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13年度第六期云在青天水在瓶
 

云在青天水在瓶

李豫川

春节大假期间,去“峨嵋第一胜景”—“双桥清音”游玩。清音阁地处万木深处,空翠欲滴,山花夹道,香气袭人,彩蝶翩跹,轻盈美丽。“蝉噪林欲静,鸟鸣山更幽”,闲步徐行,“绿云深处隐古寺,山径穷时遇老僧”,现出一丛丹楹飞檐的殿宇。抬头一看匾额,是名闻遐迩的白龙洞禅院。进入山门,见殿堂内挂着一副蜀中才子、前四川省文史馆馆员王治平大德(1920—1992,号巵园,眉山多悦镇人,擅长诗词书画,尤精雕塑艺术)生前书赠该寺住持演哲法师的一首七律条幅:

驻锡峨嵋几度春,万松深处听潮音。

山中甲子忘朝暮,世上风云变古今。

白鸟鸣秋非有意,苍猿作伴本无心。

药王座下留何语,云在青天水在瓶。

细细玩味此诗,不禁想起了禅宗史上一则著名的公案:

与韩愈有师友亲戚关系的中唐著名思想家李翱(772—841),其学术思想开宋明理学中心学支派的先声。他十分崇尚禅宗九祖药山惟俨(745—828)的德行,在任朗州(今湖南常德市)刺史期间,多次邀请药山惟俨下山参禅论道,但都被禅师婉言谢绝。没办法,李翱只得亲自前往拜访。到时,正碰上禅师在松树下研读佛经,连正眼也没瞧他一下,不理不睬。侍者在旁提醒禅师:“刺史来访。”药山惟俨也只当没听见,依然专注于经卷。

偏偏李翱是一个性子火爆之人,见禅师这种毫不理睬的态度,按捺不住,忿忿地抛下一句:“见面不如闻名!”正欲拂袖离去,药山惟俨冷冷地回了一句:“刺史何以贵耳贱目?”意思是:你怎么听说我了不起,就想来拜访;亲眼见到了,又觉得不怎么样;重耳朵所闻,而轻视眼睛所见,不觉得矛盾吗?

李翱闻言,很是吃惊,连忙转身拱手作揖谢罪,并请教什么是“戒定慧”?

“戒定慧”是北宗神秀倡导的渐修法门,即先戒而后定,再由定而生慧。但药山惟俨是石头希迁的法嗣,属于慧能的南宗,讲究的不是渐修,而是顿悟,所以,禅师便答道:“我这里没有这种闲着无用的家具!”李翱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得问:“大师贵姓?”禅师答:“正是这个时候。”

李翱更糊涂了,只好悄悄地问站在一旁的寺院总管,刚才禅师说的是什么意思?总管说:“禅师姓韩,韩者寒也。时下正是冬天,可不是‘韩’吗?”

谁想这话被禅师听到了,不禁冷笑:“胡说八道!若是他夏天来,也如此问答,难道姓‘热’吗?”

李翱忍俊不禁,笑了起来,气氛顿时轻松了许多。又问禅师:“如何是道?”禅师用手指指天,又指指地,然后问:“理会了吗?”李翱摇摇头:“没有理会。”

禅师便说:“云在青天水在瓶。”李翱还是不解。此时,突然一道阳光直射下来,照见了瓶中的净水,李翱顿有所悟,随口念出一偈:

炼得身形似鹤形,千株松下两函经;

我来问道无余说,云在青天水在瓶。

赞叹老禅师道行之高,如鹤之仙风道骨,超俗绝尘,坐于松树之下研读佛经,意态安闲自在,令人向往钦敬!而我前来问道请益,禅师不是旁征博引,透过有形的经书文字来回答,而是以一句“云在青天水在瓶”开示,道尽所悟之深邃禅理,机锋无限。

禅师开始故意不理睬李翱,是想挫挫他的傲气和火气,以便投入参禅问道的心境,最后见他心平气和了,才对他说了入道的真谛—“云在青天水在瓶”。

“云在青天水在瓶”,大约有两层意思。一是说,云在天空,水在瓶中,正如眼横鼻竖一样,都是事物的本来面目,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你只要领会了事物的本质,悟见了自己的本来面目,也就明白什么是道了。二是说,瓶中之水,犹如人的心一样,只要保持清净不染,无论装在什么瓶中,都能随方就圆,有很强的适应能力,能刚能柔,能大能小,就像青天的白云一样,自由自在。

“云在青天水在瓶”是禅师们最爱拿来启发学人的一句诗偈,告诫学人要保持一颗荣辱不惊、物我两忘的平常心。因为,在禅宗看来,平常心就是道。

“平常心是道”,最早是由马祖道一提出来的,在他的语录中赫然写着:

无造作,无是非,无取舍,无断常,无凡无圣。只今行住坐卧,应机接物,尽是道。

什么是平常心呢?实际上,平常心就是指一种顺其自然,不加强求的心态,也就是要睡觉时就睡觉,要坐立时就坐立,热时纳凉,寒时取暖,没有分别矫饰,是超越染净对待的自然生活。禅宗所说的平常心,是本来清净自性心的一种全然显现,它与今人所说的平常心还是有一些差别的。但无论是禅宗所说的平常心,还是今人所讲的平常心,多半都是指人生的一种良好修养,如果你不具备一定的阅历和胸襟,是很难做到这一点的。比如范仲淹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就是平常心的真实写照。

当今社会,物质文明已经发展到了相当高的阶段,人们竞相追逐声名包装,也超过了历史上任何时期。按理,在社会允许的范围内,追求一定的物质财富,有利于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这应该是没有什么非议的。但是,正所谓欲壑难填,很多人一味地追逐生活享受,却抛弃了一颗宝贵的平常心,具体的表现就是浮躁、急功近利、背信弃义、过河拆桥、见利忘义……

当然,执著于物质享受,肆意抛弃平常心的人,只是那些不善于处世的少数人而已。在生活中,还是有许多善于处世的人,他们能够持有一颗平常心,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有容乃大,无欲则刚;他们相信成败只是过程,努力自有回报,因而看淡成功,追求不止。

可见,平常心有利于人们清醒地认识社会和自己的人生,有利于保持一种从容淡定的良好心态,更有利于人实现自己的伟大志向。所以,还是尽快地炼就一颗平常心吧,这对于完美处世是大有裨益的!

“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平常心不单是心胸豁达的表现,更是一种做人的境界。在人的一生中,必然伴随着坎坷、困境,因而要学会用一颗平常心去看待。平和的心态能消除偏狭和狂傲之气,舍去浮躁和虚华,以一颗平常心直面人生,人生就会变得平静和淡定。

常听人怨叹自己家里不如别人家有钱有势,抱怨自己的工作事多待遇少,嫌弃自己的脸蛋与身形,埋怨自己的长辈、伴侣和孩子,不满自己周遭所有的一切,总是羡慕嫉妒着旁人的生活和际遇,整日怨天尤人,愁容满面。

相反地,另有一些人以为自己是天之骄子,不可一世,狂妄自大,不满周遭的一切,总埋怨自己生不逢时、命运坎坷,终至落得个愤世嫉俗,顾影自怜,悲叹懊恼的境地。

既生于世,则安于斯。许多时候,生于尘世中的我们受到了世俗杂务的影响,忘了安然处之的道理,心中总是怨恨、不满身旁的一切。在无形中,我们已限制了自己生命的气度与生活的格局,划地自限,让自己成为瓶中的水。

瓶中的水时常仰望青天的云,羡慕着,也妒忌着,怨叹为何今生的自己只能是瓶中水而不能成为天上云,终日郁郁寡欢。这样的情绪日积月累,尘封了原本清净空明的本心,以至本心难觅。

今日看到“云在青天水在瓶”这句禅语,思索了许久,豁然开朗——其实浮世万象,若能心念一转,污浊的世界也就成了最美的净土。云和水,若分开论之,则怨念起;若合而论之,则怨念除。瓶中水并不需要悲悯自己只是瓶中水,也不容我们轻蔑和忽视,因为云的本质也是水啊,有一天水终会蒸发成青天的云,而云也终会凝结降下成为瓶中的水。

“云在青天水在瓶”,人在世间,该努力避免怨念的横起,代之以满足感恩的心。无论遇到何事,身处的境况怎样险恶坎坷、困难重重,都应该告诉自己——去接受、去面对,始能放下;有了放下后的平稳,才能静心、安心、宽心、开心;至此,清净空明的本心很自然地就重现了。

“云在青天水在瓶”,世事难料,幻海无常,唯有持本心,无怨念,时时以满足感恩的心态努力工作、生活、处世,心灵的视野开阔了,生命的气度就能无限扩展,拥有一个知喜乐、观自在的人生。

“云在青天水在瓶”,感恩这句禅语,期许自己莫忘本心,以一颗平常心直面人生,人生就会变得更加平静淡定。

细参“云在青天水在瓶”之句,得一偈:

云水本是同一物,

白云无碍水有碍;

在天在瓶一念间,

悟与未悟两境界。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13 5005 593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