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 2014年度第四期固守清风循祖道 岂随俗流玷宗风
 

固守清风循祖道 岂随俗流玷宗风

——四祖寺新任方丈明基大和尚小记

耀察

2014年3月11日早上8点,常住法师与居士义工们在四祖寺大雄宝殿广场前集合,准备出坡劳动,搬运物品。领头人竟然是几天后即将升座的方丈和尚明基法师。只见他身穿一袭青灰色僧袍,神情从容淡然,全然没有一点方丈和尚的派头儿,仿佛17日的升座典礼与他毫不相干。

在场的其他法师和居士们对此也没有一丝惊讶,因为他们早就习惯了明基法师朴素得像个“小和尚”的作派。他从不搞任何特殊化待遇,除了盛大的法会和典礼,他一直穿着最普通的青灰色或土黄色僧袍,凌晨5时到大雄宝殿上早课,在斋堂和大众一起过堂用餐,随众出坡劳动。

明基法师显然十分享受这种“将个人融化于大众”的生活方式,他不爱抛头露面。有一件鲜为人知的事情是,净慧长老多年前就表达过让明基法师升座的想法,甚至在2008年春节正月十五常住请职那天,在大雄宝殿举行了送位仪式,并在斋堂与禅堂分别送座。可是,明基法师事后却迟迟不肯“就位”:“只要师父还在世,我就绝对不当方丈!”让人联想起尧、舜、禹禅让的动人故事。

“恩师示寂,我们这些长年在他身边的人顿失依怙!没有办法,现在一切只能自己来处理。”提到2013年4月20日圆寂的恩师净慧长老,一向平静从容的明基法师就常常情不自禁地伤感,甚至哽咽良久。

其实,明基法师这次升座,除了完成净慧长老的遗愿,也绝对称得上是众望所归。青年时代童贞出家的明基法师,有着罕见的善良和天然的纯真,犹如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用时下流行的话语来说,他有时候还很“萌”,仿佛一个天真的孩童。因为心地清净,明基法师对佛法有十分笃定的信仰,对无形无相的诸佛菩萨有一种“面对面”的真切体验,同时拥有多年“守一不移”的修行功夫。此外,明基法师亲近当代禅门巨匠净慧长老近二十年,可谓尽得真传。

令笔者颇为郁闷的是,明基法师总是拒绝对他个人的采访报道:“我的思想还不成熟,正处于爬坡阶段,要写就写老和尚,他还有大量遗留下来的手稿需要整理。”

明基法师在主持禅修

好在明基法师有一个很不“与时俱进”的习惯:不用电脑不上网。笔者于是乘机偷偷地作了一点外围的采访,结合自己在四祖寺半年多的观察体会,写下这篇管窥之作,算是对千年祖庭升座大典这一历史事件作个小交代,也让众多关心四祖寺的教内外人士对新方丈有些了解。

领众熏修的首座师父 

现在四祖寺编辑部工作的笔者,是一年前才有幸来到四祖寺,参加第十届冬季禅七法会的最后两个禅七。因为学佛时间不长,很少跑寺院,孤陋寡闻的我只听说过净慧长老的大名,对明基法师一无所知。

在同参道友的带领下,懵懵懂懂地闯进四祖寺双峰禅堂,立刻被里面神圣庄严的气氛震住了。坐了两天香之后,渐渐发现,那位穿着青灰色僧袍、中等身材、沉静稳健的首座师父,身上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摄受力,这股力量既慈悲、柔和、温暖,又刚毅、冷峻、锋利,就像两条无形的鞭子,将一百余位来自全国各地的禅修者训练得服服贴贴。我这个初次参加禅七、心猿意马的人,被这种从未体验过的气场完全“收拾”了,每天咬牙忍受腿痛欲断的煎熬,竟然全程坚持坐完近140支香。

后来,我才知道,这位首座师父就是明基法师。从此,我开始注意聆听他在不同场合的开示,细心观察他的举止,渐渐发现明基法师身上散发着无数世间人不可思议的闪光之处,有一种让人恍然回到佛陀时代的感觉。
禅堂止静后,我有时会睁开眼睛细细打量禅堂的整体状况。我发现,明基法师简直就是一尊不折不扣的佛像,他的姿势像一个标准的大写L ,从上座后到下座前几乎纹丝不动,脸上神情凝然肃穆,剃去须发的头部和面部像深邃夜空中的满月,在光线幽暗的禅堂里散发柔和而明亮的光芒。开静后,许多同修们都因为腿痛,下坐时腿脚僵硬,甚至一瘸一拐的,明基法师却像刚睡了一觉或充电了似的,步伐轻快。

从明基法师的禅堂开示中,才知道他其实是吃尽了苦头才练就一双“铁腿”。“记得我初中开始学打坐的时候,妄想纷飞,而且,两只胳膊控制不住地痒得要命,总想挥动,恨不得把它们剁掉。”在净慧长老座下剃度后,第一次在柏林寺打禅七,“跟当居士时在家里打坐的概念完全不一样,腿痛得死去活来,汗滴像指甲壳那么大,衣服湿透了无数次!”

“不经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渐渐地,打坐或者领众禅修成了明基法师最大的爱好和享受。“一个真正的修行人,最喜欢的地方一定是禅堂。”“出六道轮回是最伟大的科学试验,今生有这么好的机会听闻佛法,进禅堂打坐,一定要倍加珍惜,如果连腿痛都不能忍受,还谈什么了生脱死!临终时那生龟裂背般的疼痛又如何面对呢?!”“永远要保持正念,不要让妄想和昏沉拉跑了!”

如果说,禅堂里的明基法师是一尊如如不动的佛像,殿堂里的佛像在明基法师心里就是活生生的十方诸佛。他是我见过的最虔诚的礼佛者,从俯身跪叩到躬身问讯,每一个动作都精准而又优美,饱含深情。只见明基法师面对佛像缓缓下拜,双手触到拜垫后,从大拇指到小指次第舒展,起身时则反方向次第收拢,仿佛一朵朵绽放的鲜花,遍满殿堂和法界,供养诸佛菩萨。持楞严咒或唱诵佛号时聚精会神,吐字清晰,声音柔和洪亮,那是发自内心深处最真诚的礼赞。

明基法师领众朝拜四祖毗卢塔

听到这样的心声,令人内心的信仰会不知不觉得到强化和提升。记得2013年11月的一天,大雄宝殿晚课有普佛仪式,明基法师百忙中抽空参加。因为许多常住法师都外出参学了,到拜愿环节时缺乏配合维那领唱的法师。没想到,明基法师亲自拿起话筒唱了起来,那是一种穿越六道轮回、遍及十法界的音声陀罗尼,笔者瞬间悲欣交集,潸然泪下。

只要没有出差或接待任务,明基法师一般都会在上完早课后进大斋堂“过堂”—吃早餐。在世间,这是一天尘劳忙碌中的享受的开始,在寺院,这却是一场对修行功夫的严肃“考验”,绝对不能马虎。只见明基法师结跏趺坐在正中的法座上,先和大众一起念供养咒,然后一手持钵,一手拿筷,整个过程全神贯注,泯然无声,仿佛在考场填写考卷。

“大家千万不要小看吃饭,这是一场大考,就看你吃饭的时候还能不能保持正念,每一次咀嚼动作都要与佛号相应,只有这样才不是吃‘分别心’和‘贪嗔痴’”。明基法师他还举过几个高僧过堂中发生的正反面故事,告诫大家不要让吃饭变成一场对味尘的追逐,成为贪欲的奴隶。“吃饭时心里默念佛号,其实反而能增加唾液的分泌,促进消化,让食物更好地转化成能量,滋养我们的色身,以更健康的身体修行办道。”

净慧长老圆寂后,四祖寺早、午两次过堂增加了一项特别的内容,结斋后集体念诵“生活禅”修行纲要:“将信仰落实于生活,将修行落实于当下,将佛法融化于世间,将个人融化于大众。”明基法师念诵的声音格外坚定饱满毫不含糊,可以说,他是生活禅修学体系最坚定的理解者、支持者和修行者之一。

平常心待物 

“明基大和尚最大的特点是信心和道心非常纯净、笃定,因而特别有力量。”升座法会前夕,柏林寺的明影法师前来四祖寺帮忙,听说笔者想写明基法师的人物报道,非常赞成,并主动提出愿接受采访。

明影法师是2000年在净慧长老座下剃度的,比明基大和尚晚几年。“学佛过程中有教授善知识、同修善知识、外护善知识三种类别,明基师就是我的同修善知识,他的干劲和热情对我是一种非常大的激励和鼓舞,这种力量甚至不亚于师父的力量。”

明影法师回忆,在柏林寺的时候,明基法师作为四个当家师之一,总是冲在前面,揽苦活累活,因为有信仰的支撑,还表现得特别活泼、待人亲切。“他是最忙的人之一,白天几乎都在干活,没时间读经或专修,他就利用晚上博览佛经,打坐念佛。”

历史有时会出现惊人的巧合。明基法师2003年追随净慧长老来到四祖寺,四祖道信大师最突出的禅法是“一行三昧”,也就是经净慧长老宣讲后影响日益扩大的“念佛禅”法门,而明基法师从一开始学佛,修行法门的下手处就是“念佛禅”。“经过多年熏修,明基师的念佛禅功夫非常得力,他担任四祖寺方丈,四祖道场可谓名山得主了。”明影法师说。

对于明基大和尚真修实证的功夫,四祖寺的年轻法师们十分钦佩。“也许目前明基师不怎么出名,可是我认为他的道心和修行在全国都是数一数二的。”春节期间,笔者采访了在新加坡佛学院读大四、寒假回到四祖寺的崇柔法师。“老和尚圆寂后,他的担子非常重,各种会务、接待应接不暇,几乎没有休息时间,但他从不放逸,而是密集禅修,昼夜用功。”

在千头万绪的寺院管理事务中,明基法师有时也会巧妙地利用当中相对的平淡期,放下万缘,闭关修行。2013年11月下旬,明基法师与柏林寺方丈明海大和尚一行前往台湾考察佛教发展状况后回到寺院,但随后接近一个星期,大家都再也没有看到他的影子,一些居士们互相打听后才得知,明基法师在自己的房间闭关了。“真不知道他是怎么过来的,不但没出房门,将近一星期没有吃饭,连水都没喝一口,房门口放的一壶饮用水完全没动过。”一位常住居士说。

在现代物欲横流的社会,第一次接触到这样的事情,笔者既好奇,又有点忐忑,暗暗担心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损伤健康的事件。直到有一天傍晚,明基法师终于出现了。

可能是为了不惊动大家,他选择在“药石”(晚餐)结束后,到斋堂打一点剩饭剩菜。第一眼瞥见明基法师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一股扑面而来的清气,仿佛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天外来客。他整个人瘦了一大圈,但体态十分飘逸轻盈,似乎身体只是他的身外之物。

明基法师与恩师净慧老和尚在五祖古道

“我们总是执着这个身体是‘我’,这其实是一个最大的错觉和妄想。佛陀教导我们,生命只是一个由色、受、想、行、识假合而成的五蕴身心,要像观自在菩萨那样,照见五蕴皆空,才能度一切苦厄。跳出五蕴这个牢笼,我们就能获得无限的生命,就像浪花回归大海一样。”关于生命问题和生死问题,明基法师总是在许多场合不厌其烦地耐心开示,施设种种比喻,让大家能真正契入。

在明影法师眼里,明基法师还有一种看上去不像是修行的修行方式,那就是对师父净慧长老的坚定追随和侍奉。“他对师父十分有信心,十分尽心,可以说是风雨无阻,雷打不动。”

而侍奉的一个重要方式就是实实在在地勇挑重担,减轻净慧长老的压力和负担。2008年在四祖寺出家、如今在中国佛学院就读的崇珂法师说,净慧长老因为同时建设和住持了近十座寺院,法务繁忙,四祖寺的事务基本上落在明基法师身上。作为当家师,明基法师领众将四祖寺几乎全面翻修过一次,费用超过建设费用的一倍,与此同时,还开创了一个初具规模的“大四祖”雏形:建设老祖寺、芦花庵、传法洞等,“有好长一段时间,八处工程同时在建,有时资金跟不上趟,包工头们就堵在明基师的房门口要钱,真不容易啊!”

本分事接人 

崇珂法师说,明基法师对生活的要求几乎降低到最低限度。他告诉笔者,除了寺院统一的标准配置,明基法师的房间里最大的电器就是一个烧水壶。“他本来可以开小灶,但他除了陪客人,绝不让单独给他做饭;他的衣着极为朴素,永远是最普通的七衣和海青,而且是自己洗衣服;信众给他的供养,他全部上交给寺院常住。”

对自己要求十分严格甚至苛刻的明基法师,对别人却完全一副菩萨心肠。崇柔法师说:“大和尚最大的特点是非常慈悲,因为他心地非常善良,从来不把人往坏处想。”

崇柔法师回忆,几年前,四祖寺有一位年龄较大、十分难缠的法师,经常无理取闹,号称“麻烦大王”,作为当家师的明基法师总是耐心劝导,善意对待。“我惟一一次见他生气,是因为有位年轻法师不肯上禅堂坐香,根据规矩罚他跪香又不从,明基法师吼了一句:不跪香就叫你下山!可是事后他还是包容了这位年轻法师。”
崇珂法师对明基法师的评价是:老和尚听话的徒弟,师弟们的兄长。“在四祖寺,只要师弟们心情不好,都可以对明基师发脾气,因为大家知道他不会发脾气,而且会笑着说,没什么,他还小么。”

崇珂法师说,对于比自己年长的法师,明基法师则是十分尊重和体贴,生病了总是及时送医,派居士护理,同时报销医疗费,让老法师们有归属感。“他对于资深的老法师从不指责和发难,即使对习气比较重的老法师也是最大限度包容。”

“每次见到明基师,看到他那种慈柔的样子,我就会想到观音菩萨。”这是一位女居士在2013年8月四祖寺集中学习《大智度论》时表达的感受。虽然非常繁忙,可是明基法师非常注重对居士们的培养,帮助大家提升信仰层次,引导大众发菩提心,真修实证。

在2013年的第十一届冬季禅七法会上,因为人数多,明基法师让寺院同时开放两个禅堂,一个是老禅堂,男居士在此与法师们共修;另一个是慈云阁双峰禅堂,为女居士专用。为了让大家都得益,明基法师每天上午和晚上在老禅堂打坐,下午则在双峰禅堂打坐。在这期间,为了了解大家修行的真实状态和存在的问题,明基法师用小参的方式,轮流与每一位禅修者面对面交谈,令禅修者们非常感动。

第十一届冬季禅七法会进行到大约第三个七的时候,深圳一位有癫痫病史的女居士瞒着家人来打七,结果第二天晚上病情复发。明基法师迅速带着常住寺院的医生探视病情,并派两位女居士守护,同时紧急通知家属将病人接回家中进一步治疗。面对这位女居士给禅七法会带来的系列麻烦,明基法师不仅没有责难,反而充满了深切的同情,并以此作为一个警示案例,告诫大众要充分认识到人生之苦与无常,加紧用功办道。“大家看这位女居士,也很想修行,可是遇到严重的身心病症,一点办法也没有。我们坐在这么好的禅堂打坐,外面寒风呼啸,里面暖暖和和的,还有众多护七的法师和居士为我们服务,大家一定要珍惜机会,要真念生死,还要有为众生打坐的大菩提心,这样才不会懈怠,才能精进办道。”

明基法师的开示方式,不是常见的那种大场合下激情洋溢的演说,而是简短明了的三言两语,它们全部来自于明基法师多年修学的真切体悟,细致入微,管用实在,犹如春风春雨,润物无声。一个真心学佛的人,只要听过一阵子,就能在内心发生“化学反应”,在生活中依教奉行,慢慢契入佛法大海,乃至走上光明的解脱大道。

明基法师特别注重弘扬生活禅,用各种生活细节启发大家如何学习“在生活中修行,在修行中生活”。从禅堂打坐行香的姿势、念佛号或数息的方法,到大殿早晚课唱诵时如何学会换气、礼佛的标准动作等等,可谓循循善诱。

2013年传授在家居士菩萨戒法会上的一幕令笔者至今记忆犹新。为了让一百余位受戒者学会正确地穿海青、搭缦衣,明基法师让人搬了一个方凳放在大雄宝殿,然后站上去亲自示范每个动作,事后又将居士们分成若干组,请法师们一一给每个人现场指导,直到大家学会为止。

对于居士们在学佛修行过程中提出的疑问,不厌其烦地解答。“只要是真心修行的居士,发短信问修行方面的问题,明基师父不管有多忙,一定会回复。我就得到过几次回复,真是太感动了!”一位叫李冰如的夏令营营员说,为了报恩,李冰如总是尽力抽空从湖南常德赶到寺院做义工,为大型法会服务,再忙再累都笑容灿烂。有一次,为了打印一份大篇幅的文稿,她通宵不睡,第二天依然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

即使是升座庆典,明基大和尚也不忘反复提醒大家提起正念努力修行。“升座不是我个人的事情,我只是一个形象代表,这次法会规模很大,千头万绪,大家非常辛苦,正因为如此,希望大家秉持生活禅的理念,把筹备工作当作一次共修法会,考验我们的慈悲和智慧,千万不要对任何来四祖的客人冷脸相待,甚至拒之门外。”

不是结语的结语 

“这么多海内外高僧大德和大善知识赶来四祖寺参加升座庆典,这完全是因为恩师慧公老和尚多年来结下的善缘,在他们面前,我其实只是个小和尚。”升座庆典前夕的一次筹备会上,明基大和尚对自己作如是“定位”。

然而,正如佛陀惊叹大地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人人心中都有一杆公平的秤。3月17日,在四祖寺大雄宝殿举行的升座庆典法会上,诸山长老、各级领导、专家学者、护法居士、海外代表高度赞叹明基大和尚的人品和修为: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给庆典发来贺信,称赞明基大和尚“信仰纯正,道心坚固”;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传印长老欢喜赞扬明基大和尚升座“名蓝得主,古刹增辉,四众欢喜,龙天拥护”;湖北文联主席熊召政的评价很有文学色彩“安静,严谨,诚恳,勤勉”;韩国曹溪宗前任总务院长赞叹明基大和尚是“志坚行苦,壮志凌云的大和尚”;佛光山开山宗长星云大师委托住持心保大和尚在庆典上宣读贺词:“今有明基大和尚承担如来家业,龙天推出,众人景仰,福德兼具,诚属难得。”

最后,笔者借用星云大师赠送给明基大和尚的贺联,作为这篇小文不是结语的结语:

四海同赞颂,明心见性,直指人心,法传寰宇在今朝;

祖印相传付,基石稳固,光大禅风,弘宗演教于此时。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201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