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13年度第二期清凉雪,一花六瓣
 

清凉雪,一花六瓣

马明博

迎一千,送八百 

癸巳新正,佛友大龙约我同朝五台。今年,我创作的“中国佛教四大名山参访记”之“五台卷”即将出版,既然有这样的机会,那就前往五台山给文殊菩萨拜个年吧。

我在网上查询天气,近三日内,五台山最低气温零下20度左右,最高气温零下6度。一周内,还将降温,气温接近零下30度。那里真是名副其实的“清凉世界”!

正月初五,出发前,我请大龙、小冰双手合十,一起念诵“南无大智文殊师利菩萨”三遍。

“为什么要这样做?”

当代高僧、年近百岁的五台山普寿寺法主和尚梦参长老曾说,每天早晨,太阳即将出来的时候,文殊菩萨已经带领一万眷属开始绕清凉山了。且永远如是。文殊菩萨这样发愿,凡是来五台的朝山者,他都“迎一千,送八百”,并加持每位朝山者,为其授记,决定成佛。如果朝山者的业障悉数消除,在五台山,他能见到一切诸佛的境界。

“迎一千、送八百,是什么意思?”对于发心朝台的人,文殊菩萨会在距离五台山一千里地之外的地方迎候他;当朝山者离开五台后,文殊菩萨会隐秘地送出八百里。我略作解释,大龙与小冰满脸欢喜。

“南无”,是梵语“Namas”的读音,中文意思为“归命、敬礼、皈依”等,佛弟子以此向佛菩萨表达至心皈依、信顺。这个词,也有“呼唤”的意思,佛弟子呼唤佛菩萨来“救度”。我们三称菩萨圣号,相信文殊菩萨已经听到。

北京距离五台山不足四百公里。既然文殊菩萨会“迎一千”,那么我们启动车子出发之后,就已行走在文殊菩萨关注的目光中了。

从京港澳高速转道京昆高速,路两侧偶尔出现一两座孤零零的山峰。在保定附近,转道保阜高速后,路两旁开始出现连绵的山地。

从保定到阜平的高速公路,基本上是用柱、桩架起的连绵的桥面。在山坡阳面牧羊人的眼里,我们的车行驶在半空中。在群山间,高速路有曲有直,蜿蜒如蛇,向前伸展。这让人想到,为迎接癸巳新春,台湾佛光山开山宗长星云法师写下的“曲直前行”。

穿过4625米长的长城岭隧道,我们穿越河北地界,进入山西地界。

文殊菩萨,我们离您越来越近了。

在佛母洞“脱胎换骨” 

五台山普化寺住持妙生法师不在寺内。在我们到来之前,他已嘱咐客堂,安排住宿。

春节期间,来五台朝山的信众多,寺院住宿颇为紧张。因此,在我们到达之后,客堂的法师思忖良久,起身说:“你们都是老居士啦,懂得寺院的规矩,那就住禅堂那边吧。”

大龙悄悄问:“这是什么意思?”

禅堂是一座禅寺的核心区。有些出家人在禅堂里吃住,每日坐禅静修。住在禅堂的院子里,要轻声缓行,不能打扰禅堂里的僧人修行。

法师引领我们到禅堂院,安顿我们住在北侧寮房的第三间。

推开寮房门,迎面一木橱,放有经书数册,有《佛说阿弥陀经》、《维摩诘所说经》。室内三张高低铺,可喜的是室有暖气。但也有出乎意料之处,没有卫生间;一只塑料桶里有半桶洗漱的水,没有饮用的水。

眼前有什么,都欢喜地接受吧。总找不如意的地方,如同身处宝山,却一味捡垃圾,忽略了伏藏的钻石。

安顿好之后,我们前往佛母洞。

佛母洞,又称“千佛洞”,其为人所熟知,已有五百年历史。据佛典记载,释迦牟尼佛的母亲摩耶夫人,梦见一位菩萨乘白象从右肋进入腹中,醒来后,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当她分娩时,太子(后来的释迦佛)从她的右肋脱胎而出。

五台山佛母洞,分为外洞和内洞,呈葫芦型。外洞阔大,洞口敞开,高约三米,宽两米多,进深幽暗,由外而里渐渐收缩。外洞尽头的洞壁上,有一扁圆的石孔通往内洞。

这狭窄扁圆的石孔,距地面半米左右,呈弯曲管状,刚好容一人钻爬出入。石孔长约一米左右,斜向上伸向内洞。内洞最多可容纳五六人。洞内有乳石,石块凸凹,石色斑驳,犹如人的五脏六腑。特别是洞腔右侧乳白色条纹,和人体脊椎骨、肋骨一样形象逼真。

由于内洞天然巧成,与佛典所载有所吻合,故名“佛母洞”。

梦参长老说,佛弟子来朝五台山,都应该钻钻佛母洞。入洞为“投佛母胎”,出洞为“佛母重生”。一入一出,能“脱胎换骨”,清除以往所有的“罪过”,获得“新生”。

我的介绍,令大龙、小冰兴高采烈。然而,冰天雪地的路面,令车轮不时打滑。为了规避风险,我们租乘了当地人拴有防滑链的车。

司机姓冯,五十来岁,驾驶经验丰富。虽然如此,开车上山,他依然小心翼翼。半路上,又有天津来的王姓居士一家三口搭车。古人讲人与人的缘分,有“百年修得同船渡”之说。今天,能够同车,如能观前世,必可知晓其中不可思议的前缘。

山路曲折难行,花了半个多小时,冯师傅把我们送达佛母洞东门外。

我们与佛母洞住持悲月法师小坐品茶之际,王居士一家三口钻了佛母洞回来了。见他们满脸的欢喜,大龙、小冰坐不安稳了。悲月法师笑着说:“那就先去进出佛母洞,脱胎换骨后再来品茶吧。”

明月前身 

与悲月法师告别,离开佛母洞,下得山来,夜幕渐转深蓝。

回普化寺时,见路右侧路标指示通往“明月池”,我请大龙拐弯向右。山路上没有积雪,想必是明月池的僧人在雪后及时地清扫了路面。循路而上,左折右拐,车停在明月池外的小平台上。

明月池的山门已经关闭。

三人面面相觑。寻到东侧的小门,门里隐隐传来几声犬吠。

举手敲门时,门吱呀一声开了。

敞开的门里,闪现出一位身穿军绿大衣的僧人。在他身旁,一条灰黄的大狗,正瞪大眼睛望着我们。

大龙与小冰急往后退。僧人说:“别怕,不咬人。”

问明来意,僧人将小门敞开了。

方才,听悲月法师介绍,明月池主殿供奉着五台山唯一的“秽迹金刚”,很殊胜,应该去拜拜。我们向僧人合十问讯,问现在还能进殿拜佛吗?

他笑着说“可以”,说完,他转身去找大殿的钥匙。

见有人来,那条灰黄的大狗很兴奋,它跑在前面,一会儿又折回来,围着我们转悠,很亲近的样子,不时地低下头嗅我们的裤脚。

秽迹金刚,又名“除秽迹金刚”,是佛教密教中的一位殊胜本尊,为释迦牟尼佛的化身之一。

秽迹金刚造型奇特,黑脸黑身,伟岸高大,右脚登地,左腿屈起,脚踩风火轮,其脚腕、手腕戴钏镯,双耳戴环,臂上缠绕长蛇,头上有头,叠至九个,伸出十八臂,皆执法器。

在《大佛顶首楞严经》中,秽迹金刚名为“乌刍瑟摩”。久远劫前,尊者乌刍瑟摩性多贪欲,时空王佛出世,指导他禅修时神光内凝,化多淫之心成智慧火。乌刍瑟摩以智慧火燃烧尽一切烦恼污秽,从而成阿罗汉。在谈到修行的体悟时,乌刍瑟摩说:“我以谛观身心暖触,无碍流通,诸漏即销,生大宝焰,登无上觉。”因其周身是火,他又被称为“火头金刚”。

“火头金刚”,在《圆觉经》中,译为“火首金刚”,他在释迦牟尼佛前发下誓愿,以护持佛法、保佑信众为己任。他说:“世尊,若后末世一切众生,有能持此决定大乘,我当守护,如护眼目。乃至道场所修行处,我等金刚,自领徒众,晨夕守护,令不退转。其家乃至永无灾障,疫病消灭,财宝丰足,常不乏少。”

这位为我们敞开方便之门的僧人,名汇善法师。在我们礼敬了秽迹金刚后,他说:“走,我带你们去看明月池吧。”

明月池为寺中一小水池,水色透明,清澈见底。据说,北魏时,此池已出现于五台山。因为曾有人在漆黑的夜里,看见池内显现出一轮明月,因此,被称为“明月池”。有缘人在池中可以见到自己的前身、今世,甚至来生。

明月池影响虽大,但洞口只有碗口大小。看明月池时,人要跪在地上,伏身洞口,用双手遮住额头周围,然后注目池中。

大龙伏在池洞口看了许久。他说:“我看到了繁星满天。”小冰伏过去,在一片黑暗中,隐约看到了一盏恍惚的灯。我伏身过去,眼前一片漆黑。

我闭上眼睛,在心里默诵文殊菩萨圣号,睁开眼时,依然一片漆黑。

各有因缘莫羡人。我至诚地祈请文殊菩萨加持我,让我在内心深处,点亮一盏灯,让我有勇气面对如夜的无明。

妙德庵的滋味 

次日清晨,起床后,我们到客堂销单。离开普化寺后,我们前往台怀镇,一上午,朝礼了五爷庙、塔院寺、罗睺寺、显通寺、菩萨顶等名刹。

据说,五爷有求必应,求财得财,求官得官。所以五爷庙内晋香的人们排成长队。当然,有人排队,就有人插队。然而,因果昭昭,必然又是“好人好自己,坏人坏自己”。

相较于五爷庙,塔院寺显得格外安静,我们绕了供奉有佛舍利的大白塔,又去寺院东侧小院,绕文殊发塔。

罗睺寺藏经楼大门上锁,我们无缘见“花开见佛”。往寺外走时,西侧的观音殿内,传出来阵阵浑厚的诵经声。

在显通寺,我们一一朝礼大文殊殿、大雄宝殿、无量殿、千钵文殊殿,又到最高处的铜殿一一礼佛。此时,过来一位大褂油渍斑斑的僧人,他像是为了避开看殿的僧人,有意压低声音向我们化缘。

此刻,我想起梦参长老的一段话:“在五台山,文殊菩萨会化现为不同的形象,与每位朝山者都见一面。由于众生的分别心比较重,往往对面不识文殊面。来五台的朝山者,在山中,无论是看到乞讨的残疾人、化缘的僧人甚至前来乞食的小动物,都可能是文殊菩萨的化身,因此,不能小觑任何一个众生,而要平等地、恭敬地尊重你所面对的众生。”

我与大龙分别供养他一些零钞。他又转向其他的朝山者。

菩萨顶,除了带箭文殊殿,其他殿堂都敞开着。大龙问我:“带箭文殊是怎么回事?”这是关于唐代雁门太守李靖因箭射文殊菩萨而被接引的一段传说。限于篇幅,在这里,关于这个故事,请允许我暂且卖个关子。欲知其详,请关注今年五月三联书店即将推出的“中国四大佛教名山参访记”之“五台卷”吧。

天近晌午时,我们驱车来到北台脚下的妙德庵。

妙德庵规模不大,却有着极其丰富的历史。明代四大高僧中,除了蕅益智旭外,其他三位都与妙德庵有着甚深因缘。憨山大师于此闭关,禅悟后,又刺血和金抄写《华严经》;莲池大师来此参访憨山大师,于庵中居住多日;紫柏大师于此开刻《嘉兴藏》……

如今的妙德庵为尼众道场。2011年初夏,我在五台山的山野间漫游,寻访名寺古刹踪迹时,曾来此参访。

偏僻的妙德庵,由于香客少,寺中生活比台怀镇上的寺院清苦一些。然而,庵中住持圣慧法师等数位比丘尼却甘之若饴。每到这样的道场,总令人对住世弘法的僧宝心生恭敬。

我们到妙德庵时,庵中午斋已毕。见有居士来参访,法师们慈悲地为我们安排午餐。我盛了大半碗杂米蒸成的米饭,添菜时,法师提醒我:“菜比较咸,少添些,不够可以再添。”

尝了一小口,妙德庵的菜真是咸啊!为什么咸?山居偏僻,少有蔬菜的缘故。我赶紧往嘴巴里拨了一口米饭。
餐后,法师拎来一只暖瓶,为我们各倒了半碗白水,以便润喉。

放下饭碗,颇多感慨。

咸有咸的滋味,淡有淡的滋味。若能随遇而安,我们在妙德庵所品尝的,何尝不是禅的滋味?

心空境寂 

碧山寺的山门用栅栏挡着。我们从北侧敞开的铁门进寺。

寺中古松苍虬,寒风吹来,嘶嘶作响。

各殿堂的门都紧闭着。戒坛殿外,有位僧人负暄而坐。他面朝殿门,我们看不清他的眉目。身畔有人走来走去,他一动不动。

前年来碧山寺时,在戒坛殿外,我遇到了一只前来化缘的花猫。

它满怀期望地站在台阶上,向我走过来,望着我“喵喵”地叫。遗憾的是,我没有随身带零食的习惯,只好对它摊开双手。它倒不愠不怒,温驯地用头蹭了蹭我的裤腿,慢慢地走开了。

方才离开菩萨顶前,我们遇到了一只化缘的猫。我请大龙打开车门,拿些小食品供养它。那猫很信任我们,它进食时,允许我们随意抚摸它。我们和它道别时,它停止进食,抬起头来注视着我们,“喵喵”了两声,如说再见。

三人同时发出感叹:“真是众生一家啊。”

这回来碧山寺,我特意把一袋小食品装进口袋里。然而,在寺里绕了一圈,也没有遇见前年遇见的那只大花猫。这么好的太阳,它或许躲到背风的地方晒太阳去了吧。

五观堂前的对联,吸引我们停下脚步。

—云水蒸茶山中味,雪花煮粥天上香。

寥寥十数字,完整地传递出禅门的清寂与空灵。

外面是一世界的热闹,碧山寺里却是一院子的寂静。

斋堂旁,一处寮房门框上,悬着一方匾。大龙问:“师兄,‘心空境’后面的那个字念什么?”

顺着他的手指望去,是草书的“寂”。

“是寂寞的寂?”

“不是,是寂静的寂。”

大龙一脸迷惑,“不是一个字吗?”

是一个字,但组成不同的词,所表达的语境不一样,感觉又不是一个字。

禅门中的修行人,其内心是自洽自足的。禅修者走过无常的幽谷,在满地的荒榛中,会嗅到心底的芳香。

禅者的心是空寂的,充盈着丰富的寂静,怎么会有寂寞呢?

菩萨前的灯盏 

元旦那天,与北京广化寺的定明法师通电话时,听他说起去年夏天,来五台山文殊洞闭关三月静修的事。

我知道五台山有佛母洞、观音洞,却没听说文殊洞。

定明法师说:“下次去,你去文殊洞看看吧,那里很幽静。”

在此行结束前,我们绕过观音洞,一路行向集贤谷深处。经过一座小石桥后,来到清凉社村北边的文殊洞。

果然是幽静的道场。寻访文殊洞时,我们有幸遇到一位女居士指点途径。

文殊洞位于半山腰。聊及文殊洞的兴建,看洞的圣林法师说:“今天不巧,住持普兴法师没在。如果他在,你们可以和他多聊聊。”

文殊菩萨像前,一片摇曳的灯火。我想到了在明月池所窥见的黑暗。在这里,为自己供一盏灯吧。

藏传佛教的《圣弥勒经》说,供一千盏灯的人,将于未来世值遇弥勒佛,成为弥勒佛的首批弟子,并闻佛初转法轮。《佛说布施经》说:“以燃灯施,得天眼清净。”如果有人若想得天眼通,多供灯可以帮你达成愿望。另据佛典记载,经常供灯的人,生生世世不会愚笨,也不会堕入三恶趣,常得人身,拥有超凡的智慧、令人欢喜的性格,以及像灯光一样无尽的法财。

供灯30元一盏。大龙供了两盏。我也随喜供了两盏。

给圣林法师一百元,他面露难色,“我这里没有零钱。”

我一笑,“那就再供一盏。”

圣林法师笑了,说“好”。大龙笑了,“我为我自己及女朋友各供了一盏。你一家三口,供三盏灯多吉祥!”我也跟着笑了,点燃灯盏后,我顶礼文殊菩萨,起身做回向。

我在心里默默地祈请说:“大圣文殊菩萨,请您加持我,加持我的妻子,加持我的儿子,加持所有的法界众生,以及众生现世的眷属、一切有缘,过去历劫的父母师长、冤亲债主,愿大家身心安稳,远离病苦,无复忧扰,欢喜自在;皈依三宝,发菩提心,断诸烦恼,法喜充满;听闻佛法,如说修行,自利利他,所作皆办;临命终时,得生净土,出离轮回,究竟常乐。”

文殊菩萨前燃烧的灯焰,稳定而热烈。

这让我省悟到灯火存在的意义。

灯火(智慧)的存在,目的是帮助人破除无明,获得光明。在房间里,如果灯火闪烁不定,人虽然被灯光照耀,但难以清晰地看见周围的事物;同时,火焰的动摇,也会减弱灯盏奉献光明的能力。要想获得持续、稳定的光明,必须要呵护好自性的灯盏;要想体验到真正地无分别的智慧,我们的心也应该宁静而专一。

想到这里,我又俯下身子,对着眼前的文殊菩萨深深一礼。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201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