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10年度第五期茶的心经
 

茶的心经

——写给天下赵州禅茶社在柏林禅寺闭关三年的那些普洱

马明博

早已经习惯了听寺院打板的声音。

“空!空!空!……”

心中并没有期待。只是响起板声时,会想起《心经》。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自问:空了吗?

哪里那么容易空!虽说关房内无长物,不还是有这么多:一禅床,一卧榻,一橱经,一尊佛,一炉香,一蒲团,一串念珠……

有的,还有远处的事、近处的事,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为什么,心总是天高处的云,而不是广袤无际的蓝天?

为什么,心总是竹梢上的风,而不是支撑竹木的大地?

为什么,心总是殿角的风铎,而不是殿内庄严的玉佛?

……

这么多为什么,也是散心杂话处。

且止!

继续在这如芥子许的蜗居里做道场!

观!

一不小心,观到的不是自在,而是烦恼生起处。

“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谁烦恼你?

能被人烦恼,你还是不能自在。

能被人烦恼,是心还是做不了自己的主。

做不了自己的主,就依然是玩偶者手中提线左右的傀儡。

我不想成为谁的傀儡!

接着来,“无眼耳鼻舌身意,无声色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

自观自在的,就是菩萨啊。

自在是连着欢喜的。你看,佛菩萨哪个不在微笑?

所以,何必愁眉苦脸?

给谁看?

关房里,只有你自己。

甚至,连个镜子也没有。

要想窥见另一个“你”,只能在夜深处,望望窗户上的玻璃。

当初来这里,只为闭关。

三年之约,只为重新认识自己。

因为“未经省察的人生没有意义”。好像是苏格拉底说过的吧?

整日禅坐,心偶然如止水。

但大多时候,波澜起伏,后浪推前浪。

自——这个字,《说文解字》中说,古老的意指,是鼻子。

观自在,岂非就是察觉自己在呼吸?

一呼一吸间,心湖的水,真地静了下来。

三年的呼吸,少哪一次都不可以。

“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罣碍,无罣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这就是生命的秘密!

岂非也是观自在菩萨的秘密?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

东侧粉壁上,阳光描绘的树影,密了、稀了,已经三次。

不知不觉,窗外,春花、夏雨、秋月、冬雪,已然三度。

“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

三年期满。

积淀了三年的时光是否化成生命的能量与滋味?

没有肯定的答案。但心里有底。

即便再去面对世事的沧桑,红尘的喧嚣,我已经学会了“观自在”。

有人说:白茶是蕴藉的白领,绿茶是清丽的少女,黄茶是优雅的“潮男”,红茶是风韵的少妇,青茶是体硕的力士。

那么,黑茶呢?

比如说,普洱是什么?

有人说是禅者。

闭关三年的我,并没有觉得,自己是静坐闭关的禅者。

关房的门打开了。

远远地,一袭缁衣轻缓而来。

我想喊一声“师父”,却没听到自己发出的声音。

我虽闭关,依然是茶啊。

所以,只能静静地看他,走到跟前,低眉,合掌,道:“阿弥陀佛!”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13 5005 593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