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13年度第四期禅门清露——夏令营散记
 

禅门清露

——夏令营散记

耀乘

 

盛夏的一天,太阳的强光如无量的箭矢,密密射在大地的每一个角落。就在这样的一个时节,我肩背手提种种行李,来到赵州柏林禅寺。还没进山门,一个人迎上来问,是来上香的吗?我笑笑,没有作答。看我满载行李,那人也笑道,是来住寺的。

柏林禅寺,我并不是第一次来。以前来这,当脚步落在寺院的青石板上,心里遍生安详,尘世种种纷扰如落花冉冉褪去。我常常惊异于这种感觉,不知是因为寺院幽静,还是因了寺内古柏的肃宁,更或许是缘于巍峨古塔千年禅定?柏林寺像一本书,我以前只照见它古雅典丽的封面;柏林寺像一盘棋,我只看到一个清洁规整的棋盘;柏林寺像一架古琴,我只看到它娴柔静默的一隅。这次,我是求了千百次才来到这里,参加第20届生活禅夏令营。或许,柏林寺千年宗风的厚重,幻化莫测的魅影,高山流水的清韵,可就此掬一捧入怀。

古道犹存

柏林寺的建筑格局,是传统的三进三出的院落。进得山门,就是韦驮殿,和韦驮殿遥遥相对的是普光明殿。院落一边是苍苍古柏,青青草地;另一边就是巍巍赵州古塔了。塔身由青砖砌就,古朴盎然,令人悠然怀远。普光明殿的北面是观音殿,观音殿西边是指月楼,东面是会贤楼。观音殿北面一排依次是方丈寮、无门关和问禅寮。最北面就是万佛楼了。万佛楼气势巍峨,庭院阔达。无论天气如何闷热,万佛楼的大殿前面总是凉风微拂,气宇轩敞,在在处处流动着禅悦的清凉。令人身心倍感愉悦,真想时光停伫在当下。

最令我倾心的是寺院的回廊,自南至北,自东到西,游走宛妙,迂回曲折,兴味无尽。回廊的两侧木质的栏楯上,镶嵌了很多美丽的壁画,有配以俏皮漫画版的生活禅语,有清正和雅的精妙禅悟,有20年夏令营的图片展览,有慧公长老的生平足迹。穿过回廊就如法海拾贝,照见历届夏令营的点点滴滴,光明颖悟;穿过回廊,更如游走在慧公长老真照无边的诗禅生涯,处处禅机。一边看一边流泪一边赞叹,愚钝如我晚来了二十年,无缘得见长老悲智双运的真容法身。“忘言真际西来意,垂手尘寰生活禅”。尘世迷途既久,终参不破生活本如,我最是该在三百禅棒下遭顿喝的人。

夏令营的营员们身着棉麻中式服装,宽松舒适,无挂无碍,身心尽驰,自在愉悦。如若相遇在楼梯,在亭台,在院落,在回廊,不管相识不相识,尽皆停步,微笑,双手合十,行之以礼。令人恍然若梦,溯流回古,恰逢谦谦君子,心生欢喜。如若是遇见寺院的出家师父,更是遥遥驻足,双手合十深深参拜,等师父回之以礼,目送师父离开。虽是盛夏,师父们依然阔袖长袍,衣袂飘拂,步履轻盈,行走在这千年古刹,尽显悠悠曼妙古风。

在寺院,每一件事都是神圣庄严的。从诵经到坐禅,从放舍到行堂。寺院的早斋和午斋都称作过堂,晚饭称为药石。第一次在寺庙就餐,正赶上中午过堂,偌大的一个厅堂,齐齐整整摆满了长桌长凳,碗筷也已备齐,斋堂的门口书写了两个方正大字:止语!(也就是只要进入饭堂就免开尊口了,这对于一向喧嚣的中国人该是多么伟大的进化。)等过堂的人全部到齐,男众在南,女众在北,分别坐定,由寺院的师父带领诵佛号祈愿。其间,义工开始一排排按顺序添饭,每人两个白瓷碗,一个盛粥,一个盛菜。诵经完毕开始进餐。几百人在饭堂就餐,但闻碗筷声,不闻人语响。静默里细细品味着蔬食的甘味,对每一粒入口的食粮都备感珍惜,在这里吃饭到最后,连碗中所遗菜汤也要就一口热水喝下去。饭毕,将两只碗摞起,放置桌子左上角,等义工来收拾。等所有人进食完毕,共同诵经回向,方可起身离开(称为结斋)。

在行住坐卧的各各庄重里,默默感受到自心的万般威仪,自不敢小觑自己,生命的庄严感油然而生。自性即佛性,每一个人原本佛性具足,只是行走在万千红尘,渐然迷失了自己。古道优容,慢下脚步,让心浮现,找回它自己。

心心相印

新雨初晴,上完早课。沿回廊信步来到古塔前,举首仰望,层云密密,古塔巍巍,塔角风铃,叮铃微鸣,宛如清歌妙音,从高处飘下来,触拨了心弦,引起些许的和鸣。正如刚刚完结的早课,愚钝如我,虽不能深得浩浩梵音的妙谛,但佛陀的般若智慧,在和了钟磐木鱼声的说唱中,直达心底,绕幽幽心湖,荡几许涟漪。读书不必懂,诵经又何妨语解,旨在意会神领。

今天是观音菩萨成道日,成列的衣着海青的居士,进殿礼佛诵经。很多是苍苍白发的老妈妈,我想她们当中也许有人根本不识字,但一样佛号清晰,经文熟稔,了悟精到。只要来到这里,正如就路还家,佛陀总会悉数接纳,日熏月修,默默点化。

普光明殿前,有一条大路,每一个来柏林寺的人都会驻足停留。我看到寺里的常住居士,弯腰捡拾什么。走近一看才知,路面的青石板上,横了很多蚯蚓,一条条粉嫩异常,在湿漉漉的石板上轻轻蠕动着。大概昨夜雨大,淹了它们的家,半夜来这躲涝灾的,因动作迟缓,天明了还将自己柔嫩的身子裸露在大道上,待会儿,寺里游客一多,必会踩上它们,所以慈悲的居士和营员,用香棍挑了,或用手轻轻捏了,把他们送回草地。在这里,人们的心,是那般澄净,空明,柔软,每一个细微的生命,都会得到珍视。

普光明殿左手,有一株古柏,遒劲向上,直插云空。这株古柏掩映在青翠的柏树林里。柏树林的地面芳草萋萋,密密织成绒毯。新柏的翠枝上,密密挂了无数个露珠,晶莹剔透。每一滴小小露珠,都映射了一个大千世界。

漫步在这清秀柏林,我蓦然想到,慧公长老不正如这千年古柏,一身荷担,将佛陀,祖师,赵州和尚的佛法传唱无尽。虽然他的身影渐行渐远,终将掩映在这柏林深处,而葱郁挺秀的个个柏子,不正是传承长老衣钵的青年法师,海和尚的悲智,明影师的儒雅,明杰师的华彩,明基师的微笑,明憨师的朴拙,利生师的飘逸,常弘师的温暖,这些法师而今都成为一方化主,接引着无量的芸芸众生。更有生活禅的夏令营,将无数个智慧的种子播撒,如蒲公英随风迁行,点落在世界各地,默默酝酿,灯灯相续,心心相印,传唱无尽。

如歌如画

2013年7月24日这一天,阳光明媚,云白风清。穿过鲜花铺地的人民广场,来到石家庄市人民会堂的一楼大厅。一进门,右手有两棵凤尾竹,龙吟细细。凤尾竹的上方,雪白的背景上,镶嵌着慧公长老的手迹,“慈悲喜舍”。再往里走,大堂正中央悬挂着“第二十届生活禅夏令营”的巨型条幅。殿堂两侧,由盈握翠竹为框撑起数米高的条幅,条幅系朱灰棉麻所制。条幅上用毛笔方正书写了生活禅语,和历届夏令营主题。条幅下边是木质禅凳,朱红禅垫。这里的布局,无一不彰显着朴拙自然的飘逸道风。

条幅的中间是历届夏令营的照片,浮现在荷绿的底色上,似真如幻。照片上有长老的亲切面容,有各位授课法师专家的慈颜,有营员的欢喜出坡,有行脚的云水画面,有感人至深的传灯法会侧影,更有老和尚和各界营员亲密无间的动人瞬间。

除了这些照片,还在大厅中央推出了各届夏令营的实物展。最具代表意义的当属赵州和尚的茶壶,古朴盎然,禅机无限。依次展出的还有各种出版物,有慧公长老的生活禅语《片香集》,有夏令营日课,历届营刊,有各届夏令营专辑等等。除了这些,还有各届营衫,纪念手袋,折扇,茶具,忏悔卡,等等不一而足。来此参观的人络绎不绝,除了观展照片,还对展出的实物,心怀欣喜,不断用手触摸。精美的画册,圆润的佛珠,古朴的茶套,木质的忏悔卡,设计别致的手袋,无不令观者赞叹。更有众多观者争相在此留影,想把这一盛况永远定格在自己的记忆里,或发至微博和更多人分享心中的喜悦。

上午十点钟,生活禅夏令营二十届纪念大会,在人民会堂正式开始。舒缓的背景音乐如清泉印月,在光与影的流动中,慧公长老的身影显现,生活禅的足迹穿越了时空,轻灵无碍地穿行在人世间。夏令营20年的回眸,有弘法传音的法师智慧波罗蜜,有护法居士的布施波罗蜜,有莘莘营员的精进篇,有义工菩萨感恩篇。让人耳目一新的是诗朗诵,隽永的诗篇《尘世白莲海上舟》由清秀的双胞胎姐妹谢天谢地朗诵,那么合时合宜,一对姐妹花纯净早慧如善财童子,相貌甜美,声如天籁。朗诵之后由来自北京的禅悦之声合唱团,唱响了《生活禅曲》和《从心开始》。

在合唱声中,纪念大会徐徐落下了帷幕,生活禅夏令营正如海和尚所说,它是一座桥,让青年大众走过来领受佛法的熏修;它是一口井,给孤独的心灵以甘露的滋润;它是一棵大树,以佛法的智慧给人以精神的庇佑。(作者为第二十届生活禅夏令营营员)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201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