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14年度第二期我在西湖出家的经过
 

我在西湖出家的经过

弘一

杭州这个地方,实堪称为佛地,因为那边寺庙之多,约有两千余所,可想见杭州佛法之盛了。

最近《越风》社要出关于西湖的增刊,由黄居士来函,要我做一篇《西湖与佛教的因缘》。我觉得这个题目太广泛了,而且又无参考书在手,短期间内是不能做成的。所以现在就将我从前在西湖居住时那些值得追味的零碎事情来说一说,也算是纪念我出家的经过。

弘一大师《断食日志》封面

我第一次到杭州,是光绪二十八年七月(本篇所记年月,皆依旧历)。在杭州住了约摸一个月光景,但是并没有到寺院里去过。只记得有一次到涌金门外去吃过一回茶而已,同时也就把西湖的风景稍为看了一下子。

第二次到杭州时,那是民国元年的七月里。这回到杭州倒住得很久,一直住了近十年,可以说是很久的了。

我的住处在钱塘门内,离西湖很近,只两里路光景。在钱塘门外,靠西湖边有一所小茶馆,名“景春园”。我常常一个人出门,独自到景春园的楼上去吃茶。当民国初年的时候,西湖那边的情形,完全与现在两样。那时候还有城墙及很多柳树,都是很好看的。除了春秋两季的香会以外,西湖边的人总是很少,而钱塘门外,更是冷清了。

在景春园的楼下,有许多的茶客,都是那些摇船抬轿的劳动者居多,而在楼上吃茶的,就只有我一个人了。所以我常常一个人在上面吃茶,同时还凭栏看看西湖的风景。

在茶馆的附近,就是那有名的大寺院—昭庆寺了。我吃茶之后,也常常顺便到那里去看一看。

当民国二年夏天的时候,我曾在西湖广化寺里面住了好几天。但是住的地方,都不是出家人的范围之内,那是在该寺的旁边,有一所叫做痘神祠的楼上。痘神祠是广化寺专门为着要给那些在家的客人住的。当时我住在里面的时候,有时也曾到出家人所住的地方去看看,心里却感觉得很有意思呢!

记得那时我亦常常坐船到湖心亭去吃茶。

曾有一次,学校里有一位名人来演讲,我和夏丏尊居士两人,却出门躲避,而到湖心亭上去吃茶了。当时夏丏尊曾对我说:“像我们这种人出家做和尚倒是很好的。”那时我听到这句话,就觉得很有意思,这可以说是我后来出家的一个远因了。

到了民国五年的夏天,我因为看到日本杂志中,有说及关于断食方法的,谓断食可以治疗各种疾病,当时我就起了一种好奇心,想来断食一下。因为我那个时候,患有神经衰弱症,若实行断食后或者可以痊愈,亦未可知。要行断食,须于寒冷的季候方宜。所以我便预定十一月来作断食的时间。

至于断食的地点呢?总须先想一想,参考一下,似觉总要有一个很幽静的地方才好。当时我就和西泠印社的叶品三君来商量,结果他说在西湖附近的地方有一所虎跑寺,可作为断食的地点。那么,我就问他,既要到虎跑寺去,要有人来介绍才对,究竟要请谁呢?他说有一位丁辅之是虎跑的大护法,可以请他去说一说。于是便写信请丁辅之代为介绍了。因为从前那个时候的虎跑,不是像现在这样热闹的,而是游客很少,且是个十分冷清的地方,若用来作为我断食的地点,可以说是最相宜的了。

到了十一月的时候,我还不曾亲自到过。于是我便托人到虎跑寺那边去走一趟,看看在哪个房间里住好?看的人回来说,在方丈楼下的地方,倒很幽静的。因为那边的房子很多,且平常的时候都是关起来,游客是不能走进去的。而在方丈楼上,则只有一位出家人住着而已,此外并没有什么人居住。等到十一月底,我到了虎跑寺,就住在方丈楼下的那间屋子里了。

我住进去以后,常常看见一位出家人在的窗前经过,即是住在楼上的那一位。我看到他却十分欢喜呢!因此就常和他来谈话,同时他也拿佛经来给我看。

我以前虽然从5岁时,即时常和出家人见面,时常看见出家人到我的家念经及拜忏。而于13岁时,也曾学了“放焰口”。可是并没有和有道的出家人住在一起,同时也不知道寺院中的内容是怎样?以及出家人的生活又是如何?这回到虎跑寺去住,看到他们那种生活,却很喜欢而且羡慕起来了。

我虽然在那边只住了半个多月,但心里头却十分地愉快,而且对于他们所吃的菜蔬,更是喜欢吃。及回到了学校以后,我就请佣人依照他们那样的菜煮起来吃。

这一次,我之到虎跑寺去断食,可以说是我出家的近因了。及到民国六年的下半年,我就发心吃素了。

在冬天的时候,我即请了许多经,如《普贤行愿品》、《楞严经》、《大乘起信论》……等等很多的佛经。而于自己的房里,也供起佛像来,如地藏菩萨、观世音菩萨等等的像。于是亦天天烧香了。

到了这一年放年假的时候,我并没有回家去,而到虎跑寺里面去过年了。我仍住在方丈楼下。那个时候则更感觉得有兴味了。于是就发心出家。同时就想拜那位住在方丈楼上的出家人做师父。他的名字是弘详师。可是他不让我去拜他,而介绍我去拜他的师父。他的师父是在松木场护国寺里面居住的,于是他就请他的师父回到虎跑寺来,而我也就于民国七年正月十五日受三皈依了。

我打算于此年的暑假来入山。而预先在寺里住了一年后,然后再实行出家的。当这个时候,我就做了一件海青,及学习两堂功课。在二月初五日那天,是我母亲的忌日,于是我就先于两天以前到虎跑去,在那边诵了三天的《地藏经》,为我的母亲回向。到了五月底的时候,我就提前先考试,而于考试之后,即到虎跑入山了。

到了寺中一日以后,即穿出家人的衣裳,而预备转年再剃度的。及至七月初的时候,夏丏尊居士来,他看到我穿出家人的衣裳,但还未出家,他就对我说:“既住在寺里面,并且穿了出家人的衣裳,而不即出家,那是没有什么意思的,所以还是赶紧剃度好。”

我本来是想转年再出家的,但是承他的劝,于是就赶紧出家了,便于七月十三日那一天,相传是大势至菩萨的圣诞,所以就在那天落发。

落发以后,仍须受戒的,于是由林同庄君介绍,而到灵隐寺去受戒了。

灵隐寺是杭州规模最大的寺院,我一向对它是很欢喜的。我出家以后曾到各地的大寺院看过,但总没有像灵隐寺那么的好。

八月底,我到灵隐寺去。寺中的方丈和尚却很客气,叫我住在客堂后面芸香阁的楼上。

当时是由慧明法师做大师父的。有一天我在客堂里遇到这位法师了,他看到我时,就说起既是来受戒的,为什么不进戒堂呢?虽然你在家的时候是读书人,但是读书人就能这样地随便吗?就是在家时是一个皇帝,我也是一样看待的。那时方丈和尚仍是要我住在客堂楼上,而于戒堂里面有了紧要佛事时,方命我去参加一两回的。

那时候我虽然不能和慧明法师时常见面,但是看到他忠厚笃实的容色,却是令我佩服不已的。

受戒以后,我仍回到虎跑寺居住。到了十二月底,即搬到玉泉寺去住,此后就常常到别处去,没有久住在西湖了。

曾记得在民国十二年夏天的时候,我曾到杭州去过一回,那时正是慧明法师在灵隐寺讲《楞严经》的时候。开讲的那一天,我去听他说法。因为好几年没有看到他,觉得他已苍老了不少,头发且已斑白,牙齿也大半脱落。我当时大为感动,拜他的时候,不由泪落不止。听说以后没几年,慧明法师就圆寂了。

关于慧明法师一生的事迹,出家人中晓得的很多,现在我且举几样事情来说一说。

慧明法师是福建汀州人。他穿的衣服毫不考究,看起来很不像大寺院法师的样子。他待人是很平等的,无论你是大好佬,或是苦恼子,他都是一样地看待。所以凡是出家在家的上中下各式各样人物,对慧明法师没有一个不佩服的。他老人家一生所做的事情固然很多,但最奇特的,就是教化“马溜子”(是对出家流氓的称呼)。寺院里是不准这班“马溜子”居住的,他们总是住在凉亭的时候为多,听到各处的寺院有人打斋的时候,他们就会集了赶斋去(吃白饭)。在杭州这一带地方,“马溜子”特别来得多。一般人总不把他们当人看待,而他们亦自暴自弃,无所不为的。那些“马溜子”常到灵隐寺去看慧明法师,而他老人家却待他们很客气,并且布施他们种种好饭食、好衣服等,他们要什么就给什么。慧明法师有时也对他们说几句佛语,以资感化。

慧明法师的腿是有毛病的,出来入去的时候总是坐轿子居多。有一次他从外面坐轿回灵隐时,下了轿后,旁人看到了慧明法师没有穿裤子,都觉得很奇怪,于是就问他道:“法师为什么不穿裤子呢?”他说他在外面碰到了“马溜子”,因为向他要裤子,所以他连忙把裤子脱给他了。关于慧明法师教化“马溜子”的事,外面的传说很多,我不过略举了这几样而已。不单那些“马溜子”对于慧明法师有很深的钦佩和敬仰,即其他一般出家人,亦无不佩服的。
因为多年没有到杭州去了,西湖边上的马路洋房也渐渐修筑得很多,而汽车也一天比一天地增加。回想到我以前在西湖边上居住时,那种闲静幽雅的生活,真是如同隔世,现在只能托之于梦想了。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13 5005 593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