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11年度第一期达磨不是祖――梁楷《释迦出山图》
 

达磨不是祖

――梁楷《释迦出山图》

林谷芳

禅自许教外别传,禅画写经中的罗汉乃不似教下诸宗的清净比丘,历史的达磨与布袋也逸出行者常格。不过,罗汉既是经中人物,且是圣法界中位格较低、常以胁侍角色出现,甚且另以偏殿安置者,祖师又属禅门传奇人物,不以一般常规的圣者样貌写之,也算自然。毕竟,这一来既可标举宗门特质,与教下所示亦不致直接冲突。

然而,释尊呢?这在经中有圆满形象,又是历史如实人物的佛陀,禅又将以何种态度看待他呢?

的确,禅虽自诩教外,谈禅仍不得不及于释尊,宗门就常举“释尊拈花,迦叶微笑”一事谈传心之始:

世尊在灵山会上,拈花示众。是时众皆默然,唯迦叶尊者破颜微笑。世尊曰:“吾有正法眼藏,涅盘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付嘱摩诃迦叶。”

更甚地,宗门不只将传承溯自释尊,还因以心传心,自诩独得心地法门,正如无门慧开所说:“佛语心为宗,无门为法门”,以此,宗门的另一称呼乃为“佛心宗”,而既嗣心于佛,禅画自然得写及佛陀。

广义的佛陀指无量世界中的无量诸佛,狭义的佛陀则指历史中的释尊。佛陀不只是佛教的创始者,大乘佛教更有“一佛一世界”的国土观,意谓每一由器世间、有情世间和合而成的世界,其存在不只缘于众生共业所感,还因有与此等众生具殊胜因缘之佛陀加其愿力乃成,正如阿弥陀佛发四十八愿而有西方净土般,我等居住的此土――娑婆世界,也有赖释迦牟尼佛的愿力才能成立。由此,释尊乃被称为本师释迦牟尼佛。

作为本师,释尊在佛教具有最核心、最崇高的地位,更何况,佛为悲智双运,自觉觉他、觉行圆满的生命,所以佛像总以入法界定或慈悲接引之姿出现。扬眉瞬目、举手抬足乃都不许,以免落于一偏,有违佛境圆满之意。也所以,宗门虽得上溯释尊,禅画亦自然得及于佛陀,但对此诸宗共祖,禅之着墨显然较难,也较少。

较难较少,仍不得不提及梁楷的《释迦出山图》。释迦出山指的是释尊在菩提树下悟道后再回红尘度世的一刻。菩提树下悟道是佛教得以存在此土的关键,因此,为示法的圆满,为让人从像上感受佛的究竟,菩提树下的佛陀总凝然不动、宝相庄严。可梁楷不然,出山的释迦瘦削已近形销骨立,胡须满腮,正是一幅苦行道人之貌。

的确,历史的释迦在菩提树下的前六年,所厉行的正是日食一麻一粟的苦行,到尼连禅河时已命如游丝,至此才体得苦行非道。而在牧羊女献上羊奶后,才入于金刚座下四十九天而悟道,这样的释尊合该是形销骨立的释尊。

更有甚者,梁楷所绘与一般造像之不同还不只在形销骨立,释尊脸上的一丝愁容更颠覆了佛像该有的圆满,而这,却直接映照了释尊得道时生起的悲心。

得道的佛陀自身圆满具足,本已不假他求,但仍悲悯世人之愚痴颠倒、解脱无期,所以出山弘法。对此事,传统以“梵天祈请”来为佛陀出山铺垫,意谓因有祈请,不假他求的佛陀乃应缘而为。但在禅,解脱的同时即内证悲心,出山原是自然之事。只不过悟者是照于万物、接于万物而不为所染,释尊于众生之苦自必有感,但因感而致之愁容也必非人间之愁,这才是释尊活脱脱的生命,梁楷所绘正回到了这原点。

回到行者而非直接就是圆满觉者的原点,是禅对祖师乃至释尊的基本态度,即此,才真能体现人人皆具佛性、人人皆可成佛的基本拈提,也所以大光居海有这样的问答:

有僧问:“只如达磨是祖否?”

师曰:“不是祖。”

僧曰:“既不是祖,又来作甚么?”

师曰:“为汝不荐祖。”

僧曰:“荐后如何?”

师曰:“方知不是祖。”

学人问像达磨这样的生命是否可称得上、是否堪为祖师,大光居海回答的很直接:“不是祖。”那既然称不上祖师,达磨又来干嘛?他要教大家什么?大光居海的回答是:“因为大家不认识祖师”,所以他来教大家认识,那被他教了之后呢?才知道原来达磨不是什么祖师!

达磨来东土,只为了教大家“像他这样的人不是祖师”,这破,破的彻底,但为何破得如此彻底,如此自我否定?正因为道不假外求。当我们把祖师神圣化了,以为从他那里可以得度,以为只有像他那样特殊的生命才能悟道,禅就不见了,人人得以成佛就失掉了基点。

就是这样,梁楷的释尊才显得如此如实,而同此观照的一丝文守,虽有较多神圣的描写,而他的减笔衣袂与梁楷的曹衣出水也形成对比,但却依然有着行者的基础模样。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13 5005 593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