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12年度第五期葫芦禅
 

葫芦禅

闻章

听 雨  

窗外是淅淅沥沥的雨,兼有雷声。看得见的是雨,听得见的是雷,感受到的是爽人的微风。夏天的雨总是好的,如冬天的雪。还有春天的花,秋天的果,都是好的。为什么好?因为是这个季节该有的事,该有的有了,这便是本分。本分的事就是好事。

窗前有一个瓜架,瓜架上爬满了绿色的藤蔓,这些藤蔓分别是葫芦的、南瓜的、丝瓜的、黄瓜的,还有葡萄的。它们各有各的叶子,各有各的花朵和果实。细雨普洽,雨淋在它们的叶子上,粗略听来,似乎声音一样,仔细听来,却也各各有别。这是雨的声音?是叶的声音?还是雨和叶共同的声音?

东坡居士当年对着优雅的琴声,也曾有一问:“若说琴上有琴声,放在匣中何不鸣?若说声在指头上,何不于君指上听?”

世上的事物,都是缘生缘灭的。这个缘就是条件,少一个条件没有这个事物,多一个条件也不是这个事物。因此佛法积极,认识佛法之后,可以改变事物的走向,包括命运。方法即是在缘上用心,改变条件。比如一杯水,放糖是糖水,放茶是茶水,放醋是酸水,放盐是咸水,放药是药水,放毒呢?则是毒水。为什么众善奉行?就为这个;为什么诸恶莫作?也为这个。

看来雨、葫芦、南瓜等也解缘起法。不是它们解缘起法,而是它们也在缘起法中。没有雨,只有瓜叶,没有雨声;只有雨,没有瓜叶,亦没有雨声。再问一句,雨怎么来的?少了一个条件有这雨么?少了一个条件,有这葫芦么?

葫芦结葫芦瓜结瓜 

绿色的藤蔓渐渐爬满了瓜架,白的花开了,黄的花开了,每每见蜂来蝶去,它们采了这花采那花,我以为这有点乱。等到结果了,果然有点乱,南瓜秧结了葫芦,葫芦秧结了丝瓜,丝瓜秧结了南瓜。其实,这只是眼睛的错觉,顺着藤蔓看就明白了,一切没有问题,依然是葫芦结葫芦,南瓜结南瓜,丝瓜结丝瓜。别说葫芦与南瓜,即使葫芦与葫芦,也是瓢葫芦秧结瓢葫芦,亚腰葫芦秧结亚腰葫芦。

葫芦们在给我们讲因果法:此因此果,彼因彼果,一切有来历、有根由,有它的必然性。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不是不报,条件没凑到,条件凑到,一切皆报。这也如葫芦,第一天还没开花呢,第二天,竟开了好几朵。条件是在一夜间凑成的。有时甚至就只欠一缕风。只欠一缕风,花也不开,风一吹,花信然而现。花如此,别的事也如此,恼人的蒺藜也是这样长成的。因此,在这方面,谁也侥幸不得。你别以为你做了坏事,死死拉着你朋友的手就没有问题。南瓜尚不能结葫芦,人岂能模糊了你我。

想到古人的一首诗:“因果分明定不差,古今种豆岂生麻。善恶如无罪福报,圣贤岂肯信服它。”

恰恰好 

一棚葫芦、瓜,叶子各异,藤蔓各异,花果各异。无论形状、颜色、大小、疏密等等各不相同。坐在瓜架下喝茶,抬头便见着它们,它们虽不说话,却也把什么都说了。

佛法是平等法,说:是法平等,无有高下。因此有人问,为什么南山高,北山低?其实这南山高北山低,表现的恰恰是平等法。为什么?因为南山高有南山高的原因,北山低有北山低的来历。你看这葫芦,中间细两头粗,不这样不是葫芦。你看那南瓜,长的长,圆的圆,不这样也不是南瓜。同样是南瓜,为什么有的长,有的圆?同样是圆的,为什么有的大有的小?透过瓜架,能看到天上的星星,天上的星星与星星,那差别比葫芦、南瓜之间的差别不知大多少倍。人也如是。同样是人,为什么人与人之间的差别这么大?有的人有饭吃,有的人没饭吃。有的人有钱花,怎么花也花不了;有的人没钱花,最该花的也没有。财富各各不同,地位各各不同,模样各各不同,脾性各各不同,来历各各不同,结果各各不同。正因为这各各不同,或者让人生烦恼,或者让人生傲慢。不如人的,觉得烦恼,为什么我不如他?比人高的,生傲慢心,觉得自己不凡。但是这不凡的,说不定哪天,从天上掉到地下来,这时烦恼的又该是他了。那烦恼的,说不定有一天,突然发个小财,于是他也傲慢起来。人就是这么错落着活着,从这个烦恼窝里跳到那个烦恼窝里。因此佛说人生是苦。为什么苦?因为乐不久长。

为什么各各不同?因为心性不同。什么心什么世界。这个世界是心性的展现。不信你问葫芦,葫芦原来不是葫芦,只是葫芦籽,葫芦籽遇到了合适的条件,于是把自己展开来,展成它的时空,它的根、茎、叶,它的花与果。此葫芦不是彼葫芦,彼葫芦也不是此葫芦,更别说葫芦与南瓜了。但葫芦没烦恼。为什么没烦恼?因为它们不攀比。你是你,我是我,我不是你,你不是我。因此它们知道自己,认可自己,守着自己,这也就是自在了。知道自己在着,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如果改变的话,也是在认可的前提下慢慢改变。

这个世界是必然的。因为它都是因循着规律而来,没有一样东西是平白无故地生出来的。都是有原因的,都是有条件的。因此这个世界是恰好的,不但葫芦这里有答案,从小学生作业本上也能看出来,1+1=2、3+3=6,若是3+3=5,或2+4=8,小学生也知道错了。

世上的长短不齐,恰恰平等法。横着看长短不齐,竖着看,那真是多的不多,少的不少,大的不大,小的不小,恰恰好。

不纠缠 

葫芦、南瓜、丝瓜、葡萄都是蔓生植物,因此缠绕。且蔓上还能生出须,这些须像指爪,能够抓住可以攀援的东西。葫芦、南瓜的攀援,那是自然而然。白天在这里竖起一根杆,夜里,葫芦的藤蔓就懂得朝那个方向努力了。它们比人还有方向感,它们比人懂得方向的重要。为了充分展示自己,它们绝对会利用周围的条件。老子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夫唯不争,故无尤”,移过来说藤蔓也差不多。

蔓生植物,纠缠是本性,但它们纠缠的目的,是为了伸展自己,就是说它们从不自己纠缠自己。葫芦与葫芦之间,葫芦与南瓜之间,南瓜与丝瓜之间,如果有纠缠,那也是不经意的,随缘的,自然而然的,倒更像是彼此之间的相互帮衬,共同织出一棚绿来。

当年韩羽先生画葫芦,偌大一个葫芦,被藤、须所缠。有人告诉韩羽先生:你画得不对,葫芦从来不缠绕自己。韩羽先生说:葫芦是不自我缠绕,可是人呢?

人真是喜欢纠缠的动物。人的纠缠与葫芦不同,人不但会纠缠别人,更会纠缠自己。葫芦没有过不去,只有人有过不去,人所有的过不去,都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人若是自己不缠绕自己,没人能奈我何。僧问石头希迁禅师:“如何是解脱?”师曰:“谁缚汝?”又问:“如何是净土?”师曰:“谁垢汝?”又问:“如何是涅槃?”师曰:“谁将生死与汝?”连生死之事都是自己纠缠自己的结果,在人生中,除了自己是障碍,没有什么是障碍。

韩羽先生画葫芦,是借葫芦说人,所以纠缠。

葫芦不管你画不画,不纠缠就是不纠缠。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13 5005 593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