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13年度第四期何其幸运,遇到过您
 

何其幸运,遇到过您

冰如

 

他是一位慈祥的老者,如今,他和他的悲愿一起融入虚空中。

还记得两年前在夏令营的时候,偶遇老和尚,请教老人家四祖寺传法洞写的“眼高着,最上乘”。

老和尚愣了一下,笑着说:“错了,你看反了,是‘高着眼’,错一个字,意思就不对了。”

“那‘高着眼,最上乘’是什么意思呢?”我回过神,在后面大声追问。

老和尚本已上楼,现在又一步步走下阶梯,倾下身子,笑眯眯地一字一顿地说:“你去参啊。”

八月的莲花开得正欢,乌龟悠闲地排队晒着太阳,鸟儿们在欢笑着的营员间昂首阔步,到处一片朝气蓬勃,老和尚的微笑和慈爱的声音就这样印在了我的心里,每每想起,都禁不住要微笑。

事后,我请教过很多人,也上过百度搜索。无果。好像答案在心里,可是毫无头绪,只能放下。却又在心中暗暗想,老和尚让我参,那在我知晓答案前,老和尚您千万不能圆寂。

一年零四个月后,某个晚上,我正在聚精会神地看书,忽地“答案”蹦了出来!一下子敞亮了,说不出的欢喜,随之是感激。

很想叫一声“净慧老爷爷”,因为即便有类似于禅门大德、当代高僧、法门龙象等各种赞誉尊称,却从不见老和尚有过任何架子,待人反而更像一位慈爱的爷爷,像儿时故事里的智慧老人,那种慈祥柔和的气场似乎能穿透一切阻碍,直达你的内心深处。

无关宗教,老和尚说:“知足第一乐”、“你不要去想改变任何人,改变自己才是最可靠的”、“存好心,说好话,行好事,做好人”、“面对它,接受它,处理它,放下它”、“感恩、包容、分享、结缘”、“禅在生活里,在一点一滴中”、“佛不在外面,要向自己的心去求,向外面求就错了,会越求越远……”

2013年4月20日清晨6时26分,老和尚走了,仅对身边的人道了一句“我要走了”,念了一声“阿弥陀佛”,安详地以吉祥卧的姿势静静离开。

干净。洒脱。又让人有点回不过神来。

恍然忆起,2012年壬辰祈福法会开示时,老和尚就说过:“我的生命马上就要走到尽头。”

现在想来,果然“出家人不打诳语”。平常笑容可掬的老和尚,竟是这么“实诚”,早就告知了。只是不记得当时坐在下面听得清清楚楚的自己,是真没听明白还是不想听明白。老和尚不骗人,下面的人却喜欢自己骗自己。

记得有一次行茶,问到墙上的法语,老和尚回答说:“你把心看好,就朗然了。”

众笑。

我仗着老和尚慈悲,不依不饶,“老和尚,您得讲清楚,怎么叫看心?像我这种什么都不懂的,就会理解为坐禅看心情,心情好我就坐,心情不好就不坐。”

老和尚收起笑容:“心情不好,更要坐!”

随即非常、非常、非常严肃地指着我说:“持之以恒,把心看好,你若真做到制心一处,守一不移,就了不起,你就能有大受用。”

震慑力犹在,斯人已去。

平常很乐呵的明奘法师在微博上说:“四点起床,师兄弟们一起给师父擦身,穿衣服,入龛。抬出丈室,入法堂。那个打你而你觉得该打,骂你而你不敢还口还得陪个笑脸,罚你跪而你只能跪不敢辩解的人,不在就是不在了。学而失师,何其痛也!孤而丧亲,痛何如哉!”

不在就是不在了。真耳熟。

第一次告别老和尚时,他说:“希望你们在清晨万事伊始时,读一读《普贤行愿品》,奉献人生;晚上万籁寂静时读一读《金刚经》,觉悟人生。”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感受到这两本经的大智慧与不可思议,感慨老和尚名不虚传,体会到他老人家用心良苦,诚不欺我。

我看书的时候老和尚还在,打了个小盹的间隙,睁眼时却收到老和尚圆寂的消息。唉呀!

翁平大哥说:“昨天,我买了十本老和尚的书,今天他老人家就走了。”

感同身受。

再次记起老和尚说:“向自己的心。”

若是想念老和尚的时候,是向心去求吗?

用心的时候,周遭的一切,这音乐,风声,摇摆的树枝,清淡的花香,哪怕是一抹微风,都是老和尚的微笑和祝福。

至此,您与您的悲愿同虚空融为一体。仿佛又看见莲花池边老和尚顽童似的一笑:“你看,我可曾离开,一如我的到来。”(作者为第十八届生活禅夏令营营员)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201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