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11年度第五期走出来的意思
 

走出来的意思

闻章

一次行禅,众人排成单排,绕着一大片房子走,走到首尾相接,组成了一个大圈。如果能鸟瞰,就能更清楚地看到效果:这个大圈在移动。当然有走得快点的,有走得慢点的,于是快点的就会超过慢点的。不管超与不超,圈子已经形成,这个大圈一直做为一个整体存在着。

我也是其中的一个。一开始,我总想超过别人,于是就加快脚步超过去。超过去之后发现,前边还有人,我并不是第一个。再超过一个人或者多个人,我仍旧不是第一个。有了这个发现,我就不超了。不超了,就有人超过我,虽然有人超过我,但我也并没有成为最后一名。在这个圈里,原来没有第一名,也没有最后一名,人人都处在中间状态。

为什么要超过前边的呢?这是因为意识到自己在后边。之所以意识到自己在后边,是因为前边那些人。后来转眼一看后边,又有一个重大发现:自己原来是第一个。所有的人都在我的后面,包括我前边那一个,他其实是排尾。原来我在带领着这支队伍,这个圈子从我这儿开始。不管谁超过我去,我永远在第一个。这么一想,就很满足。

再后来,我的心渐渐定了下来,安住在自己脚下,就觉得哪里有个什么圈啊,只有我一个人在走。前边那个人的腿也在,后边那个人的腿也在,但那属于另一个世界,与我无关。只觉得天地间就我一个。也许这才符合人的真意思:无论谁,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都是一个人来的,没有陪伴。即便是双胞胎,也有时间上的差异。死的时候,必然还是独自一个人离开,亦没有一个陪伴。独来独往,应该才是生命的特质,或者本质。所以佛陀降生之后,才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说出了那句从亘古贯穿到未来的话:“天上天下,唯我独尊!”佛陀在昭示真理:我即世界,世界即我,世界与我,不一不异。

这么着走路,大概有了点禅的意思。

一开始走的时候,走了不长的时间,感觉有点累,原来自己是用腿在走,这便是累的原因。有人会问,不用腿走路,用什么?其实腿哪里会走路?没有见谁半夜睡觉时,腿自己从床上溜达下来。表面当然是腿在走路,其实腿是不会走路的,就像眼睛不会看东西一样。如果说腿会走路,眼睛会看东西,那么人死后,腿好好的,眼睛好好的,为什么不会走不会看了呢?腿或者眼或者其他器官,以及整个身体在发挥作用,是因为有心在,若是无心,一切等同虚设。因此用心走路就对了。不只走路,无论干什么,只要用心,效果就不一样。古人的东西为什么好?就是因为用心。
于是把心放下来,不再左顾右盼,不再把心思用在腿和脚上,外在的力不要了,浑身放松了走,所谓的腿脚不过是木偶,因有一线牵引,所以才动作自如。它本身不用力,无力可用。就那么走,没前没后,没左没右。这样走来,果然效果不一样,顿时轻松了不少,脚步的频率也快了,好像不是努力的结果,那种快是自然而然的流动,好像不快都不行。

其实这个用心,到底怎么个用法,还真不好说,意识到在用心了,应该说已经执著了,什么也没想的时候,也许正是恰到好处的用心。正所谓,遍觅不见,不招自来。正如法融禅师所说:“恰恰用心时,恰恰无心用;无心恰恰用,用心恰恰无。”

这样走了一段时间,就想,这个状态对不对呢?比起原来用力走,肯定是对了。不过是不是还有更对的呢?比如这个无所用的心,该在哪儿?用心在走,是心在这里走,心不应该离开,不应该游移。这个不游移不离开的状态,应该说是观照。自己在走路,有一颗心在照看着自己,这颗心不在外,不在内,不在中间,虽没有准确地方,却能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在走路,知道脚抬脚落,知道全身所有关节在怎样配合,知道脚底板下面的状况,踩着石子与没踩着石子,路面是凸是凹,不管眼睛看到没有,脚底板非常清楚。人常说最没感觉的地方是脚后跟,可是庄子却说“真人呼吸以踵”,脚后跟都会呼吸。通过走路时脚后跟的感觉,才知道庄子很严肃。这时候的心感觉是大的,因为它无处不在。感觉它是柔软的,因为它很细腻,我甚至想,如果这样感觉下去,有一天踩着影子时,脚下也是有感觉的。
总之是每一步都在清楚里,明白走路的每一个细节。我相信,如果能保持着这种状态,一步一步地走下去,总有一天能走到极乐世界。

后来想,当年的鸯掘摩罗举着刀子曾经追佛陀,佛陀就在前面走,走得也不快,鸯掘摩罗在后面努力追,却怎么也追不上,不由急得大叫:“你止住,你止住!”释迦牟尼佛说道:“我早止住了,是你没止住。”就这一句话,鸯掘摩罗止住了脚,并且放下了屠刀,在佛陀的开示下,证得阿罗汉果。这个故事大家都知道,我不是在讲这个故事,我是想说,当时释迦牟尼佛是用什么在走路?是用心吗?是不用心吗?

说用心和说不用心,我想可能都不对。佛陀的心如如不动,正因为如如不动,才有无限妙用。他已经是那个独往独来唯我独尊的自己,他不在时间里,也不在时间外,他也不在空间里,也不在空间外,他即是全部的时间和空间。鸯掘摩罗当然追不上,即便追过了他也追不上,因为他与佛陀不是一个时空。这也有点像张行昌行刺,六祖睡稳,张行昌举刀照着六祖脖子连砍三次,却如斩春风。

行禅的这么一点体会,想说给大家听,只是说不明白。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13 5005 593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