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11年度第六期闻章《老祖禅寺联意》
 

老祖禅寺联意

闻章

  

禅寺有禅意,体现禅意的地方很多,比如僧众的安祥,钟鼓的悠远,建筑的和谐等等,哪怕是屋檐下的一串风铃,也是禅意十足的。最近到湖北黄梅老祖寺行脚,老祖寺的对联给了我很深的印象,这些对联传达的正是无尽的禅意。

老祖寺隐在紫云山中,周围群山围绕,双峰山就在左近。山门外是一片湖,湖面近百亩,波光潋滟。正对着山门的地方,有一尊高九米半的观音像,观音低眉含笑,手上的净瓶向下斜倾,似乎那百亩水面就是从净瓶里倾泻出来的。山门的联就以这些为意绪:

奇峰绕寺莲千瓣

宝镜当门水一池

自然这是净慧长老所撰。

净慧长老是老祖寺住持,也是四祖寺的住持,我们到老祖寺时,他在四祖寺。这天慧公到老祖寺来了,在山门口众人与他合影。人们站在台阶上,他站在前边,竟然兴致勃勃地当起了“指挥”,让大家站好,说:“现在是露脸的时候,都要把脸露出来。”我领会他的意思,是让我们露出一张欢喜、安祥的脸,像莲花那样好看。有这样的脸,须有这样的心。这情景也特有意味,事后我不揣粗陋,也凑联一副:

和尚嘱咐须露脸

观音示现要低眉

 

老祖寺各个门殿,都有联对,观之不尽。进山门的第一重殿是慈氏殿,联还是慧公撰:

宝掌开山法炬灯灯耀

云孙继业宗风代代新

这十八个字含载着老祖寺的沧桑历史和清明现在,自宝掌禅师开山,经风历雨,生灭变化,这里出过道悟、静川、道安、行泽、自谟、香林等好多位有成就的僧。但是老祖寺湮没了,成了一片烟尘。是净慧长老把它复兴起来,而净慧长老是虚云老和尚的法子,如今在老祖寺的僧都是虚云老和尚的法孙,这便是“云孙继业”的意思吧。而这新一代的宗风是净慧长老首倡的生活禅,正是生活禅使古老禅风焕发出新的生机。

大雄宝殿的联也是慧公所撰:

众生心菩萨心如来心心心相印

过去佛现在佛未来佛佛佛道同

这联也真是好。

我们每天就在这大雄宝殿里上早晚课,为的是净化烦恼心,彰显菩萨心、如来心。

这天晚上的传灯也先在大雄宝殿举行仪式,然后经过传法院到塔院。传法院的对联白天看过,是这样的:

半日紫云中山色湖光以实相

一笠红尘外黄花翠竹尽禅机

实相无相,山光水色却又都是;禅机不可说,草木砖石却又都在说。我们手上捧着的灯自然也在说。

参加传灯的有近三百人,从大雄宝殿到塔院,几百米的距离,长队迤逦而行。手上的灯亮着,心里的灯也亮着。这情景总让人忘不下。联想到禅宗的薪火相传,由达磨初祖到六祖,一花开五叶,由此禅风大盛,这样连绵不断,起起伏伏一直到今天。而禅宗的四祖、五祖的寺院就在左近,我不由也有了一副联:

西边四祖东边五祖

心上莲花手上灯花

 

窗外是轻轻的风,细细的雨,寺里少人来,清净的寺,清净的僧。我们就在这清净中抄经、诵经。抄的是《普贤菩萨行愿品》,我带来了毛头纸和毛笔,却没带墨汁,只好到客堂里去拿。客堂的对联一来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联首寓含着客堂两字:

客里相逢莫问僧俗同餐禅悦

堂中请坐何分你我共沐佛恩

不仅客堂的联好,做饭的“云厨”对联也好:

紫云妙供何妨沙米共煮

老祖清斋由来凡圣同餐

心能转物,沙米无别,这意味深得很,非我们这些凡夫所能领略,但我们每天必吃这里做的饭。定然是凡圣同餐,只是圣人来了我们见不到。我们见到的是信众,山南海北的人随时可能进到老祖寺来用斋饭,因此在寺里做饭是个难事,做多了,不见得人来得多,做少了,却突然涌进一大帮。重阳节这天,早斋的时候,突然来了好多位附近村里的人,对于这些不速之客,斋堂都欢心相迎。

斋堂叫“五观堂”。在禅寺,行止坐卧无不是禅,吃饭也是法事。饭时要供养佛法僧及无边众生。于饭食时,需作五种观想。1、计功多少,量彼来处。2、忖己德行,全缺应供。3、防心离过,贪等为宗。4、正事良药,为疗形枯。5、为成道业,应受此食。吃饭是个很庄严的事情,修行人在这里,一样能发菩提心。

五观堂的对联是:

堂中一钵千家饭

云外孤僧百衲衣

原定在法堂抄经,因为桌子不够多,就改在这五观堂。

此情此景,我须有一联:

早斋供佛午斋念佛

前晌抄经后晌读经

 

正如老祖寺“紫云深处”的联所说:

锄云种得松千树

汲水携来月一瓢

到老祖寺来,东边不远就是五祖寺,西边不远就是四祖寺,我们自然去参谒。在四祖寺,净慧老和尚亲主仪轨,我们受了八关斋戒。然后到山门外右侧的山上去拜谒传法洞,参访芦花庵。下山的时候,台阶有点陡,老伴过来扶着我的肩膀。旁边的人就赞叹:你看,还是老伴!我说:可不老伴,老绊脚石。大家就笑。大家这一笑,我知道把话说错了,六祖说过:“常见自己过,即与道相当。”怎么能这样调侃老伴呢?于是对着脚下的台阶说,其实,看怎么对待了,若是平着走,所有的石头都是绊脚石,若是向上走,所有的绊脚石便都成了台阶。因此,绊脚石不是绊脚的,而是专为提升你准备的。也可以这么说,所有的台阶都是绊脚石砌成的。老伴也这样,弄不好就会相互绊脚,弄好了就会相互提升,共同进步。这么一说,大家就笑得更欢快。

后来想到这也可以成联:

老伴老绊脚

还应该有个下联,但想了半天没想出来,留待有兴趣的人来对。

到此已无尘半点

上头更有碧千峰

这也是老祖寺的联。就因为这联,我们也得到紫云山上去行脚。我们参访了当年香林和尚修道的白云洞和火焰洞,还看到了在山上住茅棚清修的崇大法师。古代的僧和当代的僧都让人感动。回来的时候,我和耿师兄没有坐车,而是步行回老祖寺,八九里地,走过了两道老祖寺的石坊,每道石坊前后都有联,且前面两副,后面两副。联都好,且这一副更让我动心:

绿水青山谁是主

仙踪佛地我来迟

是的,这么好的地方,我的确来迟了。虽然来迟了,但毕竟来了。

2011年10月18日于石门自在堂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13 5005 593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