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13年度第二期漫谈赵州禅(下)
 

漫谈赵州禅(下)

本光

【接上期】

三、接机的著名公案

以下介绍赵州十个接机的著名公案。此等公案引起禅海波澜,诸家宗师拈提唱颂者极众,从这里可以见到赵州禅的本地风光。

1.勘破台山婆子

有僧游五台,问一婆子曰:“台山路向什么处去?”婆曰:“蓦直去。”僧便去。婆曰:“好个师僧,又恁么去!”后有僧举似师(赵州),师曰:“待我去勘过。”明日,师便去,问:“台山路向什么处去?”婆曰:“蓦直去。”师便去。婆曰:“好个师僧,又恁么去!”师归院,谓僧曰:“台山婆子我为汝勘破了也。”

这个公案,有点蹊跷么?这婆子对游方僧问路也那么道,对赵州也那么道,赵州并未放线垂钩,到底哪一点是勘破婆子处?临济宗师楚圆慈明对一位自许会得云门禅(其实尚未会得)的慧南拈出“勘破台山婆子”话,慧南因之大悟。兹录之如下,作为参看此一公案的助缘。

明问:“脱如汝(慧南)会云门意旨,则赵州道‘台山婆子我为汝勘破了也’,且道,哪里是他勘破婆子处?”南汗下不能答。次日又诣,明垢骂不已。南曰:“骂岂慈悲法耶?”明曰:“你作骂会耶?”南于言下大悟。作颂曰:

杰出丛林是赵州,老婆勘破没来由;

而今四海明如镜,行人莫与路为仇。

呈明,明以手指“没”字,南为易“有”字,明颔之。

慧南禅师颂子,直下照了,通透之至,正表达过得赵州关。问路的僧,一个又一个,指路的婆子,一番又一番,皆“与路为仇”者。赵州一触,归院点破,问路指路,同时销落,正尔“有来由”,这即是他为人处。其实,赵州虽去触婆子,婆子并不因之改途易辙,笑看多少禅客平地跌跤,与路为仇。赵州不是此中人,所以说“勘破了也”。真乃浥尘止垢,又着一番精彩。有人说:“台山婆子,非惟被赵州勘破,亦被这僧勘破。”这是远路说禅,也“有来由”。还是天童正觉说得好:“勘破了,老婆禅,说向人前不值钱。”

2.庭前柏树子

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赵州)曰:“庭前柏树子。”僧曰:“和尚莫将境示人。”师曰:“我不将境示人。”僧曰:“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庭前柏树子。”

这个公案,从上老古锥拈颂的、或因之悟得的,大有人在。夹山(名善会,嗣法船子)谈禅时,曾指出了世间法仔细究理,虽“目前无法”,却又“意在目前”,佛法也正是这样。赵州尝示人“大道只在目前,要且难睹”,离开了目前,另见祖师西来意,离道更远。“祖师西来意”就是指达磨禅意,和问“佛法大意”同,是当时禅门最流行的话题。而赵州指“庭前柏树子”,正是教人会取目前的即是,截断学人别觅佛法的思路。如果说法处没有柏树,也指“庭前柏树子”,那就变成没有什么意味的话了。这里且看以下两则禅话:

法眼禅师问扬州光孝院慧觉禅师(赵州弟子,有“铁嘴”之称):“近离甚处?”觉曰:“赵州。”眼曰:“承闻赵州有‘庭前柏树子’话,是否?”觉曰:“无。”眼曰:“往来皆谓,‘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州曰庭前柏树子’。上座何得言无?”曰:“先师实无此语,和尚莫谤先师好!”

重显(即雪窦法名,此时未悟)在太阳为知客时,有客举光孝觉语问曰:“觉,赵州侍者,眼问柏树因缘,乃言无此语,而眼肯之,其旨安在哉?”显曰:“宗门抑扬,宁有轨辙乎?”时有苦行名韩大伯(后出家,即宗上座)侍其旁,辄匿笑去。显诘其笑故,韩曰:“笑知客智眼未正,择法不明。”显曰:“岂有说乎?”韩对以偈曰:

一兔横身当古路,苍鹰才见便生擒。

后来猎犬无灵性,空向枯桩旧处寻。

检阅了上两段古人关于赵州“柏树子”话的商量,正是赵州说的“大道只在目前”的禅意。不从这里荐取而别求禅道,就会被韩大伯认为是无灵性的猎犬了。参禅的人,要锻炼成具有苍鹰擒兔的机智,会取大道。一涉拟向,便触枯桩。

现在,再录出临济宗师五祖山法演禅师,把赵州“柏树子”的死语活用起来的一则禅话,供爱谈“柏树子”者添些葛藤:

法演云: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庭前柏树子”,恁么会,便不是了也;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庭前柏树子”,恁么会,方始是。

宗杲禅师大大地赞扬了他的师祖法演这样拈提,说“要识五祖师翁么?脑后见腮,莫与往来”(这是当时俗话,指长着这样骨相的人是非常狡猾的)。正因为法演识得赵州话意。

天童正觉于此公案下颂,描画出赵州风神,颂曰:

岸眉横雪,河目含秋。海口鼓浪,航舌驾流。拨乱之手,太平之筹。老赵州,老赵州,搅搅丛林卒未休!徒费工夫也,造车合辙。本无伎俩也,塞壑填沟。

赵州柏树子,原指目前法教人会取,到后来成了葛藤上树,缠绕不休。铁嘴慧觉否定其师赵州有此话,正是深悟赵州禅。

3.洗钵盂去

僧问:“学人乍入丛林,乞师(赵州)指示!”师曰:“吃粥了也未?”僧曰:“吃粥了也。”师曰:“洗钵盂去。”其僧忽然省悟。

平常真实语,无过此个公案。“不用安排,自着处所”,这是赵州以本分事接人得力处。不谈佛法禅道,只话家常,正指出日常生活不离这个。

现在检视一下云门大师对这个公案的著语:“且道,有指示,无指示?若言有,赵州向伊道个什么?若言无,这僧为甚悟去?”这正是教人如何领会“参话禅”原来作用处,否则,正像宗杲说的“而今诸方有一种瞎汉,往往尽作洗钵盂话会了”。那不只埋没了祖师心,而且是认驴鞍作阿爷的下巴了。

4.狗子还有佛性也无

僧问:“狗子还有佛性也无?”师曰:“无。”僧曰:“上至诸佛,下至蝼蚁,皆有佛性,狗子为什么却无?”师曰:“为伊有业识在。”

又僧问:“狗子还有佛性也无?”师曰:“有。”僧曰:“既有,为什么入这皮袋里来?”师曰:“知而故犯。”

对赵州这公案,重“无”的多,重“有”的少。从义解说,赵州初答为狗子“有业识在”,所以说它无佛性;次答狗子虽有佛性,因它“知而故犯”,所以入皮袋受狗子身,而佛性则未失。但在一般大乘经典,尤其是为禅宗所重视的“一切众生悉有佛性”的《涅槃经》所识佛性义,禅的“明心见性”即要见此佛性。今赵州直截地说狗子无佛性,显然是扫除学人坐在经典里的知见,指出应直下照了自家的才是,莫数他人宝,使业识习气逐境现起,把堂堂真佛装入狗皮袋去也。谈有谈无,话题不离狗字,而赵州指的却在学人自己分上。要检点自家是否“知而故犯”?或“有业识在”?天童正觉称这则公案是“水上葫芦,按着便转”,有颂曰:

狗子佛性有,狗子佛性无,直钓原求负命鱼。逐气寻香云水客,嘈嘈杂杂作分疏。平展衍,大铺舒,莫怪侬家不慎初。指点瑕疵不夺璧,秦王不识蔺相如。

狗子佛性公案,初见于承嗣马祖与南泉为同门的惟宽禅师:僧问:“狗子还有佛性否?”师(惟宽)云:“有。”僧云:“和尚还有否?”师云:“我无。”这也显得狗子佛性的话题在当时相当流行,赵州话出,更耸动了禅林。

5.吃茶去

赵州问新到僧:“曾到此间么?”曰:“曾到。”师曰:“吃茶去。”又问僧:“曾到此间么?”僧曰:“不曾到。”师曰:“吃茶去。”后院主问曰:“为什么曾到也云吃茶去,不曾到也云吃茶去?”师召呼:“院主!”主应:“诺。”师曰:“吃茶去。”

这个公案,影响也大。丛林禅堂初接新学,有吃茶之制,对初到曾到有所分别。赵州破例,都教他们吃茶去,引起院主的怀疑,赵州一并叫吃茶去,直是一具棺材,三个死人。

“赵州茶”话很快由北及南,参看一则有关吃茶的公案吧:

睦州(名道明,临济同门)问僧:“近离甚处?”曰:“河北。”睦曰:“彼中有赵州和尚,你曾到否?”曰:“某甲近离彼中。”睦曰:“赵州有何言句示徒?”僧举吃茶话,睦乃呵呵大笑曰:“惭愧!”却问僧:“赵州意作么生?”僧曰:“只是一期方便。”睦曰:“苦哉,赵州被你将一杓屎泼了也!”便打。睦却问沙弥:“你作么生会?”弥便设拜,睦亦打。其僧往沙弥处问:“适来和尚打你作什么?”弥曰:“若不是我,和尚不打某甲。”

这里睦州为什么大笑,欣赏赵州以本分接人也;为什么又道“惭愧”,有嫌于己不如赵州处也。赵州教吃茶,原是本分上事,被这个学人解作“只是一期方便”,睦州比作将一杓屎泼在赵州身上,而捍卫了赵州禅。

6.几被玄杀与不曾眼花

僧问:“如何是玄中玄?”师(赵州)曰:“汝玄来多少时耶?”僧曰:“玄之久矣。”师曰:“阇黎若不遇老僧,几被玄杀。”

僧问:“如何是毗卢圆相?”师(赵州)曰:“老僧自幼出家,不曾眼花。”僧曰:“岂不为人?”师曰:“愿汝常见毗卢相!”

一般涉猎禅道的,将禅道视为学理的研究,那就离了主题。教乘义学座主,从名相浅深分析,层层深入,以见真义。宗门禅道,实即佛法教乘中提炼出来的最上精义。假祖师西来,给予活泼拈提,实即使在大心凡夫生活实践中来体会甚深般若波罗蜜,不类于教乘义学,通过义路的方便开显。禅道不玄,未离日用生活,偏有人求玄中玄;禅道触目即是,偏有人离开本分事别求毗卢圆相。于宗门禅道实大远在。此处致问赵州的两僧正坐此病。赵州与之拈却:“几被玄杀”,促其警觉;“不曾眼花”,警其勿得捏怪。一个直示,一个婉讽,都是练禅警语。

7.老僧使得十二时

僧问:“十二时中,如何用心?”赵州曰:“汝被十二时辰使,老僧使得十二时。”乃曰:“兄弟,莫久立!有事商量,无事向衣钵下坐,穷理好。老僧行脚时,除二时粥饭是杂用心处,除外更无别用心处。若不如是,大远在!”

这段法语,真乃亲切恳到。“使得十二时”,这是何等气概!反复玩味,当中却有指示。“杂用心处”是不是“在拣择里”?“无别用心处”是不是“在明白里”?须高着手眼看,会得如何“使得十二时”。

8.大道透长安与学人师

问:“如何是道?”师(赵州)曰:“墙外的。”曰:“不问这个。”师曰:“你问哪个?”曰:“大道。”师曰:“大道透长安。”

一问再问真实禅道,一答再答路路透长安之道。问的意图是离世求菩提之道,答的是直指佛法不离世法,禅道只是常道。

佛果评赞赵州云:“盖为他平生无许多般计较,所以横拈倒用,逆行顺行,得大自在。”也就是说,赵州有时装聋装痴,却为人指出衲衣底下事。

另一则公案也是近于诙谐的:

僧问:“如何是学人师?”师云:“云有出山势,水无投涧声。”僧云:“学人不问这个诗。”师云:“是你师诗不认。”

这僧也许是个诗僧,这两句煞是好诗,正是这学人吟出来的,也正是这学人用心处。赵州故把“师”作“诗”,点拨禅道在诗人方面就是不离日常用心处的诗心,心外无佛,更觅个什么师!

9.赵州四门

问:“如何是赵州?”师曰:“东门、西门、南门、北门。”

问话的要问赵州禅,赵州知之,却答以赵州城四门。勿笑问东答西,此正明头暗头都合得也。雪窦有“无限轮椎击不开”之句,颂赵州禅一切处不离本分,但一切都是赵州自家的,却关锁严紧,不露消息,不许常人借口“平常心是道”,任意胡为。赵州自说:“老僧在此间三十余年,未曾有一个禅师到此间。设有来,一宿一食急走过,且趁软暖处去也。”赵州严峻把关,未曾宽假于人;纵有入得关来者,也只停留“一食一宿”。正是指出赵州禅“易见难知”处,而一般禅和,爱向有施设处觅“软暖”,赵州是“无施设处”,只是平常。

10.赵州石桥

师与首座看石桥,乃问首座:“是什么人造?”首座云:“李膺造。”师云:“造时向什么处下手?”座无对。师云:“寻常说石桥,问着下手处也不知。”

僧问:“久向赵州石桥,到来只见掠彴。”师云:“阇黎只见掠彴,且不见石桥。”僧云:“如何是石桥?”师云:“过来!过来!”又云:“度驴度马。”

赵州石桥,是我国隋唐时著名的建筑,观音院离石桥不远,赵州和首座欣赏了这座桥,问到“造时向什么处下手”,首座却无对。世间法也是易见难识,赵州禅也是易见难识,不要轻轻从足底下滑过去才是。

第二则问话,学僧直把石桥拟赵州禅,正因为赵州禅易见难识,他看到赵州接人示物只是平常,而“古佛”之誉满南北,所以提出“只见掠彴不见石桥”。彴,音酌。掠彴或作略彴,独木桥。此僧看不出赵州高妙处,故以此为喻。赵州把“难识”之处,略露端倪,叫他“过来过来”,并说“度驴度马”。而这僧却无下文,埋没却赵州这番婆心。“尿是小事,须是老僧自去始得。”要见赵州禅,也只有自家体会始得。不然,赵州只能替你把尿,却不能代你撒尿也。

四、结语

赵州一日示众云:

“未有世界早有此性;世界坏时,此性不坏。”僧问:“如何是此性?”师云:“五蕴四大。”僧云:“此犹是坏,如何是此性?”师云:“四大五蕴。”

这是赵州谈禅的宗要原则。“此性”,绝不是指有个什么先天地的东西,可是,学佛的人都被这个迷惑住了。就教而论,“此性”是指无自性这“性”。诸法从缘生故,皆无自性。无自性故,世界成时,不从之而成,坏时不从之而坏。即南泉说的“三界不摄,非过来今”。赵州贵以本分接人,指出,此性即是五蕴四大、四大五蕴。离四大五蕴外,无成坏相,即五蕴四大以显缘生无自性之成坏“性”。赵州从义学的高高峰顶上,把“此性”拉入深深海底去,把通向无上涅槃的菩提大道,拉入透向人间长安的大道。他只教人在寻常事物上会道,这是继承南泉力避“即心即佛”的话,转而倡导三祖《信心铭》的“至道无难,唯嫌拣择”之旨。然而,有许多话头,在赵州只是随时随地信手拈来,于“无施设处”强为施设,如“庭前柏树子”、“镇州萝卜”、“青州布衫”等等。但在异地异时,却成为无意味语,后人反认为这些无意味语上别有玄妙在,而逐渐演变为“看话头禅”了。总之,赵州谈禅,贯彻了不离本分事,即贯彻在寻常生活中的“平常心是道”之旨。以下录他一段话,作为本文结语。

“老僧此间即以本分事接人,若教老僧随伊根机接人,自有三乘十二分教接他了也。若是不会,是谁过欤?以后遇着作家汉,也道老僧不辜负他。但有人问,以本分事接人。”(全文完)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201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