寿81载中,有67载畅游在佛法的海洋。对于净慧长老的圆寂,很多人叹息:中国佛教的一颗巨星陨落了。

纵观净慧长老的一生,最值得骄傲的是,他将一片废墟的柏林禅寺重新恢复,向全世界宣扬了赵州禅茶。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柏林禅寺还是一片废墟,只残存着一座孤塔。1986年5月,赵朴初居士参观柏林禅寺时留下了《赵州塔》的诗句:

寂寂赵州塔,空空绝依傍。

不见卧如来,只见立瑞像。

平生一拂子,何殊临济棒。

会看重竖起,人天作榜样。

1987年10月15日,时任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法音》杂志主编的净慧法师陪同日本“日中友好佛教协会”访华团来到赵县参拜赵州塔,看到柏林寺门庭萧条,钟板失响,唯余残破的赵州塔与二十几株古柏形影相吊,作为宗门弟子,他不禁潸然泪下,当即萌生恢复祖庭柏林寺之意,并赋诗二首:

来参真际观音院,何幸国师塔尚存,

寂寂禅风千载后,庭前柏子待何人?

一塔孤高老赵州,云孙来礼泪双流,

断碑残碣埋荒草,禅河谁复问源头!

1988年5月,在新当选为河北省佛教协会会长的净慧法师的主持下,重建柏林寺暨创立河北佛教安养院奠基典礼在柏林寺旧址隆重举行,从此柏林寺走上了全面复兴之路。但长老并没有满足于此,通过举办大学生生活禅夏令营,将柏林寺打造成了“生活禅”的重要修学道场,此举受到了中国政府的重视,也掀起了中国学禅的热潮。净慧长老“生活禅”的理念是将禅的精神和智慧,广泛地融入到当下的生活中去,在生活中完成禅的超越和落实禅的精神。我通过与长老的交流,初步了解了“生活禅”的理念。我也认识到了长老“觉悟人生,奉献人生”的独到见解。

2000年夏天,我参加了柏林禅寺生活禅夏令营的普茶活动,我自然而然地沉浸于茶味之中,深深体味到了禅的精神。长老告诉我,从江西真如禅寺带回了茶苗,来柏林禅寺试种,让南茶北归成为现实,“赵州茶”辗转他乡终于回到了“吃茶去”公案的故乡。

净慧长老倡导“禅茶一味”,主张把“禅”和“茶”融为一体。2005年10月,在长老的推动下,第一届国际赵州禅茶交流大会在河北石家庄隆重召开。大会上,长老提出了禅茶文化的精神——“正、清、和、雅”,并为天下赵州禅茶文化交流会作《赵州禅茶颂》:

赵州一碗茶,今古味无差。

根植菩提种,叶抽智慧芽。

瞿昙曾记莂,鸿渐复添蛇。

瓯注曹溪水,薪烧鹫岭桠。

虚空为玉盏,云水是生涯。

着意尝来淡,随缘得处佳。

正清和雅气,喜舍慈悲花。

上供诸佛祖,平施百姓家。

人人亲受用,处处绝尘渣。

林下清和满,廛中敬寂夸。

千年逢盛会,四海颂蒹葭。

三字禅茶意,和风送迩遐。

这在茶的历史上将留下不可或缺的浓重一笔。禅茶文化的精神包含了儒家的正气、道家的清气、佛家的和气和茶家的雅气,具体体现在感恩、包容、分享和结缘,长老重点强调“禅”的精神在于“悟而不迷”,“茶”的精神在于“雅而不俗”。每次想到这里,长老的话语伴随着茶香阵阵萦绕在我的心田。

净慧长老的禅茶精神不仅影响着中国,也对韩国的禅茶文化带来了深远的影响。2002年,在柏林禅寺树立的“中韩赵州古佛禅茶纪念碑”成为了中韩禅茶文化交流的重要标志。我于2000年春,再一次来到柏林禅寺,详细地探讨了有关建立纪念碑的事宜,净慧长老将碑文上的内容全权委托给了韩方。在与净慧长老讨论之后,我们将碑文内容侧重于推崇赵州从谂禅师与他的法兄弟彻鉴道允禅师(韩),并梳理了净众无相禅师(韩)的师承。

2002年10月,在海云精舍召开的国际禅茶交流大会上,净慧长老提出:“引导人性,回到佛性”。2004年10月18日,在首尔举行的茗苑茶文化奖颁奖仪式上,荣获终身成就奖的净慧长老发表了“为了传播‘茶禅一味’来到韩国”的获奖感言。回顾中韩两国禅茶交流,端着一杯“赵州茶”走遍世界的净慧长老,写下了这样的诗句:

茶香禅意海东情,不惜残年梦里身。

千载黄金新纽带,一杯清茗铸和平。

茶道传心愧赵州,难将一味酬高猷。

西窗残日无他事,坐听禅河汩汩流。

赵州茶味是禅心,一种平怀贯古今。

话到离言真实义,庭前柏子最传神。

2012年,是中韩禅茶文化10周年。由于柏林禅寺方丈明海禅师在五台山闭关,年近八十高龄的净慧长老应我的提议,亲自主持筹备此次纪念活动。因此,此次活动也得以圆满完成。当时,赵州塔前彩旗飘扬,群贤毕至,盛况空前。

我怀着沉痛的心情,参加了2013年4月25日在中国黄梅四祖寺举办的净慧长老追思和荼毗法会,见到了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传印长老、北京大学楼宇烈教授和明海禅师等很多熟悉的面孔。

传印长老的祭文写到:

云门堂上上净下慧老和尚,夙植德本,悲愿宏深。广开菩提道场,化导众生无量。道风播扬海外,法雨遍洒寰中。机薪告尽,应火云亡。双峰入灭,德业长存。

明海禅师在追思会上说:

恩师是洒脱的禅者,是吟咏自乐的诗人,是高超的管理家,是辩才无碍的演说家,是满腹诗书的学者,是悲心切切的慈母,是诲人不倦的慈父。最重要的,他就是一位在这多苦世界里践履悲智双运、自利利他精神的人间菩萨。

数日后的净慧长老的化身窑开启仪式上,对长老的灵骨进行了初步分拣。分拣出了许多长老真身舍利。长老的舍利呈现红蓝白色,晶莹剔透。

净慧长老引领我深入“禅茶一味”,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高僧。对于长老的示寂,作为后学沉痛之余,我想一定要铭记长老的教诲,体悟长老“禅茶一味”的真谛,继承长老中韩禅茶文化交流的事业。

2014年,净慧长老示寂一周年之际,我参访了长老最后恢复的祖庭——邢台大开元寺。在长老法像前,我轻拈一支香,恭奉一杯茶。愿这一杯传承千年、历尽沧桑的“赵州茶”,不会因长老的离去而断绝,愿赵州茶香永远浸润着中韩两国无数的后人。 (刘在民 译,葛洪淼 编校)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13 5005 593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