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12年度第五期尘世一杯苦咖啡
 

尘世一杯苦咖啡

沈素白

一日突发感慨:如果人能离了男女、饮食、睡眠之欲望,那该是怎样一个高奥清净的境界?心向往之。

一朋友反驳:你不该这样想,都不要了,活着也就了无生趣了。如一场旅行,心若淡了,势必容易厌倦,红尘自有红尘的好,红尘有喜忧苦,如一杯苦咖啡,得咬着牙喝。

呵,她以为我厌世了。

尘世一杯苦咖啡,这倒是真的。

记得几年前,我闲逛到一个贴吧,看到一个标题:“喝速溶咖啡的请止步。”当时我还不喝咖啡呢,更不清楚它还分速溶和现磨,但那盛气冰冷的语气让我很不舒服,以至几天之后逛超市,见一些速溶咖啡摆在那儿,心里顿然想起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几个字,像怜悯一个受别人轻贱的老妇,我第一个反应就是很郑重地拿起它,轻轻搁进购物车,笑着自语道:咱就喝速溶。

之前我一直是喝茶的。就是那罐咖啡,让我从此有了新欢。而对于旧爱的茶,虽然没有完全离弃,却到底成了薄情之人,不再像以前那样日日都热汤呵护捧其在手了。

喜欢小袋独立包装的速溶咖啡。冲泡的时候,习惯用双手的拇指和食指,一遍又一遍地捏,那咯吱咯吱的声响,像冬天一个人走在雪地上,浪漫中洋溢着一种异样的温暖。之后打开包装袋,把细而沉的咖啡末儿慢慢倒进晶莹的玻璃杯,恍惚中它就成了一袭名贵的绸缎,从容且不张扬地浅铺在杯底,不用细研慢煮,鲜热的开水冲进去,随后就有焦苦的醇香泛上来。

喝得多了,渐渐就有了感觉。70度是一杯咖啡最好的温度,不沸腾,不温凉,它能在期许的热情中不疾不徐地散发自己丝绸般的醇香。

凡事都有度,比如爱情,太热太凉都不正常,如同结婚前自己的恋爱。

女人总是习惯时时事事为自己喜欢的人打算。那时的我自觉比别的女人爱得更甚。恋爱的日子,他需要的,我替他想着;他不需要的,我亦替他想着。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见他也喝咖啡,从此去超市买咖啡时,相同的品牌我总是要两份,一份自己留着,一份送他。

从没有听到过他的谢谢。开始还以为是相熟无需言谢呢,直到有一天,他一大群学生来家里玩,他用了整整两盒咖啡去招待人家,只因其中的一个学生无意中说起咖啡好喝,能提神。

两盒都是我送他的。

对我的爱情咖啡,他太大方了,我却很小气。

他说对那泥汤一样的东西,根本不喜欢,那次之所以喝,纯粹是刺激自己倦怠的精神应付一场午后的考试。

不喜欢为什么不告诉我?

不忍打击你过分的热情呗。他一副委屈的样子。 委屈之后,似乎还有几分我看不见的冷淡在潜滋暗长。

到底没能因此而分手。后来我渐渐明白,爱是需要适宜温度的,70度正好。那是捧在手心里刚刚好的温度,是唇齿相亲相依的妥贴。

从此之后,我没再送他咖啡,也没再像以前那样,眼里心里全是他。也奇怪,我心清凉后,他的热情倒激发起来了。有一次缠着他追问原因,他盯着我手里的咖啡杯,故作高深道:爱是一杯加了糖的苦咖啡,好不好饮温度很重要哦。

其实不仅仅是温度。

得到过一些来自新加坡的咖啡,是一位对自己抱有殷切期望的长辈送的。一日父亲来,为他冲泡了一包,不想当看到杯子里那浓浓的褐色液体时,他老人家竟对色作意:拿走拿走,泥水子一般,我可喝不下……

不想如此美味的东西被父亲这样错过了。

知道他一生爱茶,于是我有了主意。

饭后闲聊,我说自己得了一种好茶,想考考父亲这个茶博士功夫如何。让他闭上眼睛,不看其色,只凭香味猜猜茶的名字。

如儿时父亲陪我玩游戏似的,我用自己柔柔的丝巾蒙住了父亲的眼睛。

窗外有雪花飞飘,屋内暖意融融,父亲坐在松软的沙发上,一盏热饮,被我捧在他的面前。

七分苦涩,三分香甜,一时都在温热的咖啡中氤氲开散……

如生活的味道,岁月的味道。

解下丝巾,父亲重新审视杯中的咖啡:仔细看看,它虽然不如茶水清澈雅致,却也是深沉质朴的大地本色,刚才我错看它了。

当然没猜中它的名字。但品尝了它的味道,我知道父亲爱上了之前他不愿入喉的咖啡,因为他没有拒绝我送他一大包的美意。

或许正因为它有大地本色才会给人以力量吧。老师赠我咖啡,初衷就是在写文章时它能给我些帮助。

也的确如他所愿。写字前,习惯给自己冲杯咖啡,品啜那焦焦苦苦又蕴含几分香甜的味道,心里心外的很多喧嚣都渐归于淡静,静生定,定生慧,心净如镜,越来越照见日子的从容与美好。彼时灵魂也渐飞渐高,直至超越红尘之外,能以一种温热的眼光俯瞰人世的烟尘冷暖。

红尘自有红尘的好。

堪破红尘爱红尘。身处其中,心离境外。如莲根在淤泥,花开空中。这是菩萨的境界,我一直在努力追求。
认识一菩萨师兄。一次她来家里玩,我以咖啡相待。在搅拌咖啡的时候,我见师兄念念有词,之后又对着它轻轻吹了一口气。

见我一直看着她,师兄笑道:我也是跟别人学的。佛说万物都是有灵性的,杯子是有灵性的,水是有灵性的,咖啡当然也是有灵性的。如果你用善念对它,它就会回馈你同样的善念,反之亦如此。

我相信人的命运取决于其行为的反作用力,因此我也相信师兄的话没有错。

在喝咖啡的时候,如果我们心怀感恩和敬重,那么这杯咖啡中,也就有了我们美好的心意。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这里的天,就是万物,或者可以说,就是我们正在喝着的咖啡。

尘世一杯苦咖啡。

这杯咖啡的真滋味,更需要我们以善念呵护。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13 5005 593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