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11年度第二期《与祖师同行》导读
 

《与祖师同行》导读

守一

今年一月份由三联书店出版的《与祖师同行》,讲得比较多的是祖师留下来的公案,很多人会觉得看不懂,或是看不明白。其实对于祖师留下来的公案,我自己也不是完全看懂的。但是,这没有关系,我们能够明白多少算多少,能够收获一些是一些。这就需要我们多看几遍,我自己也是在反复再看之后,嚼出些新味道来。

比如在书中《踏雪寻梅》那篇里记载的赵州禅师与他的侍者文远的对话:

师因与文远行次,乃以手指一片地,云:“这里好造一个巡铺子。”文远便去彼中立,云:“把将公验来。”师便打一掴。远云:“公验分明过。”

这短短的65个字,描绘了一个即有趣又深刻的禅意。

这一则是说他们两人远行来到一个地方,赵州和尚说这个地方适合建造一个关口,赵州和尚的侍者文远就站到那里说,把你的通行证拿来检查一下。赵州和尚上前就给文远一耳刮子,文远说,检查完毕,可以放行。就是这么简单的过程,即有趣又深刻。

一个关口自然要有人来把关,赵州和尚的侍者就投入其中充当起把关的人来了。把关要检查什么呢?自然是过往人员与货物了。赵州和尚没有货可查,那就要检验他的身份。所以,赵州和尚的侍者向他的师父要“公验”这一古代的通行证。

赵州和尚动手就给了他的侍者一个耳刮子。这一耳刮子太妙了,在赵州和尚的侍者文远来说,居然成了“公验”,以至于后来他说:“验过放行。”一般的人受这一耳刮子都会生烦恼,或者是不理解赵州和尚的意思。而赵州和尚的侍者文远却能明白师父的意思,可见他们师徒俩的心是相通的。这就是一个典型的禅宗以心印心的样板。

为什么赵州和尚的一个耳刮子就相当于他的通行证呢?大家仔细想,就会发自内心地大笑。他们师徒之间的游戏微妙之处就在这一耳刮子上面。有谁敢随便给文远一个耳刮子呢?师徒之间的关系是什么呢?大家不妨好好想想。从这里面我们可以看到,禅宗以心印心的微妙之处。

我自己曾经在这一耳刮子上面笑翻了天;在这一耳刮子上面打了百多个妄想;在这一耳刮子上面体会到了什么叫心心相印;在这一耳刮子上面看到了什么叫不可说;在这一耳刮子上面明白了为什么有说皆错;在这一耳刮子上面看到了文字语言的无力;在这一耳刮子上面……

这一则公案讲的是修行禅宗已经有成就的人的情景。实际上禅宗的精彩不只是在这些有成就的人身上表现出来,也能从正在修行禅宗功夫的人身上看到,同时这些情景也是修行人的楷模,是他们修行的动力与榜样,是他们修行的参考线路图。

因为我们的文字语言就是这么苍白,无法表达我们的一切行为和思想。只有通过这种最直接的方式,让彼此的心在当下相应和互通。但是,我们往往会固执于我们的妄想和成见,不愿意去面对当下的直接,执著于以往的是非、分别与思考,搞得失去自己的本心。

就像郑人买鞋一样,我们不再相信自己眼前的脚的尺寸,而要回家去找昨天量出来的尺码,闹出种种笑话。这一耳刮子实际上就是要我们撇开以往的成见与思维分别和妄想,让我们直接去领受眼前的事实。所以,这一耳刮子真的是名副其实的“公验”,自然应该开绿灯放行。

所以,我们做功夫的时候一定要撇开思维分别,开显我们自己的直心。否则不过是在分别妄想里面兜圈子,一辈子也没有了期。一定要记住祖师们教导我们的方式去用功,保持一颗平常心,保持一颗直心,保持一颗承担的心。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13 5005 593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