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11年度第六期林谷芳《佛来佛斩——梁楷〈六祖撕经图〉》
 

佛来佛斩

——梁楷《六祖撕经图》法

林谷芳

禅是生命的减法,且是彻底的减法,因为佛性本具,不假外求,而生命之所以颠倒,正由于众生心外求法,遂使生命在二元分割的世界里追逐攀缘,而要斩断此攀缘,乃不能只如世法所言般破邪显正,更得正邪齐扫,才能真正契于一如。所以达磨见梁武帝,武帝以“朕即位以来,造寺、写经、度僧,不可胜纪,有何功德”相询,达磨却直接回以“并无功德”一语,武帝不解,再问何谓“圣谛第一义”,达磨再以“廓然无圣”回应。毕竟有圣就有凡,在对待的世界里是不可能求得究竟的解脱,只有“两端俱坐断”,才能“一剑倚天寒”。

超凡入圣是宗教本分事,禅也一样,但正由于凡情易遣,圣境难舍,禅门公案中乃多呵佛骂祖之举,而在“魔来魔斩,佛来佛斩”两端俱坐断之外,往往还特别标举“逢佛杀佛,逢祖杀祖”,以此,《临济录》中就有这样的一段话:

道流!尔欲得如法见解,但莫受人惑。向里向外,逢着便杀。逢佛杀佛,逢祖杀祖,逢罗汉杀罗汉,逢父母杀父母,逢亲眷杀亲眷,始得解脱,不与物拘,透脱自在。

临济这一“杀”,是“破”,是“不执”。唐代有大居士—一家坐脱立亡的庞蕴也说:“护生须是杀,杀尽始安居。”以此,祖师为破圣执,乃常举“佛之一字,吾不喜闻”,何况经典!经固为佛金口所宣,毕竟仍在有形有相的文字中转,可世人却总在此寻文求义,终致头上安头。为破此障,梁时傅大士就留下了这样的一段故事:

梁武帝请讲《金刚经》。士才升座,以尺挥按一下,便下座。帝愕然。圣师曰:“陛下还会么?”帝曰:“不会。”圣师曰:“大士讲经竟。”

《金刚经》是佛家谈般若的重要经典,讲的是“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但世人解《金刚经》却总不厌其烦,恰与经中所示背反,而傅大士则以行仪直示经中境界,乃成一段佳话。

可惜,佳话归佳话,真能如此彻底破执著者,毕竟为少数。所谓“百无禁忌”,其实是真正大悟者才得的风光。也如此,梁楷所画《六祖撕经图》,六祖形象才非一般印象中的樵夫,而是杀活自在的行者。

梁楷的禅画具有最典型的禅艺术特质,笔法简捷,画中人物都有着鲜明的生命风光。而相较于《泼墨仙人图》的无修无整,《布袋图》的畅然随缘,《李白醉吟图》的一朝风月,《六祖撕经图》所显示的,则比较是修行的锻炼、示法的拈提,呈现禅师的作略,笔触顿挫转折也更有力。

梁楷能从不同面向凸显禅家生命风光,他在同为标举“只破不立”的另一幅六祖主题作品中,就显现了不同的处理。相较于《六祖撕经图》中的不羁形象,《六祖破竹图》中的六祖则回归为樵夫的角色,此图是从生活直接拈提,意在执著之解,若能从本源入手,即能如破竹般,一路消解。而从破竹此日常事着墨,就有“运水搬柴,无非大道”之意,画风自须平实贴近,因此在造型之外,笔法也不似《撕经图》般凌厉。

凌厉不得不然,以此方可扫圣,云门文偃在此有知名的禅语:

问:“如何是佛?”

师曰:“干屎橛。”

橛是薄竹片,唐时纸仍昂贵,庶民乃削薄竹片在大解后揩净,至晚间再沐浴洗身,此竹片即谓之屎橛,置久而干之,臭更不可闻。云门以干屎橛说佛,正乃臭不可闻之谓,而以实物举之,以天下之至卑破天下之至尊,就有着禅直取生命境界的机锋。

神圣之破,总易于对人而难于对己,宗教间的相互贬抑即是一例。但禅不然,他杀佛杀祖,正认识到只有从己身下手才能彻底。而相对于云门干屎橛之答,现代艺术就有着这种禅所不许的误区。

许多人说杜尚受禅之影响,的确,杜尚对传统艺术观念之破,确是一种解放。可惜的是,近百年来,多少现代艺术家却又将杜尚之作神圣化,津津乐道他的作为,恨不能从各种角度将之作圣义解,结果是破了传统,却让杜尚或现代艺术变成了另一个神圣,反倒是杜尚本人,创作之后悠游人生,多少还体现了一定的禅意。而在禅门,自云门以干屎橛答问后,后世禅子则早将此公案放下,顶多只在禅门行仪中提及,毕竟,干屎橛是云门之事,与你何干?

破,是不执,不一定有严厉的外相,只是《六祖撕经图》取的是南禅精神。撕经在禅家多有,但在六祖意义更不同,他听人诵《金刚经》有省,于是安置老母,往黄梅五祖弘忍处求道,弘忍印可他后,以《金刚经》付嘱,所以他表相上还有所依之经典,只是此依,必然是“应无所住”。

无所住其实才是最终的破,因为连破都已不执。六祖的真身现仍在广东韶关的南华寺,形貌如生,是在温厚中显其智慧的行者。而梁楷的六祖则从六祖一脉发展而出的南禅立言,从六祖的再传弟子马祖道一之后,黄檗希运、南泉普愿、临济义玄以降,宗风愈见严厉,虽缘于我执难除、法执难破,不得不然,但也因此成为禅宗最突出的形相,所以梁楷如此画之。

禅举“只破不立”,正因由此乃得“照破山河万朵”。但谈“破”,若不能从无住入手,乍看之,就分不清后世狂禅与真实行者之间的分别了。

(摘自《画禅》,林谷芳著,中国青年出版社2009年9月版,48元。)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13 5005 593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