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12年度第二期做个傻人
 

做个傻人

地儿

一、做个傻人 

近日因连续奔走故,身心疲惫,杂念纷纭。

夜半醒来,默诵药师真言至天明,身心宁健净爽如初。反观杂念起处,皆因平素蕴藏于心的“我”之得失、荣辱所起。又念天地之悠悠,这一切皆会过去,蕴之于心,非但无益,徒碍道业而已。忽悟一语:做个傻人。

做个傻人,放下一切。

于是心忽地静了。

又观杂念起处,与嫉妒、嗔恨等情绪有关,见他人胜过自己,内心便不是味道,时时思想。依然是“我”在作怪。于是想起了《华严经·净行品》,又悟一语:赠人欢喜,忘了自己。

心中大定,佛号咒语历历在耳。浑身舒畅,念着念着,大便通畅了。

果然是去一份心结,得一份定慧。

———《日记摘抄》     

这段日记,在博客信手写来后,收到很多人的共鸣。

其实,这样的感悟,历史上比比皆是。

最著名的“傻子歌”,应该是拾得给寒山念诵的那首“弥勒菩萨偈”了。这首偈子,千耳共传,每读一遍,就有一次的受用。

老拙穿衲袄,淡饭腹中饱,补破好遮寒,万事随缘了。

有人骂老拙,老拙只说好;有人打老拙,老拙自睡倒;

涕唾在面上,随他自干了;我也省力气,他也无烦恼。

这样波罗蜜,便是妙中宝。若知这消息,何愁道不了。

这首偈子,又称《寒山拾得忍耐歌》。《古尊宿语录》中,保留了他们完整的问答。寒山、拾得昔年居寺庙,因为衣衫破旧,言语怪异,不被人敬重,甚至遭人辱骂。于是,寒山问拾得,人们欺负我,侮辱我,讥笑我,乃至无端诽谤,该怎么办?这其实也是替千古以来的人问答。

市井中,不少朋友也曾这样问。有人答,要忍;有人答,要行霹雳手段,降伏之。争执不休。拾得是如何回答寒山的呢?

寒山问曰:“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该如何处之乎?”

拾得答曰:“只需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寒山云:“还有甚诀可以躲得?”

拾得云:“我曾看过弥勒菩萨偈,你且听我念偈曰……”

于是便有了那首千年相传的著名偈子。

表面看来,很傻。其实,不理他,笑骂由他,是忍,也是定,尊敬他,就是慧了。因为人的成长,都需要磨砺,侮辱自己的人,恰如孟子所说,是“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的磨刀石。

一个人,如果有不计荣辱,泠然面对一切的定力和智慧,无论做人、处事、还是修道,成就都会非常殊胜。郑板桥的“咬定青山不放松”是,林则徐的“苟利天下生死已,岂以福祸趋避之”也是,释迦牟尼佛前生修行时被节节肢解,不嗔恨,却发愿度这些众生,使其远离愚痴,不再造业更是。

在这个世界上,风也过,雨也过,有点傻子精神,毅然放下一切挂碍,生活就会简单到只余吃饭、睡觉、工作,心像明月一样孤历历、清明明地悬在那里,安宁优雅的生活,不请自来。

贪嗔痴三毒就消了。

但做个傻人很难。正如一位朋友说,面对谩骂和诽谤,傻子似的隐忍不发,那真不是滋味。有时甚至会忍出病来。

那是因为,没有忘了自己。

二、忘了自己 

做个傻子,需要忍,更需要忘。

忍的初步是强忍,忍字心头一把刀。确实很难。

证得空性的时候,一切如意和不如意,就会如风过耳,这就是无生法忍。

如何证得空性?首先需要明理。拾得接下来回答寒山的偈子,充分说明了这个问题。

人弱心不弱,人贫道不贫。一心要修行,常在道中办。

世人爱荣华,我却不待见。名利总成空,我心无足厌。

堆金积如山,难买无常限。子贡他能言,周公有神算,

韩信功劳大,临死只一剑……这个逞英雄,那个做好汉,

看看两鬓白,年年容颜变。日月穿梭织,光阴如射箭,

不久病来侵,低头暗嗟叹……三寸气断了,拿只那个办。

也不论是非,也不把家办,也不争人我,也不做好汉。

骂着也不言,问着如哑汉,打着也不理,推着浑身转。

也不怕人笑,也不做脸面,儿女哭啼啼,再也不得见。

好个争名利,须把荒郊伴。我看世上人,都是净扯淡。

劝君即回头,单把修行干,做个大丈夫,一刀截两断。

跳出红火坑,做个清凉汉,悟得长生理,日月为邻伴。

据说,西藏一些修行人,常在尸陀林里,面对满地腐烂的的尸体修行;印光大师寮房里不供佛像,只挂一个大大的“死”字。少不更事时,读及此,常疑惑不解。直到我去火葬场为亲朋送葬,看着熟悉的人儿瞬间变成工人铲中飞扬的骨灰,直到我步入郊外荒草萋萋的坟地,面对墓碑上鲜花般的照片,和脚下的荒坟时,才真正理解了个中的真意。

美人何在?英雄何存?脸面何处有?一蓬荒草而已。

面对山下的红尘,和坟场里的枯骨,一首偈子,泠然划过心头:

或为君子小人,或为才子佳人,一例登场便是;

有时欢天喜地,有时惊天动地,彼此转眼皆空。

生死面前,真的如拾得说的“我看世上人,都是净扯淡”了。

回到红尘,遇到不如意时,我就会独自坐在清冷的一隅,捧着脸,想起这些。就想,我也会死的,得意也罢,失意也罢,都会随着死亡风飘云散,了无踪迹。

于是,心就静了。

于是,漠漠红尘里的一切便不足为碍,继续做个傻人,勉居红尘暂存身。

三、赠人欢喜 

有时,我们之所以心不静,是觉得天地不公,为什么别人胜过自己,为什么自己境遇不好,为什么自己要傻子般地对伤害过自己的人好?总想自己的一面,越想越有理,越想心越乱。

弥勒菩萨在另一首偈子里,以悟道者的智慧,回答了这一人生拷问:

眼前都是有缘人,相见相亲,怎不满腔欢喜。

世上尽多难忍事,自作自受,何妨大肚包容。

其实,我觉得这偈子,前后次序应该颠倒过来。认识到,一切欢喜事,难耐事,都是自己言行所致,即使是前世造的恶,今生没有作,但如果今生没有错误的言行和态度,不给恶因生长的条件(缘),就像种子没有了土壤、水和光,也不会发芽结果;即使恶果已生,积极灭除之,也会得到安乐。达磨大师四行观中阐述了同样道理:各有各的因缘,应把遇到的乐,当做享用过去的成果想,把遇到的苦,作为还债想。想到如不积极行善、积福、修行,福报终究会享完,就会生起警醒心;想到受磨难后,债会还清,再无这样的痛苦,就会以欢喜心包容一切,安心做事;别人有的不嫉妒,他想要的就给他。人说傻也罢,笨也罢,默默耕耘,就像《华严经·净行品》里的菩萨,恶缘良缘都是缘,时时笑脸迎人,一切境都种下欢喜的种子,送给有缘人,收获的自然是欢喜,人生的历程就变了。

世上这样的傻人很多。

朋友说,因为工作,她曾骂了同事,同事当时没吭声。第二天打电话来,笑着问,你好些了吧?她说,那一刻,她感到特别震撼。多年来,每当想起这一幕,就会感觉那位同事很尊贵,高雅。

傻人,就是这么有力量。

因此,面对不如意,我们不必找种种借口,如降伏、教化别人等等,来为自己的不能忍作开脱,我们要真诚地观察自心,真的静了吗?

若真的清净了,以忍辱心,去做利他事,那才能谈到以霹雳手段,降伏别人的烦恼。那是教化,是积福,而不是发泄。这才是真慈悲,也是“苟利天下生死已,岂以福祸趋避之”,“但愿苍生得安乐,独沉地狱又何妨”的大傻精神。

各自吃饭各自饱,各人生死各人了。如拾得大师所说,做个傻人,把烦恼一刀斩断,“跳出红火坑,做个清凉汉”,才是真正的大丈夫。

此时不傻,更待何时?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13 5005 593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