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11年度第一期编者小语
 

编者小语

《人天宝鉴》中记载了这样一件事情:希颜和尚“性刚果,通内外学,以风节自持。游历罢,归隐故庐,迹不入俗,常闭门宴坐,非行谊高洁者莫与友也。名公贵人,累以诸刹招之,坚不答”。当时,他的座下有一位名叫参己的小行者,想出家为僧,给希颜和尚当侍者。希颜和尚认为,接受一个人出家为僧,责任非常重大,事关整个僧团形象和法运兴衰,而参己非出家之器,于是写了一篇《释难文》,拒绝了参己出家为僧的要求。下面是《释难文》原文:

知子莫若父,知父莫若子。若予之参己,非为僧器。盖出家为僧,岂细事乎?非求安逸也,非求温饱也,非求蜗角利名也;为生死也,为众生也,为断烦恼、出三界海、续佛慧命也。去圣时遥,佛法大坏,汝敢妄为尔!《宝梁经》曰:“比丘不修比丘法,大千无唾处。”《通慧录》曰:“为僧不预十科(指翻译、解义、习禅、明律、感通、遗身、诵读、护法、兴福、杂科等十种为僧者所应常行之佛事),事佛徒劳百载。为之,不难得乎?”以是观之,予滥厕僧伦(我混迹于僧团当中),有诒(音dài,欺骗)于佛,况汝为之邪?

然出家为僧,苟不知三乘十二分教、周公孔子之道,不明因果,不达己性,不知稼穑艰难,不念信施难消,徒饮酒食肉,破斋犯戒,行商坐贾,偷奸博弈,觊觎院舍(暗中希望能得到豪宅),车盖出入,奉养一己而已。悲夫!有六尺之身而无智慧,佛谓之痴僧;有三寸舌而不能说法,佛谓之哑羊。似僧非僧,似俗非俗,佛谓之鸟鼠僧,亦曰秃居士。《楞严》故曰:“云何贼人假我衣服,裨贩如来,造种种业。”非济世舟航也,地狱种子尔;纵饶弥勒下生出得头来,身已陷铁围百刑之痛,非一朝一夕也。若今为之者,或百或千,至于万计,形服而已;笃论其中,何有哉(而今之出家为僧者,成千上万,只不过是换身衣服而已,据实而论,内里的僧格全无)!所谓鸷翰而凤鸣也,碌碌之石非玉也,萧敷艾荣非雪山忍草也(鸷鸟虽有好看的羽毛,但非真凤;碌碌之石虽然好看,然非真玉;萧艾等野草虽然长得很茂盛,终不是雪山中牛吃了以后能产生醍醐的忍辱草)。

国家度僧,本为祈福,今反责以丁钱,示民于僧不然,使吾徒不足待之之至也(国家度僧,本为国民祈福,而今却把出家人当作普通老百姓一样,收取人头税,这等于告诉老百姓,政府对出家人不重视,使老百姓认为,我们出家人根本不值得恭敬对待)。只如前日育王琏、永安嵩、龙井净、灵芝照,一狐之腋,自余千羊之皮,何足道哉(像此前的育王琏、永安嵩、龙井净、灵芝照等大德,是法门龙象,如同狐腋下的皮毛一样稀有难得,而其他绝大多数出家人,相形之下,不过是普通的羊皮罢了,不足道也)!于戏(呜呼)!佛海秽滓,未有今日之甚也。可与智者道,难与俗人言。”

希颜和尚生活在宋代。从他的文字中,我们可以看出,宋朝的时候,中国佛教已经开始走向衰落了。个中原因,固然与政府的态度和政策有关,但是,出家人自己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师家没有从源头上严格把好僧源关,滥收徒弟、滥剃度,导致一大批非器众生混入佛门。宋以后,出家人整体素质下降,僧团的社会地位江河日下,当与这个有直接的关系。

回视中国佛教的现实,我们不难发现,这种“滥收徒弟、滥剃度”的做法,现在还在持续着,而且有越来越厉害的趋势。一些山头长老,以“佛门缺人”为由,门庭大开,器与非器,来者不拒,竟至于以来其座下剃度弟子的多寡而互相攀比,而收进来的弟子真实素质如何、能不能续佛慧命、能不能堪当弘法大任,这些则全然不予考虑。由于僧源关没有把好,现在的情形是,越来越多的非器众生混入佛门,穿佛家衣,吃佛家饭,不行佛家法,甚至破坏佛家法。这就是目前中国佛教的一个现实。

中国佛教太需要像希颜和尚这样的冷静头脑了。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13 5005 593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