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11年度第一期童心近禅
 

童心近禅

地儿

我书中曾夹了很多树叶,都是辛苦地攀爬着,从高处摘来的。从没有想到,低下头去,斑斓的美铺洒了一地,任你挑选。

剥皮喂鸟

小女儿喜欢到寺院去玩。大殿里精美的四面观音像、绕塔盘旋的鸽子、放生池里游啊游的小甲鱼、僧舍前疏落绽放的花草,让她很开心。我们常常在那里,一玩就是一天。

春节期间,天气暖和起来,我又拉着她的小车,带她到了寺里。背包里是她最爱吃的饼干和水果。

“妞妞,让菩萨吃点你的饼干?”

女儿摇头,显得有些不情愿。她毕竟还是三岁的孩子。

“中午了,菩萨饿了呀!”

听到这句话,她爽快地掏出一盒未开封的饼干,蹒跚地走进大殿,放在菩萨的供桌上。

又掏出了香蕉,说,“爸爸,给菩萨剥剥,妈妈说,不剥吃了会生病。”

一旁敲磬的师太笑了,皱皱的老脸开成迎春花。“真是好孩子,你的饼干给菩萨姥姥吃了,你吃点什么呢!”师太翻开身旁的袋子,从撤下的供品里拿出一根白亮的、沾满芝麻的糖:“你吃点芝麻糖吧,是菩萨姥姥给你的。”

女儿看看我,接住了。

大殿房顶,塔檐下,卧着一群群鸽子。还有几只在云去风来的广场上觅食。女儿边吃芝麻糖,边喂鸽子。“鸽子也该吃饭饭了。”她说。稚嫩的童音很好听。

糖很快喂完了。她拿出衣服口袋里的桂圆,举着,跑来,让我给鸽子剥剥。“妈妈说,带皮吃会生病的。”女儿小,只记得这些大人的话。

鸽子们咕咕叫着,翻飞着抢食,姿态优美。蹒跚在鸽群中的女儿很开心。

那和谐的场景让我忽然很感动。

来寺院上供的人很多,大多是念念有词,跪在那里求富贵,求平安的。但有几个人曾想到,把供品给菩萨剥剥,免得菩萨病了?恐怕更没有人会想到,菩萨会不会累呢?

许多人,把父母比作菩萨。每到春节,儿女们都会赶回去和父母团聚。但大多是回去吃喝一通,留下一桌子剩菜剩饭,就走了。有几人曾想起恭敬地为父母剥剥水果皮,没事时,听这些老菩萨们唠唠叨叨地说说知心话,剥开父母心头的寂寞呢?

在这个盛行啃老的社会中,恐怕更鲜有儿女想到,父母也很累。

更何况对待不如自己的人和动物呢。

菩萨心并不神秘。我想,无论是给菩萨吃,还是给鸟吃,剥去皮,一般无二地供给清香果肉,就是清净平等庄严的菩萨心。

落叶的美

入秋的时候,大街两旁成排的树木吐出簇簇黄叶,如满树黄金,点染得周围非常美。

接女儿从幼儿园回来的路上,她张着手,想要树叶。

树很高,我努力探身去采摘,半天功夫,还是一无所获。

“爸爸,给!”低下酸疼的脖子,女儿正拿着一片落叶给我,落叶斑斓如秋山。

她又蹲下小小的身子,继续在落叶堆里一片片找。我蹲下去,陪她一起细致地挑选落叶,惊讶地发现,落叶其实也有独到的美:有虫噬如各种动物的、有金黄中殷红几缕的、有霜色满面的,有粗糙如油画的……

女儿高兴地举着几片树叶,边走边唱动画片《喜洋洋与灰太狼》的插曲。很多句子都被她唱丢了,毕竟还小。
我也拿着几片落叶,想把它夹在书中。

我书中曾夹了很多树叶,都是辛苦地攀爬着,从高处摘来的。从没有想到,低下头去,斑斓的美铺洒了一地,任你挑选。

快乐其实很简单

有一次,我熬夜起晚了,错过了送女儿到幼儿园吃早餐的时间,就给她口袋里装了很多饼干。

晚上,接她回来,问她:“饼干好吃吗?”

“同学给抢走了。”“是小宝。”忽然间,她的眼角浸出几滴泪,委屈的样子让人心疼。

小宝是女儿常说的名字。那时她不到三岁,记不得很多同学的名字。小宝曾抢过她的袜子,帽子。当回到家中,发现她的红袜子变成白袜子,到处找不到她的帽子的时候,才知道是小宝所为。

“好了,不哭了,回头咱换一个幼儿园好吗?”我安慰她。

“好,换一个大的幼儿园。”女儿笑了。

第二天,去幼儿园接她的时候,见她正开心地和一个小男孩玩滑梯。

“小宝,再见!”

女儿礼貌地向他挥手。小男孩也热情地挥手,笑得很灿烂。

“他就是小宝吗?”

“是。”

“玩得开心吗?”

“开心。”

夕阳下,是一张幸福的笑脸。

想痛斥小宝的心忽然平静了。

开心其实很简单。当别人伤害我的时候,我会哭,但我也会照样毫不在意地和他玩。哭归哭,玩归玩。

菩萨戒把不接受别人的忏悔,列为轻垢罪。目的,是为了忘记不快,让自己和他人心安,开心地在世界上生活。但成人往往做不到。哪怕是别人的一句话伤害了自己,也要记忆很久,常常复习,想找机会让他不痛快,结果,一句话变成了千万句,很久都很不开心。

闲闲地忙

《三字经》很长。女儿两岁多时,我和妻子教她背。她背一会儿,就去喂乖乖虎吃饭,乖乖虎是她的布娃娃。当我正要休息时,她又拿起《三字经》,缠着我给她讲故事。讲故事就是边讲边背。

我渐渐地失去了耐心。妻子买了一台mp5,我就从电脑里下载下来《三字经》的儿歌,让她自己去翻着玩。

半年后,忽然发现,女儿已经把《三字经》快背完了。而我,依然只会前几段,看到后边那么长的经文,就感到累。原来,我曾想一鼓作气地把它背完的。

女儿呢,走在街上玩的时候,她也会儿歌般地唱:“人之初,性本善……”并反过来纠正我了。

她不懂《三字经》,不要紧,本来这对她就是游戏,和玩乖乖虎是一样的。

据说,菩萨入游戏三昧,整日劳碌而不累,大概就在于他把人世间的一切都看成游戏,做工是游戏,教化是游戏,休息也是游戏吧。

我们常常感到累,或许是在于把自己看得过于重要,把手头的事物和心头的愿望看得过于重要了。

一位熟悉的禅师常对他的弟子们说四个字:“闲闲地忙。”

我想,把心放平,把欲放淡,承认自己是个平凡的人,那么,身再忙,心也是悠闲的。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201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