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 2014年度第四期温州托钵小记
 

温州托钵小记

崇瑄

告别了熟悉而又有些舒适的玉泉寺,发愿亲近中国律宗第一道场平兴寺学习戒法。这天,在顺利抵达温州后,搭上了去寺院的公交车。坐在车里,湿润的空气轻抚着面颊,暖暖的,想到自己一个月的时间在柏林禅寺受具足戒,现在已经是一名比丘,内心呈现的是淡淡的喜悦。比丘一名乞士,上乞法于诸佛以资法身,下乞食于众生以资色身。时间已近中午,索性在一个小站下了车。拖着行李箱,从中取出了在戒场上刚刚发的大大的铁钵,内心有种想要尝试的喜悦。整了整衣服,清瘦的身形,粗布的僧装,头上刚烫的戒疤还没愈合,内心充满自信,这样的仪表一定不会被当作假和尚。

抬头四处回视一周,发现好几家饭店,找了一家比较小的店面,把行李箱放在门口,双手当胸郑重地捧着钵,走近跟前, 缓缓地推开了门。是一位中年女子,望着我没说话。“你好,阿弥陀佛,我可以化一顿斋饭吗? ”我轻声地问道。她摇摇头,轻轻说了一声:“不行。”“呦,好的。”我微笑地应了一声,转身往外走。“老板娘没在。”她说。我点点头,拖着重重的行李走进下一家。

店面不大,蛮干净的。依然把行李放在门口,郑重地捧着钵,缓步走了进去。两个年轻人坐在吧台上,友善地看着我。“阿弥陀佛,我想化一餐素斋饭。”两个人同时摇头:“我们是信基督的。”我依旧是微笑地点了下头,缓步走了出来。心里在想:“没有缘,下一家吧。”

距离下一家饭店还有一段距离,炎热的太阳照在刚刚烫过戒疤的头顶上,全身一直在流汗。终于走到了下一家餐馆,店面很大,再次鼓起勇气走了进去。远远的一个小伙子还没等我走近,就冲着我挥手示意要我离开。我只好故作淡定地走出来,心里在想:“听说温州佛教兴盛,怎么这些人对出家人这么不友好呢?唉,大概是我前生没有和他们结善缘吧!因缘如此。”

拖着疲惫的身躯和略微受挫的心再次走进了下一家餐馆。依然用一如继往的缓缓的语气说道:“老板,阿弥陀佛,能化一顿素斋饭吗?”“要什么,一碗米饭吗?”一位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用平淡的语气应了一句。“最好也来一点点菜。”“萝卜可以吗?”“可以,谢谢。”一会他从里间走出来,拿了一小盒米饭和一点点萝卜咸菜。我用双手接过来,心里在想:“这么一点怎么够吃呢?唉,也好,总算是托到了。”他看着我没说话。我回头看看外面来往的人群和炎炎的烈日,说了一声:“我可以坐在这里吃吗?”他摇摇头。我笑了笑说了声“感恩”,走出了饭店。习惯性地看了下时间,已经11点40分了,心里暗自发笑,堂堂一个比丘总不能坐在马路边用斋吧!这也太有失威仪了。想到佛陀制定比丘托钵七家不成就不能再继续的戒律,此时的我已经是汗流浃背,疲惫不堪了,我的内心开始妥协了。

继续艰难走到了下一家饭店,依旧是从容地走了进去,迎面过来一位服务员,一种诧异的眼光看着我。此时我先开口了:“请问如何消费?”“这边点菜,这边买单。”很快点了一个炒山药和一份水果,找了一个单人的座位,坐了下来。

此时的我内心浮现出一种不自在的感触,是内心深处一个东西被触碰了,那是什么?是“自我”、“我的尊严”。而与此同时又有一种喜悦在内心生起,那是对自己的肯定—我是一位勇士,一位敢于把自己放在最低,敢于和“自我”作战的勇士。虽然没有将战斗进行到最后,但是我尝试了。作为一名比丘我体验到了生命的不确定感,体验到了身份如此卑微时的心的柔软,体验到了往日的傲慢无有立锥之地,曾经是被居士们恭敬着、顺从着的“人天师”。此时的我可以直面心的另一个层面,那就是和解脱相应的层面,和戒律相合的层面。在这种状态下,心不再随顺贪婪,不再随顺傲慢,不再尽力维护自我的尊严和优越感。也只有在这种状态下我们才会有机会得以看到心性的本质。

由衷的感慨佛陀的大智慧,施设了这样的方便法门,让至为尊贵的比丘身份与最为卑微的生活方式合二为一。用极为不确定的生存状态来把我们的心带回当下,因为无论我们如何预计,未来我们都做不了主。在这种状态下我们生死中最大的敌人—“自我”一再地被暴露,一再地被触碰,一次次地被削弱。戒律真是甚深微妙呀!

而当我再次成为一位消费者的时候,看看周围的人,我发现我和他们并没有太大的不同,那份自我的满足感,优越感又慢慢地回来了。

我明白了,比丘的另一含义是“破恶”。生死是一场战争,而比丘应该是这场战争中的勇士,这位勇士只有披着“戒律”的盔甲,持之以恒的作战,才能真正战胜那强大的敌人—“我执”。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201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