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13年度第六期师父这样和我说
 

师父这样和我说

明昂

恩师上净下慧老和尚在四祖寺安详示寂。悲痛之心无以言表,使我等众生顿失依怙,人天顿失眼目。在无尽的悲伤之中,回忆起恩师的一生行迹和弘法利生的功德,才知道老和尚是大菩萨再来,为我们示现生死自在,唤醒我们梦中之人,为我们树立在生活中修行,在修行中生活的禅者风范。

师父在今年示寂,其实三年前就告诉了我们。还是在2010年,我和一个居士去老祖寺拜见师父。当时正在竖立山门外生活禅石幢,看到师父在三伏天的烈日下亲自指导,我赶紧拿把伞给师父遮阳,师父坚决不让,说:“这么多人都晒着,我怎么能自己打伞?”说着又去查看其他工作。看到师父近八十岁的高龄还事无巨细亲自操劳,怕师父累坏了,恳请师父注意身体。师父却说:“时间不多了,要抓紧时间把该做的事做好,把答应别人的事做完,我再住世三年就要走了,希望看着能把玉泉寺修好,不知能不能等到。”我当时听了这话,不啻听到了一声霹雳,赶紧请求师父长久住世,众生还等着您度呢!师父说:“长久住世那不是妄想吗?该走还得走哇!”我听了久久说不出话来。回到北京和其他居士说起此事,大家都想快点见师父,恳请师父长久住世。得知师父在石家庄正参加关于禅宗的研讨会,我就和明旺、明嘉、明贞、明昶几个居士去宾馆见师父,又一起恳切请求师父长久住世。师父笑了笑说:“把当天的事当天做完,什么时候走都行。”又仔细问了我们各自的生活学习情况,亲切之情溢于言表,嘱咐我们多去看他,并和我们合影留念。看到师父正准备会上的发言,我们不敢久留,怀着沉重的心情告别了师父,没想到这成了和师父最后的见面。今年四月听到师父示寂的消息,不由热泪夺眶而出,这真是我等众生德浅福薄,顿失依怙啊!在无尽的悲伤之中,我一直在思索,为什么师父在三年前就告诉我们要圆寂,又没有答应大家请求长久住世呢?仔细回想师父的教导和棒喝,终于悟到了师父的大慈大悲,以身示现生命无常,让我们遇到明师生难遭遇想,以他自己的修行功夫,示现生死自在,为我们树立一个修行的榜样!

现回想起师父的几次教导和棒喝,更是感到师父的慈悲心切。记得1991年明海师刚出家时,我对明海师说:“请你得道后先度我!”我将此事告诉了师父,当时的心情很高兴,想着等明海师修好后来帮助我,我等着就行了。没想到师父说了一句让我记一辈子的话,师父说:“明海师天天在度你!”一想,是啊,明海师把喜爱的教学工作放下了,把家庭放下了,把一切都放下了,义无反顾地跟着师父出家,上求下化,续佛慧命,这不正是用他的实际行动来度我吗?修行不自己努力,不从自心求,靠你靠他,这不是外道是什么?

我那时实在是愚钝,看到有人请活佛灌顶就和师父说:“您找一位活佛给我灌顶吧!”师父对我的棒喝使我终身不忘,师父说:“你自己就是活佛!就看你敢不敢当下承当,你穿上袈裟也可以给人灌顶,还到处找活佛?你跟定一位高师学习到底一定有成就。”还告诉我:“我们在修行、生活中,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无论在天堂、地狱,心清净,都有一个光明照耀着自己、引导着自己,这是修行的功夫,也是境界。”师父的这个开示我一直在参究,十几年后在老祖寺我向师父报告:“您原来对我的这个开示是一个离执的境界啊!”师父高兴地说:“是!”

还有一次在广济寺师父的小院里,师父对我们几个居士开示:“修行要具备因缘,要把生活、工作安排好,把事情都理顺,不要让杂事缠着自己。”并说:“早晨念《普贤菩萨行愿品》,晚上念《金刚经》,每天最好打坐一个小时。”这时李守先居士问道:“如果少坐会儿行不行?”师父马上反问一句:“那你剩下的时间干什么去呢?”这一问真是妙到好处,听的人张口结舌,一句话都答不出。师父的禅机,有谁能承当?

有一次我有幸向上传下印法师请教,我问法师:“《金刚经》上说‘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是不是在清净心里生起念佛念经的心?”法师慈悲开示说:“是!”又说:“在一天当中看看自己的心是在三宝方面多还是妄想多,慢慢把心都挪到三宝方面来。”我听到法师的开示非常高兴,心想这回我可得到修行的方法了。过了几天我又向老和尚提出了同样的问题,师父开示说:“这样也可以入道!”这又是一句绝妙的话,这分明是告诉我终日修行不做修行想,让我离执吗?

师父教我们把修行落实在生活中,注意当下,做好自己在家庭中、社会上的各种角色,尽到自己的各项义务,把父母当做活佛一样供奉,事不留于心,法住法位,不掺杂,活在当下,就是在生活中修行。

师父是大德高僧,禅宗巨匠,通宗通教。特别善于因人施教,在创立和弘扬生活禅的同时,还经常劝人念佛。有一次拿出一本《净土五经》送给我并对我开示说:“真的有西方极乐世界,真的有阿弥陀佛!我自己的大愿就是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师父当时说这话时特别诚恳!特别慈悲!特别安详!师父的感染力直达我的心源,完全融化在师父的磁场中,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喜悦!

师父又告诉我:“发菩提心很重要,要有大愿,最终要成就自己的佛国净土。”并嘱咐我多念佛。师父慈悲,要求弟子们开悟!我问师父以何法教人?师父说:“我没有方法,只是教人解粘去缚。”我问师父您自己开悟的情形能说说吗?师父告诉我说:“返照自心,开悟原来是一种心态!”师父从无言说处透露消息,爱护弟子们的慈悲心是何等殷切啊!师父告诉我:“要做功德,要做大功德。”我和师父说:“我要放生,这功德大吧!”师父说:“不如印佛书,让大家看了都去放生多好啊!”

我受菩萨戒后师父和我说:“菩萨戒是心戒,看住自己的心,要如理作意!”并给我题词:“持戒清净,尘劳可出!”师父又说:“善用其心,善待一切,就是什么事都要从善心出发。”

师父高兴地赞扬明海师:“学东西学得快,坐、念、唱都很好,对佛法有那么个味道!”我知道这是让我们向明海师学习,学习他一心向道的精神,学习他认真完美地做好每一件事,而心中不留每一件事,活在当下的禅者风范。
有一件事特别值得记述。1991年我和明旺居士跟随师父往柏林禅寺运大藏经。经书和法器装了十几大纸箱,安放在货车的车厢里,上面盖好苫布。师父说:“大藏经一动,天就下雨,过去安放大藏经是要朝廷下旨的,沿途老百姓要香案迎接。”果然,浓厚的云朵追随着汽车,阵阵雷声轰鸣不断,就像擂起了巨大的法鼓。路程刚走到一半就下起大雨,风雨把盖经的苫布都吹开了,雨水也把纸箱淋湿了。到了柏林禅寺打开纸箱一看,经书安然无恙,没有一点水迹。师父说这是龙王在护持。

在和师父接触的过程中,我特别注意观察师父,发现师父真是不可思议。师父身兼多职,工作又多又杂,工作量就是几个年轻人也不好完成。可是师父事无巨细都做得恰到好处,似有千手千眼,不管有多少人来访、请开示都有足够的时间接待,就像事先安排好了一样,而且每句话都说到你的心上,师父的安详、慈悲感染着每一个人,很多人见到师父还没说话,就感受到师父强大的摄受力,眼泪不由自主地流出来,就像很久没有见到父母的孩子一样,一肚子委屈涌向心头,在师父面前倾诉个痛快。

师父的时间和我们的时间不一样,在很短的时间内师父能做很多事情。有一次师父在法会前约四十分钟给居士作皈依,我感觉明明过了一个多小时,出来后离法会开始还有十几分钟呢。我觉得非常奇怪,这样的事不止一次地发生过,时间在师父那里可以拉长。

有一次我大病初愈,身体非常虚弱,医生和家人劝我吃点肉补一补,可是我吃素已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如再吃肉心里非常难受,师父看到我后和我说:“条件不具备可以吃点三净肉。”我当时非常奇怪,我并没有和师父说这件事啊。还有一次我股票赔了,心里特别烦躁,师父又说:“你赔了你难受,你应该想到别人还赚了呢!你应该为别人高兴啊!”这又使我吃了一惊,我也没有和师父说我股票的事啊。还有一次我带一个女居士去皈依师父,师父开示时让女居士忏悔杀业,女居士说我没有杀业啊?师父说:“你难道没有坐过小月子吗?那不是杀业吗?”听得女居士目瞪口呆,赶紧在师父面前忏悔!

柏林禅寺修赵州塔围墙的时候,师父在地上画了位置,工人往下一挖,正好是古时候围墙地基;师父复兴柏林禅寺,千年的枯柏忽然又发了新枝。

师父安放玉佛露天供奉时,十几吨重的玉佛自己动了二十多分钟,在场的几百名四众弟子无不叹为稀有。师父告诉我说:“坚牢地神没有离开柏林禅寺,一直护持这个道场!”师父的感应和神奇有很多很多,像在三年前就预知今年圆寂,这样的洒脱、自在,有谁听说过?我知道师父有很多神通还没露过,因为师父说过:“神通在佛教徒那里才是拿手好戏!”师父不讲神通,我知道是不让我们追求神通,不让我们产生执著,障碍修行。然而师父示寂时瑞象满天,虹光照彻,身留舍利无数,正是以身说法,让众生生起修行的信心。

我要永远记住师父教导我的话。师父让我修行从家庭做起,从身边人做起,由此推广开来;修行要从点到线,从线到面,然后打成一片。师父告诉我要“觉悟人生,奉献人生”,要在“生活中修行,在修行中生活”,要“善用其心,善待一切”,要“大做梦中佛事,宴坐水月道场”。师父希望我能从大梦中醒来,得到解脱!

我知道,师父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们,当我们起慈悲心时,当我们精进时,念佛时,知道自己在妄想时、安详时、法喜时,当起心动念弘法利生时,那是师父入我们心想中,正在加持我们、和我们在一起。

我供奉着一尊庄严的观世音菩萨圣像,那是二十多年前师父亲手送给我的汉白玉雕像。她洁白无瑕、慈悲含笑、栩栩如生。我默默地点燃三支香,顶礼菩萨,对菩萨说,我知道师父是谁!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13 5005 593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